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雪希离殇 > 第二百六十一章:失去与收获!

第二百六十一章:失去与收获!

        皇家猎苑——阳丰围场,自古以来就是一处水草丰美、兽类繁衍的草原,面积大约一万多平方千米,根据地形和魔兽的分布划分为七十二围,浩瀚的原始森林勃勃生机,辽阔的草原焕发出青春与活力,山花开满漫山遍野,是云的故乡,花的世界,林的海洋,水的源头,更是动物们的天堂。虽然仍比不上死亡森林的庞大,但也是三国中最大的人工围场,其内的魔兽也是多不胜数,就连神兽都曾在这里出现过,只是一直没有神级驯兽师现世,云裳国皇室无法将之收为己用。

        围场的四周和死亡森林一样,有不知何人在不知何时布下的魔法结界,禁锢着那些魔兽无法出来作乱,除非秋狩之期和十年一度的三国精英大比、或是学院历练,一般不对外开放,里头的魔兽也不像死亡森林中的凶悍,大多数攻击力不强,每种魔兽都有自己的领地,一般不会乱走,危险系数比死亡森林小很多,是一个绝佳的试练场所,有着小死亡森林之称,羡煞了其余二国。

        要知道低阶魔兽虽然容易打,但保存起来很难,能储活物的储灵戒早已成为传说中的存在,一般的空间戒指宝贝得跟什么一样,谁会那么浪费拿空间戒指来储存魔兽肉,更何况超过一段时间魔兽肉照样会鲜味全无,可以说供不应求,所以一些美味的魔兽肉比它的魔晶更值钱。

        而云裳国有了这阳丰围场,就意味着能每日供应新鲜的魔兽肉,如何不让人嫉妒?

        此时距离传出超神器现世的消息已有六日,,围场外的空地上满是大大小小的帐篷,都是一些对超神器虎视眈眈的人,有的仍在外头等待家族派来的人员到齐,有的早已拉帮结派进入阳丰围场。

        找了很久才好不容易找到一块足够空旷的空地,云帝有条不紊的指挥着众人就地降落,圣长老等人早已经到了那里,见他们纷纷落地,这才迎了上来。

        “见过云帝陛下,霜帝陛下!”在二人面前站定,圣长老对着二人微微颔首,虽然脸上并无恭敬之色,但以他的身份地位,能这样做已经算是给足了他们的面子。

        “不敢不敢!圣长老快快免礼!”云帝受宠若惊的连声道,迎上几步,脸上挂着虚假的笑容:“真是抱歉!我们来晚了,让圣长老久等了吧!?”

        “云帝陛下说的哪里话,是老夫来早了!”边说着,圣长老的目光不着痕迹的扫向二人身后的那些参赛人员,似在寻找着什么。

        二人虚伪的客套着,一旁的霜帝没有多言,即便看穿圣长老的心思也没有揭穿,只微微含笑对着圣长老颔首示意。

        “云帝陛下,这位选手想必就是你们常说的那个邀月国太子吧?”终于,圣长老的目光落在了躲在队伍后方,不知在想些什么的妖雪冶身上。

        云帝顺着他的视线也看到了她的身影,忙点头道:“是!她就是邀月国的太子——妖雪冶!邀月国太子,这位是光明神殿圣长老团的清风长老,你可以叫他圣长老大人?”

        闻言,妖雪冶目光朝他们扫了过来,这是她第一次近距离打量那位圣长老,他同样一袭白袍加身,却与那位妖雪冶见过的大主教不同,衣袍上绣着的茉莉花是比大主教级别更高一级的深紫色,衣袖、袍角也都绣着与之颜色相对的花边,胸口垂着一个太阳的挂件,苍老的脸上带着和善的笑意,仿佛一位慈祥的老者,实力在三星魔法皇。

        据说能进入圣长老殿的实力都必须在皇级以上,他是十名圣长老里实力最低的,至于是不是真的只有十名圣长老,那就无从查证,可以确定的是,绝对不止!

        不过,由于出了洛鑫合那件事,妖雪冶对光明神殿的印象可谓是坏到了极点,现在放过光明教主,并不代表会从此对他置之不理,对圣长老的态度自是好不到哪里去,冷漠地收回视线,故作无视。

        此时众人的周围已经有不少好事者聚集了过来,虽然被禁卫军挡在百米外,却各个探头探脑,即便无法听到他们的谈话,也能看到他们的一举一动。

        圣长老脸色一时变得有些难看,却像是想到什么,神色很快一敛,虚伪的微笑再次出现在脸上:“两位陛下,我看我们还是别耽误时间,走吧!”

        看来,只有再找机会试探了!

        “圣长老请!”

