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雪希离殇 > 第二百三十六章:大闹东方府

第二百三十六章:大闹东方府

        离开邺城,小兔妖和邺城少城主这件事也算解决,在这件事中妖雪冶明白了即便再恨妖族少主,冤有头债有主,她并没有必要让妖族这个种族灭绝,所以这一路,妖雪冶没有再将妖族赶尽杀绝。不过,一旦遇上她认为坏的,她不可能会放过!

        至于,另一件事......

        驻足站立,妖雪冶忽然转过身,准确无误的射向身后的灌木丛:“小黑,还不出来?”

        “呜呜~”小黑耷拉着脑袋,咽呜几声,老半天,这才慢吞吞的自灌木丛中走了出来。

        “为什么又跟来?”在那夜悄然离开客栈后,妖雪冶似乎忘了某物的存在,结果小黑不知从何处又冒了出来,将它丢出城外,又一如既往的跑回来。一来二去,这小家伙变聪明了,懂得暗中跟着,昨日跟着北宫文祺找到小兔妖时,它也在身后远远的跟着,自以为收敛气息距离远点妖雪冶就不会察觉,可是她早就知晓,只是懒得说,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跟到了现在,丝毫没有离去的打算。

        ‘呜呜~’又呜咽了几声,小黑湿漉漉的灵动绿眸可怜兮兮的巴望着妖雪冶,仿佛一只被人抛弃的小狗,希望唤起妖雪冶的怜惜之心,不再赶走它。

        眼神微闪,妖雪冶眼眸在它望不见的地方不易察觉的寒了寒,却没有再说出赶走它的话,等于默认了它的跟随。

        ......

        一人一狼又走了一会,临近午时他们便来到了一座中型城镇。

        然而,未等一人一狼进城,就发生了一起突发事件。

        只见一匹火红的骏马自远处远远而来,身后奔驰着数匹略微逊色的马匹,马背上分别坐着数名少年少女。

        领头的少年一袭红火长袍,华丽至极,面容俊俏,却阴柔过头,皮肤暗黄,眼眶黝黑,一副纵欲过度的样子。

        “驾!”此时红衣少年手握马鞭丝毫不管此处聚集着许多出城进城的人,向着人群疾驰而来,一边吆喝:“都给本少爷滚开!!否则,休怪本少爷的鞭子不长眼!”

        话是这么说,红衣少年的鞭子在众人还没来得及反应之前,早就毫不客气的挥了过来,一边来不及闪开的,不是被少年的鞭子狠狠抽上几鞭,就是被他身下的坐骑直接撞飞,身后的少年少女们有样学样,长鞭毫不客气的挥舞着,整个城门口因他们的到来顿时变得鸡飞狗跳,哀嚎遍野。

        对于身后的动静,妖雪冶充耳不闻,只顾着自己埋首走路,虽然敛起了气息,与自然融为一体,不易被人察觉她的存在,可是此刻的她就走在路中间,红衣少年想不发现都难,凤眼狠戾一眯,鞭子像长了眼睛一般直接朝着妖雪冶甩去。

        敏锐的感觉到身后的煞气和鞭子挥来的破空声,被人当成目标的妖雪冶眉心一寒,妖异的银光在眸中一闪而过,在那黑眸中尤为明显,手指微动,不动声色的竖起了一道结界,连头也不回。

        见状,本蠢蠢欲动想教训教训红衣少年的小黑收回心思,继续跟在妖雪冶的身后,与她一样,连头也没回过。

        身后的红衣少年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正等着听对那人来说是痛苦的**对他却是无上享受的痛呼响起,或求饶,或愤怒,或忍气吞声,......想过很多种可能却没料到鞭子还未来得及甩上那人的后背,就诡异的停在半空,仿佛被什么挡住了,结界上那无形的罡气更是直接让他整个人从马背上跌了下来。

        “文少!”其余马背上的少年少女们皆是一愣,忙下马将他扶起,隐忍着笑意和眼中的幸灾乐祸。这不可一世的家伙终于受到教训了吧!哼哼!

