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雪希离殇 > 第二百七十七章:群起攻之!

第二百七十七章:群起攻之!

        清晨红日自茫茫林海东边浮现,喷薄四射,霞光万道,金色的阳光喷洒在大地,让萧烬等人的视野更加清晰,但此时此刻他们宁愿自己是个瞎子,这样就什么也看不到了。

        可这显然是他们在自欺欺人,此时他们对面站着的一只巨蝎并未因着他们的逃避而消失。

        蝎子非常大,光是身体就有一米宽,两米多长,而尾巴上那只倒挂在背后的毒勾更是有五、六米的长度,脑袋上那一双碧幽幽的小眼睛闪烁着妖异的光芒,此时正死死地盯着圣长老。

        最奇异的是,这只巨蝎的毒勾居然还能放大缩小,再小的目标它也能一击即中。

        “我想我知道那个小姑娘脖子上的伤是从哪里来的了!”深深地看着那只巨蝎,圣长老毫不畏惧它射来的冷森视线,直面迎上毒蝎,严厉的声音带着不容置疑的肯定:“邀月国太子,连环凶杀案也是你犯下的吧?”

        妖雪冶愣住,这怎么又扯到那块去了?

        而听到了他的声音,众人身子一震,都纷纷倒退了好几步,妖雪冶甚至能从他们的眼中看到那深深地恐惧,就连萧烬、高贤、霜帝……等人看着她的视线都满是不敢置信。直觉告诉她,肯定发生了什么事!

        ……而且,还是很不好很不好的事!

        “院长,你说我是不是还没睡醒?”半晌,火炫耀转头看向高贤,急切地求证到。

        “如果我没睡,你看到的也就不是梦!”高贤呐呐的回道,想起圣长老的最后一句话,心中是说不出的感受。

        没想到,他也注意到了!

        “胡说!!我不相信!雪怎么可能是蝎子精?……不会的!一定是我在做梦!……对!!一定是我看错了!!……”

        火炫耀连连摇头,努力的寻找借口试图迷惑自己,可是再次看去,看到的却还是同样的一幕。

        ——妖雪冶原本所站的位置,被一只巨大的蝎子替代了……

        霜帝等人也都在努力的催眠自己,然而无一不被眼前的现实所打破,震惊的再次倒退数步。

        霜帝和殇林泽视线在半空中相撞,心中浮现的是同一个念头:怪不得她会对妖族如此了解,难道她真是妖?

        云帝和东方正德无声对视,脸上的震惊之色一览无余。若真是如此,那他们岂不是误入虎口?

        张帆等一众学员也都愣愣地看着对面而立的那只蝎子精,怎么都不相信这就是一路上或明或暗不断对他们伸出援手那人的真面目。

        舒然则是有种受骗上当的愤怒,如果她是蝎子精,那么时至今日所有发生的事情就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因为她同样不是心云大陆的品种,所以她对付得了众人束手无策的神秘妖族,更甚至这些不过是她的诡计,精心策划的骗局,也能在盛威等几名高手的严防戒备下继续实施连环凶杀案的计划,迷惑众人的视线,亦能悄无声息的完成先前所有众人认为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将樊天带到这里,再暗暗杀害。

        萧烬目光呆滞的看着仍处于迷惑中的妖雪冶,失神仅在片刻,他很快就猜到了整件事的可能,双拳下意识攥起,在众人眼里看来却像是被妖雪冶欺骗的愤怒。

        凛主子,你还真是狠得下心啊!!