        霜帝不由得捏了把冷汗,狠狠地剜了眼妖雪冶,这才与云帝、圣长老在禁卫军的护卫下一起朝围场的入口走去,还有另一半禁卫军则留在入口处等候。

        当随着众人进入阳丰围场入口时,妖雪冶明显感觉到一股异常的魔法波动,显然真的被人布下了魔法结界,就算是神级强者都不一定能打破这个结界,显然布下结界的那人实力绝对在神级以上!且,还是一种只进不出的设定,唯有这个出入口没有这种设定,一般时候这里都有数名王级把守,想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出入这里那根本不是一件易事,这让妖雪冶不禁有些好奇。

        按道理说那名樵夫不曾修练过斗气、魔法,他根本不可能避开那些人的耳目,更枉论打破这连神级都没把握的结界,那么他是怎么出来的?

        看来,超神器之事已经能完全确定正是他们搞的鬼!而那张纸条说的又是什么意思?这里到底会有什么危险?为何提醒她不要参加?他又想做什么?

        没有契机,纵使妖雪冶想破脑袋也想不通这些疑点,既然决定要参加,那么就只能提高警惕,而她最担心的就是他们不冲着她来,反而对她身边的人出手!

        这一刻,妖雪冶开始后悔为什么昨夜没将火炫耀一块送走,而如今后悔也已于事无补,妖雪冶暗暗朝火炫耀靠近了几分,后者没有注意到她的动作,仍和欧阳玉琴拌嘴作乐。

        超神器出现的准确位置早已被不明人士传开,即使不用刻意寻找,众人也能根据地面上杂乱的脚步找到准确的位置。

        “云帝陛下,不是说那名樵夫看到了超神器的光芒吗?为何我们什么都没看到?”前方,圣长老一边走着,一边好奇地出声问道,向阳丰围场北部瞭望,那里正是樵夫所说发现超神器的地方,却什么也没看到。

        “大概是隔得太远吧!圣长老,别急!”云帝也不确定的说道,看着他急切的模样微微笑了笑。

        圣长老被看穿了心思,不由得尴尬地咳了一声,却很快回过神来,脸上多余的神色早已收敛,那速度看得众人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果然不愧是伪装高手!

        他却像是没有看到众人各异的神色一般,似笑非笑的看着云帝,意味不明的说道:“云帝陛下难道不着急吗?这整个围场都是欧阳皇室的,自然那超神器……,陛下不担心被他人夺了去?”

        超神器谁不爱!云帝嘴里不说心里可是在滴着血,奈何四长老对这件事坚持的很,千叮万嘱不可因窥视超神器而陷入这场争夺战,他也只能乖乖地看着,毕竟与超神器相比,他更注重自己的宝座,若是能一举两得那是最好!若是不能,他也只能忍痛割爱,更何况这超神器是否真的存在还是个谜,如果真的有,他就不信这么大的围场只有一把!

        想到这,云帝的心情舒服多了,故作不在意的笑了笑:“那这也是命!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就算强求,就真的强求得来吗?”

        “呵呵!云帝陛下还真是看得开啊!”圣长老没有深究他这句话里有多少真实,也没那功夫去探究,此时的他一心都挂在那所谓的超神器身上,若是能将超神器拿回去,那可是大功一件!想罢,圣长老看向围场北部的眼神越发炙热。

        ……

        阳丰围场的入口设在东部,虽然不必横跨整座围场,却也隔了不远,顾及精英大比还未结束,云帝等人在入口处便和妖雪冶一行参赛选手分开走,毕竟以他们的实力要得到超神器还真是有点悬,如果都没得到的话,也可以按照以往的规矩看谁在这期间狩猎的魔晶多少来分出胜负。

        临走时,霜帝看着魏霜国那所剩无几的五名选手,很想叫他们弃权,可是樊天的态度强硬,说什么也不肯放弃,其余四人也是坚决不认同。霜帝无奈,只好随他们去。

        队伍一下子变小了,妖雪冶等人就像是被人抛弃的孩子,面对着那汪洋的世界无力叹息。

        紧接着,二十三人都很有默契的再次分成三队,照不同的方向走去。

        临别时樊天那狠戾的一眼让妖雪冶心中突起戒备,木卿翼的惨剧仍历历在目,她不容许他再伤害她在乎的人!

        一路上,多亏了之前进入围场的那些人‘带路’,路上的障碍早被清除,妖雪冶一行人的路程快了许多,当然也免不了有些不长眼的魔兽来捣乱,妖雪冶等人还就怕它们不来,否则如何获取魔晶?

        阳丰围场魔兽的布局和死亡森林一样,一开始的魔兽等级都不高,只在魂兽之间,几乎用不着妖雪冶出手,这一路上她算是最轻松的一个,其余八人,火炫耀的实力最高,接下来是一名一星斗宗的男子,五名与其余二国的选手实力差不多都在魂级以内,最后的就是七星魔法士的辛语蓉。

        所以,即便妖雪冶、火炫耀、和那名一星斗宗都没出手,队伍走得还是很轻松。

        只是,后来随着越来越深入,魔兽的等级都开始变高,迫得火炫耀二人不得不出手,妖雪冶也在他人看不到的地方暗中搞出些小动作,众人这才有惊无险的慢慢前进,与先前的速度相比此时可以算是龟速爬行,没几天下来大家身上的衣袍都变成了破布,也就只有妖雪冶仍一尘不染,看得众人无比眼红。

