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雪希离殇 > 命运的相遇 第十一章:异样的关系!

命运的相遇 第十一章:异样的关系!

        次日,一大早笨笨就被雪希从睡梦中拉了起来,因为山洞雪希真心住不惯,为了今后着想她早就打算在玛索森林里建造一座木屋,反正森林里最不缺的就是树木,就地取材很方便,而这里有山有水,位置隐蔽,加上有她的阵法,常年在此居住都不成问题。

        当然,现在有了笨笨这个苦力,雪希就不用自己动手了,何况她连帐篷都搭不好,搭房子?……有点难度!

        而雪希也没有忘记自己的目的,将自己事先随身带来的小工具给了他,又吩咐他哪里不能乱走免得出了阵法碰上魔兽后,很无良的就把这一难题全权抛给他,自己开始了每天的实战历练,只留下笨笨一人对着那一棵棵几人都抱不住的大树唉声叹气。

        他现在明白为什么小姐会带这些东西了!……还真是工具啊!

        ……

        不过,雪希也没有离开太远,一是她路痴的程度实在让人担心,二来以她现在的实力若是碰上习惯群居的魔兽必将吃大亏,她从不做没把握的事,一开始只在营地外不远游荡,找魔兽练手。

        嗖嗖嗖……

        来了!

        微微感知了一下魔兽的等级,那是一只三星土系魂兽,体形狭长,全身布有鳞甲,四肢粗短,尾巴扁平而长,背面略隆起,头呈圆锥状,眼睛很小,前足爪长,利爪犹如钢铁般坚硬且锋利。

        穿云魔鲤!

        在一众防御型魔兽里,防御力数一数二,擅长钻地,视觉差,嗅觉却极度灵敏,成长空间不大,基本只能成长到中阶魂兽以内,肉却极为鲜美,比它的魔晶更有吸引力,由于心云大陆的贵族们曾大肆捕杀,在心云大陆这种品种已经几近灭绝,所以雪希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魔兽。

        不过,梦绯大陆没有天地灵气魔兽根本无法修炼,所以眼前这只虽然是只成年的穿云魔鲤,实力却还只停留在低阶魂兽阶段。

        转念之间,穿云魔鲤已经率先发动攻击,四肢粗短,速度却是极快,背部躬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朝雪希撞来,那坚硬而锋利的铁甲边缘仔细看去还附有一层细密的尖刺,要被扎到可不是开玩笑的。

        雪希足尖轻点,不慌不忙的闪至一侧,手臂挥动间,一条银色的长鞭顷刻甩出,未料一遇袭穿云魔鲤便蜷缩成球,以坚硬的铁甲抵挡挥来的银鞭,啪的一声,铁甲纹丝不动,雪希的虎口却被反震得隐隐生疼。

        这穿云魔鲤的铁甲果然名不虚传,要知道这一鞭可是用了雪希的七分力,却仍无法破开它的防御,甚至连一丝痕迹都未留下。

        不过,雪希也不气馁,一边灵活的躲闪着穿云魔鲤一*的撞击,一边寻找它的弱点。

        穿云魔鲤全身布满鳞甲,但也有鳞甲覆盖不到的地方,而那里就是最好的突破口,例如两颊、眼、耳、腹等关键部位,虽然还是覆盖着一层细密的硬毛尖刺,起码比其他部位更好突破。

        然而,就像此时,雪希的银鞭还未挥到,意识到危险的穿云魔鲤已经事先将自己再次蜷缩成球,把那些关键部分保护起来,特别是腹部,要想靠近这里难度很高,显然远攻不是最好的办法。

        但近攻不止要预防它尖锐的硬毛刺,还要注意它前足那长而坚硬的利爪,却也是雪希靠近它的最好时机。

        打定主意,雪希手臂一抖,将藏在衬衫袖里的匕首拿了出来,取代了手中的长鞭,在穿云魔鲤再次朝她冲来的那一刻不退反进,却在穿云魔鲤头部的尖刺即将刺中自己那一秒,运用幻影术,留下的幻影随着尖刺的扎入开始在眼前消散,借着它失神的那一瞬,不动声色的来到穿云魔鲤的另一侧。

