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雪希离殇 > 第三百零四章:花灯!

第三百零四章:花灯!

        风轻轻地吹拂着,翠绿的竹叶迎风摆动,而寂的动作却是静止的,仿佛周围的一切声音都消失了,整个人像是被人施了定身术,瞪大的水眸死死地盯着不远处的方向,心跳漏了一拍。

        不远处,妖雪冶单膝跪地,一手扶着额头,碧绿柔顺的发丝由于她大幅度的动作垂直滑落,将她本就低垂的容颜完全遮盖,即使长发迎风而动,却依旧朦朦胧胧的遮掩着,看不出她此时的神情。

        “主人!!!”

        猛地回神,寂急忙冲上前去,将跪倒在地的妖雪冶扶了起来,当看见她眼中的空洞后,呼吸不由一紧,像是急着证明什么,颤抖的伸出手,在她的眼前晃了几下,却见她仿佛看不到般,就这么愣愣地任由他将自己扶起,置于额头的指尖微微下滑,抚上了自己的眼角,看到的是一片黑暗……

        寂身心俱颤,惊骇在水眸中慢慢绽开,忽然想起当初在死亡森林和当时木卿翼二人落崖时的那一幕幕,一个可怕的念头在脑海中慢慢成形……

        “主、主人,……你看得到我吗?”想是这么想,寂还是抱着最后的一丝希望小心翼翼的求证道。

        妖雪冶循声望向他,却只能茫然的摇摇头,这样的突然失明已经不止一次,可不同的是,这一次持续的时间最长,从以往的两次经历来看,或许这短暂失明的时间还会继续增长。

        开始,妖雪冶确实没有多注意,但似乎从第七缕残魂回归后,她的身体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开始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就好比这突然的短暂性失明……

        想到这,妖雪冶伸出右手摸索上左手的脉搏,反复诊脉了良久,得来的却依旧是不变的结果。因为她在第二次短暂性失明时就已暗暗为自己检查了一遍,见看不出异样,且自己之后也没有再出现什么异常,也就没有再在此事上多上心。

        可她没想到,短暂性失明会再次来袭,还越来越严重。

        看着她的举动,寂刚想询问结果,但妖雪冶的俊颜上却随即划过了一丝疑惑,那神情分明已经告诉他结果:竟然连主人如此高超的医术都无法查出什么!?

        而就在二人一筹莫展神情凝重之时,妖雪冶本空洞的双眸开始慢慢有了焦距,面前寂那张盛满担忧的俊颜缓缓浮现,越来越清晰……

        妖雪冶眨了眨眼,先是看了寂一会,这才将视线移开,右手在眼前摊开,随即看向四周翠绿的竹林,扫了一圈,最终再次锁定在寂的身上:“……好像能看到了!”

        “主人!!……”闻言,寂一直盈在眼眶里的泪珠终于无声滑落,顺着双颊,一路滑下,其中一滴泪更是流到了嘴角,让他品舐着泪中的苦涩。

        ‘啪嗒’

        泪滴落在妖雪冶白皙的掌心里,妖雪冶无意识的伸手接住那一滴晶莹的泪,明明冰冷却宛如能灼烧她的手心,忽然想起有多少人曾为她落泪……

        洛鑫合、莫习凛、妖天温……

        “寂,别哭了!我这不是好好的?”不忍看他泪流满面,妖雪冶伸出手揉了揉他未束起披肩顺滑的长发,动作轻柔无比,目露心疼。

        “可是,你知不知道刚才真的吓死我了!!!!”寂冲着她一声嘶吼,狠狠撞进了她的怀里,泪越涌越凶,宛如开了闸的堤坝怎么也停不下来。

        妖雪冶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一撞不禁倒退了几步,二人险些直接摔倒在地,好在妖雪冶及时稳住身形,同时将他紧紧地抱住,这才免去了这场无妄之灾,看着怀里的他不仅没有停止,反而哭得更凶,不由得连忙转移话题:“好了,天色不早了,我们还是快点去找桂竹吧!”

        “可是,你……”

        “放心!我真的没事!”妖雪冶眼神一闪,敛去心中的不安,为了使自己的话更有说服力,也为了不让他再为自己担心,只好找着借口:“应该是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事有点累了,你就别担心我了!”

        “可是……”

        “哪有那么多可是?我难不成还会骗你吗?真的没事了!我们快点找到桂竹,好早点回去就好,我的身体我清楚,我好好睡一觉就没事的!”

        “……嗯!”

