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雪希离殇 > 第二百一十九章:还有谁吗?

第二百一十九章:还有谁吗?

        魏霜国的四大家族分别坐落于四个不同的方位,呈四角形状守卫着国都的四个重要城门。殇家,地处国都南门,一路走来,进城出城的人群络绎不绝,街道上大多是衣着华丽的贵族和尊贵的魔法师,民风不同于邀月国的柔弱文雅,倒像是地球上北方的游牧民族,豪放粗犷。“主人,我们为什么来这?不是说带我吃好吃的?”其实,寂根本就不用吃,妖雪冶的修为高深,饿她几个月都不会有事,只是寂嘴馋而已。“当初真不该叫你小白,而该叫饭桶!”妖雪冶翻了个白眼,不再与他废话:“昨晚发生的事是都很莫名其妙,不过也算把事情提前解决了!我们也是时候回国,临走前过来跟他们说一声也好!”就是因为要来这,为了不引人注意,她才会如此变装,可惜这样的容貌似乎更惹人注意啊!“别啊!那两个名字太......太有‘创意’了,求主人一定要高抬贵手!现在你不是经常叫我寂吗?这个名字多好记!寂,寂寞的寂!看,多好记!!”谁知,寂认真了,整张脸纠结了几分,变得更加惨不忍睹,原本周围还有几个好奇心重的人此时也被吓得撒开丫子,逃得无影无踪。见识到这一幕,寂的脸上更加哀怨。天呐,他英武不凡,倾国倾城,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完美形象啊!!就这么给毁了!!呜呜......“是啊是啊!一见到你就想到寂寞!!”敛去眼底的忧伤,妖雪冶垂头疾步走进殇家的大门。其实这张脸也是有很大作用的!至少以前总是围着她把她当猴看的人现在全被吓跑了,而且在他们出现的那一刻,原本殇家大门的守卫全都一溜烟躲进了里头,没人来阻止他们进入。“站住!你们是什么人?”不过,妖雪冶显然想太多了,就算遇上再丑的人他们也不会就此忘了自己的职责,虽然不愿面对,但还是全部硬着头皮再次一涌而出,挡住了二人的去路。吓着他们不要紧,此刻主子们全都在用早点,他俩一进去,万一把主子们全给吓到,事情可就大条了!“快去叫殇林泽给我出来!”寂也不与他们废话,毫不客气的囔囔道。“放肆!!老祖宗的名号岂是你等能随意乱叫的?”“就是!你以为你们是谁?想见老祖宗也不看看你们是什么身份?”“快走!你们以为这是谁都能来的地方吗?想来这,你们还不够格!!”“娘的,回去后一定要洗洗眼,怎就遇上这么丑的两个人?衰死了!”......二人的平民装束显然更令他们轻看了几分,扫了眼他们丑得天怒人怨的脸厌恶的别过头,打死不再看第二眼。那恶心的大龅牙看了就让人觉得倒胃口!他们不加掩饰的厌恶眼神和侮辱的语言妖雪冶满不在乎,寂却没办法保持镇定,火爆脾气一上来,快步挡在妖雪冶的面前,张口就骂:“你*他妈的眼睛长包皮了啊!!本少爷天姿国色,文武双全......”说着说着,一想到自己此时惨不忍睹的形象,顿时蔫了,可还是梗着脖子,故意亮了亮自己黄色的大龅牙,恶心死你们!厚脸皮的说道:“爷这叫心灵美懂不?”众人绝倒,挣扎了老半天才站起来,语气更加凶狠:“管你什么心灵美!都给我们快点滚,再让我遇见你们第二次,小心打得你满地找牙!!”“呦呵~”寂挑眉,怒火在心中升腾,整张脸阴沉了几分:“还从没有人敢在爷面前如此放肆,不用下次,现在爷就把你们打得满地找牙!!”听到这挑衅的话语,守卫们纷纷愤怒的拔剑出鞘,寂抡起拳头,气氛一时变得剑拔弩张。还未来得及挥拳,一只横出的手却及时阻止了他的动作。妖雪冶不紧不慢的从寂身后走出,冷眸如寒冬腊月冰冷至极,看着他们的眼神仿佛像是在看一群死人,无形的压迫使得众人不得不运转斗气抵挡威压,眼中一致涌上了畏惧之色,很快让人忽视了她那张丑得人神共愤的脸。气势很快一收,妖雪冶见自己震慑的目的已经达到,为了掩饰自己拥有储灵戒,故作模样的自怀中悠然掏出一张拜帖,递了过去,声音同样冷到极致:“给国师!”话语简练,带着命令的口吻,然而见识过她的可怕,众人都不敢再贸然得罪,根本不敢表现出一丝不悦,连连点头,派出一人将拜帖送进去,眼神好奇又小心翼翼。这人是什么来头?