        当然这一切辛劳,收获也是可观的!也许他们的成绩在三支队伍中是最好的。

        ……

        傍晚日暮西山,残阳如血,溪云初起,不知不觉又是一天即将过去,夜色笼罩下的森林无疑不是危险的,结束了一天的杀戮,妖雪冶九人很快找了处空地就地扎营。

        大家分工合作,很快将火点燃,又把先前留下的魔兽尸体切割下最鲜美的部分,拿到不远处的溪水里洗净,围坐在火堆边,开始烤肉,肉香顿时弥漫开来,引得众人垂涎不已。

        “雪,烤好了!给!”片刻后,火炫耀怕妖雪冶会饿坏,将最先烤好的一串肉串,递给了她。

        今天不知是倒的什么霉,今早他们遇上了一只棘手的高阶灵兽,久拿不下,陷入苦战,好在后来妖雪冶暗中出了手,结果又先后遇上几只低阶灵兽,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更别提好好吃午餐,只是随便啃了点干粮就又陷入战斗,现在都已饥肠辘辘,他可不忍心看着她也陪着饿肚子。

        “你呢?”看着他都饿得两眼发晕,口水都快留到地上了,妖雪冶没有接过烤肉。

        “我不饿!你先吃,我再烤一些!”火炫耀见她一直不接过去,索性直接将烤肉塞到她手里,话落的同时,‘咕咕……’的异响却突然在这僻静的地方响起,循声望去,妖雪冶等人不由得低头暗笑,火炫耀花俏的俊颜也登时‘轰’的一声,红个透。

        “咳咳……,太子殿下,您就别推迟了!我的先给火少主吃吧!”那名一星斗宗强忍着笑开口说道,同时将手中刚烤好的烤肉递到了火炫耀的手里。

        “大块头,谢啦!”火炫耀倒也不客气,这五天里他和张帆经过多次的合作作战都对对方产生了惺惺相惜之感,关系一日千里,成为了一对铁哥们,两人一文一武配合无间,大多数战斗之所以能取胜他们有着功不可没的功劳。

        “别了!你突然这样客气,还真是让我有点牙酸!”张帆说笑道,随即望向妖雪冶:“太子殿下,您是不是没有野外露营的经历?”

        先前在看到火炫耀帮她搭帐篷的时候张帆就想问了,只是一直不敢多嘴,现在见她心情似乎‘不错’(?),这才试探性地问了出来。

        妖雪冶动作一顿,到嘴边的烤肉很快放了下来,忽然没了胃口:“饱了!本宫自己一人去走走!”

        妖雪冶的最后一句话显然是对火炫耀说的,一来是怕他担心,二来也是在无形中拒绝他的跟随。

        “饱了?她都没吃怎么就饱了?”张帆无语地看着那道转眼就消失的背影,这才注意到火炫耀的神情此时有点不大好,张帆不由得心虚了一把:“咳、我是不是问了什么不该问的话?”

        “火少主,……”辛语蓉担忧地望着妖雪冶离开的方向,欲言又止。

        “让她一个人呆会吧!”

        更何况,她现在最需要的不是他!火炫耀眼眸不禁暗淡了几分。

        “可是,这里的危险你该明白,她要是乱走怎么办?”张帆不认同的看向他,眸中亦蓄有担忧之色。她的身份不一般,如果出了什么事,他们难保不会人头落地啊!

        其余五人也都担忧不已的巴望着火炫耀。他们可不想就这么送命啊!他们还有大好的前途等着他们,大把的美女等着他们,大把的……

        火炫耀好笑摇头,讽刺的看着他们:“你们以为她的实力那么弱吗?放心吧!只要不碰上……,她就不会有事的!……”

        声音越来越低,直至沉默,火炫耀的眉头蹙了蹙:“算了,我还是去看看吧!你们自己都小心点!”

        话落,不等众人回答,便已循着空气中尚未消散的冷莲香朝不远处的溪边走去。

        “雪!”

        果然没过一会,他就在溪边找到了她。

        妖雪冶却未回头,甚至像是没有察觉到他一般,愣愣地看着水面发呆,不知在想些什么。

        月光下的她有着一种朦胧的美,碧绿的长发轻轻柔柔地迎风飞舞,纤细修长的背影看起来有些孤独,似乎从一开始这种感觉就一直伴随在她的身侧,只是在风等人死去后,这种感觉越发的强烈。

        一旦得到,在失去后人难免会受伤,她此时正是这样的情况。

        在失去洛鑫合时,她不是不伤了,不是不痛了,只是将那种伤痛更好的隐藏起来,为的就是担心身旁那些在乎她的人担心。

        有的东西,就是在失去后才会得到,好比此时的她,在经历了一次次的失去,她已经学会了珍惜,学会了在乎身旁关心她的那些人的感受。

        也许,这一切也并不只是一场悲剧……

        【好不容易熬夜写了两章存稿,居然给偶乱码鸟~还是最最激动人心关键时刻!!坑爹啊!!——又要浪费多少脑细胞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046/1868647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