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雪希离殇 > 第二百八十二章:蝎毒!

第二百八十二章:蝎毒!

        不知过了多久,妖雪冶这才悠悠转醒,迷迷糊糊中只觉眼前一片白光笼罩,浑身说不出的顺畅,左肩上的伤口早已不再痛,身上的内伤也好了很多,却不知为何眼皮沉重得无法睁开。

        “怎么还不醒?圣长老、萧烬,她到底怎么样了?”

        床边,霜帝和殇林泽、南宫绝都焦急地看着仍没有半点苏醒迹象的妖雪冶,急急问向正使用光系魔法为妖雪冶联合治疗的两人。

        辛语蓉和火炫耀没有多嘴,视线却是不离他们二人,云帝、倪裳学院院长、盛威都纷纷站在一旁,视线同样落在圣长老二人身上。

        “身上的伤已无大碍,至今昏迷未醒是由于此前力量虚耗过度,导致元气大伤,一时半会恐怕醒不来的!”圣长老收回治愈术,一连半月每日不间断的为她使用魔幻力治疗,就是萧烬这只七星超神兽都吃不消,更别提他这个三星皇级,从床边站起身的霎那,身子晃了一下,好在被身旁的云帝及时扶住,否则真得一头栽倒在地。

        “圣长老,朕看你还是先回屋里休息休息吧?”云帝担忧地看着他,开口说道。

        毕竟这人可是光明神殿圣长老团的长老,与他们三国皇帝几乎平起平坐,若是出了事就是云裳国也承受不起那后果。

        要知道它可是心云大陆地位超然的顶尖势力,只有它才能对付得了黑暗神殿,谁会那么愚蠢去惹上这么个**烦?

        此时由于妖雪冶还未醒,他们仍在她的储灵戒中,回过神细细想想,众人都多少猜到了点,但表面上都默契的保持沉默。

        许是青狼群们本就是能工巧匠,或是熟能生巧,储灵戒中的亭台楼阁很多,且每一座都美轮美奂,所需的材料也都是妖雪冶从妖天温手里剥削来的,都是上等好的材质。

        乍一看见那一座座坐落于奇山秀水间,错落有致的建筑物,众人都是不免一惊,但从中也足以看到这个空间的巨大,几乎望不到边。

        也幸好楼房够多,他们八、九十人都住得下,这又令他们感到疑惑,这些是谁建造出来的?为何建造了这么多?

        而按妖雪冶的说法是,能压榨就尽量压榨,免得这些小狼们没事干在储灵戒里干嚎嚎想溜出来玩。

        同时妖雪冶也留了个心眼,在将他们带进来之前,事先在药田、生死泉等重要物品所在的位置以隔离结界隔开,避免到时他们乱走,从而发现这些秘密,且还将青狼群留下来,让它们看着点他们那些人的一举一动,而青狼群的存在确实让他们都是一惊,但想到她神级驯兽师的身份也就不再好奇,当然心里免不了各自暗打主意,究竟想什么妖雪冶也没兴趣知道。

        听到云帝的话后,盛威忙点了点头:“是啊!你就先回去休息吧!这里有我看着就行了!我先前……,唉!我这心里真是过意不去啊!”

        “盛院长就不必自责了!人生在世孰能无过?该恨的是那些可恶的妖族,若非他们有心蒙蔽我们的视线,我们怎会如此?”圣长老说得一脸愤然,眼角却悄悄朝霜帝等人看去,将过错全部推给了妖族,丝毫不提先前自己的狼子野心,看着萧烬的眼神却是有些诡异。

        霜帝等人亦懒得和他们计较,没有接话。看了眼妖雪冶后,便道:“我们还是都出去吧!让她好好静养一下!萧烬,你也别太勉强!”

