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雪希离殇 > 第二百四十七章:精英大比!

第二百四十七章:精英大比!

        “果然还是太勉强了吗?”

        身后,高贤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这里,与他一道来的还有两名老人。

        左边满面红光的老人是云裳国倪裳学院的院长,右手边一脸倨傲的则是魏霜国魔武学院的院长,三人的关系有点微妙。

        说好吧,每次无论大事小事又都争得面红耳赤!特别是魔武学院的院长和高贤,几乎每次见面都要唇枪舌战一番,有时甚至大打出手,原因自然不用多说,百分百又是高贤一时忍不住过了把**……

        说不好吧,他们又是除了前任院长孙建生外唯一知道高贤真实身份的人。自然!妖雪冶也已从高贤那里听说了关于他的来历!

        “她就是你说的宝贝徒弟?”魔武学院的院长,也就是樊天的师傅,此时居高临下的打量着妖雪冶,倨傲的脸上满是嫌弃:“也不怎样嘛!不就是长得好看了点,可别是中看不中用的家伙!”

        “盛威!你这老家伙有种再说一次?”高贤顿时炸毛了,他这一说可不仅仅是在讽刺妖雪冶,更是在光明正大的打他的脸,妖雪冶不在意不代表他会不在意。

        “老家伙?”盛威扬眉,怪异的看了他好一会:“你没说错吧?要我是老家伙那你不是老老老老家伙了?”

        “你……”

        高贤指着盛威简直是气急败坏,一旁倪裳学院的院长似乎早就习惯了,十分淡定的来到妖雪冶身旁,在辛语蓉主动让位后,毫不客气的坐了下去。

        “我怎么样?说话结巴就不要总出来丢人!也不会不好意思!……啊!我都忘了,就你那德行,还有什么脸面可谈?”撇撇嘴,盛威说得煞有介事,看着他被气的跳脚,心情无比的愉悦,随即将目光落在火炫耀身上:“喂!起来!没看到我这老人家还站着吗?你看人小丫头多懂事,你怎么这么没礼貌?难道你导师没教你什么叫尊老爱幼吗?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竟然教出你这种学员!……”

        一番连讽带刺的话刺得高贤老脸涨红,嘴角狠狠地抽了抽。这老家伙还是那么毒舌!

        而对于这种人,最好的方法就是无视,妖雪冶依旧面无表情,绿眸里的寒冰却无声地厚了几分。

        然而,面对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火炫耀可坐不住了,桃花眼狡黠一转,煞有介事的看了看四周:“咦?雪,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这里不是明确规定禁止宠物入内吗?怎么我还听到了一种疑是‘汪汪’那种生物的叫声?……应该是本少听错了吧?”

        “噗哧!”高贤憋不住了,直接喷笑出声,换来某人一记狠瞪,却笑得越发欢畅:“盛威啊盛威,想不到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哈……”

        倪裳学院的院长虽没有笑得那么夸张,却也暗暗对火炫耀竖起了大拇指,看着盛威那一副阴沉的模样,忍不住低低笑着。

        而妖雪冶的目光从一开始就没有自木卿翼身上移开过,此时场上的战斗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二人你来我往,没有任何技巧,甚至已经抛掉了手中不知何时断裂的断剑,斗气灌注全身,形成斗气屏障,以最原始的战斗方式,不断碰撞,不断撞击,身上橙色的光芒都逐渐暗淡,显然耗了不少斗气。就连动作都慢了下来,却依旧谁也不服输。

        眸色微敛,敛去眼中的担忧,妖雪冶意味深长的以眼角斜视了高贤一眼,想起他先前说的那句话,危险开口:“你之前说的什么意思?”

