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雪希离殇 > 第二百九十九章:意外昏厥与主灵脉被封!

第二百九十九章:意外昏厥与主灵脉被封!

        东方开始泛起鱼肚白,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向远远近近的群山,苍茫的林海此时不再显得那么的凄凉,时而似有几声鸟鸣远远传来,为这片几乎望不到边的林海添了几许生机,四周却依旧没有任何生物敢靠近。

        一缕青烟自即将燃尽的火堆上飘荡而起,饱睡了一觉的寂沾染着露珠的睫羽轻颤,终于缓缓醒了过来。

        而他一睁眼,入目的就是一张放大的熟悉俊颜,此时单腿微曲,手肘顶在膝盖上,支着脑袋,一双细长的凤眸紧闭,修长卷翘的羽睫犹沾染着露珠,晶莹剔透,竟为那张倾国倾城的俊颜莫名添了几分凄楚,呼吸平稳,睡颜安详,整个人在晨曦的笼罩下,变得梦幻起来。

        “看够了吗?”冰冷的声音带着刚睡醒的沙哑,此刻还夹杂了一种慵懒的鼻音,妖雪冶漫不经心的睁开眸,有些戏谑的看着那一大早就盯着她不放,害她都睡不下去的男子。

        “不够!”被人抓了个现行,寂的脸顿时腾地红了,在听到自己这下意识的回答,更是羞得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

        “不够的话,以后有的是时间看!你现在能不能先起来?我可是就这个姿势坐了一整晚!……”妖雪冶无语的摸了摸鼻子,不知是不是错觉,在她说完前半句时她分明看到了他眼中一闪而逝的悲伤。

        闻言,寂这才注意到自己竟躺在她的另一条腿上,她的左手就这么搭在自己的腰间,脑袋下枕着的那条腿似乎都有些僵硬麻木,想来昨晚为了不惊醒自己,她定是就这样一动不动的坐了一晚,怪不得昨夜会突然感觉到无比的温暖,睡得那么的安心。

        想到这,寂心中顿时升起一丝愧疚,却没有立即起身,依旧赖在她的腿上,一脸无赖:“不嘛不嘛!人家还没睡够呢!”

        更主要的是,他舍不得她的怀抱,舍不得她独特地温柔。哪怕知道这并不是真正为他而展露的……

        妖雪冶嘴角狠狠地抽了抽,怪异的看着他,这口吻分明是橙儿惯用的语气……

        “咳、肚子饿了!”许是察觉到她的异样,寂立即嗖的一声坐了起来,圣洁的俊颜收起了不慎泄漏的邪魅气息,一脸正色的望着她。

        可当看到妖雪冶的下一个举动,他十分后悔为什么说出这句话……

        “雪儿,能不能打个商量?还有没有其它东西吃?”寂可怜巴巴的望着妖雪冶,希望能换取她那少得可怜的同情心。就算水果品种再多,吃了那么久也会腻的好不!?

        妖雪冶眸色不知为何暗沉了几分,因他俊颜上不经意泄露出的邪魅气息,也因他熟悉的称呼。

        ……雪儿……

        好久没听到这个称呼了呢!

        想到那个男子,妖雪冶的薄唇不自觉的勾了勾,一瞬竟有种橙儿回来了的错觉。

        她看着他的神色仿佛带着能看穿所有伪装的犀利,寂不自然的别开脸,竟不敢直视,就连声音都有些颤抖:“……主、主人,你怎么了?就算不同意也别用这种眼神吓我嘛!我吃还不成吗?”

