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雪希离殇 > 第二百七十三章:准备就绪!

第二百七十三章:准备就绪!

        某处偏北位置的森林深处,一人立于月下,抬起的手在碰上身前的半空之时,整个人顿时被一股无形地力道反弹得倒退了数步,月华下,隐约可见一道直冲上天的紫色结界遍布在四周,将他们所在的这座小山头与前方隔绝。

        “果然如此!”

        怪不得他们明明离高贤等人的营地已经那么近了,这么大的动静他们却都没发现!

        眸色微微暗沉,妖雪冶绿眸在清冷地月光下更显冷煞,灵力汇聚于双掌,猛然出击,狠狠打向那道透明的结界。

        轰的一声,结界微微晃动了几下,很快又恢复如初,妖雪冶却是被反震得飞了出去。

        甩了甩发麻的双手,妖雪冶再次凝聚灵力,冲着结界又打了数掌,大有不打破它誓不罢休的势头,却无一例外都被震飞。

        几次下来,妖雪冶火了,取出寒雪剑,灵力灌注剑身,对着结界的四周狂劈乱砍,几番下来结界依旧安然无恙,她的虎口却是被震得出了血,一次次的飞出去,要不是及时在坠地前调转身形,减缓冲击,估计早就摔得散架了!

        在最后一次被震飞后,妖雪冶慢慢冷静了下来,看着自己的双手,此时细腻白皙的掌心已经呈现出红色,不住颤抖,连拿剑都成问题,再这么下去,恐怕她的手迟早得报废!

        眼珠子转了转,妖雪冶开始沉思,这道结界不像是人力支撑,在不断击打结界时她明显感觉到离地百来米处的位置能量波动最强,每当结界不够承受住她的灵力炮轰时,那里都会散发出更强大的力量来抵挡。

        而思索间,妖雪冶身子已经腾空离地,借着风系魔法的漂浮术悬浮在离地百来米的位置,仔细打量了许久,却未发现有何异常。

        但妖雪冶坚信自己的感觉一定不会错!这里一定放着什么?可为何就是看不到?

        难道它还会隐形不成?

        心中闪过这个念头,穆然妖雪冶的脑海中飞快的掠过了一丝光亮,一个个令人眼花缭乱的手印不断在眼前呈现。

        专注于研究这些手印的妖雪冶并不知道,此刻她双眸不知何时已然闭上,手置于胸前,手势正迅速的变换着,熟练的掐着诸多玄奥复杂的法印,过程中一刻未停。

        “破!”

        当最后一个法印结成,只见妖雪冶双掌前推,结出的一朵奇异银莲霎时打向那道结界。

        结界剧烈的震颤了数下,慢慢呈现在妖雪冶的眼前,如她所料,随着结界完全暴露在月光下,离地百来米原本空无一物的位置,逐渐现出了一物。

        那是一枚质地极为温润的玉扳指,通透碧绿,上面刻着古老精美的符文,一眼便让人爱不释手,从外观来看,根本无法看出它居然有如此威力。

        而它在妖界法宝中可是一件中品的圣器,难怪能抵挡得了妖雪冶的不断炮轰,甚至将她搞得这么狼狈。

        亏得妖族居然下了这么大的血本,是认定她拿这东西没辙吗?

        冷冷一笑,妖雪冶眼中拂过一记邪恶,神莲诀运转,调动浑身的灵力,朝掌心汇聚,双手顿时如安了上千瓦的白炽灯泡,亮瞎人眼。当对着玉扳指狠狠打去之时,银光喷泄,如光束般直射而去。

        玉扳指受到攻击,紫光大盛,竟也射出一道光束与妖雪冶的灵力相抗,双方就这样僵持着,展开了一场激烈地拉锯战。

        而随着时间分分秒秒的过去,妖雪冶由于先前灵力过度消耗,渐渐略显败迹,紫色光束慢慢朝着她这方逼近。

        妖雪冶心一狠,越发急速的运转神莲诀,顿时庞大的天地灵气源源不断自四面八方涌来,妖雪冶一鼓作气,借着这些天地灵气强行将紫色光束逼退了几分。

        玉扳指经过这漫长时间的火拼,紫光明显减弱了些许,此时对上妖雪冶这宛如孤注一掷的一击,霎时气势又弱了许多,银光逐渐逼近眼前,而它却无力抵挡,表面慢慢出现了一丝龟裂,光芒大减,眼睁睁的看着银光‘嗖’的一声,穿进它的身体里。

        见状,妖雪冶心中大喜,然还来不及多想,玉扳指‘咔嘣’一声爆裂,同时自碎片里骤然爆射出一道紫光直冲天际,强劲的气流击打在她的身上,霎那间妖雪冶‘噗’的喷出一口鲜血,随之整个人倒飞了出去。

        ‘砰!’