        最糟糕的是,没过一会,一群又一群的人都相继涌了过来,云裳国四大家族、五大工会派来的精英团队、临时组队的闲散佣兵(可称杀手!)……等等,几乎数百人,全部在看到草地正中那本不该出现在这的特殊身影后,纷纷相继愣住。

        【先前忘了注解,东大陆的五大工会分为:魔法师工会、斗气工会、炼器工会、药剂师工会、驯兽工会。这里的佣兵是类似于赏金猎人的杀手,统称为杀手团,并不在五大工会之内。而到了西大陆后,才会有佣兵工会,是真正的六大工会。】

        ……

        高空之上,两道身影悄无声息的隐藏在那,谁也没发现。

        “少主,这个打击好像对他们很大,若是他们都临阵倒戈,那我们的计划怎么办?”

        “放心!本少主的计划还从未出错过!”意味深深地望着地面上的萧烬,少年笑得胸有成竹。

        切、

        上次施计让逍遥王和牟国师对上,最终在他们两败俱伤之时一举斩杀那二人的计划,结果还不是落空了?还留下这两大后患,也不知道此次的计划会不会再出什么意外。

        想是这么想,但他可不敢当着他的面说出来,他还没嫌自己的命太长!

        ……

        “邀月国太子,怎么不说话了?”圣长老含笑的看着她,眼角扫过身后那些瞬间加入他们这方阵营的后来者,底气足了几分,笑得得意:“本长老没说错吧?辛小姐脖颈上和舒明二人尸身上的伤口都是你的毒勾留下的!”

        “而在魏霜国十来名参赛选手的尸体上,本长老同样找到了这样的伤口,表面看起来他们是受尽折磨,被人以极为残忍的手段生生杀害!实际上他们真正的死因来自他们体内的诡异毒素,表面那些伤口不过是为这个小伤口而做的掩饰!”

        “这样就可以解释为何这么长的作案时间里,我们却都没有听到动静,而尸体也移动过的痕迹!——因为他们一开始就死了!”

        “这种种迹象表明,你邀月国太子就是这起连环凶杀案的真凶!”

        闻言,霜帝和殇林泽都霎时愣住:“圣长老,你是说他们都是中毒身亡的?”

        “没错!”

        “那你既然发现了,为何不早点告诉朕?”

        “霜帝陛下息怒!”圣长老不卑不亢的回道,对于霜帝的怒意似乎一点不受影响:“辛小姐的情况你们都看到了!他们身上都没有中毒的迹象,就连数十名优等仵作都验不出此毒,老夫本来也不敢确定,便没有说出来!此次,说出七叶寸心草,也只是想验证一番自己的猜测,看看他们是否真是中毒!……”

        “原来凶手居然是她啊?!”

        “真是人不可貌相,长了这副谪仙之姿居然是只杀人不眨眼的妖物!”

        “此等天理不容的行为,真该受尽千刀万剐之刑!”

        “太可恶了!本小姐居然还会被她的这副臭皮囊迷住,若真做了她的太子妃哪天被她杀了都不知道!”

        “说得不错,依我看,逍遥王妃就是被她给毒死的!怪不得近些年逍遥王府死了那么多位主子!”

        “看吧!我早说了,凶手肯定是她,你们还都不信!”

        ……

        连环凶杀案早已轰动大陆,如今‘真相大白’,后来的那些四大家族等人都相继交头接耳的议论纷纷,甚至将火风函、木心儿等人的死全部归咎于妖雪冶,毕竟她们的真正死因没有完全公布出来,民间对此的说法不一,越传越偏离真相。

        甚至有人说火风函是遭遇刺客后被残忍杀害,事实的真相完全被扭曲了。

        而听到这里,妖雪冶的身子倏然一僵,周身的气场变得暴虐。

        火风函的死一直是她不愿提及的,更不愿想起土卿昶那些为了保护她而死的男子,还有那个被她亲手杀害的武明诚,而这一切在他们的短短数语间,竟再次浮现在妖雪冶的脑海中,仿佛要她更加深刻的记住这所发生的一切一切。

        “主子!”

