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雪希离殇 > 第二百一十四章:霜帝(下)

第二百一十四章:霜帝(下)

        横空出世的妖雪冶很难不让人注意到,为了救自己的国家,霜帝不得不派李梦洁来求救,但他又信不过一个陌生人,也不敢确定她是不是预言中的那个人。所以才会安排李梦洁参加选妃大典,想让她趁机试探妖雪冶,看她是否真有那能力帮助自己的国家,是否可信。他可不想刚逃出狼窝再入虎口。可谁知李梦洁那丫头居然给他逃婚!无奈之下,他只能找上李梦渝。确实,他的女儿是有不少,只可惜要嘛太小,要嘛已经嫁人,又有的他根本信不过……总之合格的基本没有!在李梦渝受宠若惊的情况下,霜帝对她上演了一出‘父女情深’的好戏,随后开始骗她代替李梦洁去试探妖雪冶。虽然李梦渝背叛了这个国家,背叛了他,可是他看得出来她不过是太渴望亲情,可惜用错了方法。他有把握她会为他所用,最主要的是她的身份可以很好的隐藏他的目的,若是贸然派出一名公主,难保不会引起太子的注意。牟国师和妖族少主两人势如水火,相信在没有十足的把握面前他不可能轻易对她出手!然而,这么久过去了,妖雪冶一直都不显山不露水,李梦渝也没有回讯,他的时间已不多,朝堂已被太子完全掌控,四大家族逐渐变成他的囊中之物。无可奈何的他只有放弃妖雪冶,转而把视线投向了殇家主。殇林泽由于形迹可疑,霜帝一直无法对他完全信任,总觉得他有很多事瞒着自己。然而,在这非常时期,他不相信他会背叛自己,更或者说是不愿相信。却不想竟被柏桦搞得一团糟,意图还被太子知道,拿梦妃和李梦洁的命做要挟。也就是这件事终于让他知道,原来殇家主早就暗地里投靠了妖族,对四大家族的计划正是他在执行!这让霜帝如遭雷击,对殇林泽的猜忌心更强。最终实在被逼无奈,只有把所有赌注全部下在妖雪冶的身上。——成败在此一举!而今,他似乎赌对了!至于殇林泽心里藏着的那些秘密,在得知魏霜国此时的情况后,他已经向霜帝完全摊牌了,反正就算他不说,霜帝也早就知道妖族的秘密,他们四个师兄弟的关系就算让他知道又何妨?他们此时有着共同的敌人!“殇老头!再看本王,就把你眼珠挖下来!”忽然,妖雪冶敏锐的感觉到一道诡异的视线,循着看去,就见殇林泽表情古怪的盯着自己,上上下下、里里外外、仔仔细细打量得认真无比。不想,殇林泽没有理会她周身突然迸发的寒意,十分郑重的看向霜帝:“皇上,看来你眼睛出问题了!赶快去找御医给你瞧瞧吧!”“何意?”疑惑的揉了揉眼睛,霜帝看着他煞有介事的模样有些摸不着头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眼睛啥时出毛病了,他怎么会知道得那么清楚?“这不,这小子明明是个男子,你居然把她说成是女人,还不承认自己眼睛出毛病了?”虽然他也认为这‘小子’比女人还美!“噗哧!”霜帝登时喷了,爽朗的笑声一下响彻了整座石室,就连殇林泽自己都哈哈大笑出声。看着那两个笑得乱没形象前俯后仰的家伙,妖雪冶额头上的青筋暴跳了几下,恨不得他们就这么笑得背过气去,周身的幽冥之气阴冷扩散,周围的摆设似乎都被笼上了一层薄冰,宛如寒冬腊月般冷彻心扉。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战,笑意慢慢在二人的嘴边凝结。“咳咳!其实也没什么好笑的啊!呵呵……”殇林泽的脸上再次恢复以往的温润和蔼,尴尬的干笑了几声,欲盖弥彰的说道。“唉!”霜帝则是幽幽叹了口气,揉了揉笑得有些僵硬的两颊,黑眸中溢出了一丝心疼:“孩子,你会不会太辛苦了点?总是这么压抑自己,小心有一天会找不到自我!该笑就多笑笑!”笑?什么是笑?该怎么笑?更何况,现在这个时候她如何能笑得出来?