        妖雪冶狠狠地摔在了地面上,‘噗’,薄唇一张,又是一口鲜血不受控制的吐了出来。

        可是,她面无表情的抹掉唇边的血丝,倾国倾城的俊颜却是浮现出诡异地神色,似得意,似幸灾乐祸。

        ……

        冀北山地,高贤等人的营地内,云帝正盘坐在帐篷内修炼。穆然,散出的一丝精神力却发现了一道特别的身影,双眸悄然睁开,眉宇间一丝可见的疑惑浮现。

        未等多想,来人已经避开外头重重守夜的禁卫军,悄悄来到他的帐篷外。

        “属下张传,求见皇上,属下有要事禀报!”

        “进来!”

        闻言,中年男子掩下面容上的慌乱,来到云帝的面前,行了一礼:“参见皇上!”

        “平身!”随意的挥了挥手,云帝放下盘着的双腿,问道:“不是派你去保护邀月国太子一行人,你怎么自己一个人回来了?”

        同时,在看到他进来时的神色后,心中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张传素来冷静沉着,他很少看他如此慌乱过!

        “启禀皇上,正是邀月国太子那边出了事,属下这才急忙赶来禀告!……”随后,张传将魔蜂群的事全部说了一遍,一字不漏,还将那名突袭他们的中年男子的事也一一说了出来。

        “他们一行人如今到哪了?”垂下眼睑,云帝在听到他们三个灵级都在那人手底下吃了亏,不禁心生惊骇,同时暗暗想着:难道,会是那些人吗?

        “回皇上,昨日酉时邀月国太子等人已经行至附近的那座小山头,本打算休息片刻便连夜赶路,谁想发生了这种事,导致邀月国太子一行人不得不停留在那里,属下怕会再生事端,便独自一人赶来禀报,请皇上示下!”

        闻言,云帝沉默了良久:“你是说他们早在附近?为何那么大的动静朕会不知道?”

        “属下不敢胡说!此事属下也早有怀疑,联想此次魔蜂群的突然袭击,恐怕是被人动了什么手脚!”顿了顿,张传像是想起什么,突然又补了一句:“而且,先前我们还曾受到过一群魔蝠的攻击,正是那次,邀月国太子救下了奄奄一息的樊天、舒明、舒然三人!”

        “什么?”云帝顿时瞪大了眼:“那他们现在人呢?”

        “正与邀月国太子一行人在一块!……”张传如实的将三人的情况简单的说了一遍。

        听完后,却见云帝皱了皱眉:“盛院长没有去找他们吗?”

        “盛院长?”张传悄悄抬头,疑惑的看了他一眼,老实的摇摇头。

        云帝也没在这个问题上深究,转移了话题:“那负责保护樊天等人的那五人呢?你们可曾看到?”

        话是这么问,云帝也知道追查了这么久都毫无线索,他们恐怕是……

        果然!得来的是张传无奈地摇头。

        沉思片刻,只见云帝自床上下来,随即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帐篷:“跟上!”

        紧接着,云帝带着张传走向高贤的帐篷,满脑子都是张传带回来的那些消息,一路上都还回不了神,想起妖雪冶那张冷酷无情的俊颜,嘴角无意识的抽了抽。

        他真的很难想象那冷面王也有救人的时候,救的其中一个还是那样‘特别’的存在!

        从连环凶杀案,到之前樊天等人这一路的悲惨遭遇,再到妖雪冶救人,……他真的快要被搞糊涂了!

        来到高贤的帐篷里,张传知道又到自己出场的时候了,只好无奈地将事情再次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同时等着高贤的盛怒。

        “什么?居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

        果不其然,高贤震天的一声怒吼,立即将周边的霜帝和殇林泽等人都吵醒了,就连圣长老都冲出帐篷,疑惑的跟着霜帝几人朝他这里走来。

        “怎么回事?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高贤却不理会他们的询问,揪起张传的衣领,急声问道:“宝贝徒儿呢?我宝贝徒弟怎么样了?有没有受伤?你们这是怎么搞的?先是樊天那些个臭小子失踪,……虽然我也很乐意他们出事!——但是,这次可是我的宝贝徒儿,你们是怎么看的人????”

        “你先别急!她没事!”云帝无奈地看着他,果然是个护短的家伙,看看这叫什么话?什么叫很乐意樊天他们出事?要是被盛威听到,恐怕免不了又是一场激烈大战!成功将可怜的张传解救下来后,这才道:“不过,其它几人都受了伤,还有四个被魔蜂蜇了,当务之急是赶紧将他们接过来,免得再生意外!”

        “那还等什么?赶紧啊!!”话音刚落,高贤又是一个咋呼:“不行!还是我亲自去看看!!”

