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雪希离殇 > 第二百五十三章:鹰王!

第二百五十三章:鹰王!

        别院里,霜帝和殇林泽坐在外室的桌边,脸色无比的凝重,整个驿站此时似乎都笼罩在一片诡异地氛围里。

        “这都第几个了?”殇林泽的声音难言愤怒之色,一腔怒火无处发泄。

        “看来,是有人不打算让我们回国呢!”直到这一刻,霜帝终于有点明白当初李豪让他参加此次精英大比的目的。沉思片刻,他如今更担心的却是某人:“她还没回来吗?”

        “没有!”殇林泽有着同样的担忧,不过仔细想想,总觉得妖族应该不会这么快对她出手!只是心中的不安还是不断升腾,对于妖族这么做的目的仍有些疑团未解开。

        “希望她不要出什么事的好!”霜帝也想到了这一点,心中难掩担忧的望向死亡森林的方向。不知昨日的那股威压是否也与她有关?死亡森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

        “小马,听说你们死亡森林有一位兽皇?”死亡森林里,妖雪冶此时正坐在梦魇兽的背上,这也是她将他留下的原因,胆敢惦记她的小命,不剥削剥削他怎消她心头之气?拍着他马头的手劲更是用了十足十的力气,险些将他直接拍到地面上。

        不过,她可没忘记自己此刻的位置,若是真把他如拍苍蝇般拍到地上去,倒霉的还不是自己?

        小、小马?

        梦魇兽嘴角狠狠地抽了抽,对她的举动很是不满却不敢多说什么。因为他已经深刻体会到她的可怕,更后悔为什么那么不长眼居然自个跑去招惹这暴力的恶魔,相信若不是那时的她深陷梦魇,他早就被她打得满地找牙,而且事后的那顿毒打应该不会那么悲惨的……想到此,早在她光系魔法的作用下已完好如初的身子又开始隐隐作痛。

        她到底是不是人类啊!?

        ……呃、不对!她确实不是人类来着,不过不是都说精灵是爱好和平的种族吗?为什么会出现这么个异类?而且,实力还不是一般的**!!

        “异类?**?小马,看来是我还招待不周呢……”

        妖雪冶恶魔般的声音忽然响起,梦魇兽一怔,该死的,这家伙不会是懂得什么读心术吧?为什么会知道他心里的想法?

        “你太看得起我了,我可不会什么读心术!”

        正中红心,梦魇兽不得不佩服这家伙的厉害程度。还说不会读心术,那这算什么?

        看出他的心思,妖雪冶笑而不言。这小马也太好玩了,明明眼里就藏不住心事,什么都写在眼睛里,她又不是傻子,哪里看不出来?好笑的摇摇头,这下连身后的寂三人都不由得低笑出声,梦魇兽疑惑眨眼,正想询问,却见妖雪冶一个冷眸扫来,已有些不悦,这才恍然想起先前她可是问了他一个问题,都还没来得及回答。

        为了不被她再教训一顿,梦魇兽只好乖乖地回道:“确实有一位兽皇,不过兽皇陛下在千年前就和兽后娘娘一起失踪了!……对了,你怎么知道兽皇陛下的事?”

        话才问出口,梦魇兽像是想起什么,不着痕迹的扫了眼身后正悠闲踱步的寂,眸中闪着暗诲莫名的光。

        蚕枫亦暗暗扫过寂,黄褐色的眼眸飞快掠过一丝了然。

        二人不知他们自以为隐晦的眼神早被妖雪冶尽收眼里,似笑非笑的斜睨着寂,绿眸里有着不明的光。

        千年前吗?……

        “雪,你确定要去吗?”沉思间,蚕枫的声音突然从身旁传来。

        妖雪冶转头看了眼不知何时已来到身旁的他,语气前所未有的坚决:“我一定要取得生死泉!”

        复又问道:“你,怕了吗?”

        此时一人四兽早已进入鹰王所管辖的地盘,虽然鹰王迟迟未出现,然而他们都能感觉到有一道隐晦的视线正紧紧地注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一场激战随时可能激发。

        “呵呵~”蚕枫轻声一笑,声音尽是傲然:“我蚕枫会是那么贪生怕死的人吗?只是,……我担心鹰王是不会那么轻易让我们靠近那里的!”

        寂却一点也不担心,无论如何生死泉他们势在必得,不仅仅是因为翼,更为了他脑海中还未完全融合的传承记忆里一段突然冒出有关生死泉的特殊的记忆……

        而暗中的鹰王眼看着他们离生死泉越来越近,终于忍不住现出身形。

        “口气不小啊!生死泉是尔等说取就取的吗?你是不是太高看自己了?”只见一名轮廓分明的中年男子自远处的小山后慢慢走了出来,目光不善的盯着妖雪冶,后又不悦的瞪了蚕枫和梦魇兽几眼,声音冰冷至极,一丝恐怖的威压猛然扩散开来,直奔二人而去:“紫翼狮王、梦魇兽王,你们好大的胆子!不仅擅离职守,还把人类带来这里,与人类联手,试图取走圣水,难道你们想要背叛伟大的兽神吗?”

