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雪希离殇 > 第二百一十章:六色雷劫

第二百一十章:六色雷劫

        其实,突破神级之后生命并不是真的就能无限延长,只是相对于皇级增长的千年寿命来说,突破神级后获得的生命会更加悠久,毕竟神级之后每一星的晋级都异常的困难,若是没有足够的生命,那个等级或许只能成为传说中的存在!就连神尊的生命都是有限的,一旦生命即将终结,还是无法突破到更高的一层,那人最终还是会死!或许就连传说中的神帝也是一样。人始终是人,想要做到与天地同寿实在太难!然而,人的**总是如无底深渊般永远填不满,更何况一名高居上位已久的一届神尊,要他放弃眼前的权势地位回归尘土,他又怎会甘心?上一任的神尊就是因为生命即将走向终结却始终无法突破,从而铤而走险,希望得到那件远古神兵,助他突破神帝。而他这一去,再也没有回来过,连同他辉煌的一生埋葬在了这雪原之巅上。上一任神尊是历代神尊中实力最强的,与神帝之间仅隔了一层薄纱,相信只要再给他一点点的时间就能突破神帝,如此强者都落了个这样的下场,你说洛鑫合怎会让妖雪冶步他后尘?!所以,即便是死,他也要阻止她!小白的加入确实让妖雪冶移动的步伐变得艰难了几分,他们之间的对话也一字不漏的传进了她的耳朵里,然而随着那呼唤声更加的急切,体内的神莲诀竟然自主运转,蓬勃的灵力倾泻而出,猛地将小白和洛鑫合齐齐击飞,想要阻止却已来不及,甚至连回头看他们一眼确定他们是否安全都无法做到,身子如炮弹般猛然疾射而去,很快消失在了一人一虎的眼前。“雪!”失去妖雪冶的行踪,洛鑫合和小白来不及理会身上的伤,想也不想就紧跟而去。可是,妖雪冶的速度太快,他们虽然紧追不舍,却还是很快就跟丢了,幸好小白能凭借二人之间的那丝联系确定她的位置,否则这茫茫世界且分不清方向,想要找到她确实得费些功夫!雪原的正中心位置,妖雪冶慢慢在一朵巨大的冰凌花面前停了下来。巨大的红蓝冰凌花被一根根竖起的冰锥紧紧包裹,仿佛一块巨石砸进湖里,飞溅出的湖水迅速凝结成冰,又宛如被冰凌花地底冒出的土刺团团保护,根根冰锥上,闪着晶莹红蓝的光。还未等细看,骤然一股危机从背后袭来,妖雪冶下意识的闪身躲过,这才发现不知何时身体的操控权已经再次回到她的手里,灵魂深处那个一直呼唤她的特别声音却没有丝毫减弱,在那朵被无数冰锥保护其中的红蓝冰凌花上,她竟奇异的感觉到有一股熟悉的感觉在心间涌动,仿佛那里有着本属于她的某样东西。“找死!”看见她的视线一直目不转睛的盯着红蓝冰凌花,原先袭击妖雪冶的那个不明生物突然冷喝一声,也不知是在生气妖雪冶对他的忽视,还是她对红蓝冰凌花的觊觎。听到这个比万年寒冰还要冰冷的嗓音,妖雪冶回头看了过去,终于看清了那个偷袭她的不明生物的样子。如海水般蓝色的长发随风浮动,与之相互辉映的蓝眸美丽狭长,俊美无双的容颜竟不比妖雪冶逊色分毫,有着如莲般的孤傲圣洁,又有着如寒冰般的冷冽。“你是谁?”不知为何,对于这第一次见面的男子,妖雪冶竟感到有些熟悉,这种熟悉感与先前在呼唤她的那个声音似乎一模一样,让她有些分不清到底是他在无意识的呼唤她,还是身后的那朵红蓝冰凌花在呼唤她。“我…..我是谁?”不料,话音才落,那名男子却像是失忆般,囡囡自问,蓝色眸中的迷茫并不似作假,仿佛真的是不知道自己是谁。