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雪希离殇 > 第二百六十八章:替他死!

第二百六十八章:替他死!

        坐上魔兽赶路,妖雪冶等人的路程快了很多,原本预计五、六天的时间,让他们硬生生缩短了一半。

        三天前,樊天也醒来了,当看见妖雪冶后,神情霎那变得狰狞,以为是她趁他昏迷将人掳来,所幸被舒然二人及时拦住,后经二人的一番说明,虽然知道她是他的救命恩人,对她的戒备却从未减少,甚至拒绝妖雪冶的治疗,气得张帆等人恨不得一剑杀了他。

        就这样,原本舒明二人和张帆等人刚稍见缓和的那丝关系,瞬间急剧恶化。

        但见当事人都一言不发,便就没有多说,对他们的态度却也明显比以前更差。

        而这一次的晋级,张帆的实力是提升最快的,一口气冲上了四星斗宗,其余人实力都只涨了两星,火风扬契约了妖雪冶给他准备的三星金爪银鹏后,又连续晋级了两星,土文斌契约完后成功晋级三星,为九星魔法魂。

        那震撼的集体晋级场面至今还回荡在舒然二人眼前,被火风扬丢上金爪银鹏的时候,都还没回过神。

        樊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晚了,并未看到那盛大的场面,但也从舒然二人那里听说了不少,看着他们一行人的眼神更多了几分古怪,看着张帆的视线更是火辣辣的,毕竟火炫耀是名魔法师,他对弱者一般没有兴趣,哪怕他魔法等级再高!

        火炫耀和辛语蓉二人的契约兽也都先后召唤出来,此时的队形依旧是火炫耀和张帆居首,坐在火炫耀的已是五星神兽的契约兽火焰猪身上。

        辛语蓉坐在黑水玄蛇的头顶,这次的突然晋级居然也让黑水玄蛇终于突破五星的屏障,成为五星神兽。

        身旁文达凯、木伟志、水平南三人分坐在土文斌的契约兽炎狮身上,火风扬带着舒然三人坐在金爪银鹏背上,却不敢飞得太高,毕竟他可不想成为他人的目标,在这魔兽成群的皇家猎苑里嚣张的飞来飞去显然是不理智的。

        身后仍旧是妖雪冶,此时她甚至不用任何魔兽,抱着萧烬一路风系魔法不停歇,居然也能不落其后,跟随不舍,看起来宛如闲庭漫步般闲适,看得众人大感无语。

        她确定不是来这观光的?

        “太子殿下,如今天快黑了,我们是不是停下来休息?还是继续赶路?”看着渐黯的天色,张帆迟疑了,因为他们此时已经离目的地很近了,只需翻过这座小山头,明日一早便能到达。

        火炫耀亦看向她等着她回答。虽然,他们现在有四只神兽,而且实力已有了很大的提升,但也不能确定这里没有比他们更强的魔兽,而且赶了一天的路,即便是坐在魔兽背上,也还需要休息休息。

        “停什么停?都快到了你们还停下来做什么?这么没胆量,也敢出来混!”

        不等妖雪冶回答,樊天最先开了口,冷哼一声,看着他们的视线很是轻蔑,即使是伤未痊愈还摆出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更引得众人厌恶,索性别开眼,不去理会。

        “咳、你们都别在意!”舒明干咳一声,歉意的道,又转眸横了眼樊天,以仅有二人能听到的声音低声吼:“你也给我少说两句!好歹是人家救了我们,还收留了我们六天,你一声谢没有不说,还这么对人家,……我对你真是太失望了!”

        樊天身子一僵,转过头似想说什么,看见他那满是失望的俊颜,却喉咙一梗,什么也说不出,片刻后才小声的嘟囔了一句:“又没人求他们救!……”

        “那你去死啊!!”虽然他说得小声,张帆等人却还是听到了,一时口无遮拦竟直接说了出来。

        木伟志:“别敢说不敢做,让我们瞧不起你!”

        土文斌:“你要死的话,麻烦你换个地,别把小炎的背上给弄脏了!”

        “你、你们!……咳咳、……”樊天何时受过如此待遇,应该说从被盛威收做弟子后,就没有人再敢这么对他!一时气急,差点一口气上不来,猛咳了起来。

        “瞧瞧你!都受伤了还不安分!”舒明责怪地看着他,脸上表现得冷漠,却还是伸出手帮他顺背,看他咳成那样子,脸上的冷漠再也摆不出,担忧之色很快毫无掩饰的流露了出来:“……没事吧?”

        “嗯!”不知为何,樊天的俊颜可疑的红了红,众人看见这一幕不由得多打量了二人几眼,似乎这樊天很听他的话……

        嘻嘻~有内幕啊!!

        驻足立定,妖雪冶没有理会他们的争吵,遥望着已然近在咫尺的那座仍霞光大盛的山顶,沉默片刻,方才道:“先休息一下,等会继续赶路!”

