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雪希离殇 > 第二百四十四章:神莲诀来历!

第二百四十四章:神莲诀来历!

        他死了……

        在她还未看清自己的情感之前,就死了!

        也许,这样也是对他最好的结局,毕竟他还能带着心底那一丝渺小的希望,去往属于他的来世!

        前世今生,她亏欠他的终究太多,狠狠地利用他的感情,狠狠地伤害他,甚至是他的家人!这一世,她仍走了前世的老路,毫不留情的伤害他,毫不留情的耍弄他的感情……

        他会恨她的吧?来世应该不可能再想遇见她了吧?……可是,那一句道歉她还来不及说出,还能有机会吗?

        妖雪冶忽然自嘲一笑,自己何时变得这么多愁善感了?自己最近到底是怎么了?**开始在心底升腾,莫非是所谓的青春期提前了?

        “雪,你怎么了?”看着她时而沉思,时而自嘲,身旁的欧阳孝雨总觉得虽然她人在这里,心思却飘到了他无法到达的地方,这种不真实的感觉真的很不喜欢!

        妖雪冶没有理会他,置若罔闻,骑着一匹高阶魂兽飞马,径自赶路。

        此时的妖雪冶三人正在去往云都的路上,知道妖雪冶不喜欢与人亲近,欧阳孝雨自觉的与她保持着五步的距离,远远的地方寂一个人紧紧地跟着,妖雪冶早就察觉到他的存在,也不点破,三人就这样保持着这种怪异地相处方式。

        ---------------------

        五天后,邀月国和魏霜国派来参加三国精英大比的参赛选手陆续抵达云都,就连沉寂已久的光明神殿都派来了一位举足轻重的圣长老,足以看出他们对此次大会的重视程度,至于他们的目的只有他们自己清楚,这一届精英大比还未开始就弥漫的凝重气息所有人都能看出来。

        按道理说,比试大会的意义非比寻常,既是三大学院的排名赛,同时是促进三国友谊的竞赛,当然最大的意义恐怕就是试探对方的实力,正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所以,在精英大比时一般三国的皇帝都会聚集在一起,而此次由于妖若裕之死,妖雪冶又得参加比赛,妖天温忙着解决邀月国的事根本无暇顾及其它,邀月国皇室派来的就只有妖雪冶一人。

        令人意外的是,魏霜国同样不平静,情况甚至比邀月国更为糟糕,本来妖雪冶还以为霜帝此次也不会来,却没想到他竟然还是来了!与他一道前来的还有殇林泽。

        ……

        深夜,魏霜、邀月二国所有参赛人员入住的驿站里,殇林泽坐在屋内,温润的眼眸不时扫过门口方向,似在等待着什么人。

        没一会,微不可查的脚步声缓缓逼近,殇林泽绷着的脸渐渐有了一丝起色。终于来了啊!

        “大师兄,你这么急着找我做什么?”南宫绝的大嗓门很快从门外传入,推开门就见殇林泽坐在桌边,一副悠闲淡定的模样。

        他看了可就不淡定了!这些日子迷宗的事忙得他头昏脑胀,加上此次的精英大比明显不同以往,他简直是一个头两个大。偏偏他这个时候又急匆匆的叫他过来,他们今晚才刚到,赶了大半个月的路途,此时难道不该好好休息吗?是什么事竟然这么重要?

        南宫绝不满的嘟着嘴,一副孩子气的模样。

        “逍遥王……呃、不对!是邀月国太子可曾来找过你?”殇林泽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问道。

        “邀月国太子?那小子好像还没到,我没见到‘他’!”南宫绝疑惑地看着殇林泽,更何况‘他’来找自己做什么?那个目无尊长的家伙他可不待见‘他’!

        像是想起了什么,南宫绝的脸色顿时黑了一大片。

        “没到?”殇林泽低声又重复了一遍,像是在确认。不可能啊!据消息传来,那小子可是比他们更早出发的!没道理他们到了她还没到啊!

        难道,是路上发生了什么事?

        “大师兄,放心啦!这小子估计过几天就来了,听说前几天还在东方城大闹了一场呢!你不可能不知道吧?”看出他的担忧,南宫绝再次撇撇嘴。就那小子的彪悍程度,谁能伤得了她?

        “呃、”殇林泽确实不知道东方城的那件事,这段时间由于在提前筹备魏霜国的事,好让他们能来参加精英大比,他几乎两耳不闻窗外事。

        “我说大师兄,你这么晚了不休息还把我叫来,不会就是为了这件事吧?”见聊了大半天,都聊不到正题上,南宫绝很是无语的看了他一眼,表情甚是埋怨。最近都没有好好休息过呢!

        “当然不是!”殇林泽摇摇头,继续道:“我叫你来是想告诉你,如无意外她过不久应该就会来找你!如果她来找你后,记得把那样东西交给她,这样师傅交给我们最后的任务应该也算是可以完成了!”