        “这臭小子!怎么还与他缠上了?”高贤并未立即回答妖雪冶的问题,注意到妖雪冶的视线一直盯着比试台,循着望向场中,见到的就是这么一幕,高贤没有再笑了,也笑不出声了。感觉出妖雪冶的视线越来越冷,越来越危险,微微叹了口气,像是认命般,这才把事情招了出来。

        原来,他们在来的路上果然如妖雪冶所料,碰上了妖族的暗杀,一开始其实并未发生任何事,而就在他们认为妖雪冶预感出错之时,当他们来到云裳国的那天夜里,妖族却突然有了行动。

        可他们不知道,原本莫习凛确实不打算对他们下手,只是由于妖雪冶才下定了决心,所以那场突如其来的刺杀让他们不免有些大吃一惊,所幸自离开皇家学院后,他们就一直保持着高度戒备,倒不至于措手不及。

        虽然有妖雪冶给的武器,可是妖族派去的人基本为通灵中期以上,并非他们所能轻易对付,因此十人均不免受了伤,其中木卿翼受的伤最重,即使过了这么多日伤还未痊愈。

        先前对上云裳国那会,木卿翼的对手只是一名三星斗魂,倒也不至于不好对付,而如今却遇上了这么一号劲敌,以现在的木卿翼想要获胜恐怕有点困难,他现在能发挥出的实力只有五成还不到!

        原本在得知他的对手竟然是樊天的时候,高贤就有叫他弃权的打算,可是木卿翼不愿放弃,每人只有一次的出场机会,每一分都是胜负的关键,如果速战速决或许还有点胜算,因此高贤也就没再坚持。

        如今看来,还是太勉强了!

        “哼!我怎么看不出他受伤?若是输不起就不要硬撑,直接认输得了,别让我看不起你们!”盛威哼哼唧唧的说道,表面看起来不屑,心里却无比惊骇。受了重伤都还能与樊天打成平手,若是没受伤那又是如何的强悍?

        ……妖族?

        倪裳学院的院长没有说话,脸微侧,神色被完全掩盖在阴影中。真是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在云裳国境内动手!若是以往,岂不是会引起两国争端?

        妖雪冶同样没有言语,冷冷地瞥了眼辛语蓉,并未忘记因为谁木卿翼才会受那么重的伤,望着台上的视线蓄着不易察觉的担忧,眸色深沉无比。

        翼对上樊天真的只是巧合吗?比赛进行到现在,妖族似乎都还未有所行动,是他们太沉得住气,还是阴谋早已开始,而她却未察觉?

        听到盛威挑衅的话语,绿眸杀意一闪,澎湃的气势再无掩饰,声音前所未有的冷彻:“老家伙,你有种再说一次?”

        那强大到难以言明的气势令众人不由心神一凛,盛威下意识的瞳孔一缩,这才意识到高贤所说的并非虚言,这种人不动则已,一动,——势将天云变色!

        先前他感觉不出她有任何出彩的地方,那是因为她收敛了气息。即使对上云裳国那会,她依旧没有出尽全力,可他却认为她只是单纯的运气好,若不是趁人不备将人一脚踹飞,那人一个魔法轰下来都能将她砸死。

        霎那间,盛威有些嫉妒高贤了,这么好的苗子,他怎么不早点发现?居然被那死老贼平白捡了个大便宜!

        而未等他多做感叹,妖雪冶的拳头已经毫不留情的轰了过来,阳光下那几近透明的拳头美得仿佛是由水晶雕琢出的一般,泛着流光,明明看起来像是一碰就会碎,偏偏带着恐怖的爆发力,毫不意外若是被一拳打中,那滋味绝对很*!

        妖雪冶的一拳其势迅猛,带起一阵呼啸刺耳的拳风,轰向了盛威的胸口,盛威不闪不避,直拳击出,两个拳头霎那碰撞,二人都不禁倒退了一步,紧接着妖雪冶身子猛地如同离弦的弓箭弹射而出,借着反震之力在空中猛地旋身侧踢,直奔盛威脖颈踢来。

        盛威心下一惊,忙抬手格挡,顺势反抓住她的脚踝,不料妖雪冶身子猛地一旋转,换了一条腿对着盛威的肩膀竖直劈下,脚踝一得自由,身子立即向后猛退,拉开与盛威的距离,短短瞬间二人已过数招。