“那你为何在这?”见问不出,妖雪冶换了个问题。“守护它!”其实,不只是妖雪冶有那种奇怪的熟悉感,就连男子都有同样的感觉,或许就是出于这种感觉,男子一听妖雪冶的话,立即下意识的回答了。“谁叫你守护它的?”顺着男子所指的方向望去,妖雪冶不无意外的看到了那朵诡异地冰凌花。若没看错,那貌似就是他们此行的目标之一,——万年寒玉!这么说来,这名神秘男子就是守护万年寒玉的伴生兽吗?“谁叫我守护它?……谁叫我守护它?……”这个问题他似乎从不曾想过,打从有意识以来他就在守护它了,未曾想这守护竟是持续了数十万年有余,似乎守护它就是他存在的意义,关于数十万年前的记忆他一点印象都没有,只记得守护它是他的使命。“雪!”还未来得及多想,两道磁性地声音忽而从远处传来,男子愣愣回神,紧接着才想起眼前的白衣‘少年’也是在觊觎红蓝冰凌花,他不该和她说太多,而是该一开始就将她杀死。——因为这就是觊觎红蓝冰凌花的下场!想到这,男子身子化作一团蓝色流光朝着妖雪冶而去,莹白的手臂在一瞬间奇异的变化成了一柄寒气逼人的软剑。妖雪冶根本没有想到方才还与她和和气气聊天的男子会突然发难,也或许是由于灵魂深处涌现的那股熟悉感,在先前确定男子没有对她出手的打算后,不知不觉就对他放松了警惕,也或许从一开始她就……相信着他!“不要!”随着一声惊呼,洛鑫合猛地朝着妖雪冶扑去,打算以身为她挡下这一剑,这熟悉的一幕让妖雪冶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土卿昶和悠少清无怨无悔为她以身相护的画面,慌乱与心痛在眼底慢慢升腾蔓延……失神仅在片刻,当危机来临时妖雪冶总能下意识的做出防卫,灵力外放,筑成一座坚硬的堡垒,可是她与男子的实力差距实在太大,看似坚不可摧的堡垒在软剑面前居然不堪一击,很快轰然倒塌。妖雪冶也没指望能挡下男子的那一剑,她这么做只是想为自己争取一些时间,仅仅一个呼吸间就已抱着洛鑫合飞快朝一旁闪去,虽然及时躲过,手臂却还是被软剑划出了一道口子。与此同时,小白的攻击已至,硕大的虎躯猛然朝着男子冲撞而去,男子无法再分心对付妖雪冶二人,给了他们喘息的机会。“鑫,你没事吧?”来不及关心手臂上的剑伤,妖雪冶急切的将他浑身上下打量了一遍,在见到他并没有受伤之后,无形的松了口气。看着她如此举动,洛鑫合心中说不出的感动,却没有忘记刚才无意间看到的一幕,忙扯过她的手臂,焦急道:“我刚好像看到你受伤了,快让我看看!”听他这么一说,妖雪冶似乎才意识到伤口处传来的怪异感。按道理说,被剑伤到,应该会感到很疼,而且那道口子似乎划得不浅,应该会有不少鲜血涌出。可是先前没注意,现在细想一下,似乎打从初被剑伤到的那阵刺痛开始,伤口就像麻痹了一样,没有火辣辣的疼,只有一片冷到极致的感觉,仿佛肉被冰冻住了,一滴血都不曾渗出来过。而且,一股寒气似乎透过伤口处,正慢慢侵入体内。“啊!!怎么会这样?”蓦然,洛鑫合的一声惊呼打断了妖雪冶的若有所思,循着视线望去,果不其然看见了手臂上的伤口竟被一层冰覆盖着,甚至还弥漫着浓浓地冰雾。洛鑫合连忙驱动体内的魔幻力,试图用光系魔法驱散伤口上覆盖的那层冰,结果却出乎二人意料,冰并未被驱散,反倒厚了几分。这一下洛鑫合更加的焦急了,星月眸慢慢染上了雾气,却不敢再轻易使用光系魔法。“鑫别太担心了,会有办法的!”