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雪希离殇 > 第二百二十四章:是否遗忘?

第二百二十四章:是否遗忘?

        迎面而来的风吹拂着脸颊,带来一丝凉意,妖雪冶身形飞掠,心中似盘旋着一团疑云。

        从妖天温的话中,她能确定她就是那个所谓的绝尘女神!可是,如果她真的是那个至尊主神,那么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这?是什么原因致使她灵魂残缺、记忆全无?当晚在她昏迷后,那段空白的记忆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妖天温会说感觉到了那股上古之神的气息?

        “主人!”

        忽然,身后的寂唤了她一声。妖雪冶回头看去,无声询问。

        月光下,寂的俊颜隐隐泛红,见此一幕妖雪冶更是疑惑万分,随即才见寂不自然的拿出一件貂皮披肩,毛茸茸的白色皮毛,毛绒丰厚,色泽光润,在微风中微微颤动,柔软细腻的触感仿佛能融化妖雪冶的心。

        “这是......那只玉冰貂?”怪不得当时的他会说还有事要办,原来就是为了将那貂皮送给自己吗?!

        寂支支吾吾的点了点头,耳根泛红。本来早就想送给她了,只是一直没有机会拿出手。也不知道主人会不会喜欢?

        薄唇缓勾,妖雪冶将貂皮披肩递了回去。

        “主人,不喜欢吗?”寂身子一震,血色在俊颜上褪尽,慌乱的解释道:“我知道这里四季如春,而且主人修为高深,根本......无需这些......”

        是啊!以主人的实力就算是在雪原之巅都不会感觉到寒冷,这种东西穿着只会是累赘!寂垂下眼帘,敛去眼中的失落:“主人,是我多此一举了!我以为你会喜欢的......”

        “我什么时候说我不喜欢了?”妖雪冶好笑的摇摇头:“既然准备了,怎么不早点拿出来?”

        “本来是要送给你的,只可惜一直没有机会,而且主人先前又在生气!......”小心翼翼的偷看妖雪冶一眼,在确定她真的没有不喜欢后,寂不由得疑惑的问出口:“主人,你真的喜欢吗?那为何要塞回给我?”

        “当然是等着你为我披上啊!”妖雪冶理直气壮。

        寂登时又红了脸。

        ......

        妖雪冶的气质本就高贵优雅,披上貂皮披肩更显雍容华贵,白色是她喜欢的色彩,加上这件披肩是寂亲手送给她的,自是爱不释手。

        可是,在四季如春的心云大陆,这样的装扮显然有些诡异,就好比夏天穿着吊带衫,外头却披着厚厚的狐裘,看得那叫一个怪字!

        目不转睛的盯着妖雪冶,高贤想笑而不敢笑,憋得满脸通红,整张脸都扭曲了几分。

        寂俊颜上闪过一丝尴尬,伸手就欲将妖雪冶的披肩取下:“主人,还是丢了吧!”

        妖雪冶横了他一眼,制止了他的动作,小心翼翼的保护好自己的貂皮披肩,如视珍宝:“笑什么笑?难道有谁规定不能这么穿吗?再笑,小心我让你永远笑不出来!”

        这句话极有震慑力,高贤果然不笑了,怪异的瞅了她好半晌:“你是不是真的感觉很冷啊?不会是去雪原太久,留下了后遗症了吧?”

        “我就冷了不行吗?”听到后半句,危险的眯起眼,寒光乍现:“我有没有后遗症我不知道,不过我可以肯定的是,你绝对会留下后、遗、症!”

        “咳!”识时务者为俊杰,高贤分明感觉出她的那丝危险,干咳一声,装模作样的看了看四周,这才疑惑的问道:“怎么就你们两个?”

        又是这句话?妖雪冶眉心微隆:“不然还有谁?”

        难道,真的是她忘记了?

        张了张嘴,高贤才刚想开口,就见妖雪冶身后的寂在她看不到的地方正死命地对着自己使眼色,一记冷眼扫去,显然被妖雪冶察觉到了,立即停止。

        “没、没什么!”不明白二人之间是否发生了什么,既然寂不想让她知道高贤也不再多问。压下心底的疑惑,道:“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千年雪莲成功拿到了吗?”

        话落,笑看着寂,意味深长的补上了一句:“还没恭喜你晋级呢!这次的动静可还真大啊!不过那些人注定要白跑一趟了!”

        以他的实力他一早就知道寂的实力,妖雪冶也没有故意瞒他,虽然意外寂的修为晋级得那么快,不过若是发生在她身上,根本没什么大惊小怪!