        梦魇兽没敢回答,在他的威压下已瑟瑟发抖,更别提开口说话。

        与此同时,赶在鹰王的威压还未伤害到妖雪冶和寂之前,一股更强大的兽压瞬间朝鹰王铺天盖地的压去。萧烬的意思非常明显,敢欺负他主子和寂主子,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鹰王不禁心神一颤,一股膜拜的欲*望没来由的袭上心头,但毕竟二人的实力摆在那,虽然萧烬是魔兽之帝,可是自出生起力量就被封印着,至今也只打破了一道封印,仍有两道封印未解。

        所以,鹰王虽然本能的心生畏惧,却能依靠着自身强悍的实力勉强保持站立,颤抖的声音仍有些心悸:“你、你是谁?”

        ……这股势压,……莫非是昨日他感受到的那股吗?

        “你没有资格知道!一句话,战?或,放我们过去?”萧烬声音如寒冬腊月般冷冽,压向鹰王的兽压无形中更强了几分,试图用这种方式逼迫鹰王做出选择。

        鹰王鹰眸中闪过挣扎之色,思来想去,最终做出了决定,一股子狠劲让他奇异的抛却了心底对那股兽压本能的畏惧:“战!”

        如今的他早已今非昔比,若不是对那股兽压本能的感到畏惧,他一根手指都能捏死他,想要获胜应该不是全无可能,生死泉不仅是死亡森林的圣水,更藏着一个至关重要的秘密,他绝不能让他们得知那个秘密!更不能让他们靠近生死泉!!否则他如何能对得起兽皇的厚望?

        想到这里,鹰王穆然仰天发出一声鸣叫,一声清鸣顿时穿透层云,很是清脆。

        而他的身体也在慢慢发生着变化,整个人腾空离地,直飞冲天,瞬间化作了一只体态雄伟的苍鹰,盘旋在空中,俯视着地面上的妖雪冶等人。

        铁翅魔鹰,风系成长型魔兽,生来就有圣兽的实力,最少也能成长至神兽以上,素来被称为天空的霸主,是一种体大而强健的鹰,具白色的宽眉纹,下*体白色上具粉褐色横斑,上体呈青灰之色。爪子很硬,极为锋利,浑身羽毛也如钢铁般坚韧,精铁刀剑都无法损伤分毫。

        而眼前的鹰王,明显是变异铁翅魔鹰,成长空间巨大,哪怕帝王兽也不无可能,显然实力绝非寂所说的十星超神兽。

        与此同时,一人四兽只觉眼前一晃,方圆百里内四周的景象竟慢慢的发生了变化。

        “不好!这是帝王领域!!”

        慌乱中萧烬发出了一声惊呼,话音才刚落地,而后妖雪冶还未回过神,就被一股推力向外猛推了出去,那是一股她十分熟悉地光系魔法的力量,显然她正是被这股力量给推了出来。下意识的想要趁着领域还未完全成形再次闯进去,然而寂的下一句话却将她生生钉在原地。

        “主人,别管我们!你快去找生死泉!!那里有你需要取回的东西!!”

        萧烬虽然不明白寂所说的是什么意思,不过还是喊了一句:“主人,我们会为你拖延时间的!请你放心!!”

        需要取回的东西?

        取来生死泉救活翼不就是她最主要的目的吗?妖雪冶奇怪的想着,总觉得他的这句话有些不对劲,奈何鹰王张开的帝王领域已将他们分隔开来,明知寂等人应该不可能再听到,却依旧不放心的对着虚无的空气说了一声:“你们,自己小心!”

        银牙紧咬,妖雪冶又停留了数秒,终于狠下心朝先前寂告诉过她的那个位置蹿去。依寂的身份,鹰王应该不可能对他下杀手……的吧!?

        领域内,鹰王好半天才回过神,气急败坏的狠狠剜了眼寂,一个闪身就要冲出领域,去阻止妖雪冶。

        不料,紫翼狮王和萧烬早已拍动着翅膀左右包抄,将他及时拦了下来。

        “你们做什么?紫翼狮王,你应该明白生死泉的重要性,难道你也要拦着我吗?”鹰王犀利的鹰眸紧紧盯着蚕枫,势压猛地倾出,朝二人逼去。半道上却又被萧烬给压了下去,虽然身处领域中,他的实力不免受到影响,却依旧让鹰王呼吸一滞,畏惧之感又一次袭上心头,费了好大劲才勉强压了下去。

        见他们打定主意不让自己去阻止,鹰王一时气急,周身蓝光大盛,背后穆然亮起一道青色的圆形光环,里头赫然闪动着九颗蓝色的小星星,直接与二人交战了起来。

        ——九星帝王兽!!!