        “……你是说?……”南宫绝惊悚,更多的则是心虚。那样东西?千万不要是他所想的那样吧?……呜呜、若是让大师兄知道了,他不脱层皮才怪!!

        看出他神情有异,殇林泽温润的眸中掠过一丝疑惑,不知为何心中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而就在殇林泽正想开口询问时,又一阵脚步声自房门外传来,二人顿时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疑惑之色。

        这个时候,又是谁来了?

        “吱呀!”

        片刻后,房门被人自外推开,一张熟悉地脸出现在了二人面前,赫然竟是——高贤!

        “咦?还真是你啊!”高贤无视二人异样的眼光,笑脸盈盈的不请自入,先前无意间瞥见南宫绝的身影,还以为是看错了呢!

        “你这个该杀千刀的小偷!你、你居然还敢出现在老子面前?”他的笑容在南宫绝面前根本毫无作用,咬牙切齿的瞪着他,双眼冒火。他还没找他算账呢!没想到他竟然自个找上门来?

        此时的南宫绝恨不得冲上去与他大战三百个回合,不过东西必须得先找回来!

        “哎呀!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什么小偷小偷的,真是太伤我心了!要叫好歹叫一声神偷嘛,这可比小偷好听多了!”高贤不在意的笑了笑,很无赖的看着他。

        “你你你……管你什么小偷、神偷!快点把我的东西还给我!!”压抑着喷薄的怒火,南宫绝努力克制着自己掐死他的冲动。

        “我这不正来跟你说这件事嘛!”高贤又是痞痞一笑,看着他七窍冒烟的模样,就知道那样东西的来历肯定很不简单,丝毫不觉得心中有愧,直接问出口:“说到底,你那本神级功法到底是从哪来的?知不知道差点害死我?”

        要是当初寂他们在修炼时真的出了什么事,他毫不意外妖雪冶绝对会做出欺师灭祖的恶事来!

        ……神级功法?

        深深地看着南宫绝,殇林泽笑得越发温润,后者忽感一股恶寒,僵硬地回头便见殇林泽那抹诡异地笑容,一时心中泛苦。

        死定了!竟然一时说漏嘴了!……

        “亲爱的二师弟,是不是该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

        “所以,那本神级功法是你们师傅交给你们,要你们转交给灵之神女的东西?”经过一番解说,高贤总算明白了事情的真相。

        “嗯!这是唯一能证实灵之神女身份的证据!”南宫绝也不隐瞒,老老实实的点点头。因为神莲诀其实根本不是普通的神级功法,这世间就只有灵之神女才能修炼得了!否则他何苦守着这块肥肉却不敢动?

        “高贤,如果我没听错,你刚才是不是说神莲诀已经被你送给逍遥……呃、邀月国太子了?”这时,殇林泽若有所思的开了口。而且,还修炼成功了……

        “确实!”

        得到肯定的答案,殇林泽和南宫绝震惊地瞪大了双眸,无语摇头:“这小子,真是骗得我们好苦啊!……”

        ……

        又聊了一会,三人才各自散去,因为他们都有各自需要提前准备的事情,以应对过几天将会发生的难以预测地意外。

        而在高贤走到一处转角处之时,他却突然停下了脚步,没有回头:“你早就知道?”

        妖雪冶慢慢自角落里走出,声音甚是平静:“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别装傻!全系魔法师、有色莲瓣,这一些奇特的标志我不信你会不知道!”灵之神女的事他们早就告诉过她,自身的变化她绝不可能会不清楚!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这一次,妖雪冶无所谓的耸耸肩,倒也不再否认自己是灵之神女的事实。

        “为何逃避?明明拥有拯救全大陆的实力,为何还要这么做?”高贤的声音难得的带上了愤怒,为那些无辜丧命的百姓们感到心痛,为她的无情感到失望。

        怪不得她能对付他们都对付不了的妖族,他们早就该想到了!或许是不敢想,因为他们了解她的心究竟有多冷!与其将希望全部倾注在她一人身上,他们更愿意将这一丝仅存的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至少希望还不至于破灭得那么快!

        不过,命中注定的事是无论如何都无法逃避的,该背负的使命始终要背,就像神莲诀,到最终还不是机缘巧合的回到了她的手里?

        只可惜,她还是没有打算接受这命运的念头,灵之神女是她,究竟是福还是祸?

        “……我连自己在乎的人都保护不了,这样的我能保护得了谁?”

        高贤猛然一震,看着她的眼神染上了一丝歉意,可是嘴里仍不松口:“既然你承受过失去的痛苦,那你就更该明白那种失去重要的人所带来的痛!你根本就是在为你的自私自利找借口!”

        “是!我本来就是这样的人!”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妖雪冶朝驿站外走去。可是,她没有告诉他,她背地里所做的那些付出。

        确实!她做了那么多本意其实只是为了邀月国,然而她还是为这片大陆留下了千年的安定,她能保证的就只有这么多。

        就是因为承受过失去所带来的痛苦,所以她明白那些失去最重要的人的心情。

        深深望着她离开的背影,高贤沉默无言。

        ……似乎,她的背影更添了几分悲伤,在这段分开的日子里,她是不是又发生了什么事?