        穿云魔鲤的鳞甲属于叠压型,对付重击有结构抗性,但鳞甲与鳞甲间的缝隙是弱点,特别是当穿云魔鲤进入攻击状态时,头部的鳞甲片片立起,方便鳞甲边缘的尖毛刺向敌人,这一弱点就会暴露出来,而雪希看中的就是这短短的瞬间。

        而这一次,雪希的动作虽然快,几乎在一瞅准时机就将匕首狠狠刺进鳞甲间的一处缝隙,然而那里的防御即便较为薄弱,但她手中的匕首仅是一般的兵器,才没入鳞甲下的硬皮仅有一分,穿云魔鲤就瞬间做出了反击,利爪狠狠照着雪希挥来。

        雪希一时反应不及,好在最后关头险险避开,手臂却还是被划出了三道血痕,而在她避开利爪的那一刻,穿云魔鲤已经前足刨动,在地面上迅速挖了一个地洞,转瞬钻了进去,消失不见。

        雪希却没有立刻放松戒备,闭着眼,运用土系魔幻力感知地底的情况,果见在地底深七、八米处穿云魔鲤正以恐怖的速度朝她所在的位置逼近,而非挖洞遁走。

        奇异的是,穿云魔鲤如此剧烈的动作,在地面上竟然根本感觉不到,甚至连一点动荡都没有,雪希的心顿时提了起来,顾不得手臂上的伤,屏息以待。

        或许,这会是它自己暴露出腹部弱点的机会!

        轰隆隆!

        突然,地面开始剧烈的晃动了起来,一只利爪最先从地底穿透而出,早有准备的雪希立即刺出匕首,一面抵挡穿云魔鲤这突如其来的一击,一边借着它迅猛的势头身子腾空而起。

        而后是穿云魔鲤覆盖着厚厚鳞甲的头部、……背部、……直至穿云魔鲤庞大的身子完全从地底慢慢露了出来,地底倏然伸出数条手腕粗的藤蔓,转瞬尾随而至,在穿云魔鲤还未回神之际,瞬间缠上了它的尾部、四肢、头部,穿云魔鲤想要挣扎,藤蔓却越捆越紧,根本挣脱不开,脆弱的腹部就这么暴露在了雪希的面前,如她预想的一样。

        “喝!!!”

        银唇慢慢微挑,雪希俯‘睨’着被藤蔓禁锢着的穿云魔鲤,突然爆出一声厉喝,双手交叠紧握匕首手柄,在它毫无抵抗能力之时,一下刺穿它颈部的硬皮,就着身子下坠的势头,狠狠滑落,撕拉一声直接将穿云魔鲤来了个开膛破肚,喷溅的鲜血洒了她一身,她却似毫无所觉,任由血液将她的白衬衫浸湿,视觉的冲击竟令她升起了对血的渴望,银瞳一闪而过的血色她没有察觉。

        安全着地,雪希双足一蹬,第一时间蹦出几米外,还未站稳,果闻‘砰’的一声巨响自身后传来,回头看去,穿云魔鲤的尸体狠狠砸在她先前所站的位置,五脏六腑流了一地,鲜血仍在不住涌出,血腥的场面令人作呕。

        咔嚓!

        未等多想,雪希敏锐的听到了来自手上的一声异响,下意识神识扫去,就见手中的匕首竟突然断裂成几节,纷纷掉落在地面上,只余匕首手柄还握在手中。

        雪希不由得叹息,绝世的雪颜却露出了果然如此的神色,好在这东西没有一开始就寿终正寝,否则她要对付穿云魔鲤恐怕还得费一番功夫。

        罢了罢了,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是时候回去了!

