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雪希离殇 > 命运的相遇 第十章:变强的决心!

命运的相遇 第十章:变强的决心!

        “啊!!!”

        在来玛索森林之前,明明告诉了自己不能害怕,也早就做好了为她随时赴死的准备,当风系银牛对着自己张开血盆大口之时,笨笨却仍止不住惊恐的闭上眼,一时竟忘了反应。

        耳边回荡的是他难掩恐惧的惊叫,脑海中在一瞬似乎闪过了什么,雪希心一紧,一股慌乱霎那划过心头,在这一刻所有的顾及与猜忌消失匿迹,几乎是下意识的做出了反应,没人看到她缓缓抬起的掌心一股耀眼的银芒慢慢浮现,随着她手一扬,瞬间凝聚成长鞭的形态,一头被她紧紧抓在手里,一头无限拉长,如灵蛇般急速朝风系银牛的脖颈席卷而去。

        久久等不到预想中的疼痛,笨笨睫毛微颤,小心翼翼的睁了开来,看到的一幕让他忍不住怯怯的倒退了数步,光芒下甚至能清楚看到风系银牛那近在咫尺的锋锐利齿所释放的森森寒光。

        在那利齿即将咬上他脆弱的脖颈时,风系银牛的脖子却被一条银色的长鞭束缚,长鞭的另一端,雪希几乎是用尽所有的力气才阻止风系银牛的举动,却还是被它逐渐拖着走,看着笨笨还傻愣愣的发呆,顿时气急。

        “快走!!”

        “啊?……哦!小姐,您小心!”

        定了定神,笨笨也知道此时的情况已不容他多说,再呆在这里只会成为雪希的负担,低头正好看见方才掉在脚边的包袱,连忙趁着风系银牛被雪希牵制住的空档捡起包袱转身就跑,却没有走远,直至离开风系银牛的攻击范围才停了下来,第一次意识到了实力的重要性。

        而战场上,雪希和风系银牛的战斗已经再次打响,许是之前耗费的力气太多,雪希的行动更慢了些许,好在每每都能在危急关头安全躲过,却因此被风系银牛逼得很是狼狈,风系银牛的攻击则越来越猛,借助速度与自身强悍体质的优势让雪希吃了不少苦头。

        同时,既然已经暴露,雪希也就不再顾及,手中的银鞭飞舞,最诡异的是银鞭的另一端还能无限拉长,看似软绵绵毫无攻击力的一鞭往往抽得风系银牛皮开肉绽,狂叫不止,这令笨笨不由得诧异,先前雪希的那一刀他不是没有注意到,自然明白风系银牛的防御力绝非寻常,但这银鞭是何来历?

        在被生生抽了三鞭,就算风系银牛灵智未开出于野兽的本能也能明白这美轮美奂似不具威胁的银鞭绝非像表面那么无害,可它也不是吃素的,在银鞭又一次狠狠朝它抽来的那一刻它的背后就像长了双眼一样,倏然放弃了上窜下跳难缠的雪希,一回头在银鞭即将落在身上之际,张口一下咬了下去。

        笨笨见状立即心一紧,几乎是想立刻就冲上前来阻止,雪希却不似他那么担忧,银唇隐隐掠过一丝讥讽,似是在嘲笑它的不自量力。

        见此一幕,笨笨提着的心这才放下,一股莫名的相信让他停下了欲上前的举动,静待事情的发展。

        咔嘣!

        果然,风系银牛的上、下牙齿很快就会合了,那用劲过大的力道险些让它的牙齿不堪重负崩落,而威力过人的银鞭在它大张的嘴闭合的那一刻竟如银雾般瞬间分散,又很快在距风系银牛仅有一厘米的位置凝聚成形,随着雪希的意念一动,趁它失神根本来不及躲闪狠狠对着它的头部挥下一鞭。

        那里,正是魔晶所在的位置!

        战斗就以这种方式落幕,直至死前的那一刻风系银牛都不会想到,有一天它居然会死在一个年仅五岁的小女孩手里,死在那条在它眼里一口就能咬断的银鞭下。

        银牛坚硬的头骨在银鞭面前完全不堪一击,随着鲜血飞溅脑浆迸射,一颗散发着微弱青光的魔晶从银牛一分为二的脑袋里掉了出来,咕噜噜滚落至雪希的脚边,她却没有立即蹲下身子去捡,隐隐看去似乎微蹙了蹙眉。

        站在充满血腥的战场上,雪希却似那红中透出的一点白,朴素的白衣长裤依旧纤尘不染,若不是光洁的额上还余留着细密的汗,根本看不出她先前经历过一场战斗,小小的身子似弱不禁风,笨笨却再也不敢小看,双拳下意识攥起,浅褐色的眸是狂热,是黯然。

        这一刻,他觉得他离小姐……好远……

        注意到他的视线,雪希下意识朝他‘扫’去,却见他步伐坚定的朝自己走来,一向木讷的双眸似乎多了几分莫名的变化。

        “小姐,……”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雪希很淡定的打断了他的话,然而后者却摇了摇头。

        “不,小姐!我知道那一定是魔法,我不会问为什么您会,但我想说的是——小姐,请您教我变强的方法!”