真没想到这么丑的一个人居然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众守卫前后的反差如此之大,寂自是一目了然,冷哼了一声,没有再看他们,而是转头看向身旁的妖雪冶,自然的牵起她的手,唇角微勾,眸如秋水的黑瞳深情而坚毅:“主人,你永远不会寂寞!因为,——有我!”虽然,他的名字是寂寞的寂,可是他不会让她一看到他就想到寂寞。五指下意识的收紧,妖雪冶也回头望着他。寂,记得你今日的承诺!......饭厅里,殇林泽正好用完早点,刚想起身,一名守卫却突然闯了进来。“怎么回事?这么慌慌张张的像什么样子?”殇家主一见殇林泽眉头蹙了蹙,忙起身呵斥。其余的几人虽然没有说话,但脸上的不悦还是说明了他们的心情。守卫一见屋内的几位主子们都神情不悦,忙解释道:“启禀家主,外头来了两个人,说是想来拜访老祖宗!”“赶走!”闻言,不待殇林泽回答,殇家主抢先开口了,想也不想的下令,显然对这样的事情早就习以为常,无一不被打发走。也不想想老祖宗是谁都能见的吗?“......是!”守卫挣扎了一番,还是没有说出口,恭敬地行了一礼,就退了下去。“等等!”忽然,殇林泽叫住了他,追问道:“就只有两人?”“回禀老祖宗,就只有两人,都是男的!”守卫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老老实实的回答。饭厅内的其余几人也都对殇林泽突然的转变有点意外。老祖宗何时这么关心这些事了?“长什么样?”男的?会是他们吗?“一个龅牙,一个左脸有一大块红色的胎记,二人看起来像平民,不过那个有胎记的男人实力很强!”说到一半,守卫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忙递上手中的拜帖:“这是那二人的拜帖,请老祖宗过目!”其实,说是拜帖,不过是张纸条罢了。殇林泽忙伸手接过,打开一看,接着脸色大变,腾地站起身,就欲离开饭厅,朝外走去,那张纸条则是被他不动声色的收进空间戒指里。众所周知,逍遥王不止美貌与智慧并存,文采更是出众,写得一手好字,墨宝千金难求,这次还不赚翻了!敢情,这看似温润的老者,也是一腹黑的主!随后,又似想起了什么,殇林泽脚步一顿,故作镇定的道:“速将二人请至会客厅,我随后就到!记住,一定要好生招待,不可怠慢!”既然二人换装而来,想必是不想被人知道,若是此时亲自出门迎接,必引起他人的注意!“是!小的立即去办!!”闻言,守卫急急忙忙的跑了出去,就连给他们行礼都忘了。能让老祖宗如此重视,恐怕来人身份很不简单!刚才他们还那么无礼,千万保佑他们大人不计小人过,别找他们秋后算账啊!!殇家主等人早就被殇林泽突然的转变惊到,也没去计较那名守卫的失仪,纷纷对视一眼,由殇家主开口问道:“老祖宗,那两人是何来头?有必要如此紧张吗?”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那一眼使得殇家主有些心悸,忙别开头,不敢直视。随后便见殇林泽话也没说,直接走了出去。临走时,殇林泽步伐微顿,道:“吃过饭,你们该干什么的干什么,我要会客,没事别来打扰!想了想,又补上一句:“就算有事也不许来!”话落,特意再次看了殇家主一眼,快步离去。......大门口的寂看见那名守卫进去没一会就急急忙忙的跑了出来,好似身后有狗追,随后来不及喘上一口气,好声好气的连忙将他们迎了进去,心中不由得好奇。“主人,你刚才的拜帖是不是写了什么?”不然,他们的转变怎么会这么快?难怪都说人是最善变的动物!妖雪冶不以为然的耸耸肩,也没什么,就是问了一句:你家宝贝还好吗?他既是慕容方和土兆杨的大师兄,想必当初她‘打劫’他们宝贝的事他也清楚,你说看到这一句他还能保持镇定吗?跟着下人来到会客厅,立即就有丫鬟奉上热茶和点心,妖雪冶二人也毫不客气,吃点心的吃点心,品茗的品茗。原以为魏霜国文人雅士较少,对茶肯定没那么多讲究,就算是四大家族之首也未必懂得品茗,谁知才抿了一口,那醇厚甘爽的味道令妖雪冶不禁挑了挑眉。没想到这殇家居然也有爱茶之人!六堡茶,是魏霜国宫廷御用茶叶,一般用来招待他国来使,素以‘红、浓、陈、醇’四绝著称,带有特殊的槟榔香味。她早就想品尝一番,看看是否真如传言中的那般味浓,色香味俱佳,今日一行能品得如此好茶也算不枉此行!感觉到有人在靠近,妖雪冶轻轻地放下了茶杯,朝门口看去。“呵呵!