        不知为何,妖雪冶总觉得有些不安,从早上开始就有点心绪不宁。

        话落,妖雪冶没有理会他们的惊讶,转身走向先前经过的一座天然小湖。

        “火少主,太子殿下这是怎么了?”张帆不由得好奇地望向火炫耀,语气凝重:“你有没有觉得今儿个一大早太子殿下就有点怪怪的?”

        火炫耀自然不可能没发现,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随后对着众人说道:“你们都休息一会,雪说等会上路就等会上路!”

        “是!”闻言众人不再多话,纷纷散开,却都没有离得太远,拿出干粮开始吃了起来。

        火炫耀实在太想念粮食的味道,而且那座小湖离这里不远,有什么动静都能第一时间听到,更何况这一路那些人都没有进一步举动,这里属于冀北山地的范畴内,高贤等人的营地就在山的那头,他就不信妖族敢在那么多人眼皮子底下搞花样,便没有跟过去。

        而在他们没看到的某个角落,一人趁着众人不注意,悄然离去。

        ……

        月光柔和倾泻,四周是一片静寂,风拂过湖面,泛起丝丝涟漪,小小的天然湖中一块天然形成的岩石上此时坐着一名素雅白袍的‘少年’,碧绿的长发随风而扬,宛如绿色的飘带,在半空中起伏不定,倾国倾城的俊颜此刻不知为何却笼着淡淡的忧伤,望着澄清的湖面,不知在想些什么。

        或许是想的太入神,就连岸边突然出现了一人都没发觉,让来人不由得一怔。他很清楚她有多敏锐,就像是有着野兽般的警觉,任何风吹草动都会惊动她,而如今他离得这么近,她居然还没发现?

        湖边的树梢上,一双绿眸微微睁开,扫了眼来人,很快悄然的再次闭上。

        “你在想什么?”

        突如其来的声音霎时惊动了岩石上的‘少年’,身子本能一紧,凤眼里的忧伤一瞬褪尽,换上的是一片骇人的凌厉,整个人已然下意识做出防备,当看清岸边的那人后,却不禁蹙了蹙眉。

        “你来做什么?”声音依旧冷漠,甚至带上了一丝下意识的杀气,利眸射向树梢上的某只兽兽,令后者不禁打了个寒战。

        “为什么救我们?”那人却未立即回答,秀气的俊颜微垂,不想让她看到脸上的复杂。

        “本宫还以为你会一直不问呢!”阴阳怪气的看着舒明,妖雪冶手肘撑在微微弓起的膝盖上,单手撑下巴,眼角若有似无的扫过他,看起来极度的漫不经心,再无先前的忧伤之色,让人分不清那时的她到底是不是幻觉。

        应该是吧!?以她出了名的冷酷残忍来说,忧伤这种感情她是根本不可能体会得了的!……

        二人一时都沉默了起来,片刻后,妖雪冶却道:“是你自己向本宫呼救!”

        闻言,舒明顿时蹙眉,当时的他也和舒然二人一样陷入昏迷怎么可能向她呼救?她这么说到底是什么意思?

        看出他不信,妖雪冶也没有再多言。反正她说的本来就是事实,要不是听到他无意识的那声呼救声,她是不可能注意到他们的,爱信不信随便他。

        “那你为什么没有杀了我们?”

        “你很希望本宫杀了你们?”

        舒明神情一滞:“谁会希望被人杀?我只是好奇为什么你会放过我们!”

        “你说错了!”看着后者因她的一句话瞬间抬头,妖雪冶此时的眼中是不加掩饰的杀意:“你以为本宫会放过他吗?”

        果然!舒明眸色一沉,声音也冷了下来:“你究竟想怎么做?”

        既然不决定要放过他,为什么还要救他,……难道真如舒然所说,只是为了迷惑他人,摆脱自己的嫌疑?

        可是,总觉得还有哪里不对劲!

        妖雪冶沉默未言,清冷的俊颜平静无波,舒明根本无法从她的脸上看出她的心思。

        “邀月国太子,我知道樊天做的事让您一直很难释怀!换成是我,我也会很恨他!”

        “如果……如果真的要有人为木公子陪葬,方能消您心头之恨,那么……我可以吗?”

        “——我替他死!”

        舒明的脸上满是坚决,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甚至没有眨一下眼,一瞬让妖雪冶想起了邺城遇到的北宫文祺,但只在片刻,妖雪冶薄唇边再次勾起嘲讽的清浅弧度,看出他们误解了,却也不多解释。

        “你认为本宫能放过你们?”

        “我知道不会!”

        闻言,妖雪冶真的是诧异了:“那你们为什么不逃?”

        樊天多次叫他们一起逃,不要以为她会不知道,意外的是舒明却坚持反对,说是她救了他们,他们不能就这么走了!而这不过是他的借口,他到底为的什么?

        舒明一愣,很快又缓过神来,视线直视妖雪冶,说得无比肯定:“你不会杀了我们!”

