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雪希离殇 > 第二百六十章:出发!

第二百六十章:出发!

        皇家猎苑位于云都东北部数百米的地方,坐上狮鹭只需半日不到的路程便可到达。

        狮鹭实力普遍不高,只在魂兽以内,偶有灵兽出现,不过它们是飞行魔兽,飞行速度极快,颇受人们喜爱,在心云大陆上是诸多高官贵族普遍的代步工具,所幸狮鹭繁殖能力强,不至于供不应求。

        一大早,众人便在浩浩荡荡的禁卫军的护卫下,坐上狮鹭赶往皇家猎苑,盛大的场面引得地面上的百姓们纷纷驻足观望。光明神殿的圣长老并没有和云帝等人一路,他们自配备有飞行魔兽,等级是比狮鹭更高一等的金爪银鹏,早先行一步。

        坐在狮鹭的背上,萧烬从一大早就开始生闷气,直接导致的后果就是那只狮鹭被他吓得瑟瑟发抖,飞得东倒西歪,险些没把妖雪冶颠下来,看得周围的众人胆颤心惊,为她捏了好几把汗。

        几次下来,妖雪冶也有些不悦,用力在他后脑勺狠狠戳了一下,这才罢休:“你够了没有?是不是又想体验一把什么叫空中飞人的滋味?”

        这番话妖雪冶没有直接说出来,而是以灵魂传音的方式,暗中警告。

        好在他还懂得收敛气息,没有被别人看穿实力,否则妖雪冶早就将他抛到北极圈去。要知道现在盛威、殇林泽、南宫绝和倪裳学院的院长等几位高手都在这里,以倪裳学院院长八星魔法王的实力或许还看不出他的伪装,但盛威这个五星斗皇和其他人就说不准了!加上盛威那过人的感知,很可能已经发现异常。

        这不,看着萧烬的眼神都有些奇怪呢!

        萧烬自然不可能没有察觉到他的视线,知道他只是感到疑惑并未真的看穿,忙将身上不慎泄露的气息尽数收敛,这才感觉到身上那道刺人的目光慢慢收了回去。

        “主人,北极圈是什么?能吃吗?”耷拉着脑袋,萧烬很快找到了让他关心的东西,好奇地看着她,目光灼灼。

        这吃货!妖雪冶翻了个白眼,忽然动作一滞,眼眸危险了几分:“你偷看我的内心?”

        “不是的!!”

        “哼!”妖雪冶还是不信,手一下一下地顺着他的毛发,忽然手下力道猛地加重,一把揪下他背部的一团毛,另一只手在他毫无防备下钳住他的脖颈,一点一点慢慢缩紧,碧绿的眼眸掠过一丝森冷杀意:“不要再有第二次!否则……”

        凤眸危险一眯,此时的妖雪冶第一次在他面前展现出了自己冷血的一面,直掐得他双眸血红,眼白上翻,直到最后一刻才松开手。

        “咳咳……”一得自由,萧烬贪婪的汲取着久违的新鲜空气,咳嗽连连,眸中有着还未褪尽的恐惧和震惊。

        前世的主子虽然也很冷酷无情,但对他却是不同的,甚至比对几位男主子更好,曾经还被他们嫉妒过。

        而今生的主子没有了以往的记忆,且变得更加冷血残忍,所以他这段时间都小心翼翼的,就是生怕一个不小心惹恼了她。可是,经过这些天的相处,她一如既往的宠溺却让他有些得意忘形,明明知道主子不管前世今生都不喜欢别人揣摩她的心思,他却胆大包天的将她的内心所想说出来!

        ……他这不是自己找抽吗?

        此时的萧烬悔得肠子都青了,怯怯的看着她,像是想说什么,却又不知她会不会相信,呐呐了好一会,仍做着最后的努力工作,传音道:“主子,真的不是那样的!我……我……唉、这件事你以后会知道的!”

        算了,现在主子根本没有想起来,又独断专横,没有证据,一切解释都是那么的苍白无力,估计纵使他说破嘴皮都不会信的!

        妖雪冶却没打算理他,正好这时高贤指挥着自己的狮鹭靠了过来。

        “宝贝徒弟,你怎么了吗?”高贤没有听到他们的谈话内容,只是看见妖雪冶忽然掐着她怀里的那只小白猫,周身散发着骇人的冷气,连他都被冻得瑟瑟发抖,身子不自然的抖了抖,虽然此时她寒气已收,仍不敢靠得太近。

        沉默的扫过他,妖雪冶没有说话的意思,俯视着底下飞快闪过的高山流水,任由呼啸的风肆意刮过面颊,带来丝丝痛意,就连结界都没有张开。或许只有在这种情况下,她才能忽视心底那由于一味失去而绵绵的痛楚。

        “咳、对了,寂那小子呢?”见她不理,神情似乎还突然多了几分感伤,高贤尴尬的咳了一声,下意识的不喜欢这样的她,急忙转移了话题,像是想起什么,声音有点不解:“他怎么不在你身边?听说昨晚你遇刺了,有没有哪里受伤?”

