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雪希离殇 > 第二百三十二章:灰狼

第二百三十二章:灰狼

        前世的情意......剑下散......

        是否,她的那一剑真的斩断了他俩之间的所有情爱?

        妖雪冶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无论前世如何,今生他是她最大的仇敌!这一点永远变不了!哪怕再重来一次,她亦不后悔!

        可是,为何心会那么痛?

        “主人?”看着妖雪冶从一大早就开始心不在焉,寂岂有看不穿的理,昨日的事他并不知道,当他找去的时候,莫习凛早已负伤而逃,看到的只是她一人愣愣地站在桥上,问她却什么都不说。

        寂的声音拉回了妖雪冶飘远的思绪,二人此时正在下榻的客栈大厅用午膳,窗外喧闹的街道,一如既往的繁荣昌盛,这份喧哗却无法驱散妖雪冶心中此时的繁杂。

        而脑海中一直徘徊着一道熟悉的白色身影,越想看清越是模糊,这个画面自离京之后就反复出现在脑海中,仿佛在告诉着妖雪冶,她忘了什么!

        “寂!”妖雪冶徒然开口唤了一声寂,柳眉微锁,紧盯着他,不容他逃避:“告诉我,你永远不会欺瞒我?!”

        “我......”寂心莫名一慌,有些逃避的别开眼,不想直视她那双仿佛能看穿人心的魔瞳。......她还是想起来了吗?

        紧紧地盯着他,半晌妖雪冶还是别开了眼:“该上路了!”

        寂,你答应过的希望你记得!与其逼他,她更愿意等他自己先说出来!

        不要让我失望!否则,你将会失去待在我身边的资格!......

        -----------------

        路行了三天左右,期间由于走的路较为偏僻,妖雪冶二人都没有及时找到可以夜宿的地方,风餐露宿了整整三天,在第四天日晖即将落幕之时,妖雪冶二人终于才走到了一处小型村落。

        这里几乎可以算是与世隔绝,村民质朴纯善,当见到妖雪冶二人出现在村口之时,虽然妖雪冶的样子被宽大的斗篷完全遮盖,看不清容颜,加上寂那头惹眼的白发,一看就是那种形迹可疑的人,然而村民们仅是愣了片刻,就将二人热情的迎进了村。

        妖雪冶和寂都没有拒绝他们的善意,在一名中年妇女的家中住了下来。

        中年妇女的家庭成员不多,只有两个老实勤恳的儿子和一位年迈的老妇,丈夫似乎在几天前刚过世,每每提到这件事,中年妇女一家的神色都会微微变色,对此妖雪冶和寂没有多问,却也多留了个心。

        村子并不富裕,吃的都是一些粗茶淡饭,餐桌上几乎见不到肉。而且,妖雪冶二人发现这个村庄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村民大多以老弱病残为主,成年男子少之又少,空气中不时飘过一丝极淡极淡的血腥气,说明着这个小村落的不平静。

        “小伙子,你们这是打算去哪?”饭席上,中年妇女欲言又止的看着妖雪冶二人,终于还是问了出口。

        “我和主人打算去云裳国一趟,今晚暂住一宿,明早继续上路!”寂知道妖雪冶是不可能开口的,只有开口解释道。

        “那就好!”听完他的话,中年妇女明显松了口气。

        寂奇怪地看了她一眼,半晌小心的问道:“怎么了,大娘?是不是给你们一家造成什么不便了?”

        “没什么!没什么!!”中年妇女眼神一闪,连连摆手,不在意的道:“这不算什么,出门在外多不容易,就别说这么多的客套话了!再说,咱这山旮旯的地方平日就嫌少人来,你们能来我们还欢迎得不得了,你们只管安心住下吧!”

        “那就多谢大娘了!”看出她的不愿再谈,寂没有多问,礼貌的对着中年妇女微微颔首。

        身旁,妖雪冶看似在专心的用餐,实则眼角的余光却不着痕迹的打量着寂。此时的他与平时的张扬霸道大不相同,显得那般的沉稳而内敛,配上谪仙般的俊颜上那浅浅的微笑,看起来仿佛具有能安抚人心的独特魅惑。

        苍茫的白发好似历尽了沧桑,圣洁的俊颜竟然令人感到有些遥远。

        恍惚间,妖雪冶脑海中似乎闪过了一个个模糊不清的画面,越想看清,越是模糊。只清晰的记住了那些画面中的那双眸如秋水的黑眸......