妖雪冶苦涩的抿了抿唇,面无表情的扫了他一眼:“不好意思,本王不是你孩子,别乱套近乎!”“咳咳!!……”霜帝尴尬了。这小子可真不可爱!见他吃瘪妖雪冶心情似乎愉快了几分,随即腾地站起身,转身便走:“看来,你们并不需要本王的帮忙,告辞!”闻言,殇林泽二人对视一眼,忙拦住她:“别走!这么说,你有办法了?”“是又如何?二位如此有闲情逸致在这废话,想来都用不着本王出场了!”“别别别!我们知道错了!”郁闷的翻了翻白眼,殇林泽二人忙赔笑道。居然忘了这小子特记仇!“哼!”冷哼一声,妖雪冶坐回原位,在他们期待满满的注视下,不须不缓的开了口:“还记得殇家主吗?”“肯定记得!这个不肖子孙,竟然是非不分勾结妖族!就是死,我不会放过他!”一听这件事,殇林泽屁股都还没坐稳,就一下蹦了几尺高,气急败坏的吼道。“那好!本王现在就送你下去吧!”话落,妖雪冶手掌一翻,就真的拿出了寒雪剑,作势要免费送他一程。吓得殇林泽连连后退,生怕她真的一剑劈过来。就连二师弟那个战士都会在她手里吃亏,他一个魔法师可没打算找死!“莫非……”霜帝并不在意二人的举动,因为他看得出逍遥王不过是在跟殇林泽闹着玩,不会真要了他的命,反而认真的思考起她的那段话。逗得差不多了,妖雪冶也不再多废话,直言道:“你想得不错!他确实死了!”“怎么会?……”“有什么好惊讶?你们见到的不过是一个占了他肉身的妖物罢了!”散魂术与控魂术并不属于这个世界,他们会不知道也情有可原。可是他们无法相信妖族竟然真的有这种能力。而且……“妖雪冶,你究竟是谁?”为何她会对不属于这个世界的那些事情这么清楚?为什么她整个人似乎都笼罩在薄纱后,让人看不穿?还有她身体里蕴藏的那股神秘力量又是怎么回事?一路斩杀数十只法力高强的妖物,他们自认根本无法做到!微微扬眉,妖雪冶反问道:“你们希望本王是谁?”她是谁她自己都快要搞不清楚了,她怎么可能回答得了他们的这个问题?“或许,你真是灵之神女!”细细算起来,殇林泽这才注意到一个关键问题——十三年前,正是她降生之时!沉睡十一年,两年前苏醒时天降异象,七彩祥云笼罩大陆,在那一刻天地灵气明显有了几分变化,变得更加浓郁,随之是神秘七彩光束,收服光明白虎,展现双系天赋……师傅曾说过,有色莲瓣和拥有全系天赋是灵之神女的特殊标志,寻觅千年,别说全系,除她以外就连双系都不曾出现过!逍遥王擅于隐藏,或许她根本不止是一名双系魔法师,只是他们都没发现而已!越想,殇林泽越发觉得这个想法很有可能!难道,她的男儿身也是假的?天玄子是大陆有史以来最出色的天才预言师,实力高深莫测,或许比洛鑫合的实力更高强!否则,他布下的结界也不可能阻挡得了妖族的进攻。来历无人知晓,一直隐居深山,谁也不知道他究竟活了多少年?他说过的预言虽然不多,却都被历史一一验证,他们四师兄弟之所以会相聚,就是因为他算出了他们四人和他有师徒缘,这才出山收徒。他的预言从不曾出过错,对于这点他坚信不移!而且,在一次无意中他得知,师傅其实并非这个世界的人,而是另一个世界的一位神仙,穿越时空而来其实是为了等一个人。——不!准确的说,是在等一位转世重生的女神!这就是那位女神转世之前交给他的任务!莫非,她真的是那位转世的女神,是那位师傅一直等候的大人?若是如此,那样东西也是时候物归原主了!可是……他的深思妖雪冶看在眼里,对他时而震惊,时而挣扎的神情感到有些不解。霜帝则直接无视他的纠结,急忙问向妖雪冶:“那你需要我们怎么做?”既然,她能如此从容的说出这件事,想必她早已有了对策!“本王需要一份妖族安插在各大势力的奸细名单!”这里既是妖族的另一个驻地,妖雪冶想要揪出妖族少主和彻底铲除妖族,这里她势必要建立起自己的一个情报网!现在时间紧迫,有现成的她何乐而不为?“这没问题!我们先前就在说这件事!”霜帝欣喜的拿出之前殇林泽交给他的那本名册,递给了妖雪冶,随即又疑惑了起来:“你要这干嘛?