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雪希离殇 > 第二百九十五章:初临妖之界!

第二百九十五章:初临妖之界!

        ——————

        ‘咚!咚!……’

        某处安详静溢的密林里,某天突然响起了重物坠地的声音,两个突如其来从高空中掉落下来的不明生物打破了这片森林一直以来的安静,霎时惊起林中飞鸟无数。

        ——————

        不知过了多久,阳光从树缝间投下斑驳的光斑,刺目的光线令昏迷中的男子不禁微微蹙眉,卷翘的睫羽轻轻煽动,一双如秋水的黑眸霎时睁开,当看见周围的一切,特别是看到自己竟然被挂在离地面四、五米高的树枝上时,凤眸中不由得闪过一丝疑惑。

        “……六弟!!!”

        忽然,男子像是才想起什么一般,一声惊呼落地,水眸开始紧张地四处寻找起来。

        ‘砰!’

        许是动作太大,勾住他衣袍的树枝应声断裂,下一秒在他瞪大的双眸下,整个人已经直直的摔到了地面上。

        天仙下凡脸朝地,男子呈八爪鱼状整个人趴在了地上,这一摔可把男子摔得七荤八素,甚至连一声‘哎呦’都没有来得及发出。

        但男子此时显然没有功夫多理会这一摔摔出的毛病,就地爬起,一瘸一拐的向一旁密集的草丛走去。

        因为,刚才在无意间他似乎看到了一抹素白在那里。

        “六弟!!”

        果然,当走近一看,那里倒着的正是自己要找的那个人,此时正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面容被掩盖在凌乱的绿发间,许是掉下来时被周围的树枝勾到了,素雅的锦袍与他一样有多处破损,且沾染上了灰尘,看起来颇为狼狈。

        男子顿时心一慌,扫掉她脸上、身上的枯枝落叶以及绿发,放在她鼻尖的手微微颤抖,当感觉到她只是昏迷过去之后,终于松了口气。

        “六弟!六弟!……”

        轻声的呼唤,‘少年’却未见动静,呼吸平稳,入鬓若飞的双眉就连昏睡中都微微蹙起,像是梦到了什么很不好的事情,眉宇间多了几分淡淡地忧伤。

        男子情不自禁的伸出了手,轻轻触碰她柔滑细腻的脸颊,细细描绘着她精致无比的五官,圣洁的俊颜慢慢浮现出幸福的神色。

        “真没想到,我还能像现在这样碰触到你……”微凉的体温自指尖传来,那是专属于她的体温,鼻尖萦绕的是专属于她的冷莲香,男子痴迷而满足的眯起凤眸,满眼的爱怜。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少年’依旧没有醒来,或许是感觉到有人在摸她的脸,蹙起的双眉不禁又紧蹙了几分,随后竟是缓缓舒展,一把抓住了在脸上作乱的那只手,迷迷糊糊间发出了一声喃喃噫语。

        “……裕……”

        男子身子顿时一僵,本能的想抽出手,却被她死死抓住根本收不回来,屏住呼吸,静待良久,见那双眸并未睁开,不觉松了口气。

        不知是想到什么,薄唇不禁缓勾,一丝甜蜜在心间涌过,看了眼仍在昏睡中的‘少年’,男子慢慢将视线落在四周,打量起二人此时身处的环境。

        这是一片植物葱茏茂盛的森林,地上到处可见绿色的植被,头顶粗大的大树枝叶密密麻麻遮盖苍穹,微风拂来吹打着树叶,发出‘沙沙’的声响,茂密的枝叶间一缕缕光线投射下不规则的光斑,整片森林诡异地寂静,一丝虫鸣声都没有。

        男子不免有些担忧的皱皱眉,无形中已是戒备十足,因为这个森林给他的第一感觉是诡异,第二个感觉就是——危险!

        想到这,男子不由得又想到了最关键的一点,扫了眼自己的身体,苦苦笑了。

        最主要的是……,还好六弟有和他在一起!