不想让洛鑫合担心,也不想让他的失态引来小白的注意导致他分心,妖雪冶忙出声安慰。洛鑫合明白她的担忧,也不知那名男子到底是谁,实力明显在小白之上,处处压制着他,稍一不慎恐怕会有危险。“对了!雪,或许火系魔法能融化这冰,你快点试试!”这冰显然不同寻常,以他的实力竟也无法驱除那寒冰,而雪的火系魔法似乎也不简单,就连紫灵狐都能烧死,或许能奈何得了这诡异的寒冰!妖雪冶也想到了这一层,急忙催动体内的火系魔幻力,因为她感觉到体内的筋脉正被那股寒气慢慢冻僵,身体的行动能力不免受到了影响,再这么下去恐怕不被活活冻死,也会被寒气自内而外生生冻成冰人。银红火焰一出时,不知是不是错觉,妖雪冶似乎感觉到不远处那蓝发美男子持剑的手微微顿了顿,失神的霎那,小白的虎爪已至,男子只好举起长剑挡在胸前,暂且抛去脑海中的异样,专心对敌。银莲之火不愧为银莲之火,那股变异的冰系能量却也不容小觑,银莲之火想将冰系能量驱出体内,冰系能量想把对方压制住取而代之,场面越来越不受妖雪冶的控制,两种极限在身体里不停的打架,不停的转换,时冷时热,谁也不让谁,这种极致的痛苦让妖雪冶的俊颜都不禁扭曲了起来,薄唇紧咬,血丝慢慢顺着唇齿间滑落,这种痛却无法与体内的痛苦相提并论。看到这一幕,小白心猛地一颤,脑海中似闪过了一些什么,快到不易捕捉。由于担心她的情况,竟是不管不顾的朝她而去,全然忘了身旁还有一个危险对手。蓝发美男子可不会对他客气,见他在与自己对战竟然还分神,这显然是对他的轻视,眸色一冷,以超乎常人的速度朝小白的后心攻去。小白背后蓦然涌起一股寒意,猛地回过头看到的就是这惊险一幕,奈何男子的速度真的实在太快,只能险险避开要害,挨了他一剑。而蓝发男子新一轮的攻击随后及至,小白再次被缠住,不由得更加焦急,知道若是不将他解决,那么自己就别想去到妖雪冶身边,攻击也因此变得毫无章法,自伤口处侵入体内的寒气又导致他行动的敏捷度大大下降,没一会身上就添了不少新伤。……骨肉分离,血液倒流,筋脉错乱……“呃!”这非人所能承受的痛感令妖雪冶不由得闷哼出声,却倔强地死死咬住薄唇没有喊出来,默默地承受着这冰火两重天带给她的痛楚。就在这时,一双温热的唇覆上了她紧咬的薄唇,舌尖一点一点将她紧咬的唇齿分离,不让她继续咬下去,一如那时一般唇齿间满是茉莉的清香,让人不由得想起当时那辗转**的吻。冷热的转换,就如一把把锋利的刀刃在她体内肆虐,身心俱疲,意识即将消散前,她似乎听到了一个熟悉地声音在呼唤着自己。“雪!……”“快醒醒!雪,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不是说好了一生一世,不抛弃,不放弃?”“雪,你承诺过不会再让我痛苦,不会再让我伤心的!所以,快点醒来!”听到这里,妖雪冶脑海中飞快闪过一丝清明。是啊!他等待了自己足足千年,自己不是承诺过不会再让他痛苦,不会再让他伤心?气沉丹田,百汇聚神,固守灵台清明,妖雪冶运转神莲诀,开始慢慢重拾对银莲之火的操控权,阻止它的暴动,灵力一遍一遍的梳理筋脉,慢慢平息银莲之火的火爆脾气,就仿佛**间的抚摸,带着宠溺,带着温柔。而小白这边,因一次次的受伤体内寒气入侵太快行动更加迟缓,加上心中急躁,更加剧了受伤的机率。不断受伤,不断被缠得脱不开身,小白虎目不由得闪过一丝狠戾,滔天的恨意在心中蓬勃而发。