        “滚开!”不留情面的当众挥开那些人伸出的手,红衣少年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跃了起来,对着妖雪冶的背影厉声喝道:“站住!”

        不是没有看到他们眼底的幸灾乐祸,不过现在还不是收拾他们的时候,此时他更想收拾的人是那个害他当众跌下马的混蛋!!

        他的怒意在妖雪冶的眼里根本算不了什么,继续走自己的路,压根就没看过他一眼,这般无视的态度更令人愤怒。

        “贱民!你耳聋了吗?本少爷的话胆敢不听!你活得不耐烦了吧?!”快步走向妖雪冶,红衣少年手下意识的就朝着妖雪冶的肩膀抓去。

        “啊!!!”

        未料,寒光一闪,下一秒红衣少年的一声惨叫就在原地响起,一个不明物体飞快的飞了起来,又落在了不远处围观的人群里,还带出了一阵‘雨’。

        “怎么下雨了?”有人茫然的摸了一把脸上的‘水滴’,放在眼前一看:“啊!!血啊!!”

        这时,众人才发现先前的那个不明物赫然竟是一只完整的手臂!倒吸了一口凉气,下意识的往红衣少年那看去,此时的他正倒在地上,单手捂着断臂处,痛苦的**,俊俏的容颜血色尽失,凤眸染上的恨意似要将人泯灭。

        “本宫最讨厌的就是别人碰我!”这个时候,妖雪冶才回过头来,淡淡地声音犹如天籁般动听,然而在众人的耳朵里却仿佛来自地狱的幽冥之音。

        而小黑,在那之前就停下了脚步,本来听到红衣少年的谩骂已忍无可忍的它还未来得及出手,就被妖雪冶抢了先,此时悠闲的站在一旁,静看好戏。它知道妖雪冶是不可能随便放过他了!这种人,就算妖雪冶肯放过,它也不会放过他!

        杀意在眸中涌动,当看清红衣少年的那一刻,妖雪冶不禁眯了眯眼。这家伙真是找死!长得与当初被她千刀万剐的常朱青很像就罢了,偏偏还穿着她现在最讨厌看到的红色衣服!穿着红色衣服就罢了,居然还不知死活的跑到她面前晃悠!

        这人,真的很找死!

        “你、你想干嘛?”感觉出她周身的杀意,红衣少年知道她对他动了杀心,慌忙强撑着身子往后面缩:“你、你不能杀我!我是东方家族四长老的孙儿,......对!我是东方家族四长老的孙子!你不能杀我!否则爷爷不会放过你的!!”

        越说,东方肖战像是找到了靠山,底气足了不少,心里却仍有点打鼓。此时的妖雪冶气势已经不再收敛,如仙似妖的气质,孤傲不可一世的语气,冷酷无情的眼神和手段,这些,全部和一个传说中的人极其的相似!加上她先前竟然还自称本宫!?

        若没记错,前段时间那人才刚被封为太子!……

        若真的是她,那可就一切都完了!!

        “不放过本宫?”可惜,妖雪冶的一句话彻底将他打下了地狱,听他提起东方家族的四长老,脑海中首先浮现的就是一双阴毒的倒三角眼:“那该死的老杂毛,本宫还没找他算账呢!现在遇上你正好,总不能空着手上门拜访吧?”

        妖雪冶狭长的黑眸中闪着不怀好意的光,寒雪剑一扫,众人只觉眼前白光飞快闪了几下,东方肖战上身一凉,低头一看,身上的火红衣袍早就变成碎片,浑身上下仅剩一条白色亵裤。

        这还不算,只见妖雪冶寒雪剑一挑,东方肖战身子一腾空,整个人被长剑挑了起来,正想挣扎,一阵布料撕碎的声音顿时传来,原来长剑只是剑端险险的挑起他的裤头,本就受力重,只要一挣扎,掉下来不说,届时连仅剩的一条亵裤都没了丢人的还不是他?