        “没事!寂那我有其它事交给他办!”说得含糊,妖雪冶没有多言,眼中的哀伤不动声色的收敛了起来。

        “哦!”高贤恍然大悟,怪不得左右都感觉不到那小子的气息,原来是被她给弄走了!想了想,高贤不由得好奇的追问了一句:“你叫他去做什么了?”

        妖雪冶扫了他一眼,微拧眉:“你管那么多做什么?”

        “嘿耶,你瞧你这句话说的!我这不是担心你吗?”高贤脸上的不满一览无余,亏他还这么担心她,没想到她这么绝情!

        “你还是多担心你自己吧!”妖雪冶丝毫不受影响,视若无睹的冷漠开口。

        高贤撇撇嘴,顿时不再多言。这不可爱的臭小子!!

        队伍最前方的霜帝此时和云帝正侃侃而谈,几日不见似乎多了几分疲倦,耳边听着云帝时不时传来的话语,一边随意应付着,一边暗暗扫视妖雪冶所在的位置,见她似乎正与高贤聊着什么,便没来打扰,正想将眼角余光收回,却见二人已经停止了谈话。

        “小子!”

        脑海中突然响起霜帝的声音,妖雪冶不由得一愣,目光不着痕迹的扫了过去,正见霜帝仍和云帝谈的正欢,可是妖雪冶却知方才的声音一定不是幻觉。

        果不其然,没过几秒霜帝的声音继续传了过来。

        “听说你昨晚遇上刺客了,没事吧?”

        闻言,妖雪冶眸中闪过一丝诧异,难道他特意这么做就是为了问这句话?撇去心中的怪异,妖雪冶声音没有丝毫起伏:“你呢?听说三天前你和殇国师在城外也受到了不明人士的袭击,没事?”

        在妖雪冶被软禁的时间里,短短五日魏霜国的参赛人员就又死了一半,如今只剩寥寥四、五人,根本凑不足参赛人数,又无法临时调来学员顶替,也只有就这么参加团体赛。就连霜帝和殇林泽都受到了袭击,仿佛是打算将他们赶尽杀绝般,要是没有多大的仇恨,谁会做得如此狠绝?从开始的木卿翼之事,加上妖雪冶的狠辣手段人所周知,大家就都把嫌疑再次锁定在她的身上。

        甚至昨夜的那场刺杀大多数人都认为是她在故弄玄虚,盛威对她的怀疑更加多了些,要不是霜帝压着,恐怕早就找妖雪冶拼命,暗中对她的监视更加紧密,却丝毫不妨碍妖雪冶的夜出,始终揪不到她的小辫子。

        遗憾的是樊天那家伙居然还没死,真不知那凶手是怎么想的!

        “嗯!说起这件事倒是有点奇怪!那夜我遇袭后,在关键时刻居然又出现了一个面具人,幸好他(她)将我们救了下来,否则我们恐早已遭逢不测!”说这句话的时候,霜帝的双眸始终不离妖雪冶的俊颜,仿佛想从她脸上看出什么。却见她依旧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不由得有些挫败。难道,是他猜错了?

        “那时已是深夜,你们那个时辰跑去城外做什么?”妖雪冶知道他想知道的是什么,她与他们不过是暂时的合作关系,她可不想让他们知道自己灵力的事,所以那天夜里救下二人后,她没有摘下面具与他们相认。

        “那天夜里,在我们遇袭之前死了一名候补选手,你该知道吧?我们正是听到了他屋里的动静才追出去看看,结果正见那人从屋里出来,我们就被那人引到了城外!”

        虽然他们不知道为什么那个黑衣人没有一开始就狠下杀手,但他们是他的目标之一这一点毋庸置疑。

        “他就是这起连环凶杀案的凶手?”

        若有所思的垂着脑袋,妖雪冶对他这样做亦感到无法理解,为什么他没有一开始就将他们杀死?以他的实力就算直接将他们杀死在驿站里且不惊动任何人也是轻而易举,为何要费如此大的劲将他二人引到城外?难道真的只是想玩玩而已?