        -------------------

        云都,位于心云大陆东北方,心云大陆常年四季如春,云都北靠温江,气候湿润,人烟稠密,布局雅致,建筑精巧,不同于魏霜国的粗犷豪迈,不同于邀月国的柔弱文雅,自成特色,表现了云裳国百姓们的聪明才智。

        昨夜在高贤等人来到云都之时,妖雪冶就已经也到了,她并未立即入住驿站,反而在暗属百晓阁的风满楼住了下来。

        欧阳孝雨身为云裳国太子,自然不轻松,一回到云都匆匆与妖雪冶告别之后,便离开了。

        寂依旧远远地跟在妖雪冶身后,不曾与她说过话,却也不离开,暗中保护她的安全。

        哪怕知道其实她并不需要他的保护……

        走在茫茫人海间,温暖的阳光无法暖和妖雪冶冰冷的身体,茫然而又面无表情的看着身旁走过那一张张陌生的脸,忽然感到一阵孤寂。

        爱对她撒娇的风不在了,总是温柔注视她的鸿锦以及待她十年如一日尽心照顾她的裕消失了,为她千年等候的鑫也离开她了,包括昶和始终默默守护着她的然,还有那个没大没小的武明诚和始终儒雅慈善的悠少清也离开了,甚至是那个未曾真正谋面的凤镜夜也为了保护她,……死了!

        温奇·狄维尔斯这个在她心中不知到底存在什么样位置的男子,同样离开了她……

        缘起缘灭,轮回,落凡间,花开花落,望穿多少个秋,他们用生命换永远驻她心田……

        忽而笑了,笑得悲凉,笑得无奈。他们太傻,实在太傻了……

        她的笑落在寂的眼中是那么的令人心疼,脚步不禁前移,正想上前,忽然手臂却猛地被人抓住,一道惊喜的声音随即响起。

        “寂主子!?”

        这是一名绿眸白发的成年男子,此时充满野性的俊美容颜上正带着不可置信的惊喜紧紧盯着寂,浑身都因着激动而颤抖着。

        “……萧烬?”寂不确定的唤道。

        “真的是您?太好了!没想到小的居然还能见到您!!”得到肯定,萧烬更是激动万分,热泪盈眶。太好了!寂主子还活着!

        ……可是,主人您又在哪?

        您如果知道了,一定会很开心吧?……

        “你怎么会在这?”暗暗扫了眼不远处正往这看来的妖雪冶,寂狐疑地望着萧烬。难道,他看不到她吗?

        不过,虽然妖雪冶的打扮实在太显眼,可是她不想引起他人的注意,所以敛去了气息,萧烬一时无法察觉倒不足为奇!

        “当然是为了找主人了!”萧烬回答得理直气壮,带着再次遇上主人的期盼,狂热不已。

        他正是当初洛鑫合在梦幻仙境里头遇上的那名男子,在雪原时妖雪冶为了对抗六色雷劫,释放了所有的力量,原本由于魂魄不全导致不明显的灵魂气息瞬间强大了很多,也正是察觉出她的气息,他才会离开梦幻仙境,追去时却晚了一步,妖雪冶他们早已离开。

        后来,听闻三国精英大比即将开始,他便第一时间跑来云都守株待兔,因为他直觉的认为,主人若是在心云大陆,一定会在这里出现!

        没想到,主人还没遇上就先找到了寂主子,主人知道了一定会很开心的!

        ……他心中的愧疚也能少点了!

        “那你不用找了!……她在那!”寂指了指正朝他们走来的妖雪冶,好心地提醒他。

        循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萧烬瞳孔紧缩,绿眸一下一下的瞪大……

        绝美的俊颜,白皙似雪的肌肤,那双虽然不再释放无尽光彩,却依旧美丽动人的凤眼。

        周身散发着如仙的飘渺虚无,还带着点点似妖的妖娆魅惑。两种不同的矛盾风格被她完美融合,表现得淋漓尽致。

        熟悉的眉眼,熟悉的独特气质,即便她如今的美貌不及前世的十分之一,可是萧烬还是第一眼就认出了她。

        ——那个唯一让他臣服的倾世女子……

        “……主……人……”

        潸然泪下,破碎的音符仿佛风那么轻,萧烬放轻了呼吸,脚步不知不觉迈开……

        “主人!!”

        白光猛地朝妖雪冶射去,再次看去,只见妖雪冶的怀里已经多了一只毛茸茸的白色波斯猫,纯绿色的猫眼仍挂着泪滴,惹人怜爱。

        在它跑来之时,妖雪冶就已下意识的伸手将它接住,指尖习惯性的轻抚着它纯白色的长毛,一下一下,有着特别的节奏,那熟悉的抚摸手法让萧烬更加确定她就是他的主人,唯一的主人……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046/1868645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