        话语似有几分委屈,寂一把抓过妖雪冶手里的梨子,化悲愤为力量,狠狠地吃了起来,心中却是欲哭无泪。

        美食啊!……你怎么就这样弃我而去了……

        “嗤!”看着他那一副英勇就义的模样,妖雪冶不禁喷笑出声,却因忘了如何笑,看起来就像是不屑地嗤笑般,令寂的脸色越发的凶狠起来,用眼泪汪汪的眼神无声控诉她的恶行。

        妖雪冶不痛不痒的耸耸肩,拿起自己的那份悠闲地吃了起来。

        “呐,你昨晚……”寂咬了咬唇,突然有种不知该如何开口的窘迫,难道要直接问她:你昨晚说的是不是真的?却又担心那只是自己在做梦。

        就算他不说,其实妖雪冶早就看穿了他的心思,谁叫他一点也不懂掩饰,心里想什么脸上全都表现出来,就像武明诚一样,明明在别人面前表现得老奸巨猾,在她面前却像是一个初涉江湖的单纯人儿。

        但看着他一脸纠结的神色,妖雪冶还是忍不住逗他:“什么?昨晚怎么了?”

        “……没、没什么!”寂失落的垂下眼帘,嘴里原本香甜爽口的香梨此刻也变得索然无味。

        就说嘛!雪儿怎么可能对他说出那种话,……果然是自己想多了吗?

        同时,心里涌现了一丝莫名的受伤,可这分明不是他自己的感觉,如此想来,恐怕是……

        “逗你的!”

        妖雪冶不咸不淡的三个字顿时让寂的眼眸一亮,随即却又有些心理不平衡。

        该死的!原来真不是自己想多了!雪儿还没这么对他说过呢!!

        看着他虽然扫去了低迷,却瞬间表现出很不甘的神色,妖雪冶不禁疑惑起来,而未等她开口询问,寂却突然看向她。

        “真的吗?可是昨晚我没听清耶!雪儿,你能再说一遍吗?”虽然用这招骗她很不对,但至少能弥补下自己的不甘心,寂的双眸霎那划过了一丝狡黠。

        “啊?”妖雪冶下意识的愣住了,却很快回过神。这家伙是不是太记仇了?这么快就想还回来!?

        “再说一遍嘛!你昨晚是不是说过要和我白头偕老,不会离开我??”

        你这算没听清?妖雪冶无语的摸了摸鼻子,更确定这丫的是在装傻,索性保持沉默,打死不理。

        但寂却不依不饶的继续说道:“说嘛!说嘛!!再说一遍!一遍就好!真的一遍就好……”

        嘴角无意识的抽了抽,妖雪冶只觉耳边似有几十只苍蝇嗡嗡嗡直叫,让她恨不得一掌拍死他,可看着他那认真的模样,实在被吵得没辙的她还是无奈地重复了一遍:“是是是!我们要一起白头偕老,我不会离开你!就算来世我也会尽我一切来爱你!——满意了吗?”

        “来世……,真的吗?”寂顿时激动了起来,心中的不甘褪去,换上了满满的幸福。

        “你怎么哭了?”看着他眼眶开始泛红,妖雪冶不明所以的望着他,手一扬,拿出一块干净的锦帕轻柔的为他擦拭在脸颊滑落的泪珠,心,疼了:“怎么说得好好的就哭了?……别哭了,我会心疼的知道吗?……傻瓜!”

        那前所未有的温柔口吻令寂的眼泪涌得更凶,抽抽噎噎的望着她,想看清她此时脸上的温情,却只看到一片模糊,感受着她小心翼翼的呵护,忍不住一头扎进了她的怀里,只盼这份柔情能持续久一点,明明想笑,眼泪却很不争气的不断喷涌而出。

        抬起手一下一下轻轻地抚摸着他柔软的白发,妖雪冶只能无奈地抱着他,任由他的眼泪浸湿她的衣襟。

        ……

        不知哭了多久,慢慢的怀里突然没了声音,妖雪冶心猛地漏了一拍,慌忙将他的身子摆正,却哭笑不得的发现这丫的哭着哭着居然又……睡着了?

        无奈地叹了口气,妖雪冶为难的看了他半晌,想叫醒他,但看着他沉沉入睡的样子又不忍打扰,可她总不能再在这等他醒来吧?

        直觉告诉她,他这次不可能这么快醒!