        ——————

        做灯笼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必须先想办法将竹子加热两柱香的时间,这有猫族专门特设的蒸气室,很容易就解决。

        然后是取出置阴凉处晾干,但不得过于干燥,也不能放在强光下曝晒,裁取竹条所需的长度,以交叉方式编织完成灯架,接着是糊灯笼,将糊好的灯笼放在阴凉通风处晾干,最后便是彩绘。

        这些步骤早被寂铭记在心,也做过很多次,当取回桂竹后,与妖雪冶简单的吃了点水果填填肚子,他便将妖雪冶早早留在湖边的木屋,自己急匆匆的走向猫族族人所说的蒸气室。

        而他不知道,妖雪冶并未留在木屋,而是远远的跟在他的身后,看着他忙碌,直到他从蒸气室出来,将晾干后的桂竹带回湖边的木屋,才先他一步回到木屋的床上,乖乖装睡。

        看过妖雪冶的情况后,寂见她睡得很沉,连他到来都没察觉,便轻手轻脚的退出内室,来到外间动手裁取竹条所需的长度,开始编织灯架。

        他的手法极其娴熟,并不像是第一次编织灯架的新手,这个发现让内室的妖雪冶不禁眯了眯眼,却只能用或许他真是这方面的天才来安慰自己。

        屋外的天空早已暗下,木屋内数盏分置在各处的灯笼散发着火光,将四周照亮,火光中寂认真的面容清晰可见,柔和的光芒将他笼罩,让他显得那么不真实,都说认真时的男人最迷人,妖雪冶不由得看呆,那种感觉到他就在身边的感觉真的令她觉得很幸福,哪怕只是这么单单看着。

        不知不觉,妖雪冶‘看’着正埋头苦干的他,一阵困意袭来,紧闭的双眸再无睁开,就这么真的睡了过去。

        ……

        夜半更深,湖面的冷风偷偷自木窗溜了进来,为屋内带来了一阵凉意,木床上的妖雪冶身子无意识一颤,美眸缓缓睁了开来,微微眨眼,半晌才似想起什么一般,自木床上坐起,细细聆听了一阵外室的动静,却发现外头也一片寂静,先前正忙碌的男子已趴在木桌边沉沉入睡。

        妖雪冶缓缓下床,拿过角落屏风上挂着的外袍披上,轻轻走了出去。

        外间的寂双手搭在木桌边缘,脑袋枕在手背上,侧向一边,呼吸平稳,薄唇无意识的嘟起,酣睡的模样有点可爱。

        风透过大开的木窗不时吹了进来,他单薄的身子在阵阵凉风中微微颤抖,脸色有点发白,嘴唇略微泛紫,双眉也不禁蹙了蹙,却依旧没有醒来的迹象。

        妖雪冶不由敛眉,手一扬,将一件干净的披风从储灵戒中拿了出来,轻轻为他披上,脚步一转,走向窗边,将木窗合上,隔绝了外头的冷风,同时在室内加了个火系魔法,让室内的温度回温,这才见寂的脸色好了许多。

        视线一转,很轻易就看见寂面前不远的桌面上放置着一盏精致的立方体花灯,以窄条的仿绫纸上下镶边,看起来更为雅致,四角挂着四个金铃铛,下面拴着紫色的流苏,一面绫绢上描画着一副精美的画像。

        绝美的瓜子脸上,柳眉似剑斜飞入鬓,凤眸上挑带媚柔似水,鼻梁高挺翘立,薄唇似樱红润饱满,此时薄唇边正噙着一抹极浅极浅的笑意。

        妖雪冶不由好奇地眨眨眼,总觉得那张脸好熟悉……

        情不自禁的伸出手,妖雪冶将花灯拿近了些,想看得更清楚,随即是一股怪异在心间涌现,满头黑线的看着桌边沉睡的寂。

        如果没看错,画像上的人貌似……是她吧?

        转动着花灯,另一面的绫绢上依旧画着一张熟悉的容颜,不同的是那人脸上的神情弧度更加明显,上翘的嘴角流露出甜蜜的微笑,狭长的碧眸荡漾着宠溺的神色。

        第三面绫绢上画着的是那人熟睡的容颜,倾国倾城的俊颜上浮现了一丝幸福之色,像是梦到了什么好事,整个脸活灵活现,更添几许生机。

        当转到第四面时,妖雪冶不由愣了,许是男子还未来得及画,第四面属于空白。

        妖雪冶愣愣地看着男子,他这些都是她平时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表情,基本都是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过的,却都被他用心的记下,接着记录在灯笼上。