        而且,假设她当晚没有出门,殇林泽二人能听到的动静,她同样也能察觉,莫非他是想将她也引出去?后又为何让她轻易将人救下?

        想起昨夜那道熟悉地棕灰色身影,杀了那么多人,将罪名嫁祸到她头上,而后却做出这么一系列令人费解的举动,甚至给了她那样一张字条,她真的搞不清他究竟想做什么!

        “很有可能!”或许是察觉到妖雪冶的异常,霜帝偷偷回头看了已不知不觉落在队伍最后方快要跟不上队伍,却依旧垂头似是陷入自己的思绪毫无所觉的妖雪冶一眼,不禁露出一丝疑惑:“你怎么了?难道你认识那人?”

        妖雪冶没有回答,收敛思绪,声音随后传了过去:“霜帝,你以后最好与本宫保持距离,如果你真心想活命的话!”

        妖族之所以会对霜帝这么急着出手,恐怕与他帮她这件事脱不了关系!

        霜帝一怔,眸中闪过了一丝受伤,这该死的臭小子,怎么感情这么迟钝?他只是真心想帮帮她,不然用得着跑这么远吗?霜帝不爽的翻了个白眼,不着痕迹的转移了话题,口气不知为何很不好:“小子,对于妖族的下一步举动有何头绪?”

        “没有!”

        直截了当的两个字听得霜帝嘴角不停抽动,却闻妖雪冶的声音继续传出。

        “我们都得小心点!我对此次之事也不是很有把握!”

        “那你还来参加?万一……”霜帝心一惊,最后一句话都不敢说出来,甚至连想都不敢想。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有非这么做的理由!”妖雪冶周身忽然迸射出一股子坚决,好比她此时心中那一片不可动摇的决心。

        霜帝喉咙一梗,一声叹息溢出唇瓣。到底是什么事,值得她如此冒险?

        “霜帝,怎么了?”听到他莫名的叹息,云帝好奇地看向他:“如果不舒服的话要不要休息会?”

        “不必了,我没事!多谢云帝关心!差不多快到皇家猎苑了,我们还是别耽搁时间了!”霜帝疏离的说道,一口回绝了他的好意。

        见状,云帝也不再多说。

        而妖雪冶这边,没一会火炫耀、辛语蓉和欧阳玉琴就都围了过来。

        “雪,听说昨晚你遇上刺客了?有没有事?”火炫耀靠近妖雪冶压低了声音问。

        又是这句话!妖雪冶翻了个白眼,连回答的心情都没了。他们是巴不得她出事吗?

        一旁的辛语蓉没有注意到妖雪冶的变化,踌躇的看着她,终于鼓起勇气小声问道:“……木、木大哥的情况怎么样了?”

        蹙眉看了她一眼,妖雪冶没有立即回答:“……他没事!”

        “那他呢?我……我能看看他吗?”哪怕一眼也好,她只想亲眼确定他真的没事!辛语蓉不禁红了眼眶,目露哀求的望着她。心痛苦的嘶吼:为什么他明明在乎的人是‘他’,却又要对自己这么好?难道他不知道他这么做只会让她陷得更深吗?既然他爱的不是她,为什么还要给她希望?

        妖雪冶别开眼,不忍看她眼底的哀求:“……时候未到!”

        “咦?男人婆,你太子哥哥呢?”而妖雪冶的动作在众人看来却是逃避的表现,误以为木卿翼的情况不容乐观,甚至可能……,气氛一时有些沉重,火炫耀聪明地选择了转移话题。

        “太子皇兄今早有点不舒服,选择弃权了!”欧阳玉琴下意识的回道,半晌才回过神来,怒吼出声:“该死的死孔雀!说过多少遍了,不准叫本公主男人婆!!本公主是没有名字吗?还是你记性太差,怎么老是那么健忘??”

        她一连串的炮轰轰得火炫耀的听觉系能都有了片刻的罢工,揉揉耳朵,嘟囔道:“这大嗓门,真怕你嫁不出去!”

        “本公主嫁不嫁得出去关你屁事?你这死孔雀怎么老是跟本公主做对??”

        “不要叫本少主死孔雀!你这男人婆!!”

        ……

        耳边的争吵还在继续,妖雪冶和高贤无奈地对视了一眼,随即心情慢慢变得沉重,却担心的内容不同。

        恐怕妖族又有什么阴谋了吧!?

        不知道寂能不能应付得来?

        就在二人的心思各异中,浩浩荡荡的队伍更加快速度一路继续朝皇家猎苑行进。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046/1868646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