        言罢,竟是话不多说,急急地冲了出去。

        云帝等人无奈地对视一眼,就在这时,帐篷外却穆然亮起一道异常耀目的紫光,几人一愣,赶紧冲出帐篷外,就见高贤站在帐篷外,看着不远处那座小山头射出的那道直冲云霄的紫色光束,眉微微皱了起来。

        这又是发生了什么事?

        “咦?那里不正是邀月国太子等人的方向吗?”

        而随着张传的这声惊呼落地,一缕蓝光自高贤体**出,随之化作一只庞然大物,头背黑色直条纹,尚有短横相互交错,尾部明显红色纹路,与一般的森林巨蚺不同,面前这只头顶上居然明显凸出一小块,仿佛皇冠般,呈现水蓝色。

        一召出契约兽,高贤立即跳上它的后背,一人一兽很快化作一缕蓝光消失在众人眼前。

        “森林巨蚺王?……这高贤果然不容小觑啊!”云帝深深地望着高贤消失的方向,暗暗与东方正德对视了一眼。

        “云帝陛下,我们也去看看吧?反正,看这情况离超神器出世应该还有点时间!”看了看那座仍不见动静的山峰顶,圣长老视线一转,落于紫光的那处,眸中掠过一丝精光,含笑说道。

        “嗯!”

        霜帝和殇林泽、南宫绝见高贤如此行色匆匆,就知道恐怕是妖雪冶那里出了事,熟知她另一重身份的殇林泽和南宫绝哪还敢耽搁,闻言殇林泽立即召出雪龙狮,三人立即紧跟而去,剩余的云帝等人也都纷纷先后出发。

        由于紫光的动静太大,此时营地里的所有人都冲了出来,见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幕,愣愣地看着他们先后离去,不由得疑惑几分。

        “大哥,你说那道紫光是怎么回事?”

        “是啊!他们怎么都走了?难道,不等超神器出世了吗?”

        倒是一个较为精明的男子首先看出异样,不确定的问道:“大哥,你说这会不会与超神器有关?”

        此次超神器出世的时间太长,他们守在这里好几天,那片笼罩着山顶的霞光丝毫不见减弱,根本毫无动静,让很多人都纷纷开始怀疑消息是否有误。

        一般来说,超神器出世的时间根本不用这么长,但超神器出世的情况又很少有人亲眼见过,大多是道听途说,也不一定为真!

        所以,不管是真是假,起码大家抱着期望还愿意守着,不愿错过良机。

        而此时如此异象,加上两地如此之近,和高贤等人的失常,这些人难免将这两件事连在一块,毕竟超神器有谁不爱?他们来这不就是为了它吗?

        闻言,在场的所有人顿时都暗暗与自己的同伴对视了一眼,随即魔法师们纷纷召出契约兽,与同伴相邀而去。

        整个山脚顿时冷清了不少,但他们也留了个心眼,分出几人继续留守。

        ……

        妖雪冶这边,未等她喘息,一道身影却从一侧的树后走了出来。

        红衣白发,碧眸红唇,对着她的魔魅俊颜似闪过一丝心疼,却很快消失无踪,仿佛那只是错觉一样。

        “莫、习、凛!”

        妖雪冶咬牙切齿的瞪着他,凶狠的眼神好似要将他的身子烧出两个大洞,想起身,未来得及站稳,就再次跌坐在地。

        那一瞬,妖雪冶看到了他眼底的焦急,脚下意识的向前移了一步,立即停下,一丝隐忍在俊颜上涌过。

        妖雪冶薄唇边不禁掠过一抹冷嘲,一言不发的瞪着他,同时暗暗趁机恢复灵力。

        “果然不愧是你!就连中品圣器都能毁成这副模样!”轻轻扫过地面上的碎片,莫习凛像是早料到会有这种结果,魔魅的俊颜似笑非笑,让人猜不穿心思。

        见此,妖雪冶心中顿感古怪,嘴里却道:“怎么?心疼啦?”

        “嗤!”而后,冷笑溢出薄唇,挑衅的抬了抬下巴:“本宫就是故意这么做的!就是要让你尝尝心疼的滋味!”

        “不!”谁知,莫习凛不气,反而笑意加深:“我还要多谢你呢!”

        托了她的福,现在一切准备就绪!

        闻言,妖雪冶心中的古怪更甚,冷声道:“你什么意思?”

        “想知道?”莫习凛挑眉,邪气的瞅了她一眼,身子却是一纵,朝西北方掠去:“那你就来啊!”

        “别走!!!!”

        厉声一喝,妖雪冶见他欲走,虽然理智告诉她这绝对是个陷阱,但对他的恨已经让她顾不得其它,催动才刚恢复一丁点的灵力,就急急追了过去……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046/186864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