        心里似乎一直有一个声音不断催促她必须加紧时间,她知道这很有可能是另一个她给她的暗示,其实到底要去的是什么地方她自己也不清楚,只能直觉的向前走着,直到到达目的地。

        纠结了半天,妖雪冶终于像是下定决心般,直接将人拦腰抱起,这突然的动作居然也没惊醒这素来警觉的男子,双眸依旧紧闭,圣洁的俊颜不知为何添了几许柔弱,再无往日醒来时那张扬霸道的样子。

        似乎在来到妖之界后,他的模样不变,性格却已经在潜移默化的改变着,随着这段时间的观察,这种感觉更加的明显。

        ……应该是她多想了吧?

        妖雪冶心里自我安慰着,不再看怀里陷入沉睡的男子,跨步向左侧的密林走去。

        ……

        这一路依旧一如既往的平静无波,整个森林就像只有他们二人一样,四周安静得只剩她轻微的脚步声。

        直至走到日上中天,妖雪冶驻足抬头透过树缝枝叶的间隙,望着那一小片天空上悬挂着的炎炎烈日,在一棵粗壮的古树下终于停下脚步,将怀里的男子轻轻放在藤蔓蜿蜒盘旋的树荫下。

        此时的寂仍在沉睡,一点也没有苏醒的迹象,若不是那平稳的呼吸和起伏的胸膛,就像是死去了一般。

        妖雪冶蹙了蹙眉,可她早查过他的身体,并无异常,却又无法解释他为何会昏睡不醒。

        想了想,妖雪冶还是忍不住将手搭上他的手腕,得来的结果还是一样,他的身体根本没有任何毛病,只是比平常较虚弱了点。

        无奈地叹了口气,妖雪冶将手收了回来,慢慢起身,走向了树荫前的一片草地。

        而在她转身的霎那,她没有看见那棵古老的大树粗壮的树干上竟然出现了两只眼睛,在妖雪冶若有所觉的转过身时却又立刻再次隐去。

        轻转过身,妖雪冶没有多理会心中的那丝异样,蹲在草地上,右手缓缓抬起,五指灵活的蜿蜒舞动,神情认真,仿佛在从地底召唤着什么,一颗颗极小极小的光点随着她手指的跳跃,慢慢从草地下渗透出来,融汇成一颗银色的光点,比之昨夜的更亮,更大。

        然而,妖雪冶还是感觉到了它的虚弱,果然没过一会,托在掌心里的银色光点再次宛如水花炸开般‘砰’的一声破碎,消失得无迹可寻。

        妖雪冶认真的俊颜不由多了几分凝重。

        看来,果然像她所想的那样吗?

        ……

        寂这一睡便是一整天,当他醒来时,已近傍晚。

        二人此时身处在虚皿妖林的中心地带,那是一片连绵的山脉,到处都是植被,从上往下俯瞰能发现那片山脉看起来就像是一条盘旋的巨龙,落日的余晖斜照在树梢上,好似一层金纱。

        火堆边,妖雪冶沉默不语的坐着,虽然面无表情看起来与平日无二,但细心的寂还是发现了她今天的不同。

        想开口,妖雪冶已经递来一串烤好的烤肉,将寂想说的话硬生生咽了回去。

        “……雪、……主、主人,你确定要吃吗?”看着手中黑不溜秋的不明物体,寂狠狠地抽了抽嘴角。——这还不如水果呢!

        妖雪冶挑眉,将手中的烤肉递给他后,自己却没有动口。或许是她已经知道自己做出的东西的杀伤力。

        于是,寂只能无比悲催的接过烤肉,将烤肉递到唇边,薄唇张了张,又闭上,又张了张,又闭上,……眼角偷偷注意着妖雪冶的神色,反反复复试了好几回,怎奈某人毫无自觉,故作视而不见。

        顿时,寂生气了,一脸悲壮的闭上眼,一口咬了下去,那狠劲仿佛那是某可恶家伙身上的肉一样。

        “呕~~~~”

        事后,寂开始后悔了,恨自己不该为一时之气而将老命交出去,一张脸黑到透顶,媲美包公,那滋味简直令人难以承受,胃,抽了……

        看着他还没咽下去就趴在地上开始猛吐,妖雪冶汗了一把,所以她才从来不做饭!赶紧上前,为他顺背:“你没事吧?”