不知这六堡茶比起邀月国的御用毛峰如何?”果不其然,片刻后,殇林泽的声音就远远传来。“各具特色!”御用毛峰叶片肥厚,经久耐泡,香气馥郁,滋味醇甜,是为茶中上品,两者根本不能一概而论。还想说什么,殇林泽却在见到妖雪冶二人的第一眼时吓了一大跳,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们那是什么情况?”就算要变装也没必要搞得这么惊天动地吧?那会令人第一眼就注意到的一大块红色胎记是咋回事?那一口恶心的大龅牙是咋回事?配上他那狼吞虎咽的吃相,简直惨不忍睹!“还不是主人的恶作剧!”不就一时激动没有把握好力量,至于这么整他吗?寂无比幽怨的看向妖雪冶,随后却对上一双似笑非笑的魔瞳,止不住打了个寒战,目露哀求。主人呐~小的知道错了!求您老一定要手下留情啊!“貌似还整得不够哇!”正想什么办法继续整他的妖雪冶直接无视他哀求的眼神,似雪的纤长五指摩搓着下巴,无人看见的眸底闪过了一丝戏谑。投去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殇林泽明哲保身的乖乖闭嘴,免得祸从口出。别看某人谪仙之姿,这丫的绝对是一腹黑又记仇的主!接着四下看了看,才像是想起什么:“怎么就你们二人?”闻言,妖雪冶眸中分明掠过一丝疑惑,反问道:“不就我们二人,还有谁吗?”见她不似说谎,殇林泽和寂疑惑的相视一眼。沉吟片刻,寂以为她是不想再提起关于鑫的事,所以故意装糊涂,抢在殇林泽开口之前说道:“没什么!我们本来就两人,是他老糊涂了!”奇怪地扫过二人,殇林泽不满的瞪了寂一眼,什么叫他老糊涂了?不过,也知他们之间恐怕发生了什么事,虽然好奇但也与他无关,摸了摸胡子,慢慢走到妖雪冶身旁的空位坐了下来。“刚才看你似乎还蛮喜欢这茶的,待会你带点回去吧!”闻言,妖雪冶不须不缓的道:“就带点?这哪够,要也得送本王个百八十斤,反正你们这群野蛮人哪懂得什么品茗?”这一句差点让刚坐下的殇林泽一下从椅子上摔下来,百、百八十斤?你这是喝茶还是洗澡啊!!听到最后一句,更是眼一瞪,恶狠狠的吼道:“什么叫你们这群野蛮人?魏霜国野蛮人居多是不错,但谁规定我不能喜欢好这口?”话落,当看到妖雪冶眼中闪过的那丝了然,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中招了,又狠瞪了她一眼,不满的嘀咕道:“爱品茗有什么奇怪?想知道直接问不就好了,非得绕这么大的圈子,又不是什么不能说的秘密!”这些茶叶就是因为霜帝知道他爱品茗,所以才时常派人送来的,若不是看她喜欢,他才舍不得给呢!“本王没说有什么好奇怪的啊!”只是感觉在这偌大的魏霜国里,他就像个不合群的异类!“没什么好奇怪,你那眼神是咋回事?”不过,妖雪冶却不理他,自顾自的说:“既然答应了,那百八十斤等会记得叫人准备好!”“哈?”殇林泽和寂同时愣了,殇林泽气急败坏的顶了一句:“我什么时候答应了?”“你刚刚不是没反驳吗?”没有反驳就是默认。看看,多么的理直气壮!殇林泽顿时蔫了,那是因为被你气得忘了说!他感觉他的心在滴血。“说正事!”狠狠地坑了他一把,也算是报了先前在大门口时所受的气,妖雪冶脸色一正,终于好心的放过他。若是知道自己是因为那些守卫的无礼才被某人整得这么惨,不用说,殇林泽绝对会恨不得掐死他们。听到她的话,脸上的心痛一扫而光,只等下文。等了老半天妖雪冶都没有回答,正想询问,随后便感觉到似有人在靠近,眉头一蹙。不是说过任何人不许打扰吗?......难道是那个人?“他来了!”清楚的看着他每一个情绪变化,妖雪冶在他欲打算出手时,淡淡地说道。这一句话让殇林泽糊涂了一把,看她的模样似乎早就知道会有人来,莫非她就是在等那个人吗?紧盯着门口,殇林泽搞不清妖雪冶的用意,不敢贸然出手,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进入的那人在他意料之中,同时在他意料之外!——殇家主?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046/186864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