        许是没再感觉到他的挣扎,‘少年’手上的力道不觉中松了几分,男子见状眼疾手快的抽回了手,精神力散开,当‘看’见距他们数米外有一条三米左右宽的水流,眼眸不禁闪过一丝光亮。

        而后,看向地面上的‘少年’,沉思片刻,终是将人背在背上,他无法将她一个人放在这危险的森林里。

        起身,拨开身边一人高的草,男子慢慢的向前走,不时左右看看,这诡异的森林对他来说无疑不是陌生的,这里的植被也与原先他所在的大陆有所不同,树木不似心云大陆的高大,没有随处可见的魔兽,然而却看起来更危险,更诡异。

        警惕的注意着四周的动静,身体所有感官全部打开,以便在危险时能最快的做出有效的反应,男子就这么背着‘少年’一步一艰难的走向水流的方向。

        而当穿过一人高的草木来到水流边时,男子的手已经被坚韧的草叶划破好几个口子,火辣辣的痛自手掌上传来,丝丝血迹顺着口子流出,让他痛得微微皱眉。

        小心翼翼的环视周围一圈,直到确定除了风吹树叶的娑娑声并没有其余异响,男子这才放心的从草木里走了出来,向水流走去。

        将背上的‘少年’轻轻的放在水流边的地面上,男子走到水流边。碧清色的水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着金色的光芒,水流里相隔不远就会出现一块大石头,或倾斜,或平整,水的颜色很深,看不清水流的深浅,伸手探了探,水意外的清凉。

        鞠了一捧水扑到脸上,清凉的感觉让他浑身的毛孔霎那张开,说不出的舒服,人也精神了不少。眼角扫过不远处的‘少年’,想了想,扯过身上的墨兰长袍,在袍角的位置撕下了一块碎布,将碎布打湿拧干,朝‘少年’走去。

        要是六弟醒来发现自己现在这个模样,她非抓狂不可!

        仔仔细细将‘少年’裸露在外的肌肤擦过数遍,直至将她脸上、手上……的灰尘都擦去,又为她细心的整理了一下装扮,男子这才走回水流边,看着水里遨游的鱼儿,薄唇缓缓上勾……

        ——————

        “……唔……”

        不知过了多久,一声轻咛自‘少年’的薄唇里发出,卷翘修长的睫羽微微煽动,刺目的光线不由得让刚醒来的她眯起了眼,直到适应了光线,这才缓缓睁眼。

        “六……咳咳……主、主人,你醒啦?”男子脸上闪过一丝异样,薄唇微抿,俊颜不知为何红了起来。

        这个称呼真的……好奇怪!

        “裕,这是哪?”妖雪冶没有多想,下意识的脱口而出,撑起身子,碧绿的眼眸还有些刚睡醒的迷茫,周身的气质慵懒如猫,一颦一语风情自然流露。

        男子的俊颜不禁又可疑的红了红,随即身子一僵:“……我……我、我……”

        意识到他的异样,妖雪冶这才将视线转向他,紧接着是愣住,而未等她开口,男子已经率先开了口。

        “主人,我是寂!你是不是还没睡醒?”男子的声音及神情十分淡定,若不是俊颜上的红晕还未完全褪尽,刚才的无措就仿佛是妖雪冶的错觉一般。

        妖雪冶眉心微隆,眼帘低垂,声音听不出丝毫起伏:“对不起,我认错了!这是哪?”

        该死的,怎么会有那么一瞬以为是裕回来了?!

        又下意识的看了看寂,总觉得今天的他有些不一样……

        “妖之界!……”见她视线再次投来,寂立即察觉到不对劲,眼眸一闪,又补上了一句:“这里不一样,我猜的!”

        话语一如既往的简洁,像极了一个人说话的语气,妖雪冶不由得眼眸深沉了几分,记忆中那张冷峻的容颜不知为何慢慢与眼前的那张脸重叠在了一起。

        ……然?

        “主人,你看这里的植物和心云大陆的很不一样,而且……你有没有感觉到这里并没有元素的存在,所以这里很可能已经不再是我们所在的心云大陆了!”寂神情不变,无形中却又像多了什么,时而偷偷看她的神色中添了几分复杂,微抿的薄唇似乎透着几许倔强,内里却是掩饰的脆弱。

        ——又是熟悉的神色!

        妖雪冶再次蹙了蹙眉,竟有种温奇·狄维尔斯回来了的错觉,努力忽视这种异样,不自然的别开了眼,却错过了那人眼中闪过的受伤,打量了四周一眼,心知寂说的没错,因为她根本感觉不到元素的存在,就连灵气都少得可怜。

        “对了!……”

        妖雪冶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猛地从地面上跳了起来,转瞬来到不远处的寂面前,此时的他正坐在火堆边烤鱼,本快烤好了,谁知却被妖雪冶嫌碍事,夺过他手中的烤鱼,直接抛出一条抛物线,‘咚’的一声,打水漂了。

        寂嘴角抽了抽,这里的季节不同于心云大陆的四季如春,如今显然是盛夏,失去魔幻力的支撑,他就好比一个普通人,但为了让她醒来不至于饿肚子,他是千忍万忍硬是坐在炙热的火堆边烤鱼,没一会已是满头大汗,整个人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俊颜通红,喷出的呼吸都是热得吓人。

        她倒好,一眨眼的功夫就让他做出的牺牲打水漂了,知不知道他可是冒着被当成烤鱼的危险艰难的为她烤鱼?!