        妖雪冶这一下足足用了八分力,虽然不至于让盛威受伤却也不好受,左手无力的耷拉下来,整条手臂都麻木了,若不是先前及时侧身微闪,恐怕他的这只手便是直接被废除,可见妖雪冶有多狠。

        外行人看热闹,内行人看门道,大多人并未看出盛威的异样,只看见盛威顺势收回手,屏息以待,容颜上并无变化。而高台上那些老成精的家伙们和云帝、霜帝却明显感觉到他的凝重,发现他的手臂并非像表面上那般并无异常,而是无力的耷拉着。纷纷对视一眼,静待事情的发展,所有的目光顿时都汇聚在了妖雪冶二人身上,再无人关心那两个比试台上的比赛。

        而就在盛威严防戒备妖雪冶再次来袭之时,却见原本大有不死不休的妖雪冶却没有再理他,反倒身子一转,以一种肉眼看不见的速度猛然射向战士那边的比试台,台上的比赛已经到了最紧要关头的阶段,木卿翼和樊天经过那么长时间的持久战,体内的斗气都已耗尽,却依靠着自身*的强悍,肢体依旧不断碰撞,分开,再碰撞,……

        此时的木卿翼清爽的长衫已经被汗水和血液浸湿,身子摇晃站立不稳,已有些体力不支的迹象,却咬紧牙关,硬是承受樊天那疯狂的不断撞击。

        樊天的情况并不比木卿翼好多少,同样身子摇晃,脚步不稳,虎目中却迸射着与那苍白脸色截然不同的狂热,显得精神奕奕。

        而这还不是妖雪冶担心的,因为她明显感觉到樊天的气息正在慢慢变强,斗气正以一种恐怖的速度恢复着……

        终于,妖雪冶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在她还未来得及赶到之前,一道耀眼的光芒忽然自樊天体**出,直射擎天,脚下的星纹阵颜色慢慢发生了变化,变为象征斗宗实力的黄色,正中悬浮着一柄与之相互辉映的黄色小剑。

        一星斗宗!!

        “喝!!!!!!”

        天地规则降临,沐浴在光柱里,樊天只觉体内的斗气前所未有的满溢,让他不禁长啸一声,整个人顿时充满了力量,这正是他期盼已久的晋级,谁也不会想到在这紧要关头他会突然突破。

        局势一下有了急剧的变化,面对先前的樊天,木卿翼都没有完胜的可能,更别说是晋级后的他,局势一下成了一面倒的形势。一旦木卿翼输了,樊天可不可能手下留情大家都心里清楚,一时间看向木卿翼的眼神多了几分同情,毕竟不论对谁来说,从一个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子一瞬之间成为一个魔武废材,这样的打击都太过沉重,更多的却是幸灾乐祸。

        眸色不禁阴冷了几分,妖雪冶运起灵力,足尖轻点地,整个身子一跃而起,形成大鹏展翅之势,极快地飞向比试台,要赶在事情发生之前,将樊天击杀。她不会给他任何伤害翼的机会!

        然而,盛威就可能给她伤害樊天的机会吗?她身上那骇人的杀意没有瞒过他的感知,冷冷一笑,一个闪身便挡在了妖雪冶的面前,速度快得让人无法看清。

        “滚!”目光一凛,话落的同时,妖雪冶单掌击出,蓄着灵力的一掌直袭盛威的面门,不给他丝毫反应的时间。

        那恐怖的陌生力量让盛威的心不禁漏了一拍,妖雪冶周身瞬间迸射出的强悍气势比先前更甚,更为惊天,如泰山压顶,竟让盛威这个九星斗王都一时动弹不得,震慑了在场的所有人。今年的精英大比果然前所未有的精彩!!一个个看得异常兴奋。

        不过,只在片刻,盛威步伐便诡异一转,气息悄无声息的强了几分,瞬间来到妖雪冶的身后,在其余势未收之时,一掌击打在她的后心处,那一瞬露出的异样让妖雪冶眸中掠过一抹深思。

        妖雪冶一时不备,所幸及时反应过来险险避开要害,硬挨了盛威注入了斗气的一掌,血顺着唇角滑落,在那雪白的俊颜上尤为明显。

        高贤:“宝贝徒儿!!”