        察觉到她的异常,萧烬很快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随后想也不想的朝妖雪冶跑去。

        火炫耀、高贤、辛语蓉知道其实妖雪冶平日装得若无其事,但她的心里比谁都苦,比谁都难过,一时忘了害怕,都纷纷跑了过去。

        “雪的家事轮不到你们任何人插嘴!谁再敢乱嚼舌根,本少拔了他舌头!!”火炫耀气势汹汹的挡在妖雪冶身前,以一种极其凌厉的眼神凶狠扫过云帝等人身后的众人,霎时让他们都下意识的纷纷闭了嘴,噤声若蝉。

        “……你们不害怕吗?”看着他们的相护,妖雪冶眼眶不禁发热,周身的冰冷似乎消散了几分,一直以来将所有人都排斥在外的那堵冰墙在他们的面前悄然的卸下了,住着火风函几人的那颗心慢慢留下了属于他们的一方天地。

        “我们相信你!”耳边,霜帝的声音忽然传来,回头看去,才见不知何时霜帝、殇林泽、南宫绝已来到她的身旁,连同高贤四人将她紧紧保护其内。

        见此一幕,高空上的少年不禁一愣,显然没料到霜帝三人居然能为妖雪冶做到此等地步。随即深深笑开,反正这一次他本就不打算让他活下去,站在哪方阵营还不是一样?

        ——他需要的只是一个挥兵邀月、云裳二国的借口!

        妖雪冶的心里霎时因他的一句话掀起了狂涛骇浪,想说什么,一口淤血却由于情绪起伏太大而溢出唇角,然她绝美的俊颜上并无任何的痛苦之色,甚至隐隐拂过一丝感动。

        “霜帝、高院长,你们确定要这么做吗?她可是妖!!”云帝难掩愤怒地瞪着他们,同时想起妖族给东方正德下的那道命令,命他见机行事,指的会是这件事吗?

        那他们应该如何行事?若是要帮助妖雪冶这只‘妖’,他还真是做不到!若是不按照妖族的命令行事,他们的结果肯定死得很惨。

        想到这,云帝不动声色的与东方正德对视了一眼,二人同时想到了这件事,但妖族没有明确的叫他们该如何做,想了想还是没有选择帮助妖雪冶。

        毕竟她现在的身份很微妙,说不定正是欧阳孝雨布下的棋子,想要在这时候将他们一举歼灭,若是帮了她那岂不是暗助了妖族一把?那他们还有什么机会收回朝堂上和四大家族的势力?!

        更何况,当初东方正德立下的誓言是,若将来妖雪冶真的帮他们解决了这些隐患,他们愿与邀月国签订千年之约,和平共处,千年不动邀月国的国土。并未说一定要帮她,就算这么做,也不怕会受到天地规则的制裁。

        “妖嗜杀成性,不知杀了心云大陆多少无辜的生命,人人得而诛之!霜帝陛下,若是你执意如此,那就别怪本长老将你当成同伙,与这罪恶本源统统净化!”圣长老示意性的看了眼身旁将他护住的众骑士,已经摆好架势,随时准备发动攻击。

        “杀了她!!为那些死去的人报仇!!”

        “杀了蝎子精!!!”

        “对!谁敢帮她,一律当成同伙!——杀!!!!!!”

        ……

        同时,云帝等人身后的众人也都纷纷给了他们回应,一时场面上喊打喊杀的口号响彻云霄,人人拿出武器,不善地盯着对面妖雪冶等人的阵营。

        见他们都被煽动了起来,妖雪冶眼眸闪过一丝冷意,还未来得及开口,却见高贤等人都已愤怒地出了声。

        “蝎你老*子!!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吗?谁要再敢喊一声蝎子精,老子杀了你全家!!”火炫耀撸起袖子,毫无形象的破口大骂:“不是要杀我吗?来来来啊!老子就是同伙,你们有种给我上啊!!”