        “多谢!”寂微微颔首,跟着妖雪冶朝一旁的桌边走去:“我们今晚才刚回来,千年雪莲已经得到,我们先去看了一趟伯父,解完毒后便来你这看看!”

        “这就好!我就说嘛,要是你们肯定能拿得到的!”高贤笑脸盈盈的走了过来,在妖雪冶对面的空位上坐了下来,催促道:“快跟我说说,你们是怎么拿到的?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怎么会去了这么久?还有,土家小子救回来了吗?怎么不见他跟你们一起来?”

        饮茶的动作一顿,妖雪冶敛去眼底的哀伤,淡漠启口:“寂,你也跟我说说,我总觉得在雪原的那段记忆有点模糊!”

        果然!寂水眸一沉,只粗略大概的说了一遍,并未提及有关洛鑫合的那些片段,双眸紧盯妖雪冶,生怕她会想起什么。或许这样也好,至少她能忘记自己对洛鑫合的残忍!

        是的!妖雪冶似乎已经忘了关于洛鑫合的任何事,这一切八成与那另一个妖雪冶有关,虽然不知道她为何会这么做。

        就这样?寂所说的事与妖雪冶脑海中模糊的记忆相差无几,可是她总觉得似乎还缺少了什么,究竟是什么又怎么也想不起!

        “对了!”见她垂头深思,寂忽而声音拔高了几分贝,试图转移妖雪冶的注意力:“这一路上我们听说学院里不时有学员失踪是怎么回事?”

        果然,妖雪冶的注意力被成功的转移了,视线随之落在高贤的身上。这也是她来这的原因之一!

        似笑非笑的望着妖雪冶,高贤悠闲道:“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你打算怎么做?”

        “你呢?”高贤直直地望着妖雪冶:“你现在又是否下定决心了?”

        坚定在眸中闪过,妖雪冶沉声道:“这一次,我不会再逃避!”

        “如此就好!”高贤意味深长的笑了笑,随即似松了口气:“这里的事就交给我吧!好久没活动活动,我这把老骨头都快生锈了!”

        “我怎么不知道,原来我们的院长大人这么有责任心?”妖雪冶挑眉,总觉得他的这句话有点诡异,肯定还没说完。果不其然......

        “呵呵!”微微一笑,那笑在妖雪冶和寂的眼里看起来很像一种奸诈的动物:“至于三国大比的事,就只好交给你了!”

        “三国精英大比,你这个堂堂的院长大人好意思躲在一旁看戏吗?”她说呢,这向来懒得要命的家伙怎么会突然转性,敢情是打着这主意!

        “呵呵!宝贝徒儿,为师怎么算是躲在一旁看戏呢?”高贤厚着脸皮的解释道:“俗话说——能者多劳,现在的学院可离不开我这个能者院长!之后的日子为师可有得忙了!”

        “你是把其他人都当成废物了吗?难道大名鼎鼎的皇家学院,都找不出一个像样的人?”亏他说的出口,这么厚脸皮的家伙,她还真是没见过!

        “这可是你说的,我什么都没说!”高贤双手一摊,无奈耸肩。一副‘看吧!这下我更得留下来了!’

        “主人!依我看,他是猜到这次的大比不同以往,所以避重就轻,想躲在一旁偷闲吧!”鄙视了他一把,寂翻了个白眼。

        “呵呵!”高贤尴尬的笑了笑,这次是不是太明显了,就连这家伙都看出来了?他确实有这种想法,不过在看见妖雪冶越来越危险的眼神后,一下打消了这种念头,讨好的笑了笑,改了口风:“给我点时间准备准备!”

        “不许逃!否则......”妖雪冶扬了扬拳头:“......你懂的!”

        高贤笑意一僵,能不能别这么聪明啊!?这次才算是真正的打消了念头。

        忽然,妖雪冶像是想起了什么,危险的看向高贤:“你给我的那本神级功法究竟是从哪里偷来的?害我险些铸成大错!”

        被她阴沉的神色唬了一跳,高贤结结巴巴的道:“怎、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哼!”

        妖雪冶冷哼一声,垂头饮茶不语。

        寂见状只有开口解释道:“那本神级功法似乎不是任何人都能修炼的!原本我和......咳、主人本是想教我,将来面临妖族时好多几分胜算,岂料才运行了不到一周天,险些害我的修为毁于一旦,主人当然会生气!”

        原本我和......?

        和什么?虽然寂意识到失言后立即临时改了口,可是妖雪冶不可能没有注意到,深深地看着他,眉头深蹙。他......真的没有瞒着自己什么?