        话音落地,众人都是同意的点点头,相继退出房间,萧烬却未离开,依旧坐在床边,看着妖雪冶,手上不断灌输给妖雪冶光系魔幻力的动作倒也停了下来,惨白得不像样的俊颜是一片疲惫。

        ……

        这边,离开的云帝等人很快都来到了高贤的屋子,此时的他正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情况比妖雪冶好不了多少,也整整昏迷了大半个月,没有苏醒的迹象。

        “圣长老,他的情况怎么样了?会不会有事?”霜帝看了他一眼,从外观上看,根本看不出什么来,身上的外伤早被治愈,长出新肉,面容也不似一开始的惨白,若不是呼吸微弱,就仿佛是睡着一般。

        见状,霜帝下意识的问向圣长老。

        “说不好!此毒霸道无比,若非他及时将心脉护住,恐怕早已中毒身亡,此时皆由依靠自身实力勉强压制毒性,才不至于毒发,但时间一久……”圣长老没有继续说下去,可是众人还是明白了他的意思。

        “那真没办法了吗?”盛威不死心的问道,先前在对付桑狼之时,高贤可是为他挡了不少危险,他从不曾想到平日心底不断咒骂希望他早死早投胎的自己,有一天会这么不舍他的离去,许是不想失去一个拌嘴的对象吧?!

        “除非你们还能找到七叶寸心草!……或是……”

        “或是什么?”

        听到他的前一句,大家顿时翻了个白眼。见他顿住,众人不由得立即追问道,看他一脸难色,也明白这个方法恐怕不比找七叶寸心草难!

        “除非,有人愿意将毒渡到自己身上,这样相当于代替他去死……”圣长老在他们的注视下终于缓缓地说出口,不过很少人愿意为他人做到这种地步,他说出的这个办法其实也没什么用,见众人眼眸都低垂了下来,一耸肩,不再说话。

        “真的……只剩这种办法了吗?”盛威小心翼翼地追问了一句,换来的是圣长老无奈地点头,心沉到了谷底。

        “好了,我们都先出去吧!世间没有解不了的毒,我们尽力看看还能不能找到什么好办法!”沉默了良久,殇林泽扬起温润的笑颜,开了口,那笑却有种强颜欢笑的感觉。

        “就是就是!世事无绝对,船到桥头自然直!我们还是别留在这打扰他了!”南宫绝连连附和,最后看了眼高贤,最先忍不住心中的哀伤,头也不回的朝门外走去。

        但众人知道这不过是他们的自我安慰罢了,却都不再多言,纷纷退了出去。

        而在他们都相继离开后,屋内穆然清风一拂,随即一道素白的身影便已来到了高贤的床边,平日如老顽童般,脾气暴躁,又护犊,又邋遢,又喜欢惹怒她的老人此时却如此安静地躺在这里,这样的表情根本不适合他。

        “师傅,你可欠我一个人情哦!”

        碧绿的眼眸逝过一抹决绝,倾国倾城的俊颜难得的浮现了丝丝俏皮,却掩不住那内里的苦涩。

        是否,她真的不应该和任何人走太近?

        否则,为何她身边的人都要遭受如此劫难?

        不再多想,将老人扶起,走向他的身后,盘膝落坐,体内的灵力运转,蓦然自掌心涌进老人的身体里……

        ……

        不知沉睡了多久,当感受到一股庞大的温和力量突然涌入体内时,高贤只觉原本被毒素一点点蚕食的身体慢慢不再难受,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舒适怡然之感,四肢百骸说不出的顺畅。

        随后在那股力量游走遍全身紧接着退离出去之后,他显然感觉到随着它的退离,体内的毒素也被随之带走,沉重的眼皮颤了颤,却无力睁开,整个人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但与之前相较,此次他睡得更安稳,因为先前为了压制毒素,即便是在昏迷中他仍是保留着一丝清明。

        而当他再次醒来时,天色已暗,云帝等人都在外头用晚餐,整整大半个月没有吃过东西,那饭菜的香味飘进屋内顿时勾起了他肚子里的馋虫。

        咕!咕!……

        竟像是打雷般响亮,高贤睁开眸不禁无语了,才刚坐起身打算下床,他却很快发现了异样,忙体内魔幻力运转一周天。

        果然!

        “宝贝徒弟!!!!”

        想起先前昏睡时迷迷糊糊听到的那个声音,他不禁心一跳,甚至连外袍都来不及披上,光着脚便冲出了房门。

        看见他突然冲出来,云帝等人俱是一惊。

        “高院长,你醒啦?”霜帝最先回过神,迎了上去。

        可未等他靠近,高贤忽然以生平最快的速度一下冲到他的面前,失态的揪起他的衣襟:“宝贝徒弟呢?我宝贝徒弟呢?……”

        “慢、慢点!你先别急!”殇林泽看着霜帝一个战士居然被他卡得面红耳赤,急忙上前将二人分开,看着霜帝阴沉得足以滴出水来的俊颜更是悄然别开视线,不敢再看。

        “冷静!冷静!!邀月国太子现在在房间里休息,你要去也不急于一时,你才刚醒要好好休息!”云帝也忙上前横在二人之间,却不敢靠高贤太近,免得受到同样待遇,他可只是一名魔法师,霜帝都能被掐成那样子,他去了岂还有命在?

