笔趣阁 > 雪希离殇 > 第一百九十一章:对战紫灵狐

第一百九十一章:对战紫灵狐

        吉时很快到了,在妖雪冶入轿之后,那边莫习凛三人也被各自轿前的宫装女子迎进花轿,四顶花轿再次腾空而起,一排排宫装女子脚踏虚空,凌空飞起,分别在四顶花轿前引路。

        花轿很快飞过树林,那阵阵丝绣之声被完全抛在身后,直至消失,耳边只剩冽冽风声,头顶艳阳高照地阳光照射进来,却无任何暖意,反倒带着丝丝冰凉。

        摇摇晃晃飞了大约有三刻,空气中弥漫地甜腻香风逐渐浓郁,探头望去,周围奇峰秀林,分外雄伟,最高地山峰上一座巍峨的宫殿屹立其上。

        见此一幕,储灵戒里的孙建生突然开口道:“小子,到了!这就是千窟洞!”

        “千窟洞?”狐疑地望着眼前这片荒郊野岭,妖雪冶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仍无法将这里与所谓的千窟洞联系在一块。忽而脑中灵光一闪:“这是大幻境?!”

        “嗯!”孙建生脸上闪过几丝赞赏,点点头。当初为了闯这幻境他可是吃了不少苦头,兜兜转转,就像一座迷宫一样,很容易令人迷失方向!

        微微蹙眉,妖雪冶突然很庆幸自己这次的决定,否则这幻境岂是那么容易闯的!

        幻境也分很多种,寻常幻境尚无法做到如此真实,而大幻境虚虚实实,范围较广,能做到杀人于无形。同时,维持这大幻境也极耗法力,足以见得这紫灵狐的法力有多高,竟然可以将这大幻境做得如此真假难辨!也难怪当初七尾蓝狐会败在她手里!

        花轿丝毫未停,依旧向着那座宫殿飞去,紧接着才在一处最大地大殿前稳稳地停了下来,殿前也站着一排宫装女子,笑吟吟的迎上前来,道:“四位贵人可都接来了?”

        “嗯!这便可以拜天地送入洞房了!”

        随后,众女子纷纷将轿帘掀开,把妖雪冶四人扶了下来,簇拥着走进殿内。

        头上蒙着盖头,妖雪冶无法看到什么,视线触及之处仅限于铺满水晶砖的地面,鼻端香风阵阵,正想散开神识观察眼前的地方,未料一阵熟悉地甜腻香风自前方传来,浓郁至极,令人目涩骨软,为了不让她起疑,只好放弃这个念头,乖乖地跟在前方引路的女子身后。

        没想到,这么快就能见到那个所谓的仙姑了!

        “仙姑,四位贵人已经带到,吉时也已到,可以行大礼入洞房了!”领头的女子停下脚步,恭敬地道。

        紧接着,上头传来一阵珠环相撞的脆响,轻轻‘嗯’了一声,声音美妙动人,让人仿佛喝下了最甜美的酒,撩人心弦。

        突然,妖雪冶感到有人靠近,每走一步,环佩叮当,清脆悦耳,扑鼻的香风致使妖雪冶眉头微微蹙起,看着那双地面上突然出现的浅紫色绣鞋,脚步轻挪,不着痕迹地退后数步,拉开距离。

        或许是察觉到了妖雪冶下意识的举动,那双浅紫色地绣鞋顿了顿,旋即转了个方向,朝妖雪冶身旁的莫习凛走去,在他面前停了一下,随后又走开了,几乎在每人面前都微微一停,似在打量。然而,在走到悠少清的面前时却停了一小会,逼得悠少清心如鹿撞,阵阵香风扑面,意乱神迷。

        “开始吧!”淡淡地声音听不出喜怒,女子重新坐回上位。

        “吉时到——拜天地!”

        吉官一声声唱喏传来,妖雪冶面无表情地盯着身前的蒲团,却一动未动,身后一名宫装女子见此焦急地推了她一把,却被她利索的避开,就连衣角都无法摸到。一旁莫习凛的情况也是一样,他不喜欢有人碰触,更不会轻易跪人,急得殿内的女子们抓耳挠腮。

        死死地攥紧拳头,妖雪冶努力压制着暴虐地冲动,寒气蓬勃而出,直逼座上的女子。

        见此情形,女子忽而轻笑出声,曼妙地声音说不出的媚意。

        “怎么?这么快就忍不住了?”旋即,视线漫不经心地落在悠少清的身上:“凤仙城的百姓真是越来越胆大包天,送来的侍奉人选竟然还混入了一个不洁之人!未免太不把本仙姑看在眼里了吧?!”