        一时,东方肖战是动也不敢再动,像是货物一样,乖乖被剑端挑着,跟着他一道的那些少年少女看戏看够了,见事情闹大有几个连忙偷偷溜进人群,借着人群的掩饰朝东方府跑去。

        妖雪冶怎会没有看到他们的小动作,正想跟上,却发现周围的人群见有好戏看,都纷纷跟了上来,顿时冷眸一扫,将围观的百姓们震退。这才慢慢悠悠的扛起寒雪剑,不紧不慢的跟上那几个去报信的人。

        跟在身后的小黑与东方肖战面对面,一个无视,一个狠瞪,毕竟此刻的他连回头都不敢回头,自然看不到与他背对背的妖雪冶,只好拿软柿子捏,发发愤怒。

        东方府位于闹市区,巍峨的府邸是妖雪冶见过那么多大家族府邸中最大最奢华的一个,一路走来,显然认识东方肖战的人很多,不过就是名声臭,大多见到他这副模样都聚集在一起指指点点,那有色眼光让东方肖战极其的不适应,苍白的脸色浮现出几丝红晕,脑袋越埋越下。要是在平时谁敢这么对他?

        想要挣扎,为了不让自己更丢人,只好忍下来。与他背对背的妖雪冶倒是如闲庭踱步般,早就被看习惯了,只是他们偶然间的一句话却令她蹙了蹙眉。

        “你说,那人是谁啊?竟然敢在东方家族的地盘上把文少扒光了这样游街?”

        仔细想来,似乎妖雪冶没有注意到这里究竟是哪,四下看了看,这里的繁华程度显然超过了邺城不止一倍。

        东方家族的地盘?

        该不会......

        “少爷!”

        “快!来人啊!!快将这个胆大包天的家伙围起来!!”

        ......

        思索间,东方府里的侍卫已经一窝蜂涌了出来,齐齐将妖雪冶包围了起来。

        “少爷,您没事吧?”

        东方肖战很无力的翻了个白眼,怒喝道:“你看本少爷像没事吗?”

        一下太过激动,身子往下沉了几分,吓得东方肖战赶紧平复情绪,连动都不敢动。

        见状,侍卫怒指妖雪冶,喝道:“你!快将我们少爷放下来!否则,要你好看!”

        妖雪冶挑眉:“你确定要放?”

        不知为何,明明看不到她的表情,可是侍卫居然从那月牙形的面具上感觉出了一丝诡异。真他*妈的见鬼!!不再多想,连连点头:“快放了我家少爷,已经有人去请四长老了,你要是再不放,等四长老来了,我看你怎么办!?”

        妖雪冶无所谓的耸耸肩,听到一阵杂乱的脚步声由远至近传来,邪邪的勾了勾弧度完美的唇角:“如你所愿!”

        握着剑柄的手迅速压下,剑尖高挑,只听撕拉一声,长剑末端挑着的重物顿时掉了下来,拿下扛在肩头的寒雪剑,妖雪冶顺势手挽一剑花,气势勃发的往地上一插,地面的龟裂朝东方府内方向急速蔓延。

        “啊!!”东方肖战惨叫一声,一屁股坐在了地面上,正好地面一块凸起的石头不偏不倚的扎进了他的某个部位。

        他,......被爆菊了!

        火烧屁股般一蹦几尺高,在捂住受伤的菊花之前,倒霉的事还没完,下身一凉,随着他的站起,亵裤掉了下来......

        “啊!!”