        寂登时瞪圆了双眸,而妖雪冶并未意识到他的不满,一把拽过他,上上下下里里外外仔仔细细将他整个人打量了好几遍,那紧张的神色让寂的心不由得软了下来,眸中涌现的是似水的温柔,如果此时的妖雪冶能抬头看他一眼的话,一定会发现此时他看着她的神情竟是与艾米斯【轩辕鸿锦】那么的相似。

        “我没事的,雪!”温柔的笑了笑,寂拉住她的双手,看着她的眼中是一片难掩的神情。

        “怎么可能没事!!当时……”妖雪冶下意识的吼道,声音很快静止,像是想起什么,眸中满是愧疚,就连平淡无波的声音都添了几分哽咽:“……对不起,我……”

        “傻瓜!当时也不是你的错啊!这一切要怪就怪那该死的牟国师!要不是他害死了凛,从而激发出你体内潜藏的魔性,你根本不会变成那样!”

        多么熟悉的一句话,犹记得当初她错手杀了武明诚时,鑫就是这么安慰她的!……

        妖雪冶薄唇缓缓勾起了一个苦涩的弧度,摊开自己的手掌,看着那白皙似雪的掌心,心中是说不出的感觉,穆然紧紧地抱住了寂的腰身,紧紧地,不愿放弃的。

        “还好!……还好你没事!”

        亲手杀了橙儿,如今若是再亲手杀了他,自己真的会崩溃的!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一声声的道歉诉不尽她此时心中的懊悔,浑身止不住颤抖,那是一种害怕失去的脆弱,生怕他会像风他们一样一个不经意就从她的指尖溜走,甚至没有一个回头。

        寂无言的回抱住她,闻着她身上散发的独特冷莲香,感受着怀中的她的真实,一脸的沉醉,一声呢喃竟是脱口而出:“……还能这样抱着你……真幸福!”

        “嗯?”妖雪冶没有听清,正想摆正身子看他,却被他紧紧地抱住,虽然她年仅十三来岁,光从背影上看却宛如十八、九岁的少年,高挑修长,二人的身高基本持平,她能看到的只是他的半个后脑勺,脑袋微微搭在他的颈间,舒服的眯起了眼,也便不再多想。

        二人相拥的画面竟是那般的和谐,一股温馨围绕在二人周身,她身上微凉的体温隔着衣物传来,竟慢慢驱散了寂身上的滚烫,同时驱散了他心中的不安。

        只是,……这种幸福还能维持多久?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不知是谁先松开了手,二人面对面,相视许久,随即是不约而同的展露出了最最甜蜜的笑容。

        “寂,你会一直陪着我吗?”

        “……会!我们说好的!”

        哪怕是在你看不见的地方,我也会一直一直的陪着你,守护着你!

        转过身去的妖雪冶没有看到,身后的他那一瞬流露出的深情与决绝。

        “寂,我昏睡了多久,你说我们这是在哪?”妖雪冶环视四周,体内的魔幻力虽然没有了,但灵力的运转却不妨碍,可惜就是所剩无几。

        “半天!这里是哪我也不知道,先前我同样昏迷过去了,醒来后就发现我们已经到这里,至于是怎么到这里的,或到这多久了,我就不清楚了!”寂老老实实的摇摇头,温和的看着她,却是一点也不心急。

        “你不担心?”见状,妖雪冶不由得好奇地问道。看着他那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心中的怪异更甚。

        ……如果没看错,她是不是在他的眼里看到了一种故地重游的怀念与感慨?

        他是在怀念这里吗?

        “咳咳、先不说这个了!我记得我跳下地缝时,好像看到高贤他们也跳了下来,我们还是快点找到他们吧!这里对他们来说是很危险的!”

        “地缝?”妖雪冶疑惑眨眼,看着他转身便走甚至有点落荒而逃的背影,若有所思的开了口:“你似乎对这里很熟悉?”