        她厌恶地眼神使得悠少清浑身一颤,俊颜白了下来。

        “你还有没有自知之明?自己**纵欢,还好意思说别人是不洁之人!”见她挑明,媚娘最先沉不住气,盖头一掀,冷嘲地看向她,眸中的恨意滔天。

        随后,妖雪冶三人也猛然掀去盖头,掷于地面,这才看清那座上女子的样貌。

        此时的凤仙没有了凤仙祠堂里那座凤仙像的圣洁清丽,容貌依旧,却媚入骨子,似笑非笑的用手绞着垂到胸口的浅紫色长发,一身红装,艳丽妖娆,惨绿的狐狸眼媚眼如丝,头上身上毛茸茸的小球一个连一个的披散开来,盈盈一握的杨柳腰露出了性感的小肚脐,一颦一笑风情万千,万种媚态,竟是比冷漠镇的胡姬更狐媚妖艳。

        这,才是真正的她!

        “嗯?”他们在打量她的同时,凤仙也在打量着他们,一一扫过面前四张俊颜,女子并未计较媚娘的无礼,反而一扬眉,风情无限地斜倚在上头地凤椅上,懒懒地说道:“今年的货色倒是不错!个个清秀俊逸,看得本仙姑心神荡漾啊!只是……可惜啊可惜!”

        身子缓缓坐直,少女目光看向媚娘,狭长地狐狸眼微微眯起:“你是谁?本仙姑虽然放荡形骸但也不至于饥不择食!我对女的,不感兴趣!”

        “算你还有点自知之明!”媚娘不屑地扫过她,解除了身上地幻术,身子的女性特征慢慢明显,前凸后翘,就连清秀的俊颜也发生了变化,还原了原本地样貌。

        “是你!?”少女猛地一蹦而起,语气有些不敢相信。这人分明被她用捆妖锁封印在湖底,怎么可能出来?!

        “看来,你还没忘记媚娘!”媚娘阴狠地瞪着少女,恨不得将她剥皮拆骨,怒声道:“紫淑,你使计将我封印在湖底百年之久,还利用我欺骗凤仙城的百姓们,甚至将我说成是水怪,这一件件的耻辱今日我定要在你身上讨回来!”

        话落,媚娘身形爆闪,化作一团流光射向紫淑,却见紫淑轻蔑一笑,动也不动的站在那里,戏谑道:“又是这招?难道百年前的事还没让你学到教训吗?你这种实体攻击根本伤不到我!”

        像是在验证她的话一般,媚娘急速的身形穿透过紫淑的身体,并未对她造成任何影响,仿佛一团虚拟的幻影,摸不到,打不到。

        这边,自从救了媚娘之后,妖雪冶就把她放在了储灵戒中,当初选定四个替代人选时也没有直接告诉他们,卖了个关子。所以,悠少清和莫习凛在先前被逼换嫁纱之时,也是第一次见她,对她的来历根本不知,如今听她如此说,自然好奇得很。

        “雪冶,这叫媚娘的女子是什么来历?她和凤仙有什么恩怨吗?”悠少清两眼紧盯交战中的两人。确切的说,只有媚娘在那不知疲倦地攻击着,紫淑却连动都没动一下,只是悠闲地看着媚娘,不时讽刺一番。

        “就是!小雪儿,莫非她就是你找的最后一个帮手?她分明是个女人好不!”莫习凛翻了翻白眼,上上下下打量了媚娘好几遍,就是看不出她究竟哪里像那个吴公子!?

        悠少清顿时满头黑线:“莫公子,现在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吧?!我们是来除妖的!又不是真的嫁给那个狐狸精!是男是女又有何好纠结的?难道莫公子想要假戏真做吗?!”

        严重质疑中,悠少清戏谑地瞅着莫习凛。

        眼帘不动声色地垂下,莫习凛眼底泛起一丝幽光。狐狸精吗?……

        他的异样妖雪冶没有看见,美眸直视前方的战况,解释道:“还记得百年前的那场水患吗?她(媚娘)就是他们说的那只水怪!”

        “什么?”悠少清二人震惊。

        “她本体是一只水系七尾蓝狐,一直生活在玉溪湖里,潜心修炼!直至百年前的一天,紫灵狐看上了这座凤仙山,为此找到了她,二人大战一场,最终以紫灵狐法力更高而获胜!”

        “而当时由于二人的打斗太过激烈,致使凤仙城和附近城镇都遭到了波及,这才是那场水患的真正原因!之后,紫灵狐设计将七尾蓝狐封印在了玉溪湖底,自己占山为王!”

        言罢,妖雪冶突然停止了说话,瞅准了一个时机,轻身术加身,灵力汇聚于掌,如炮弹般朝着紫灵狐背后的空门激射而去。

        背后穆然涌上一股寒意,紫灵狐猛地回过头,便见妖雪冶挥掌击来,那只手掌包裹着一股令她恐惧的神秘力量。

        灵气!

        紫灵狐瞳孔一缩,一丝恐惧在眼底闪过,随即很快就恢复如常。可惜啊!她的力量还太弱了!