        “对了,你们吃完就早点休息,大半夜的乱跑很危险!”沉默了片刻,中年妇女的声音再次传来。想了想,又不放心的补上了一句:“就算听到什么动静,也别出来!记住了吗?”

        掩下心中的疑惑,妖雪冶和寂相视一眼,点了点头,回了房。

        中年妇女的家不大,最多只能腾出一间空房,妖雪冶二人基本可以不用睡,即使只有一张床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习惯,各自修炼,互不打扰,更何况妖雪冶原本就不在意什么世俗观念,对于自己的女儿身有时甚至会忘记,倒是寂皱了皱眉,神色有些不自然。

        ......

        山上的夜空格外宁静,呼啸的寒风刮过山头,轻柔的月色似乎也晕染上了一丝凉意。

        月光下,一抹灰色的影子急速飞掠,身后黑色的身影紧随不舍,后者黑袍下的绿眸泛着惨绿的光,在这冷清的夜晚更显诡谲。

        忽然,灰色的影子在奔跑了不足数十米远的时刻,四周的景象徒然急速变化,黑雾蒙蒙,将他包围其中,凌厉的一掌带起地面的落叶,猛地朝他后心击去。

        灰色身影想要躲避,却发现自己的身子竟动弹不得,仿佛被人下了定身术,二者实力的差距摆在那里,势如破竹的一掌登时结结实实的打在了他的后心。

        猛地喷出一口鲜血,灰色身影身子不由自主的朝前倾去,前扑的方向正是一处深不见底的断崖。

        眼见着灰色身影落下崖,黑袍人连忙上前两步,俯视着深不见底的断崖,思索片刻,视线锁紧一旁通往崖底的小路。

        ......

        与此同时,妖雪冶和寂修炼到深夜之时,忽然被一阵喧闹声吵醒。

        “不好啦!怪物来了!!”

        “快逃!大家快逃!!怪物来了!!”

        ......

        小小的村落顿时灯火通明,喧哗一片,还未回过神,房门就被人一下撞开,正是那从睡梦中一下惊醒的中年妇女。

        “快!!快、快收拾收拾,你们快走!!不然就来不及了!!”只见中年妇女普通黝黑的脸上满是惊慌失措,还有一种对某物很是惧怕的神色,就连话都说不清楚,血色尽失。

        “发生了什么事?”寂看着她一脸的焦急,忍不住追问了一句。

        而在中年妇女撞门的前一刻,妖雪冶就已重新穿上斗篷,浑身再次被捂得严严实实,可是中年妇女却还是感觉到了一道淡漠到甚至有点冷的眼神正自斗篷下看来,惹得她不禁下意识的打了个寒战。

        “别管了!它已经快到村口了,你们快走!否则,就来不及了!!”努力忽视心中对妖雪冶的恐惧,中年妇女此时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来不及解释,只是重复着这一句。

        妖雪冶本就喜静,外头不时传来的尖叫声吵杂声令她不禁蹙了蹙眉,随即没有理会中年妇女,率先往屋外走去:“寂,去看看!”

        寂自然听妖雪冶的话,而且更担心她的安危,绕过中年妇女,径直跟了上去,最主要的是他必须得带路才成,否则叫妖雪冶自己一个人走到村口?——咦耶奈!

        “诶,你们......”见他们不仅不逃,反而朝着村口的方向走去,中年妇女顿时急了,竟也追了出去。难道,他们和那些人的目的相同?