        火炫耀:“雪!”

        辛语蓉:“小王爷!”

        事情发生的太快,从妖雪冶和盛威第一次交战,到樊天晋级,到妖雪冶和盛威再次交手,直至妖雪冶受伤,一切只在电光火石间,高贤三人顿时激红了眼。

        “老不卡擦的老东西!老子跟你拼了!!”火炫耀抡起魔法杖就失去理智的冲了上去,甚至忘了魔法师不能近战的弊端。

        高贤此时没有提醒,因为他自己都已经气得七窍冒烟,哪还顾得上其它?一心只想着一定要让这个老东西尝尝厉害。

        妖雪冶也趁着他们缠住盛威的时候,继续朝木卿翼二人而去。可偏偏又是只差一步,去路再次被人挡住。

        嘴角无意识的抽了抽,是她的错!竟然想要两个魔法师去缠住一名实力高强且战斗经验极其老道的战士,还是在那两名魔法师失去理智的时候!……

        “都别管我!快去救翼!!”见他们想冲上前来,妖雪冶急忙对着他们低声道。因为场上的樊天已经迈着稳健的步伐,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步步朝着已经是强弓之末只能勉强站立的木卿翼逼近。

        高贤和火炫耀脚步一顿,循着妖雪冶的视线望向场中,脸上有过一瞬的犹豫,最终选择相信,头也不回的朝着木卿翼掠去。此时的比赛场地高手云集,他们不相信盛威敢在众目睽睽之下杀了妖雪冶,更何况如果他真有此打算云帝等人是不会坐视不理的,否则要是被妖天温那个爱子成狂的家伙知道,恐怕免不了一场血雨腥风。

        辛语蓉没有动,看了看这,看了看那,最终咬咬牙,拿出魔法杖,开始吟唱。学院有聚灵阵的石室只有三间,两间被木卿翼二人占据,最后一间原本是打算给柏桦的,只是柏桦早就离开前往魏霜国,所以留给了妖俊甫。

        因此,虽然辛语蓉这段时间不曾放弃过修炼,可是见效甚微,依旧是一名七星魔法士,却已趋近巅峰状态,不日便能突破。她自知自己的实力在盛威这个高手面前根本不算什么,不过有总比没有的好!

        妖雪冶肩头一直趴着的萧烬此时也暗暗亮出爪牙,蠢蠢欲动,却被妖雪冶压了下来,众人这才注意到在方才激烈的打斗中,这只看似无害的白色小猫竟然能完全不受影响的安安稳稳趴在她的肩头。

        它,不简单!

        “高贤!”

        看见二人果真奔着比试台而去,盛威下意识的上前了一步,之所以会停下来,那是因为这一次换成他的去路被人挡住了,那双近在咫尺的寒瞳不带任何人类的情感,那层始终覆盖的寒冰第一次在别人面前撤去,眼底那一片嗜血的残忍一览无余,竟生生让盛威下意识的打了个寒战,仿佛被死亡之眼盯上一般,蓦然回神,背后已湿了一片。

        “你……”

        由于角度的关系,妖雪冶绿眸的变化并没有第二个人看到,血色在眸中一闪而过,薄唇边微扬的弧度看起来阴森得可怕,看着盛威的眼神就像看一个死人,这样诡异地妖雪冶显然让盛威心中感到莫名的惊惧,连带着说话都带上了颤音,他如此大的反应必然引起众人的注意,见他一扫先前的傲慢,一脸惊惧,都眼露疑惑,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下意识的看向妖雪冶,后者的神色早已敛去。

        见状,盛威才有了喘息的机会,努力摒去心中涌动的惊惧,不着痕迹的移开了视线,将注意力转回高贤身上,希望借此消除方才妖雪冶给他留下的阴影。

        高贤这边在盛威先前开口之时,他二人果然不出盛威所料早已被人及时拦下,顺着那只毫无预兆突然横出的手臂看去,二人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赫然竟是那一直站在一旁津津有味观看的倪裳学院院长。

        “你什么意思?难道,你也想拦着我们?”高贤不悦的瞪了他一眼,身子逼近了几分,眸中不经意的闪过一丝惊讶。这笑面虎最喜欢的就是躲在一旁看着他们斗个你死我活,以此取乐,这次怎么不继续保持以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作风了?