你想怎么做?”“不急!”妖雪冶头疼的瞪了眼那本厚厚的名册,想来霜帝隐藏的势力也不小,亏他们能查出这么多,此次与霜帝合作也算不枉此行!接下来的几天,看来自己有的忙了!“如此,我只好耐心期待之后的好戏了!希望不会让我失望!”霜帝笑意盈盈的说道,沉默了好一会,俊颜上的笑容慢慢收了起来:“你的要求?”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想要得到什么,就必将先失去什么。他从不认为自己会遇上天上掉馅饼的好事!“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简单!”旋即,妖雪冶凤眸一眯,盯紧霜帝的俊颜,不放过他的丝毫情绪波动。这一紧张的气氛登时引起了殇林泽的注意,先前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根本没有注意听。他貌似错过了什么?“逍遥王,虽然朕现在有求于你,可是这不代表朕就能无条件的容忍你!”身为一国帝王,霜帝的傲气是谁也不能践踏的!谁都有底线,若是她趁火打劫,把他逼急了,大不了一拍两散,魏霜国一灭,其余两国也休想平安!蓬勃的气势倾泻而出,现在的霜帝只是希望逍遥王能聪明一点,多权衡权衡利弊再开口。“呵!”嘲讽的笑意溢出薄唇,妖雪冶丝毫不受影响的坐在原位,周身突然迸发出的睥睨霸气却是比霜帝更胜一筹。高高在上,睥睨天下,冷漠尊贵,还有一种她隐藏至深不曾现于人前的野心,令人心惊的庞大野心!“你的国家,本王不屑!”是的!整个天下在她眼里一文不值,她是如此的孤高冷漠,仿佛世间的一切都入不了她的眼,更别说统一三国。“那你要什么?”殇林泽和霜帝下意识的问出了口,是什么会让她一个谪仙般的人物露出那么恐怖的野心?“本王要的不过是你的一个承诺!”“什么承诺?”在二人紧张的注视下,妖雪冶慢慢收起了势压,再次恢复以往无心无求淡漠飘渺的谪仙之姿:“千年之约!只需你保证在千年内邀月国、魏霜国不得交战,友好共存!”天下局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虽然三国长久固步自封,没有来往,所以易守难攻。但凡事有利有弊,三国没有交流,无法相互学习,人类文化止步不前。然而,一旦打破了这个局面,将来的局势必将也被打破,千年后心云大陆会如何她不管,只能保证千年的安宁,接下去,就要看后人的造化了!“就是这样?”“不然?”“不可能!”霜帝猛然低喝出声,随即就见妖雪冶的魔瞳眯了几分,杀意转瞬渗透。见此,霜帝忙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千年之约对你我的国家都有好处,我不可能会不同意!只是,这并不是你所追求的吧?你到底想要什么?”杀意收敛,妖雪冶就觉得他不可能会拒绝这次的合作,对他的执著却有些搞不懂。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意念一动,将一枚最近才刚炼制出的储灵戒拿了出来,柏桦和李梦洁早就被她放在里头,对着霜帝抛了过去:“你想见的人就在里面,希望你能好好照顾他们,关键时刻或许他们能帮上点忙!”这些日子不见柏桦成长得还算蛮快,从一名三星魔法宗连蹦两星晋级为五星魔法宗,皓杰手里有那颗精魄石,虽然无法一时炼化,不过也从八星神兽成长为九星神兽。二人在关键时刻,或许能起点作用。最主要的是,她不想将他们再卷入危险中,或许在霜帝的身边同样危险,却比在她身边安全多了!保重!女土匪,桦……“等等!!”见她转身便走,殇林泽急忙追了上去。霜帝见状没有多说什么,紧紧攥着储灵戒,美眸注视着她慢慢远去的背影。