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雪希离殇 > 第二百零二章:凛的身份和目地!

第二百零二章:凛的身份和目地!

        夏城,夜晚的冷风吹过城镇的大街小巷,白日热闹的街道此时显得冷冷清清,家家户户闭门熄灯,进入梦乡。一道白光驰掠向城外,清冷地月光挥洒在湖面,水中倒影的那张倾国倾城的容颜上有着难掩的担忧。忽而,一阵风疾过,冥的身影出现在妖雪冶的身后。“如何?”妖雪冶头也不回的问道,眸光暗晦莫名的看着泛着丝丝涟漪的湖面。来到夏城已有三天,虽然觉得妖族的目标不在昶,可是心中难掩的不安还是时时侵蚀着她,所以她在百忙中依旧硬是生生缩短了三分之二的时间赶来夏城,同时安排不少阎王殿的成员偷偷潜入夏城时时刻刻注意着夏城的动向,没有放弃过寻找昶的行踪。可惜,即便如此昶至今还是毫无线索,有时她甚至觉得昶根本不在这。“启禀王爷,方圆百里都找过很多遍了,仍没有土少主的消息!”“继续!”“是!”身形一动,湖边已没了冥的身影。至始至终,妖雪冶都未曾回过头,在冥消失后,眸光却突然暗沉了几分:“悠少主可真悠闲,大半夜跟踪本王难道不怕本王把你当成刺客就地格杀了吗?”只见,身后慢慢走出一人,悠少清儒雅的俊颜此时泛着丝丝凝重:“雪冶,难道你不认为那只猫妖有点古怪吗?”九命猫妖,在夏城第一天晚上就遇上的一只妖物,实力比这一路上遇上的妖物更强,在化形期初期,也是最难缠最难对付的一只,这一路上虽然不过十来天的时间,可是妖雪冶等人遇上的妖物种类繁多,大多在化丹期以内,勉强还能对付得了。可是九命猫妖生有九命,没有死足九次就能复活。而细细算过之后,九命猫妖只死了八次,也就是说……“还有一次!”果然!悠少清蹙了蹙眉,虽然没有妖雪冶那么了解妖族,不过光从九命猫妖她的名字就能猜出几分来:“雪冶,你想怎么办?”“等!”微微侧过身,妖雪冶斜睨了他一眼,道:“不过悠少主,你最好也得小心点!若本王没记错,八条命中貌似就有你一条!——九命猫妖可是很记仇的!”“如此说来,倒是雪冶你该小心点才是!”无奈失笑,悠少清忍不住调侃了一句。不以为然的耸耸肩,妖雪冶怡然自得的席地而坐。自从发现九命猫妖能复活之后,她的神经就一直绷得紧紧的,也不在乎多这一会。只要多加警惕,她就不信九命猫妖能奈她何!见状,悠少清也走至她的身边坐了下来,当然没有靠的太近,否则妖雪冶一发起火来,直接拿刀削他都有可能!“雪冶,这次解决完了土家少主的事,你是不是就该去见主上一面了?”思衬片刻,悠少清止不住问道。“悠少主,此时霜帝身边不是应该有帮手了吗?”妖雪冶满含深意的看了他一眼。“雪冶,好歹我们这段日子也同甘共苦过,有必要还如此见外吗?”悠少主?本王?非得如此来拉远他们的距离吗?悠少清苦笑不已:“难道,我们就一定要分得那么清楚吗?就不能以朋友的方式相处?”“不能!”斩钉截铁的两个字将二人无情隔绝,妖雪冶猛然站起身,拍了拍不存在的灰尘,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去。视线远远追随着那道散发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寒气冰冷又无情的背影,悠少清在她快要消失在路尽头的刹那,才问了一句:“他,能信任吗?”步伐微顿,妖雪冶知道他们肯定无法完全信任殇林泽,不仅是因为殇家出了那种事,更出于他平日可疑的形迹。作为一国国师,殇林泽几乎没有尽过做国师的责任,反而常年在外,行踪飘渺,这样的人霜帝能完全相信那才叫怪!可是,他们不知道殇林泽经常消失的原因和去处,妖雪冶却是一清二楚,几乎想也没想的脱口而出:“能!”话落,妖雪冶不再理会悠少清,大步离去。只剩下悠少清若有所思的看着她的背影发呆。她为何如此肯定?看来殇国师的突然插手十有*与她有关!不过,若有殇国师相帮,或许是件好事!直到二人相继离去,一道红艳似火的身影才从树梢上跳了下来,双手环胸地斜倚在树背上,单膝微曲,似笑非笑地谛视着他们离去的方向,碧绿的狐狸眼流过丝丝危险幽光。