        像是知道他的心思,倪裳学院的院长嘿嘿一笑,说得无奈:“我也想继续看好戏,可是我还是有原则的!你们爱怎么打、怎么斗我是不管,……但是!我不能容忍你们破坏此届精英大比!!”

        后半句倪裳学院院长特意加了重音,满面肃容,语气十分坚决,明确的告诉高贤他并不是在开玩笑。这一届的精英大比是由云裳国举办,事关云裳国的颜面,你说他能看着他们这么胡闹而坐视不理吗?

        “他说的不错!哼哼,高贤!我劝你还是想清楚的好,此时他二人的比赛还未结束,如果你强行打断,后果可是很严重的!”盛威笑得一脸得意,明显看到高贤的神色有犹豫之色闪过,立即加了一把火。

        是的!按照规则,此时他二人还未决出胜负,若是被他强行打断,这场比赛将直接以樊天获胜结束,最主要的是,如果他真的这么做了,他们一行人将会受到三国的联合击杀,所以……他犹豫了!

        一旦被三国列为黑名单,将不死不休,成为整个心云大陆的追杀目标!他不想将妖雪冶卷入这样的危险之中……

        “……”看着就连火炫耀都开始犹豫起来,妖雪冶双拳紧攥,冷冽的寒瞳此时更是冷到足以冰封万里,身子一闪,趁着众人还未缓过神的霎那,如一道流光射向比试台,过程中连一丝犹豫都没有。

        她已经失去了太多,为了不让自己再后悔,她能做的就只有竭尽全力的保护而已!

        ……哪怕,是与整个大陆为敌!

        “宝贝徒儿,不能去!”

        “雪,不要!”

        “小王爷!!”

        ……

        四道身影先后闪过,高贤最先将妖雪冶拦了下来,甚至为了拦她不惜动用魔幻力,宗级技能水龙啸天释放,一条巨大的水龙立即显出形态,慢慢盘踞在妖雪冶的身上,禁锢了她的行动力,竟让妖雪冶一时无法动弹,却未有什么过激的行为,显然高贤并不打算伤害到她。

        “太子殿下,老夫方才已经说得够清楚了!难道你真要为了他一人,得罪整个大陆吗?”倪裳学院院长上前几步,凌厉的盯着妖雪冶阴沉的雪颜,毫不客气的说道:“不要以为邀帝疼爱你,你就能无法无天!就算是他也不一定敢与整个大陆为敌,一个人贵在自知,明知不可为偏为之,那是愚蠢人才会干的事,我想你应该不在其中,……你说呢?”

        这段话的意思很明显,妖雪冶的天赋很好,这是大家不可否认的事实,火、空间双系,最为年轻的神级驯兽师,这样的天才无论出生在哪个家族,都注定是备受荣宠的宝贝疙瘩。

        可是,亲情在大家族里向来最是不靠谱,更何况是最冷酷无情的皇室!就算现在妖天温再宠爱她,一旦面临如此选择,难保他不会忍痛舍弃妖雪冶,以来保全自己和国家!

        他想要告诉妖雪冶的就是到时的她注定只能一人孤军奋战,没有人同情她,没有人帮助她,每天面临的只有那一场场无穷无尽的追杀……

        然而,妖雪冶却想到了另一方面,妖天温可能为了保全自己和国家舍弃她吗?

        答案是否定的!

        如此一来,她岂不是会将他卷入危险中?但是翼也很重要,虽然不知道是哪种重要。不同于风他们的爱情,也不同于妖天温等人的亲情,而是一种独立的个体。她无法眼睁睁的看着他陷入危险!

        该死的!早知道当初就不该让他们参加什么见鬼的精英大比!!妖雪冶恨恨的想着,高贤穆然背后一凉……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046/1868645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