        “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你没事了吗?”圣长老随后迎上前来,看着他的目光中满是疑惑,想了想,伸出手为他把了把脉,随即整个人愣住:“你的毒怎么解了?”

        闻言,随后靠来的盛威等人脚步都瞬间顿了顿,接着便是加快步伐围了过来。

        “我也不知道!……哎呀!先不和你们多说了!我要赶去看看!!”高贤自己都有些摸不着头脑,更重要的是他还要去亲眼验证一下那是不是真的,眼中闪过一丝急切,索性推开众人,神识散去,一间一间的寻找妖雪冶此时所在的房间。

        而在离雪山最近的一处阁楼里,高贤终于找到了她的身影。

        此时,妖雪冶还未苏醒,萧烬正趴在床边沉沉入睡,当听到高贤那阵急促的脚步声,眼一睁,顿时朝门口望去,果见高贤随后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云帝等人。

        “宝……”

        话音未落,萧烬霎时横了他一眼,秀美的绿眸满是警告,扫了眼床上并未被吵醒的妖雪冶,这才对他们低声道:“有什么事出去说!”

        不过,还未等他从椅上站起,一只微凉的手却突然抓住了他的手腕,回头看去,正见床上之人睁着绿眸定定地看着他。

        “主子,你醒了?”

        萧烬的声音难掩惊喜,就连云帝等人的面容上都是难以掩饰的一片喜色。

        “嗯!”妖雪冶点点头,作势要起身,见状萧烬立即伸出手助她靠在床头,随后才问向高贤等人:“发生何事?”

        高贤却没有立即回答,猛地一扑,就欲抱住妖雪冶,结果不等妖雪冶一脚飞来,萧烬已是腾地站起身,揪起他的后领,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脸上的笑容看得高贤有些不自在,忙收敛了自己的动作,讪讪的道:“宝贝徒儿,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对了,圣长老麻烦你快来为她看看!”

        说着,就自顾自的拉起圣长老,将他带到妖雪冶的面前。

        圣长老无奈地叹了口气,手伸了过去:“邀月国太子,既然你醒了,老夫再为你把把脉吧!”

        可手还没碰到妖雪冶,却见后者放在床侧的手臂突然一收,神情冷漠而疏离:“本宫没事!”

        这么不甩圣长老面子的举动和言词,一时令屋内的气氛都凝结了几分。

        高贤最先沉不住气,狠狠地瞪了她一眼,道:“什么叫没事?你又不懂医术,不要胡说!就算现在没有感觉不舒服也要让圣长老看看,要是将来身体留下什么毛病怎么办?”

        妖雪冶却没理会他半劝半斥的话语,淡淡问向萧烬:“我睡了多久?”

        “大半个月了!”

        闻言,妖雪冶顿时一蹙眉,慢慢从床上起身下床,萧烬忙伸出手欲扶她,却被妖雪冶拍开,自顾自的下床,什么话都没再说。

        云帝等人面面相觑,而圣长老却是若有所思的看着她,竟一点也不为先前妖雪冶的失礼而生气。

        萧烬沉默了数秒,终于还是硬着头皮道:“主子,你就听听高老头的话吧!要是落下病根就不好了!”

        虽然,他知道妖雪冶会医术,可还是止不住担忧。

        “是啊!邀月国太子,你还是让老夫把把脉吧!要知道那毒可是毒性极烈,一个不慎很可能会送命的!”圣长老这时也开了口,一句话让众人的心都提了起来。

        “真的是你?!”高贤身躯一震,恨不得冲上去敲她两记爆栗。

        “主子……”萧烬是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了,只愣愣地看着她。

        “都慌什么?我又不是没脑子!替人送死的蠢事,本宫才不干!我只是用了种方法把毒素吸出来!”表面不动声色,妖雪冶暗地里却暗暗腹诽:真不愧是老狐狸,这都能看得出来!

        “什么办法?”众人不禁追问道,就连圣长老见她说的煞有介事也不由信了几分,她确实不像那种会替人送死的蠢蛋!