        在这一刻,她只觉一股甜蜜在心间涌动,微微俯身,一个吻情不自禁的落在了男子的脸颊,一触即离,却给了她无限的回忆。

        妖雪冶薄唇缓缓上勾,突然拿起了砚台上的毛笔……

        ——————

        七天的时间转瞬而逝,夜幕徐徐降临,月光朦胧,星光迷离,万方的光交相辉映,流银泻辉。

        风轻轻柔柔的飞翔着,流荡着清香新鲜的绿和丝丝缕缕绕人心胸的幽香,竹林一片寂静,只剩风吹竹叶引起的‘唰唰……’声,柔和的月光倾泻,月下一张圣洁如仙的俊颜若隐若现,似水的秋眸却染着悲伤,手轻轻抚摸着一盏精致的花灯,眼神那么温柔,仿佛在看待自己的爱人般充满爱怜,墨兰长袍在风中摇曳飞舞,让他整个人宛若欲飞。

        忽然,男子的水眸定格在某个方向,秋眸中的神色慢慢转冷,圣洁的俊颜透出肃杀与残忍,冷峻得可怕。

        暗处,一名装扮邋遢的老者微微敛眉,见自己的行踪败露,不慌不忙的自竹子后走了出来,月光下那张满是沧桑的容颜不变,眼中却释放着犀利的光,紧盯男子的视线仿佛要将他看穿。

        “原来是你!高贤,你不是在帮莫脩他们吗?怎么有空来这?”看清来人,寂绷紧的身子微微松了松,敛去脸上的神色,淡淡的问道。

        “现在是深夜!”高贤斜倚在寂面前不远的一株竹边,微垂的眼睑遮掩了他此时眼中的神色,虽然还是一派懒散,昏昏欲睡,却似乎无形中多了什么。

        所以,这才奇怪啊!寂没有注意到他的变化,这些天除了妖雪冶和寂以外,高贤等人就是体质弱的魔法师都加入了建造高台的行列,主动帮忙,为的就是加快建造的进度,此时累了一天的他不在屋里好好休息跑来这是想搞哪出?

        “那你呢?这些天一直缠着宝贝徒弟不是看日出就是看日落,四处观景,几乎跑遍了这附近的一片地带,东奔西跑疯玩了这么多天,别告诉我你一点都不累?”像是知道他的想法,高贤不答反问,一丝嘲讽荡漾在唇边,其中夹杂着些许复杂,那若有似无的视线让寂都不免心惊。

        “……”寂的俊颜因他的一席话霎时红了个透,这几天他们一直过得很甜蜜,妖雪冶很宠他,他说想去看日出,她就天没亮便起来,抱着还在睡梦中的他跋山涉水,沾着清晨的露珠爬上周边这一片地带最高的山峰。与她一起在花海间嬉戏,与她一起在草原上奔跑,与她一起观望着日出日落,笨拙的为他编鲜花草帽……

        这些都将成为他今生今世珍藏的幸福回忆,哪怕这很短暂……

        “其实,我完全可以理解你的想法,但是……”微微叹息,高贤神情忽然变得凝重,沉声问:“你打算就这么下去吗?”

        闻言,寂身子不易察觉的僵了僵,一丝寒光在眸中浮现,却故作镇定的道:“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别再装傻!——你不是他!我说的没错吧?”

        声音很轻很轻,仿佛一阵风就能吹走,话语中却满是笃定,寂立时如遭雷击,手中的花灯都险些拿不稳,看着他的双眸不住扩大,内里的惊骇之色清晰可辨。

        “……你是怎么知道的?”慢慢的,寂的神色再次恢复如常,却掩不住嘴边的苦涩笑意,不再伪装,黑眸涌动着孤傲冷森的神色,月光下整张俊颜也变得冷峻起来。

        “其实,你的演技并不好!”顿了顿,高贤意味深长的补了一句,黑眸在朦胧的月光下闪烁着智慧的光芒:“如果没猜错,应该是在宝贝徒弟错手伤害寂之后吧?!”

        “……你想说什么?”寂颓然的低垂下了脑袋,两段话都没有反驳,因为他很清楚他说的是事实,一个人怎么可能真的能完美的扮演另一个角色?何况‘他’还不只是一个人……

        “你该清楚我想说什么,这样下去根本不是办法!”看着他眼中的绝望之色,高贤的面容不禁多了几分对他的怜悯,但是他绝不会因此改变自己的立场!

        “……我们知道!”

        “与其给她希望,又亲手毁灭,你们不如一开始就不要给她任何希望!这两种极端会带给她何样的伤害,你们想过吗?”

        “……我们只想要多陪陪她!”