或许,是由于这股足以毁天灭地的恨意,小白明显感觉到体内突破超神兽的那道屏障松动了几分。小白身子慢慢腾空,天边一朵白色的雷云似缓实疾飞快朝着这方飘来,这便是小白要突破超神兽需度的劫云。轰隆隆的雷声自白云内传出,响彻大地,雷云正酝酿着雷电,空气沉闷而压抑,让众人的心都不禁提了起来。这么大的动静,这次的雷劫恐怕不简单!见状,蓝发男子没有再出手,而是走到一个安全的位置看着,虽然他丧失了数十万年前的记忆,但他还是能感觉到自劫云身上传来的危险。大陆各方势力也看到了这里的动静,皇家学院的院长室内,高贤蹙眉站在窗边,观望着雪原之巅天空上方笼罩的那朵白色劫云,失声道:“六色雷劫?”随即摇头失笑,无奈道:“不愧是那臭小子的契约兽,同样**得紧!不过……这次的动静未免太大了吧!?”……雷劫因魔兽的天赋而定,分为:三色雷劫,六色雷劫,九色雷劫。雷劫越厉害,晋级后的实力便更强大,一般魔兽都为三色雷劫,九色雷劫若是渡劫成功几乎同阶无敌。洛鑫合看着头顶那朵白色劫云,心中止不住的担忧,风险与机遇并存,雷劫越厉害固然是好,可是一个不慎,或许会落下个尸骨无存的地步,反倒死在雷劫上!而且,先前在与蓝发男子战斗时,小白已经消耗了不少魔幻力,加上又受了伤,行动明显迟缓,这根本不利于他渡劫!这雷劫来得还真不是时候!!轰隆隆的声音还在继续,忽然,一道赤色的雷电划破天空,狠狠朝着悬浮在半空中的小白劈来。小白虎目遥遥望了眼妖雪冶所在的方向,看着她正在调息似乎已无危险不禁松了口气,不经意间看到一旁洛鑫合眼中掠过的那丝担忧,眼神一闪,凝视着正迎面劈来的赤色雷电,眸中溢满坚定。他还要陪着雪一起俯视那地面的芸芸众生,一世逍遥!还要陪着她,迎接风他们等人的归来!只要度过了这一劫,他就能以人的形态出现在她面前,在她身边默默地守护!他绝不会死!也绝不能死!哪怕是天要他死,他也要拼一把!“轰!”随着这一击袭来,‘滋!’的一声,肉烧焦的味道瞬间弥漫开来。赤色的雷电威力最小,越往后雷电的威力越强,为了迎接最后那一击最强的蓝色雷劫,小白不敢在那之前多浪费一丝的魔幻力,想要避开,可是受了体内寒气的影响,动作根本跟不上大脑,只能以*硬生生地扛了一记,白色的皮毛被烧灼出了一个大洞。“轰!轰!!轰!!!”没有给他太多反应的时间,橙色、黄色、绿色的雷电,接二连三的落下,一道接一道的劈在他的虎躯之上,让他很有破口大骂的冲动。该死的!他的运气是不是好到爆了?!!这一次,若是再以*硬抗,恐怕他的小命堪忧。所以,小白只好忙运转体内的光系魔法,抵挡这三道**的雷电,竭尽全力的躲闪。然而,雷电的**才刚刚开始,在小白勉强扛下那三道雷劫之后,青色的雷电很快也落了下来,丝毫不给他喘息的机会。“擦!该死的破老天!我是杀了你全家还是抢了你老婆?你居然这么对我?!”小白终于忍不住破口大骂,撑着摇摇欲坠的身子,身上已没一块好肉,焦黑一片,怒瞪着那朵劫云,说不出的憋屈:“尼玛,老子跟你拼了!!”正运转全身魔幻力全心抵挡青色雷电的小白没有注意到,在那青色的雷电后,一道闪着微弱蓝芒的雷电正偷偷而来……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046/1868641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