        话落,妖雪冶明显看到寂脚下趔趄了一下,险些站不稳,又很快在转过身来时恢复如常,水眸无意间迸射出的是一片如狼的孤傲,或许是察觉到妖雪冶视线的异常,才又急忙敛去。

        但妖雪冶可以确定,她肯定没看错!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别多想了!我们还是快点走吧!”未等多想,寂的声音忽然传出,紧接着急急转身,仿佛在逃避什么,甚至不敢看妖雪冶那双像是能看穿一切伪装的魔瞳,这令后者不由得多了几分深思。

        举步跟上,妖雪冶一边沉思着,一边又像是想起什么,轻声问道:“对了!在我被莫习凛推上断崖后到底都发生了什么?”

        “你不记得了?”寂惊诧回头。

        妖雪冶沉吟片刻,凝重道:“有些模糊!”

        那时的她就仿佛心神被什么控制住了一般,只能隐隐感觉到发生了什么事,隐隐觉得心在抽泣,行动却不由自己,事发的全程记得不是很清楚,就连现在都还有那种感觉,这让她很不舒服。

        见她不似说谎,寂将信将疑的将事情说了一遍,想起的是当初妖雪冶赶走洛鑫合时的那个场景。

        ……看来,这又是那个‘妖雪冶’动的手脚!

        “这么说来,他们全都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了?”闻言,妖雪冶不由叹了口气,心里已经明白恐怕是那个寂说过的绝尘女神觉醒了。同时在疑惑,这绝尘女神到底是何方神圣,为何不仅心云大陆对她敬若神明,在妖之界同样大名鼎鼎,她怎能如此轻易的在时空自由窜梭?即便是真正的神也无法做到这个地步吧?!

        “嗯!你那么明显的标志别人想不知道都难!还弄出了那么大的动静,估计你现在在心云大陆已经是出了名的了!”水眸霎那星光闪烁,耀眼动人,丝丝笑意在眸中亮起,整张脸似乎都添了几分亮彩,如土卿昶般显得有些可爱,周身的气场竟无形中换了,玩世不恭、随性活泼。

        “哼!”妖雪冶郁闷的撇撇嘴,看着他那一脸的幸灾乐祸,冷哼一声,看着他霎那的变化,更是不自然的别开了视线,努力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心里腹诽:就算没有这出事,她还不是照样出名?好在身份摆在那,否则早被人淹没了!

        “可是,为什么地缝会通向这里?”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寂下意识的朝妖雪冶看了过去。

        妖雪冶抿唇不语,脚下的步伐却是加快了些许,脚踩着地面厚厚的落叶,紧跟在寂的身后,眸光暗诲莫名,不知在想些什么。

        寂见此不再多言,二人就这么沉默的行走在茂密的森林中,四周依旧是诡异地寂静,好在魔幻力没有了,但精神力仍在,二人都将自身的精神力放到最广,时刻注意着周围的风吹草动。

        “呐,这些水果给你填填肚子!”想了想,妖雪冶还是从储灵戒中拿出了一些小青狼王刚洗干净的水果对着寂抛去,自己也拿出一个状似苹果的水果啃了起来,显然是想到了先前被自己随手丢掉的那条烤鱼。

        ……他饿坏了吧!?

        寂没有多做解释,接过她抛来的水果吃了起来,心里却是内流满面,这一幕让他不由得想起了当初在某人的强势霸道下,他吃下了生平的第一个水果,那可是他有生以来一生难忘的噩梦啊……

        ——该死的!老子是狼!!!!!

        忽然,寂的耳朵下意识的动了动,同时妖雪冶绿发间的尖细双耳轻轻颤了几下,二人无声地对视一眼,随即心照不宣的朝左侧蹿去……

        【感谢巫娜娜赠送的一枚平安符,这真是给了我大大的惊喜,信心倍增呐!

        同时,妖姬一直没来得及感谢朕**对本书坚持不懈的支持!其实这本书我是打算自己写来自己看的,没想到也会有人和我一样喜欢此书,书友大大们尽管放心,雪希这本书妖姬是绝对不会放弃的!

        只是,我乃业余人物,写至今时今日差不多只还写了一半,要想完结恐怕没那么快,只希望追文的大大们千万别失去耐心……

        还有,呃……这几天可能要回老家一趟,没法及时更文,大概得三、四天的时间才能恢复日更,在此要先跟各位说声抱歉!

        为了聊表歉意,妖姬会附送上一更,飘走~~】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046/1868650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