生平,他最讨厌别人窥伺他的东西!悠少清,你说这该如何才好呢?-------------------次日,妖雪冶忍了这么多天,终于忍不住找上了莫习凛。昨晚一闪而过的那个念头一直在脑海中回荡,她总是忍不住会想:或许昶根本就不在夏城!若非如此,为何找了这么多天却一直没有找到?即便隐藏得再深,若他真的在这里,怎可能一点蛛丝马迹也不留?!杀到莫习凛的房间,此时的莫习凛正悠闲地斜卧在软榻上,苍苍的白发如上好的锦缎垂至地面,在透过窗台照射进来的阳光映衬下似乎泛着丝丝流光,绝美的俊颜散发着如猫的慵懒,洗去了他的魔魅危险,添了几许优雅从容。似水潋滟的秋眸微微闭着,明明像是睡着,手中一把象牙扇却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摇着,白皙的手指竟是比那把象牙扇更加的莹白。‘嘭!’的一声巨响,房门被人一脚踹开,紧接着妖雪冶那张倾国倾城的俊颜呈现在眼前,看着躺在软榻上的他时,神情似乎微微一愣,可在扫见房间四周的布置时,嘴角狠狠地抽了抽。入目尽是一片触目惊心的红,似乎莫习凛十分钟爱红色,每次一住进客栈的第一件事就是命小二将房间里的所有布置全都换成红的。虽然不是第一次来他的房间,可是那么刺眼的红还是让妖雪冶情不自禁的眯了眯眼。“你,还是那么恶趣味!”“小雪儿,还是那么粗鲁!”“……”无语的看了眼摇摇欲坠的房门,妖雪冶一点做错事的自觉都没有。“小雪儿,我们还真是心有灵犀!”“……”鬼才跟你丫的心有灵犀!“你看,我这才刚想你,你就来了,不是吗?”“……”不再理会他的胡扯,妖雪冶声音冷了下来:“昶,在哪?”“哦~”尾音拉长,莫习凛魔魅的俊颜上满是受伤:“小雪儿,原来你来这是为了这件事啊!真是太伤心了!人家还以为你是想我了才来呢!”“少说废话!昶是不是根本不在夏城?!”妖雪冶怒声打断,身形一动,从门口一下子闪到了他的面前,恶狠狠地揪起他的衣襟:“别以为你的心思能瞒得过本王!你们妖族内斗你却将本王也算在其中,本王不与你计较已经是很大的让步了,不要试图挑战本王的底限!”“哦?那不知小雪儿的底限在哪?我还真是很有兴趣知道呢!”“你不怕死?”“呵呵~”莫习凛但笑不语,淡定的将自己的衣襟从妖雪冶的手里解救出来,狐媚的薄唇始终挂着魅惑众生的笑靥:“你说得不错,打从发现你是修真者开始我就有意将你也拉进妖族的内斗中,现在计划已经完成,甚至比我预计的还要完善,真是要多谢谢你啊!”如今牟国师那些暗中潜伏在魏霜国各地的高层势力已经大多被逍遥王连根拔起,其余剩下实力较弱的妖物虽多,然不足为惧,相信那个老东西很快就能知道,应该会提早出关吧?!想都这,莫习凛邪肆的笑了起来。想要闭关?哼!也要看看是否真能毫无意外的闭关成功!“不过,这只是一个开始哦!”突然,莫习凛视线不怀好意的落在了妖雪冶的身上。接下来牟国师会如何?还真是期待呢!“你果然是故意引我至此!”居然利用她来排除异己,削弱他对手的势力,是他对她太有自信,还是本就是想让她死在那些妖物的手里?!狠!够狠!“这是自然!”莫习凛也不否认。“可他们是你们的同类!”这一刻,妖雪冶不知为何有点替妖族感到悲哀。“哦?本少主向来奉行我得不到的别人也别想得到,他们不识好歹硬要与本少主作对,早就该知道会有这么一天!”话语顿了度,莫习凛碧绿的狐狸眼忽然迸射出一股势在必得之势:“所以,小雪儿你可别像他们一样不识好歹哦!”很不喜欢他那种看猎物般的眼神,妖雪冶无形地蹙了蹙眉,不自然的别开了眼。片刻后,妖雪冶身形却猛地一震:“你说什么?”本少主?他刚才说的是本少主吗?看着她不敢置信的眼神,莫习凛纤眉微挑,戏谑地调侃道:“原来,你还不知道啊!我还以为小雪儿这么聪明一早就猜到了呢!”杀意一瞬迸射而出,妖雪冶身上散发的枭野气息前所未有的浓郁:“原来是你!”嗜血的杀意和冰冷的视线瞬间将莫习凛生生冻僵,心莫名的微微抽痛,苦涩似乎自唇边无限蔓延开来。她,对他动了杀意……极其掩饰心中的疼痛,莫习凛故作不在乎的扬扬唇:“你不是想知道土卿昶的消息吗?”