        来到村口,妖雪冶二人终于看到了那个令所有村民闻风丧胆的怪物。

        形似牛,如山高,足有好几米,四周跑得慢的村民早就在它的牛蹄下命丧黄泉,血流成河,哞哞的牛叫声不断响起,似乎正处于极度愉快的兴奋中。

        “妖族?”闻着那熟悉的特殊气味,妖雪冶眸色微微暗沉,指甲深深嵌进掌心的肉里都未发觉,剩下的全是对妖族的怨恨和杀意。

        “没想到这里居然也有妖族!”寂何尝不知妖雪冶此时心中的情绪,即便二人的契约已解,可他时时刻刻关注着妖雪冶的一举一动,只要她有任何变化他都能第一时间知晓。看着她对妖族的恨意,看着她眼中慢慢蓄起的清晰杀意,心中止不住的担忧。

        寂了解她,妖雪冶同样也清楚他,眼中的杀意慢慢敛去,俊颜一时涌现的异色很快褪去,恢复如常。

        “怎么,你们知道它?”中年妇女听到这里,突然插话道,也因此引起了寂的注意,方才见她还一副恐惧不已的模样,没想到她居然会一道跟来。这也正是他们独特的地方,见惯了人情冷暖,如此质朴纯良的人,想令人不心生好感都难!

        而妖雪冶早就注意到她的跟随,没有多看她一眼,心念一动,寒雪剑紧握在手,迎面冲上前去。

        “啊!!”见状,中年妇女惊叫了一声,早就看出他二人来历不凡,加上先前与他们的谈话,他们似乎并不知道那怪物的存在,如此一来她脑海中突然闪现的想法自然被否定。本不想他们摊上这趟浑水,可谁想,这怪物会在今晚袭击村子,最终还是将他俩卷了进来,看着她的举动很想上前阻止,却根本来不及。

        那怪物是在半个月前随着一个神秘黑洞而突然出现在对面山头的,每隔几日便会下山觅食一次,每每这一天村子里死的人不计其数,根本毫无抵抗能力。它的厉害他们都省得,之所以村子里老弱病残居多,那是因为大多为了对抗这怪物已经惨死,其余的则是带着家人逃往别处,剩下的都是一些行动不便的老人和小孩,或是舍不得离开这土生土长的家乡的人。

        一般来说,这怪物下山觅食的时间都很有规律,前天才刚来一趟,她以为至少还得好几天才会再下来,所以当妖雪冶二人来到村外之时,她才会将他二人迎进村,若是早知如此,她万万不会让他俩在这留宿!她真是好心办了坏事啊!!

        不忍看着她一直自责下去,寂忍不住出言安慰,话语里满是自豪:“大娘,你就放心吧!主人的实力很强!今日我等相遇也算有缘,加上大娘心地善良,我们也不能坐视不管!我们只管看着就好,主人一定会解决掉这个妖物的!”

        话虽如此,可是寂还是忍不住担心,说话的同时秋水眸不放过战场上的丝毫变化,看到紧张处时,双拳不禁紧张地攥起,很想上前,然而他明白主人此时更愿意自己来解决与妖族之间的恩怨。

        牛妖实力不强,仅在通灵中期,应该是被时空裂缝无意间卷入了这里,更倒霉的是它居然遇上了此时恨妖族恨到巴不得杀光全天下所有妖族的妖雪冶,所以妖雪冶自然不可能放过它。

        灵力灌注寒雪剑,剑身银光乍现,每一剑都会在牛妖如山的身躯留下一道道触目惊心的剑伤,且身手鬼魅迅捷,想避,避不过,想打,打不着。每每关键时刻都会被妖雪冶及时闪开,叫声更加急切,更加凄厉。

        那震耳欲聋的声音刺激得妖雪冶的耳膜极其不舒服,柳眉不禁一蹙,漆黑的寒瞳飞快掠过了一丝冷意,‘嗖’的一声,光箭甩出,在牛妖未来得及反应的空档,轻巧的划过了它的脖颈。

        而这一次,牛妖学聪明了,竟然在光箭刺穿喉咙的那一刻险险的避了开来,嘴一张,吐出嘴里早已蓄满的妖力,猛地照着妖雪冶的面门而去,同时在妖雪冶仰身躲避的那一刻,甩开四蹄,黑雾笼罩周身,化作一缕黑光往对面的山头急掠逃走。

        一个不经意,妖雪冶和寂都没来得及阻止牛妖,随即纷纷施展身形,第一时间追了过去。

        当追到一处无人的深谷之时,妖雪冶二人才追上牛妖,此时的牛妖在之前就被妖雪冶打成重伤,没过几个回合就被妖雪冶一剑击杀。

        解决完牛妖,寂却不见妖雪冶立即下山,反而蹙着眉四下环视,不由得也看了看四周,却未发现什么:“主人,怎么了?”