        身子微微一侧,即便这股力量还不够强,但紫淑仍不敢直接面对,避过一击后,紫淑趁着妖雪冶还未来得及退开的空档,蓄满妖力的掌心狠狠地朝着她的胸口打去。

        顿时,躲闪不及的妖雪冶身子如断了线的风筝被击飞出去,直接被抛出了殿外才落地。

        “小雪儿!(雪冶!)……”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莫习凛二人根本来不及出手,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被抛飞出去,心揪痛着。

        身形一动,然而有一道身影却比悠少清更快几分,朝着殿外飞去。悠少清脚步一顿,心思有些复杂。有了他,她应该不需要如此肮脏的自己……

        自嘲一笑,悠少清收回视线,仇恨地目光落在了紫淑身上,猛然一动,加入了战局。

        ……

        殿外:

        噗!

        妖雪冶猛地喷出一口鲜血,来不及擦拭唇边的血渍,黑瞳迅速环视一圈,趁着无人将储灵戒中的孙建生和小白放了出来。

        “主人,你没事吧?”

        “小子,你怎么样?”

        一人一虎刚出来就齐齐围上去,眼中毫不掩饰的关怀让妖雪冶微微一愣,随即忙急声道:“最西方,那里妖气最浓,快去!”

        “可是你……”

        “事不宜迟,快!”二人话音未落,就被妖雪冶急急打断。

        “一切小心!”深深地看着有些狼狈地她,孙建生和小白终是点了点头,朝最西方激射而去。因为他们已经感觉到有人从殿内赶出来了!他们不能确定是敌是友!

        与此同时,在他们离去的后一刻,莫习凛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妖雪冶的面前,乌发黑眸已经恢复了原貌,苍苍地白发遮掩不了他那双碧绿狐狸眼此时泛起的心疼,一向如磐石般坚定的心竟有了几分动摇。

        薄唇溢出一丝讽刺,妖雪冶冷漠地看着他,手往脸上一抹,恢复了倾国倾城的样貌,慢慢从地上站起,身子化作一团流光,再次冲向殿内。

        那一击看似强悍,但对她并未造成太大的影响,原本那一击她要躲也是能躲得过,不过为了之后的计划,牺牲一下又何妨?更何况在承受那一掌的时候,她就已经用灵力护住各个重要穴位,妖气也无法侵入她的体内,只会受点皮外伤而已!

        她的冷漠让莫习凛眼中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地受伤,当意识到自己动摇的心,他猛然惊醒,攥了攥拳,努力摒弃心中升腾起的那股不忍。

        但,他看向殿内方向的视线危险不减,魔魅惑人的俊颜划过了一抹寒意。

        ……

        悠少清的魔法杖只是一柄高级武器,对于大陆人来说却算是不错的了,繁琐的杖身顶端镶着一颗风系高阶灵兽的晶核,飘渺的青烟笼罩在他的周身,宛如微风拂面,温柔宜人。

        两星增幅的效果让他的实力足以媲美八星魔法魂的威力,即使如此,紫灵狐的真身并不在这,他们所见到的只不过是她的妖魂而已,根本无法对她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一时间妖雪冶三人都陷入了苦战。

        这是他们,也是妖雪冶第一次遇上的劲敌,诡异莫测,攻击无效。

        “暴风击!”

        忽然,悠少清冷喝一声,已然完成了吟唱,殿内霎时一片飞沙走石,剧烈的狂风肆虐而起,自四面八方将紫灵狐团团包围,让人看不清方向,道道风刃夹杂其中,一个不小心就会被伤到。

        这是他现今为止能发出的最强攻击,同时消耗的魔幻力也是巨大的!单单这一击就几乎耗尽了他所有的魔幻力。不过,紫灵狐已经严重惹恼了他,如果能伤到紫灵狐哪怕一点点,这点魔幻力算什么?!

        不屑地撇撇嘴,紫灵狐似乎也失去了逗弄的心情,不闪不避的迎面而去,乍然刮起的狂风沙石丝毫没有起到障眼法该有的效果,真正厉害的锋利风刃道道穿透而过,就是无法伤害到她。

        危险地气息逼近,悠少清明知道危险来临,奈何体内魔幻力已被抽空,即使想要避开却心有余而力不足,腹部一痛,伴随着一股令人心惊的力量侵入体内,人已被整个击飞,重重坠地,‘噗’,一口鲜血就这么吐了出来。

        这还不是最糟糕的,他甚至能感觉到体内不明的力量正四处乱窜,到处破坏,本就不算太强悍的筋脉顿时节节破裂开来,黑气直袭丹田所在。

        而就在这时,一股带着温润和熙的力量突然闯进体内,与那股妖气相互斗争,剧烈的打斗让悠少清的身子一阵痉挛,意识慢慢开始模糊。

        “坚守灵台!保持清醒!”

        即将意识消散之时,悠少清恍然听见一道犹如天外传来的仙乐,冰冷的声音如醍醐灌顶,悠少清骤然睁开的眼眸飞快闪过一丝清明,咬牙忍了下来。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046/1868640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