这孩子总是孤独得令人心疼!……“你不是想知道我追求的是什么吗?”走了几步,妖雪冶忽然脚步顿了顿,没有回头,令人心惊的野心再次涌出,垂下眼睑,声音居然带着几分苦涩:“权力地位……这些我都不想要!……我想要的不过是一世逍遥而已……”“一世逍遥?”愣愣地看着那消失在黑暗中的背影,霜帝的声音添了几分复杂:“人生哪能事事都如意?很多事都是身不由己的!逍遥王,你不凡的身份注定你要背负上一些你不想背负的重担!一世逍遥?……谈何容易!”……阴暗的甬道,两道身影一前一后的走着。妖雪冶头也没回的斜睨了身后一眼,淡漠的声音在甬道内响起。“殇国师,你跟着本王作甚?你和霜帝应该还有更多的事情要解决吧?”“有了逍遥王的帮忙,我们的工作量会减少很多,更何况现在的我们需要的只是一个字——等吧?”说起来,他真的很好奇妖雪冶会采取什么样的行动,偏偏她故卖关子就是不肯说!颇为可惜的摇了摇头,殇林泽旋即开口问道:“逍遥王,你打算何时回京?”如无意外,想必她本是打算见一面霜帝便立即回京,邀月国如今的局势也不好,邀帝龙体欠安,颁下旨意五皇子妖若裕暂代国政,五大工会和皇家学院频频遭到骚扰,要嘛就是工会任务受到阻碍,要嘛就是学员或五大工会成员神秘失踪,引得人心惶惶。“怎么?殇国师这么急着赶本王走吗?”这些消息妖雪冶早就知道,想都不用想也知道这些是谁干的好事,烦躁的同时失望不可避免。虽然下定决心,可是一旦真的面对那张熟悉的妖媚俊颜,她是否真能下得去手?所以,在魏霜国滞留的这段时间,就当是给自己准备的时间!“逍遥王说笑了!你能继续留在魏霜国我们高兴都来不及,怎会急着赶你走?”步伐忽然顿住,殇林泽满是认真的看着前方的妖雪冶,进行最后一次确认:“逍遥王,你真是传说中的灵之神女吗?”“真是?”重复了一遍,妖雪冶似笑非笑的看着殇林泽,步伐不停:“本王从没说过是那所谓的灵之神女,殇国师这句话是否问得太奇怪?”“你!……唉!”瞪圆了双眼,殇林泽气急败坏的指着妖雪冶,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无奈地叹了口气。眼神一闪,挣扎之色再次在眼底浮现,片刻后恢复了平静:“好吧!是与不是都没关系!有空的话,希望你能去一趟云裳国!”这也是最后能验证她身份的机会!“为何?”“放心!我只是想让你去见一个人——南宫绝!”殇林泽知道,若是不说清楚,她绝不会乖乖地去,毕竟对她而言,自己不过是一个陌生人。“哦!”点点头,妖雪冶淡淡地应了一句,随后白皙的食指点了点尖细的下巴,问了一句让殇林泽暴跳如雷的话:“他是谁?”“你不知道你还点什么头?”努力克制着暴躁的冲动,殇林泽呼出一口气,好不容易才把不听话的火爆脾气压下去,想起她那方面惨绝人寰的天赋,只有耐心解释道:“就是我的二师弟,云裳国国师——南宫绝!”“哦!原来是那个红毛怪啊!那……”妖雪冶恍然大悟的说道。尾音霎那拔高,又停了下来,驻足站立,回头看着他:“你叫本王去找他何事?你是不是有什么还没说?”看着她那不得答案誓不罢休的模样,殇林泽眼神微闪,嘴巴张了张,道:“别问了!你去了就会知道!”他知道这个答案满足不了妖雪冶,原以为她不可能这么轻易放弃,不曾想,妖雪冶只是意味深长的看了他几秒,看得他整个心都不由得提了起来。紧接着,却微微点头,算是同意了。“时间过得真快!再过半个月就到了十年一次的精英大比!”今年正好轮到云裳国,意思就是去参加时她会抽空去见他一面。见此,殇林泽松了口气,却掩不住脸上那担忧的神色。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046/1868642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