        该死的!虽然预料到他的实力肯定不止十星超神兽,很可能已经突破帝王兽,可是谁会料到他的实力竟晋升得如此之快?不是都说神兽之上想要晋级越发困难吗?寂眸色一暗,看来问题八成在那样东西身上!!

        对于如此实力高强的鹰王,萧烬二人自然不敢硬碰硬,只能且战且退,希望能牵制住他,所幸鹰王也不是真打算取他们性命,处处手下留情。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他们一个一星超神兽,一个七星超神兽,居然还真的成功牵制住了他。

        可惜,实力的悬殊摆在那,他们根本不可能牵制得了鹰王多久,想到这,梦魇兽偷偷看了眼寂,看着他眼中的担忧之色,眼神一闪,狠一咬牙。好吧!死就死咯!身子一掠,猛然直飞冲天,加入了萧烬二人的阵营。

        只希望能抵挡得久一点吧!……

        “吼!!!!”

        地面上的寂也没有落下,长吼一声,身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暴涨,如大山的虎躯加上霸气凛冽的王者气息震撼了所有人的心灵,经由昨日之事后,大陆上的魔兽再次呈现了昨日那千古难得一见的盛况,大陆上的人们不由得又一次慌了起来。

        这死亡森林的内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这么多恐怖的魔兽相继复出?该不会是真打算冲破创世神布下的结界,出来作乱吧?!

        “果然!”

        蚕枫这头,感受着那股极其强大又熟悉无比的兽压,蚕枫、鹰王和梦魇兽不由得纷纷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停下了攻击。

        “果然什么?”萧烬无比疑惑的追问道,见他们停战,也停了下来,却没有人回答他。

        鹰王平复着心中的怒火,忽然自半空中飞下,落于寂的面前,青光一闪,化作人形,笔直的跪了下去:“殿下,既然您确实是白虎王一族,那您应该有继承兽皇陛下的传承记忆,您最是清楚生死泉的重要性,怎可为了一个人类就这么做?”

        “哼!”寂冷冷一笑,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反而说了句令人摸不着头脑的话,杀意已在周身悄然汇聚:“鹰王,你的实力之所以提升得那么快,应该与那样东西有关吧?怎么,难道你舍不得失去那样东西想要将之据为己有?”

        鹰王心中一骇,虽然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实力提升如此之快是否真与那样东西有关,可是他从来没有要将那样东西据为己有的念头,听他这么说,不由得脸上浮现出愤怒地神色:“殿下!我鹰王像是那么卑鄙的人吗?那样东西是兽皇陛下交给我的,在确定您身份之前,我就已经打定主意,会将那样东西交还到您的手里,可是您……”

        “我也在完成我的任务,她不过是来拿回属于她的东西!”闻言,寂不得不说他真的是松了口气,其实先前的那番话也是意在试探,毕竟那样东西太吸引人,万一鹰王对其有觊觎之心,结果得知被主人取回后,如果对主人做出什么来,那可就大事不妙!若真有此等事情发生,他会不计一切代价,在那之前将他击杀!

        “……拿回……属于她的东西?”鹰王愣愣地重复着这句话,有些回不来神。殿下这是什么意思?

        一旁的萧烬也听得模糊,不过他此刻最关心的就是……:“寂主子,你和那什么兽皇是啥关系?为什么他叫你殿下?”

        “蠢猪!”蚕枫朝天翻了个白眼,喷了他一脸口水:“说你蠢你还不承认!兽皇是殿下的父皇,你说他们是什么关系?你说,我们不叫他殿下,叫什么?”

        “真悲哀!这件事你居然会一直都没发现!我佩服你!”梦魇兽直接对着萧烬竖起大拇指,俊美的容颜满是佩服。估计就只有这娃还被蒙在鼓里,妖雪冶那个小恶魔相信早就看出了点端倪。

        “哈?不是吧?这么劲爆?”萧烬无比震惊的瞪大双眸,直接无视蚕枫二人讽刺他的那些话,将话中的正点牢牢抓紧,至今仍不敢相信。

        寂主子今生不仅成为了上古四大神兽之一的光明白虎,还是兽皇的儿子?天啊!太不可思议了吧?!

        随即,回过神的他很是哀怨的瞅了寂好几眼。既然是这样早说嘛!一家人不是更好说话,害他还费心费力的和鹰王打了那么久!!

        “啊!!!!!!!!”

        而未等寂开口澄清,一声撕心裂肺的长啸忽然响彻整座死亡森林,甚至生生穿透鹰王的帝王领域,传进了寂等人的耳边。

        几人心中穆然一跳。这声音……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046/1868646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