        妖雪冶挑眉,特别是看着圣长老的视线更是掠过一丝邪恶:“凭什么告诉你们?”

        “……”

        “好了!你们在本宫这呆的时间够长了!是否该回你们原来的地方?”

        闻言,众人都从她的话中听出了另一个意思。

        确实!他们都该回去自己的地方看看!

        而此时垂头各自深思的他们都没发现,妖雪冶身子轻微地颤了一下,这一幕却被一人清晰捕捉到,脸上多了几分似笑非笑的深意。

        打定了主意,云帝等人都纷纷离开妖雪冶的屋子,去将人召集起来。

        ……

        四大家族、五大工会、各大小家族、闲散佣兵们、加上云帝带来皇家猎苑的禁卫军,加起来笼笼统统数百人的队伍,在召集后妖雪冶看了看,居然还剩不足百人,有的甚至是全军覆没。

        就是四大家族、五大工会的那二十六名王级强者此时亦才仅剩十一人,虽然在储灵戒里休养了大半个月,他们身上再重的伤都已痊愈,心灵的伤痕却怎么都无法抹去,整整大半个月以来,储灵戒里都弥漫在一片沉重之中。

        张帆和舒然等几名参赛选手算是被保护得最好的人,没有出现伤亡,而听高贤说过云裳国的那队参赛选手在听说樊天他们出事后便被云帝派人提前护送回云都,算是弃权。

        超神器之事实属虚假,所以此次邀月国自是获胜者,然而在这种情况下,张帆等人实在高兴不起来,这一届的精英大比还真是打一开始就惊心动魄。

        甚至是在他们来云裳国的路上,或许妖族的阴谋就已经开始了,否则木卿翼受伤、与樊天的对上?这一切还能说是巧合吗?

        舒然打一看到妖雪冶后,就一直低垂着脑袋,一个人站在角落里不言不语。毕竟一连失去两个亲人,这种打击任何人都无法承受,而他却因自己的自作聪明无意中帮了自己的仇人一把!这如何能让他不气?更觉得没脸见妖雪冶。

        盛威自知对妖雪冶很过分,但以她现在对他的态度来看,若是自己找上门那压根是自取其辱。好在妖雪冶此时由于担心火炫耀和寂几人,顾不上他们,否则依她的性子,恐怕免不了一场‘报答’!

        将‘东方正德’和那些剩下的妖族们都留在储灵戒里,妖雪冶意念一动,下一刻众人便已出现在了先前的那片草地上。

        或许不该叫草地,因为经由他们战斗的波及,这里早被毁得面目全非,许是余威仍在致使魔兽们即使过了半个时辰都还不敢靠近,先前的那些尸体这才得以保存完好。

        储灵戒里的时间过了大半个月,当他们从储灵戒里出来时,其实也才过了半个时辰左右,这让云帝等人看着她的视线更加暗诲。

        妖雪冶则故作无视,不再看众人一眼,便坐上萧烬的虎背,眨眼间就抛下众人消失不见。

        霜帝和盛威是第二个走的,反正现在精英大比搞成这样子,也没人有这心情继续办,更何况胜负早分,他们留着没什么事,带着仅剩的一名学员舒然与云帝等人纷纷告别后,便匆匆离去。

        圣长老与仅剩的五名骑士随即请辞,这次发生的事实在太多,他有必要赶紧回圣长老团和那些老家伙商量商量,至于那些陪同他前来观赛的牧师们他回去后自是会派人将他们护送回去。

        临走时,圣长老却是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妖雪冶先前离去的方向。

        ……没那么蠢吗?

        其余侥幸存活的大小家族、闲散佣兵们也都慢慢退了出去,这次所发生的一切足够他们消化上一阵子,而且损失了这么多人手,那些大小家族的领头人回去恐怕免不了受责难。

        五大工会以及四大家族并没有立即就走,而是自发的打算护送他们出皇家猎苑,有他们的护航云帝自是不会拒绝。

        殇林泽没有跟霜帝一起走,虽然他也担心殇家和魏霜国此时的状况,可他同样不放心妖雪冶,妖族的实力就连高贤这个实力深不可测的人都受伤,一旦妖族要报复,首先选择的对象必是她!所以,打算与南宫绝一起留在她身边保护她。

        张帆等人自然还是被众人一齐保护着出去,一下子这块空地上的人便都退了个干净。

        而在临走时,他们迎来了熟悉的一个人……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046/1868649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