“说!”“嗯……他呀~”恶略的看着瞬间变得紧张的妖雪冶,莫习凛半天才道:“他当然不在夏城!”果然!妖雪冶眸色沉了沉,眉角抽搐的看着他,为何他总是很喜欢说话说到一半?她真是恨不得像捉鸭子一样,把他缩回去的话全挤出来!努力克制着暴乱的冲动,妖雪冶深呼吸一口:“他现在哪?”“他现在在……”又是可恶的一顿,莫习凛好奇的眨眨眼:“你问这个干嘛?他当然在安全的地方喽!”“……本王能掐死你吗?”她来这本就是为了救昶,他还好意思问她要干嘛?装傻也不是这个装法!“不能!”死了他就看不到她了!“管你能不能!快点告诉本王昶在哪,否则……本王、立、即、掐、死、你!”被磨得耐性全无,妖雪冶咬牙切齿的怒瞪着他。“他……真的有那么重要?”似乎看不到她眸中燃起的两簇火苗,莫习凛收起了脸上的魔魅邪肆,认真的问道。“……是!”吃不准他又想干什么,可妖雪冶还是点了点头。“呵~”红唇缓缓上扬,危险地弧度透着残忍的意味:“那你永远也见不到他了!”“什么意思?”妖雪冶心猛的一滞,一股不详的预感不断升腾。“属于本少主的东西,谁也别想染指!你的身、你的心只能属于本少主!也只能在乎本少主一个!所以……一切你在乎的东西,我都会不计一切后果的——除去!”人影慢慢化作一团浅薄的黑雾,徒留满室的奇异香气和这句霸道的宣称。“不许走!!”反应过来,莫习凛早已消失无踪,妖雪冶懊恼的捶了捶脑袋。该死的要走也不将昶的消息留下,妖族少主我们的仇结大了!!与此同时,妖雪冶心中有过莫名的慌乱。明明知道莫习凛就是害死风他们的幕后真凶,一开始她确实对他动了杀机,可是……先前他那黯然失色的双眸再次浮现在脑海,妖雪冶紧攥了攥拳,虽然不愿承认,但她确实在那一刻对他动了恻隐之心……唱不完的悲欢离合,舞不尽的忧伤寂寞,来世你还会记得我吗?——是否那场梦境真的影响到了她?!就在这时,身后徒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随之一名年轻男子毫无预兆的闯了进来。“呀!怎么会有人?这不是天字一号……”男子似乎一早就开始编排等会突然闯进来后该说的说词,谁知里头竟然只有妖雪冶一人,愣了片刻,才无意识的继续道:“……房吗?”汗从光洁的额头华丽丽的滑落,男子嘟着一张樱桃小嘴,嘟囔道:“冥不是说这里还有人吗?怎么不在?!”黑色的及膝发丝随意束在脑后,露出那张绝美的俊颜,剑眉入鬓,微翘的嘴唇带着诱人的邪魅,就像一朵盛开的罂粟,散发着让人无法抵挡的**。又如玫瑰般热情似火,却浑身带刺。他的魅不同于莫习凛的魔魅而妖艳,也不同于妖若裕的妖媚却澄清,而是带着一份张狂在他身上,魅惑的笑容里少了几分莫习凛的那种危险,多了几许不羁的意味。看着那张有点熟悉的俊颜,妖雪冶歪了歪脑袋,似在思索。“尊主大人,小的是武明诚啊!您老不会又忘了吧?”或许是看到了妖雪冶眼中的疑惑,男子叹了口气,手一翻,一枚令牌出现在掌心。就知道她肯定没有想起他!直到看到那枚令牌,妖雪冶终于恍然大悟:“橙,原来是你!”嘴角狠狠地抽了抽,武明诚很是无奈的说道:“尊主大人,您老能不能别老给属下起外号?是诚实的诚,不是橙子的橙!”“橙,你怎么来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直接无视他的纠正,妖雪冶依旧我行我素的问道。与其说是冥在追查昶的下落,不如说这件事一开始就被交给了武明诚,此次他来这,莫非有了新的消息?“好吧!尊主大人您老最大!您老爱怎么叫就怎么叫!”武明诚认命地垂下头,跟独断专横惯了的尊主大人讲道理那是傻子才干的事!随即,武明诚像是想起什么,既然这里只有他们二人,他就无需再顾忌那么多,正色道:“尊主,属下发现了一处可疑的地方!”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046/1868641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