        呼啦一声,人群中的女性们发出惊呼,捂着眼,赶紧羞涩的背过身去。

        “鸟好小!”似乎还嫌刺激的东方肖战还不够,妖雪冶双眸望着他的某个部位,说出了自己的评论。

        小黑顿时满头黑线,看着某人的尺寸,却是赞同的点点头。

        其余围观的人群自然不会放过这次机会,纷纷交头接耳的议论起来,放肆的打量着某人的关键部位,说出自己的看法。说得那些背过身去的女子们面红耳赤,有几个被他们说得心痒痒甚至偷偷的回头看了好几眼。

        东方肖战憋红了一张脸,只剩独臂的他捂得了前头顾不上被爆了菊的后头,愤恨的瞪着罪魁祸首,神情有些不知所措,见身旁的侍卫们都在垂头闷笑,顿时气急:“还愣着做什么?快点把衣服脱下来!”

        而东方府里此时亦不平静,妖雪冶的那一剑注入了灵力,破坏力自然不是魔幻力和斗气能比的,只听‘轰隆’一声巨响,整个东方府竟塌了下去,被妖雪冶毁得面目全非。

        灰尘散去,一道身影怒气腾腾的冲了出来,所幸实力还算不错,否则早就被弄得灰头土脸。还未来得及开口,就见东方肖战**着身子,狼狈不堪的站在府门前被人指指点点,一只手臂还不翼而飞,伤口处仍不断淌着血,触目惊心。

        “怎么回事?战儿,是谁伤了你?”东方正德一闪身来到他的身边。

        在他开口之时,已有一名侍卫脱下自己的外衣将东方肖战**的身子裹好,听到他的询问,立即像是找到靠山般,怒指妖雪冶:“爷爷,就是她!就是这个该死的混蛋害得我如此狼狈,还斩了我的一只手臂!爷爷,你一定要为我报仇!!”

        东方肖战越说越激动,加快了伤口血液流出的速度,东方正德心一疼,正好东方肖战的父亲东方鸿走了过来,将他拉到一旁,柔声安慰。

        “阁下是谁?为何这么做?”见东方肖战被拉到一旁,自己儿子在照看着,东方正德阴毒的倒三角眼微微眯起,这才看向妖雪冶:“阁下为何不敢以真面目示人?既然有胆公然与东方家族做对,难道就没胆认吗?”

        妖雪冶一点不气,施施然的站在原地,一手撑着寒雪剑,一边淡淡开口:“要是没胆就不会来了!老杂毛,亏本宫对你念念不忘,你居然这么快就忘了本宫?”

        东方正德嘴角狠狠一抽,还是第一次有人敢在他面前这么说话,倒是被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直指妖雪冶,浑身发颤。

        等等!

        “难道,你是......”确实如此,她身上的独特气质世间少有,尊贵无比,如仙飘渺,似妖魅惑。还有那孤高不可一世外加气死人不偿命的恶略口吻,和那个该死的臭小子不正如出一辙嘛!

        怒火越燃越旺,东方正德已经大概能猜到她的身份,在她手里吃了两次亏,是他一生最大的败笔,此刻见到她,还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你究竟什么意思?别以为你现在是邀月国太子,我就会怕你!”

        “邀月国太子?”

        “他刚刚是不是说了邀月国太子?是不是那个刚被册封的邀月国太子?难道她就是那个大陆第一美男——逍遥王?”

        “应该不可能!人家逍遥王是个精灵,这人左看右看哪有一点像精灵?”

        “别说得那么绝对!大陆上千奇百怪的事情多得是,或许人家是不想暴露身份,用什么办法掩饰了呢!”

        ......

        围观的人群顿时喧哗开来,望着妖雪冶的目光更加热切,紧盯着她的月牙形面具,仿佛想透过面具看到她的真容,毕竟谁不想观赏观赏那被冠上大陆第一美男称号的逍遥王是何等风采。

        “也没什么意思!”妖雪冶眉头不耐烦的蹙起,索性不再理会那些人,对着气急败坏的东方正德继续道:“本宫来看望‘老朋友’,以咱俩的交情,总不能空着手来吧!你说不是!”

        “噗哧!”

        ......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046/1868644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