        话音落地,只见他的脚下登时出现了一个星纹阵,当看清星纹阵的颜色和里头闪动的八朵黄色的美丽冰莲,声音全部戛然而止,场面经过了良久的死寂,这才恢复如常,只是那些人都不敢再肆无忌惮的喊打喊杀。

        “这就怕了?”高贤依旧收敛气息,看起来就像是一名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老人,但眼中掠过的精光还是让人看出他的不凡,任何人都不敢轻视,声音掷地有声:“告诉你们,老头我今天是护定她了!谁有意见就尽管来,老头不介意免费为他洗洗脑!!”

        “本小姐的玄金也不是吃素的,你们若是敢来,我想他不会介意为你们松松骨!”辛语蓉不甘落后的召出黑水玄蛇。由于她之前险些丧命,被她收进魔兽空间的他受到契约影响同样命悬一线,所幸最终辛语蓉活了过来,而后将幽香兰解了之后,他便已生龙活虎。

        “你们这是何必呢?”忽而,妖雪冶的一声轻叹传进了三人和沉默未言但立场坚定的霜帝三人,以及萧烬耳中。

        那个人不过是想借着这件事将那些关心她的人全部拖下水,保护她这个‘杀人凶手’的‘蝎子精’,他们只会被认定为是同伙,谁会相信她是无辜的?!

        霜帝等人都没有说话,然而脸上的坚定之色却不曾褪去。

        “好大的口气!”一名大约四十多岁的青年男子最先站了出来,双眼盯着火炫耀,闪过一丝赞赏,脸上却是不屑的神色:“火少主,你别以为你是八星魔法宗就真的天下无敌,今日我便要让你看看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话落,斗气注满剑身,抬剑就冲了过来,火炫耀心下一惊,因为他居然看不穿此人的修为,可见他的修为必定在他之上,数道火之盾穆然在身前立起,同时第一时间召出火焰猪,借着那人与火焰猪对上的霎那,身子急急退避,将战场引离妖雪冶的身旁,避免等会她受到伤害。

        “耀,你要小心,他是一名二星斗圣!”见状,妖雪冶心间划过一丝暖流,急急对着火炫耀喊道,而后便见那名青年男子动作显然顿了顿,诧异的朝她看了一眼,像是没料到她居然能一眼看穿自己的修为。

        “知道了!雪,你自己也小心!”火炫耀应了一句,随后急忙投入了战斗,因为在火焰猪对付青年男子之时,已有三名同为宗级的战士暗暗朝他而来,所幸他的体质早已不像当初那般孱弱,且这三人的实力都比他低,倒也游刃有余。

        “小丫头,你的胆量不错!但是,实力太低了!就算你的契约兽实力再强,双拳难敌四手,你们这些人类的叛徒是注定逃不过今日的一劫了!”东方家族的阵营中走出了一位年迈老者,双眸阴毒的盯着辛语蓉,笑得无比得意:“本长老看你们还如何嚣张?”

        话落,老者与身旁的三名红光满面的老者对视了一眼,他们四个正是东方家族的内院长老,实力都在王级以内,若不是此次超神器出世的消息,也不至于惊动他们。

        西门和北宫两大家族同样派出了四名内院长老,加入此次的超神器争夺,如今见此情形,也都纷纷出了手,只留下东方家族的一名内院长老对付辛语蓉和黑水玄蛇,其余人都将目标瞄准高贤等人。

        南宫家族的四名内院长老看了眼南宫绝,又看了看妖雪冶,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随后见圣长老、云帝等人此时都纷纷加入了对付高贤等人的阵营,他们便决定暂时按兵不动,毕竟那可是他们的老祖宗,虽然不知道他为何帮助妖雪冶,可此时这种情况亦容不得他们多问。

        至于张帆等人,这样的战场并不是他们能参与的,只能和南宫家族的人站在一块观战。

        一场强者大战就这么无声打响了,高贤等人这方阵营实力无疑是最强的,然而云帝等人占有人数众多的优势,一时间这场战斗的结局成了未知之数。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046/186864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