        闻言,雪希先是一愣,随即很快又蹙起了眉头。

        “小姐?”

        “我劝你放弃!”

        “为什么?”笨笨顿时急了,而后才想起最关键的一点:“难道,……我没有这方面的天赋?”

        是啊!并不是所有人想学魔法就能学魔法,修习魔法对天赋的要求极高,否则也不会成为最尊贵的行业。

        笨笨的情绪很快陷入低迷阶段,但又不知突然想到什么,凤眸一亮,情绪再次变得激动,不等雪希回答迫不及待的开了口:“小姐,方才我看你与银牛的战斗,你似乎并不只是一名简单的魔法师,你还用了……斗技?”

        “迷踪步!”雪希倒也不否认,微微点头,说的正是她先前躲避银牛攻击所用的步法,面上毫无表示,其实心里已经明白了笨笨的打算。

        “那……可不可以教我?”笨笨问这句话时是很纠结的,在这武师取代魔法斗气的时代里,武技尤为重要,就像斗技对战士来说一样的重要。

        严格来说武技与斗技其实也是有区别的,好比现在在众人眼里最上乘的武技其实说起来也只能勉强算得上是斗技,真正的斗技与魔法书基本早已失传,整座大陆甚至可能找不到一本完整的,而那些武技也都被各大贵族皇室小心收藏,基本不外传,大多数人所掌握的都是一些基本简单的武技,更别说是真正的斗技,这也是梦绯大陆没落之快的主要原因。

        要是雪希会斗技这件事传出去,恐怕比她会魔法更能引起轩然大波,笨笨也不能确定雪希会不会将这么珍贵的斗技教给自己,心中的忐忑无法言说,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

        不过,他显然高看了斗技在雪希心目中的地位,虽然高贤做她师傅的时间不长,但他对她无疑是很用心的,曾为她大肆收罗关于魔法斗气的书籍让她增长见识,加上脑海中那些莫名多出的知识,可以说雪希对魔法斗气的了解无人能比,掌握的斗技功法几乎成千上万,就连神级功法也有不少,只是她很少对其他人提及,迷踪步和幻影术正是其中之最,否则她也不会用心去学。

        若是笨笨真的想学,她也不会介意教他,只是现在还有一个更关键的问题!

        “……”

        久久的沉默,雪希始终复杂的‘盯’着他,一言不发,看得笨笨心里开始发颤。

        “你,确定吗?”

        就在笨笨以为雪希不会再开口之时,她飘渺动听的嗓音突然自薄唇发出。

        笨笨微愣,神情穆然变得坚定:“是!我很确定!!”

        “为什么?”

        “因为,——我想变强!我不想失去追随您的资格!”

        只有这样他才有可能在未来的某一天追上她前进的步伐,而不是等着被她无情的抛弃。

        “……好!我教你!——魔法!”一抹舒心的清浅笑意慢慢浮现,既然想变强,学魔法不是更好吗?

        ……但是,希望你别后悔!

        “好了!走吧!”想到就做,何况天色已晚,她刚才可是找到了处好地方,既然决定要教他魔法,总得安排个地方让他修炼吧?!

        将风系银牛的魔晶用银鞭卷进笨笨的怀里,雪希不再耽搁时间,为免这里的血腥气引来更强大的魔兽,雪希趁天色还未完全暗下,带着仍沉浸在喜悦中无法回神的笨笨朝先前看到过的一处密林深处走去。

        ——————

        凛冽的寒风呼啸,月光如银纱织出的雾为大地覆上一层庄严而圣洁的光,清幽的月光自落地窗挥洒而下,在地面上投下银亮的光斑,为一片黑暗的房间带来了一丝光亮。

        落地窗前,纶莎公爵仅着睡袍坐在椅上,赤色的鹰眸遥遥望着夜空中悬挂的那轮弯月,疲惫的背靠着椅背,布满沧桑的容颜似是陷入了什么回忆染上了一丝哀愁。

        “她,还没回来吗?”

        倏然,一道声音毫无预兆的自身后响起,来人背靠着墙角,整个人被隐藏在黑暗中,只余一双灰褐色的深邃凤眸微微泛光。

        “你可知司岚选择这时候来这的原因?”纶莎公爵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悠悠的声音添了几许沉重。

        “是为了那件事?”黑暗中,那人的眉宇微微蹙了蹙。

        “是!而且,薇琳传来消息,各国已经派遣人员前来这里探查虚实,估计这几日的时间就会纷纷抵达!”