        ……还有那个承诺,虽然正如高贤所说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他们最终还是没办法实现那个诺言……

        苍茫的白发在夜风中摇摆不定,此时的寂看起来是那么的落寞,那么的脆弱,闷闷地声音传出,每个字都像一记重锤狠狠敲打着高贤的心房,让他竟不忍心再说下去。

        “唉、算了,你们好自为之吧!”重重地叹了口气,高贤见他欲言又止的看着自己,神情有着掩饰不了的担忧,苦苦一笑,摇头离去,只留下一句话:“放心!这件事我不会说的!还有,宝贝徒弟好像来找你了!”

        得到高贤的保证,寂的神情顿时松了松,听完后半句,视线下意识一转,目光投向竹林的入口处,果不其然看到了一道如鬼魅般的素雅身影正急急而来,倾国倾城的俊颜是恐慌,是焦急,当看到自己时,碧眸中的不安才散去了些许,紧紧抱住他的身子,整个人微微颤抖。

        “寂……”

        轻声的喃喃道不尽心中的不安,妖雪冶在醒来看不见他躺在身旁的情况后就一直处于这种状态,她甚至不敢想如果自己找不到他,会陷入怎样的疯狂。

        ……好在,他还在!

        寂薄唇缓缓上勾,也伸出手回抱住她,贪婪的汲取她身上的冷莲香,聆听着她强有力的心跳声,感受着她隔着衣物传来的微凉体温,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证明他还活着!她还在自己可以碰触到的地方,这样就够了!

        “寂!”不知过了多久,妖雪冶终于放开了他,俊颜在一瞬变得冰冷,这正是她发火的预兆:“跟你说过多少次,以后不许再穿着单薄的衣物一个人跑出来,也不许再趴在桌边睡觉,难道你不知道妖之界的夏夜会比较冷吗?要是生病了怎么办?”

        这段日子,寂的身体一直不好,有好几次都毫无征兆的昏睡过去,要不是那平稳的呼吸还在,她都要以为……

        所以,妖雪冶才会这么担心他,毕竟现在的他失去了力量,又不知为何身体很不好,甚至还不如一个普通的人类,在大半夜突然发现他不在,这里还不是她自己的地盘,你叫她如何不担心?

        寂调皮地吐了吐舌头,蹭到妖雪冶的怀里,笑得一脸甜蜜:“不是有你在吗?你不会让我有事的不是吗?!”

        “……”妖雪冶无语望天,许是习惯了他突然的变化,竟没有再感觉到怪异,伸出食指狠狠戳了一下他的额头,一丝无奈的笑意浮现,见他吃痛,又开始后悔,立即伸出手为他揉揉被自己戳得有些发红的额头,心中的怒气经这么一弄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寂马上露出了一抹得逞的笑意。

        “答应我,以后不要再这样了,我会担心的……”一把将调皮的人儿抱住,妖雪冶侧头宠溺的望着他,别以为她不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但也没有戳穿。

        “嗯!”

        寂乖巧地任由妖雪冶抱着,心间的甜蜜无法言语,忽然像是想起什么,从妖雪冶的怀里退了出来,同时将一只手迅速的缩了回来。

        见他一脸扭捏的站着,一手背在身后,想拿出来又不好意思拿出手,月下的俊颜悄然飞上了两团红晕,眼眸瞟移,不敢看她,妖雪冶故作不知的看着他,沉声不语,薄唇却牵起了愉悦的弧度,直看得寂面红耳赤。

        “给你!!”俊颜闪过一丝羞怒,寂狠狠瞪了眼故意装傻的妖雪冶,徒然将放在身后的花灯拿了出来,一把塞进她的怀里,头也不回的向竹林入口跑去,那急促的步伐有些凌乱,俊颜通红,甚至连回头看妖雪冶一眼都没有勇气。

        妖雪冶憋笑的看着慌不择路埋头就跑的寂,知道他是害羞了,也就没有再继续捉弄他,美滋滋的提着精致的花灯,急急的追了上去。

        而没等跑几步,妖雪冶的眼前忽然一黑,脚下一个呛啷,险些跌倒在地,正巧寂像是注意到她的异常,水眸紧张的朝她望来。

        妖雪冶心一沉,却是故作镇定,暗中将神识散开,以此代替失明的双眸,若无其事的追了上去。这样的情况在这七天里已经发生过很多次,她也找到了不让他担心的办法,直至双眼恢复视力。

        寂见状松了口气,果然没有怀疑,见她追来,俊颜腾地红了,又开始头也不回的奔跑起来。

        花灯在妖雪冶奔跑的动作中摇摆不定,第四面绫绢上一名白发男子趴在木桌边酣睡,身旁绿发少年微微俯身,凉薄的唇贴在男子的脸颊,那湿濡微凉的触感至今仍残留于心。

        那一夜,他真的感觉到了她的吻……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046/1868651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