        “有妖气!”

        “嗯?”下意识的又看了眼妖雪冶,寂心中疑惑。牛妖身上自然带有妖气,就算死了,妖气一时也散不了,有妖气有什么好奇怪?

        “我不是这个意思!这股妖气和那头死牛不一样!”

        “不一样?难道,妖气还有分别吗?”寂一直听妖雪冶说什么妖气妖气的,忍不住抽了抽鼻子,猛吸一口气,却还是没有闻到什么所谓的妖气。真不知道主人的鼻子是什么做的,莫非妖气这玩意就只有那所谓的修真者才能闻得到?

        其实不然,妖气这东西修真者自然能闻得到,可若是实力到达某个程度,例如土兆杨等人一样,也能闻得到,只是相对来说会较淡一些,若是不仔细闻,很容易便被忽视。

        “自然有区别,妖气就与人的气息一样,每个人的气息都不同,妖的气息自然也有分别!”而且,这里残留的妖气,除了牛妖的之外,多出的还不止一股,而是两股有点熟悉的妖气!

        边回答妖雪冶边循着气息最后消失的方向往深谷一侧行去,幽深的崖底此时万籁俱寂,静的可怕,参天大树密不透风,遮挡了光线,柔和的月光朦胧不清,无法看清四周的环境。所幸这并不影响妖雪冶二人的视觉,若无其事的走在杂草丛生荆棘遍地的小路上,丝毫不觉困难。

        大概走了有半柱香的时间,妖雪冶和寂才来到两股气息相继消失的地方,却未有什么发现。

        不过,细心的妖雪冶还是发现了其中一股妖气中竟透着一丝极其熟悉的死亡之气,由此妖雪冶已能大概判定这股妖气的来历。——牟国师!

        那老怪物深夜来此是为了什么?还有另一股妖气是怎么回事?会不会那老怪物早得知了他们在此?

        想着,妖雪冶的神情忽然微微变了变,手下意识的抓住了身旁寂的衣袖,寂被她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分明感觉出她的不安,虽不知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却因她下意识的举动心一暖,身子靠近了几分。既是为了驱除她内心的不安,亦是为了能在突发情况下第一时间做出反应,水眸戒备的望向四周,脑海一根弦无声绷紧。

        就在寂浑身戒备绷紧之时,妖雪冶突然动了。只见她像是发现了什么,拽着寂的衣袖头也不回的冲左前方飞掠而去,寂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这么拖着走。

        因为她发现就在方才神识散出的时候,在距他们十米的位置传来了生命体隐隐的波动。

        果不其然,当二人来到终点之时,便发现了一匹趴伏在树下的灰狼。

        灰狼似乎受了很重的伤,所以生命气息波动极其微弱,若是不仔细很容易便被忽视。

        灰狼此时双眸紧闭,似是陷入了昏迷,并未第一时间发现妖雪冶二人的靠近,狼身布满大大小小的伤痕,看起来似乎是从高处坠落导致的。而这里正好在断崖附近,只是地处较为隐蔽,很难发现。

        “主人?”停下前进的步伐,寂蹙着眉紧盯那匹昏迷不醒的灰狼,漆黑的凤眸戒备不曾削减,一头苍茫的白发在这夜色中甚是惹人注意。

        灰狼身上毫无一丝能量波动,看起来就像一只普普通通的动物,可就是这样一只看似无害的狼却令寂生出一丝危险,加上它来历不明,此时突然出现在这,寂怎能对它放得下心?

        妖雪冶同样有这种感觉,却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竟走向那匹灰狼,想了想,在寂惊诧的目光下,弯腰将其抱起,动作居然那般的小心翼翼。

        也许,对待人她会是冷酷甚至残忍的,然而对于动物,她却无法狠下那个心!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046/186864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