        “……或许,那孩子这时候离开是对的!”

        纶莎公爵微微笑了笑:“还有,……这一次连光明神殿也惊动了!”

        “……那孩子现在在哪?”黑暗中的那人身子明显僵了僵,语气不再那么的漫不经心,多了几分担忧。

        “——玛索森林!”

        “……希望她能一切平安!……”

        声音沉寂了下去,随着那人的离去,房内再次恢复了先前的静寂,却比之先前多了几许沉重。

        ……

        玛索森林,在夜幕降临前,雪希就带着笨笨在外围找到了一处低洼的空旷草地,就着河道边就地扎营。

        在笨笨下水捕鱼准备晚餐时,雪希则来到营地的周边简单的布下一个防御阵,避免魔兽夜袭,同时摘了点水果,值得一说的是她居然还找到了一棵红靡果树,可惜结的红靡果少得可怜,有的还没成熟,而且红靡果里头蕴含的灵气少之又少,味道不比心云大陆那般香甜。

        摘完水果,雪希一回去便见火堆边笨笨忙碌的身影,没有上前打扰,来到河边将水果洗干净后,选择坐在几步远的一棵树下,静静看着他一通忙活。

        笨笨显然没有野外露营的经验,刚开始烤鱼时都会烤焦,还被烫了好几下,好在他事先多准备了几条鱼,渐渐地才找到窍门,味道却不怎么好,毕竟他们出来时都没有准备什么调味料,初来玛索森林且是夜晚他们也不敢随便乱跑,烤出来的鱼自然索然无味,也没有什么东西能去鱼腥,他才刚吃了一口便吐了出来,更别说把这东西给雪希吃。

        雪希倒是不甚在意,之前从他生火的生疏举动来看,她就知道他对这方面没有经验可谈,对他的烤鱼基本不抱希望,但看着他兴匆匆的下水捕鱼又不忍心开口打击他,只是在摘水果时多摘了属于他的那份,如今看他耷拉着脑袋幽幽望着坐在树下悠闲啃着水果的自己,唯有扬了扬手中啃到一半的水果,示意他要不要过来一起吃。

        笨笨穆然眼神一亮,却又摇了摇头:“小姐,还是您自己吃吧!我吃烤鱼就好了!”

        自己真是没用,先前打算钻木取火结果弄了半天只弄出一点小火星,要不是有小姐的火系魔法,估计连火都烧不起来,现在连烤个鱼都这么难吃,自己还有什么脸呆在小姐身边?自己真是最最不合格的守护骑士!

        越想笨笨的情绪越低落,连雪希什么时候来到身边都不知道,‘看’着他黯然失神的浅褐色凤眸,心不由得微微抽痛,无言的伸出手,忽然轻轻拍了拍他低垂的脑袋,在他抬头的时候,这才将另一只手上的红靡果递了过去。

        “这是?”笨笨讷讷的接过红靡果,将一整串提溜在眼前,看了老半天也没发现这种水果是什么,天然的果香带着一丝甜腻,好闻极了。

        雪希挑眉,虽然红靡果在心云大陆就很珍贵,没想到在这居然没人认识,明明就在外围而已,真是便宜她了。

        正想回答,却见笨笨再次将红靡果塞回了她的怀里,因为他竟然感觉到那么小小一颗的鲜红果子里蕴藏着一股神奇的力量,那显然是一种千金难求的灵果,怪不得明知玛索森林危险人人却都还对这里趋之若鹜。

        “小姐,我看这东西肯定很珍贵,还是你吃吧!”

        “有多,够吃!”雪希却没有接过,只淡淡地抛下这四个字,顺便将怀里的其它水果也放了一些到他的身旁,见他还想说什么,立即横了他一眼,翩然转身,在他开口之前再次回到树下坐着。

        “嗯!”她强势的性子让笨笨不禁摇头失笑,可也知道就算再怎么反对肯定亦是无济于事,还不如乖乖选择顺从,免得惹她不快。

        四周一时又安静了下来,两人一个坐在火堆边,一个坐在树下,谁也没有再开口,只安静的吃着水果。

        然而,雪希虽然面无表情,看似正专心吃着水果,实则她的思绪已经开始飘远,想起先前与风系银牛的对战,银眸不禁深沉了几分。

        灰色气体,到底是什么?

        为什么在体内时与释放出来的形态不一样?如果没看错,它转化出的形态似乎是灵力,之后她也有试过,同样能转化为各系魔幻力的形态,但偏偏无法以原本形态出现,因为只要一释放出来它便会自主转化为灵力。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046/186865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