        “不会?”妖雪冶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但他也猜得没错,却又全错!就算木卿翼最终没死,可不代表她会忘记樊天的所作所为,即便不杀他,她也不会让他好过!看向舒明的视线不禁微眯,这是继霜帝之后,又一个看穿她的人,嘴里却道:“你还真有自信啊!你的剑曾杀过多少人?你可又知晓本宫手里沾染了多少无辜生命的鲜血?——你,根本不懂本宫!”

        “世间又有谁能真正懂得了谁?就连自己都未必了解自己!——但我相信自己的直觉!”

        “你,不会杀了他!不会杀了我们!——因为你不想亲手杀了你自己!”

        碧眼眯紧几分,眼中的神色已由先前的散漫,慢慢凝聚成冰,声音更是前所未有的冰寒:“太聪明的人往往死得更快,这句话听过吗?”

        “现在听过了!”丝毫不畏惧妖雪冶周身的寒气,舒明装作没有察觉到她那浓重的血腥,又道:“不过,邀月国太子,能否在我临死前听听我的最后一个心愿?”

        妖雪冶挑眉,即便他不说,她也能猜到他想说的是什么,暗诲莫名的盯着他,却问了一个不相干的问题:“为何?你为何非要为他做到如此地步?”

        据手下的情报得知,樊天和舒明二人同样是自贫民窟里出来,难道会是因为这个理由?

        或许是没想到她会关心这些不相干的问题,舒明愣愣地看了她几秒,半天才恢复常态:“羁绊!他是**唯一的救赎,是他亲手将我们两兄弟从贫民窟里救出来,从年幼时的他对我们伸出手的那一刻,我们的羁绊就已经存在!”

        “我再不会放开他的手!——当时的我心里暗暗的对着自己发誓!”他也明白樊天这些年为什么会变化如此之大,平时对他发怒,那是因为他恨他如此的不爱惜自己,更恨自己的没用!

        所以,他一直拼命努力!想要追上他,超越他,却始终被他远远抛在后头。

        而他却不知,樊天正是由于看到这样的他,才会变本加厉,对自己更狠更狠!

        他们所做的努力,说到底都是为了同一个目的:想要获得强大的力量,强到足以保护对方,不想看对方再那么辛苦……

        而她呢?

        她可曾像他们一样为了风他们而努力过?

        错就错在,她强不过天,更强不过……自己!

        这一刻,变强的决心在心底悄然萌芽,妖雪冶没有注意到舒明的离去,仍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过往的一幕幕一一划过脑海,越是清晰,越令她痛恨自己。

        ……如果……如果当初能早点发现自己的情感,是否今日便不会留下这么多遗憾?

        ……可是,时间没有如果!

        ……

        “明!!”

        一见到他出现,樊天立即迎了上来,脸上再无往日的倨傲,剩下的只有那一片赤诚的担忧:“你去哪了?没事吧?这里可是皇家猎苑,你自己叫我不要乱跑,你却一转眼就不见踪影,你是想急死我吗?”

        “我没事!内急而已,你别那么担心!”

        舒明微微一笑,秀气的俊颜不知为何比平日更出彩几分,一双凤眼光芒摄人,一时让樊天二人不禁愣了愣。

        半晌,樊天不自然的别过头,别扭道:“谁、谁担心你了!……哼,我只是怕以后没了陪练对象!”

        “哥,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我怎么看你现在怪怪的?”这时,舒然也回了神,怪异地看着舒明,总觉得现在的他有点不一样,又说不清到底是哪里不一样。

        “有吗?”舒明不置可否的扫过他,先前由于那一席话他慢慢想起了那些曾经的回忆,同时终于发现了自己的情感,而他会将那份永远不可能实现的情悄然放在心里。

        ……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继续呆在他的身边,守护他!

        想到这,舒明看向樊天的视线充满了柔和,那片深情已被他悄悄掩埋在眼底最深处,嘴里却调笑道:“陪练对象啊……,不过如果我没记错,好像每次我想跟你过过招,你都会大骂我一顿,然后逃走呢!怎么,现在的意思是可以和我过上几招了?那我可是乐意之至呢!”

        “谁逃了?我、我那是怕你被我打败后又哭鼻子!你小时候就是个爱哭鬼,动不动就哭!我可是头疼得很呢!”

        但是,那时的你,……真的很可爱!……

        樊天背过身去,眼里有着连他都没发现的情愫。

        被遗忘在外的舒然撇了撇嘴,悄悄走开了。

        旁观者清,当局者迷!他们何时才能坦诚一点呢?

        唉、

        不远处的张帆等人听到动静也朝他们看了一眼,又很快各忙各的,却谁也没注意到,东面一片黑云正悄然逼近……

        湖边,妖雪冶悬空走在湖面上,正朝岸边走去,陷入回忆的她同样没发现周身那微妙的变化。

        树梢上那双一直闭着的绿眸,此刻骤然睁开,刚一动,不知是发现了什么,一丝骇然在眸中逐渐凝聚……

        这气息……,难道是他?

        【吼吼!!房租搞定!日更恢复正常!!奸笑个……

        不过,我以为这么多天没更,收藏数应该会大跌勒,还好没有……】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046/1868647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