        “主人,下次我要是看谁不爽,一定第一个告诉你!”

        “……”

        ……

        一段小插曲就这么过去了,最终寂的胃已是不堪重负,狠狠抽搐着,再无一丝胃口。

        妖雪冶也不再逼他,但看着他什么都没吃,忍不住还是心疼了,否则她也不会亲自上阵为他烤肉。虽然,貌似把事情弄得更糟了……

        想让他吃点水果,至少填填肚子,可寂死活不肯吃,许是生气,扭头不理妖雪冶,径自躺在火堆边睡去了。

        妖雪冶看了他的睡颜半晌,看出他是真的生气了,心中也是有些恼怒。要不是看他昏睡了一整天,加上这段时间他一直跟着自己只吃水果,显然吃得有些腻,这才想让他换换口味,谁知他竟然这样待她……哼!

        想罢,妖雪冶袖摆一挥,腾地站起身,周身释放着骇人的寒气,头也不回的往一侧的密林深处走去。

        夜晚的森林显然更加诡异,也比白日更寂静,更别说是这枝繁叶茂的丛林,月光遮遮掩掩只有几缕透过树缝照射下来,却令四周的一切显得有些朦胧,地面凹凸不平,树根藤蔓蜿蜒起伏,好在妖雪冶的夜视能力很强,否则真得摔上好几跤。

        突然,妖雪冶停下了脚步,蹲下身子,细细看了地面半天,视线环视四周一圈,像是在打量什么,后又腾地起身,继续朝前走了十来步。

        来到十来步的位置后,人又蹲了下去,袖摆轻挥数下,以劲风将地面上覆盖的枯枝落叶扫去,雪白的手掌随之轻置于地面,狭长的凤眸紧闭,周身慢慢涌现出银色的光雾,将她整个人笼罩其中,霎那四周被照得通亮。

        光雾中,妖雪冶倾国倾城的俊颜开始一点一点的发生变化,碧绿的长丝无风自动,当再次贴服在后背时,已换上了妖异的银丝。

        而她似乎没有察觉到这些变化,神情前所未有的认真,仿佛在感应着什么,没过一会,空前绝世的容颜却‘唰’的一变,十分难看。

        眼眸睁开,银色的双瞳顷刻迸射出七彩的光芒,使得周围的环境似乎也被镀上了一层彩虹的色彩,美不胜收。

        妖雪冶面色凝重的直起身,一丝了然在银瞳中闪逝,银唇微启:“果然吗……”

        想不到事情真如她所想,怪不得姬胤星会面临破碎的危机,星球间是需要她的混沌原力来维系,但就算没了混沌原力的支撑,星球也不至于灭亡,受到影响倒是必然的。

        主灵脉被封,姬胤星的情况自然比其它星球更糟糕,没了天地灵气的支撑,这个星球想不毁灭都难!

        眸色越渐暗沉,而随着妖雪冶长发上的银色褪去,她的神智已恢复如初,疑惑的看了四周一眼,又看了看自己的掌心,想起先前自己所做的那些怪异的事,却没有想到结论。

        怪异的愣了半晌,妖雪冶索性不再多想,原路返回。

        临走时,眼角却不着痕迹的扫了眼右侧的密林。

        直到她走后,一道墨兰色的身影才从树后闪了出来,看着她的背影略带复杂,她低声喃喃的那三个字在耳边萦绕不散。

        她,似乎知道了什么……

        很快,男子的思绪就从这件事里拉了回来,摊开双手,呆呆地望着自己的掌心,想到今日一整天的昏迷,一滴泪毫无预兆的流了下来。

        ……时间不多了吗?

        ……

        当回到原地,妖雪冶早已坐在火堆边,见他出现也不多问,仿佛他去哪里根本与自己无关。

        这漠然的态度让寂的心开始微微抽痛,但心里装着太多的秘密,已经快要将他击溃,他同样沉默不语的坐回火堆边,二人就这么沉默的待了一整晚,各自沉浸在各人的思绪中。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046/1868650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