        见她视线投来,寂心一慌,莫名的想起在魏霜国她说过的那句话——你,会欺瞒我吗?明明答应了她,可如今......心中有愧,更加不敢直视她略带质疑的视线,这一幕更令妖雪冶心中的狐疑多了几分。

        “那本神莲诀我是在云裳国国师的密室里找到的,至于它的来历我就不知道了!”高贤没有注意到二人的变化,因着寂的一席话沉思了起来。还好当初自己没有修炼,否则岂不是也得修为尽毁?!

        云裳国国师?真巧啊!妖雪冶恍然想起前不久殇林泽才千叮万嘱叫自己务必去见那个红毛怪一趟,到时顺便套套这本功法的来历好了!

        “宝贝徒儿,你也很久没见水氮然那几个小伙子了,要不要去看看?”见妖雪冶似乎有自己的想法,高贤也就不在这个话题上多纠缠,反正他也得参加精英大比,到时去了云裳国再问问那个老家伙就行了!

        “不了!”眼神一闪,妖雪冶摇了摇头,起身道:“他们过几日应该就能出关,到时再见也不迟!”

        更主要的是,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水氮然和火炫耀。木心儿确实可恶,可她到底是他们的妹妹和心爱之人,如今不止死了,更是因她而死,她还没想好该怎么面对他们!

        “我走了!”丢下一句话,妖雪冶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去。

        “等等!”高贤追了出去,这才聊了一会,怎么说走就走?见她走的还不是自己别院的方向,无语了一会,居然到现在还认不到路,急忙提醒道:“你要去哪?那不是回别院的方向,你走错了!”

        “没走错,我没说要回别院!”话落,妖雪冶步伐一顿,回头看向打算跟上来的寂:“你别跟来!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主人!......”寂水眸瞪大,自己与主人向来形影不离,如今......,慌乱之色乍现。难道主人发现了什么?所以不再需要自己跟随?会不会,他自此便会失去主人?

        不!死都不要!!寂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可是妖雪冶却已飞快离去,甚至运起了神莲诀,决绝的消失在夜色中。仿佛一去不会再回......

        “不!!主人,你听我解释!!”寂运起魔幻力就要追上去,谁知却被高贤拦下。

        “我说,你未免也太会胡思乱想了吧?!该不会是做了什么亏心事,所以才做贼心虚?”

        闻言,寂俊颜上闪过一丝窘迫。高贤瞪了瞪眼。天啊!居然被他猜对了?

        “放心,我想她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手中的力道无声握紧,高贤叹了口气:“这些日子,发生了太多事,她确实需要自己一个人静一静!”

        ......

        飞了不知多久,当妖雪冶回过神的时刻,这才发现自己回到了王府。

        此时已是深夜,王府陷入一片寂静之中,表面看来似乎与往常无异,可是妖雪冶感觉得到近期一直以来盯着王府一举一动的眼线多了不少,大多都是冲着藏宝图而来。

        自搬入王府,四周的老鼠就不曾少过,即使经过一次次大扫除,往往次日便又会有新的老鼠源源不断而来,久而久之妖雪冶也就懒得再理会那些鼠辈。只要他们没有擅闯王府,要看便看。

        没有惊动任何人,妖雪冶越墙而入,落地的同时,心中不免腹诽:这可是她自个的王府,怎么搞得跟做贼一样?

        漫无目的的闲逛着,妖雪冶不知不觉竟来到了思风楼。

        思风楼与御雪阁相邻,本是王妃的住所,不过火风函不愿自己住在这里,一直赖在妖雪冶的寝室,后在火风函死后改为了思风楼。

        思风楼放着火风函生平的所有物品,平时都会被封锁起来,是王府的禁地,擅闯者格杀勿论,任何人都不敢轻易靠近。

        所以,妖雪冶一路走来,都没有看到人,打破门锁走进去后,里头的摆设一如既往,纤尘不染,显然时常有人打扫。

        一一摸着屋内的摆设,妖雪冶感慨万千,眉宇间浮现了几许哀伤。

        景物依旧,人已逝......

        喟叹一声,妖雪冶走至窗边,打开木窗,淡淡的水粉味顿时扑鼻而来,放眼望去的一片蓝色妖姬在月华下盛开绽放,美丽动人,仿佛火风函那娇艳的笑靥,魅惑人心。

        足尖轻点,跃至窗户上落坐,妖雪冶背靠着窗框,双眸紧闭,享受着微风拂面的感觉和鼻端萦绕的淡淡水粉味,好似那人从不曾离去。

        慢慢睡着的妖雪冶并不知道,此时在她的身旁,七道透明的身影一直守护在她左右......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046/186864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