        想到这,雪希抛下手中的匕首残骸,也不急着挖出穿云魔鲤的魔晶,小手揪住穿云魔鲤的尾巴,竟是这样一路拖着这巨大的尸‘山’回了营地。

        然而,没走几步,雪希突然停了下来,鼻翼可爱的动了动,随之方向穆然一转,脸上带着发现好东西的雀跃。

        这下,笨笨应该会开心吧!

        ……

        当回到营地,笨笨还在不远处的树林里与那粗壮的大树奋斗着,直至空气中传来浓郁的血腥气才回过神来。

        “小、小姐?”

        看着一身是血的雪希,笨笨第一个反应就是:难道,小姐受伤了?

        “不是我!”

        雪希怎么可能不明白他的心思,淡淡的指了指身后被他忽视个彻底的某庞然大物,神情冷漠而疏离。

        可笨笨还是不放心,目光如x光射线在雪希身上来来回回扫了好几遍,特别是她衬衫衣袖手臂上的破损,不过还好虽然表面看起来触目惊心,但实际伤痕基本没有,衣袖上的破损应该只是不小心划破了而已。

        真正放了心,笨笨这才顺着雪希所指的方向望去,嘴角很明显的抽动了几下,目测雪希身后的大家伙起码有两米多高,再看看雪希……,这差距未免忒明显了!

        “小姐,您这是……”

        “午餐!”

        穿云魔鲤认识他,他不认识这家伙,何况在梦绯大陆魔兽肉极其的罕见,一般贵族食用的都是一些圈养或野生的动物,真正的魔兽肉就连王室都很难看到,更别说是这味道极为鲜美的穿云魔鲤,从先前雪希和它的战斗就可以看出,这家伙有多难对付,尤其是逃跑的功夫那是数一数二。所以,虽然不知道穿云魔鲤,但一想到能吃到真正的魔兽肉,笨笨还是激动了一把。

        见他不经意露出的欣喜表情,雪希的心情也跟着愉悦了几分,看着他那张像是瞬间有了生气般的清秀容颜,一时竟也有些失神。

        “小姐,您还是先去清洗一下吧!午餐就交给我了!”笨笨没有注意到雪希的异样,开始在伐木的工具里翻找能用的工具,最终选择了一把沉甸甸的铁斧,挥动几下,还挺称手,整个人跃跃欲试。

        被抛弃的雪希只好无奈的摇了摇头,看了看手中一直握着的一株野草,将它放在笨笨的身旁,也不多说径直走向一旁的河道,因为她自己也已经快到极限了!

        来到河边下游,雪希也不避忌,反正就这小身板没人爱看,笨笨此时亦没空看她,脱下染血的白衣长裤,就这么**裸的走进了河里。

        天气依旧一成不变的严寒,河水虽未结冰,却冒着冉冉升起的水雾,才刚下去,雪希就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根本不敢久泡,体内神莲诀运转,灰色气体流遍全身,免得被冻僵,草草洗了下身子随意搓了几下血衣,便急急的上了岸。

        之后,就着湿衣穿好,体内火系魔幻力外放,将衣服烘干,虽然这澡洗得仓促,至少不像之前那般难以忍受。

        雪希如此的安慰自己,慢慢原路返回,神识早已先一步散开,代替失明的双眸探路,同时试图找找看四周有什么好吃的水果。没走几步却倏然停了下来,因为她的神识竟然无意中捕捉到隔此十来米处长了一棵酸果树,树上结着一颗颗如地球的柠檬一样的果实。

        雪希顿时眼眸一亮,若是在烤肉上刷上一层酸果汁,味道必定更好!

        摘来酸果,雪希又先后找到了几种在心云大陆难得一见的果实,钵满盆盈的回到营地。

        营地里,笨笨却不知为何垂头丧气的坐在地上,瞪着眼前穿云魔鲤的尸体,神情说不出的郁卒。

        “怎么了?”走上前,雪希淡淡地询问道。

        “小姐,您回来啦!”笨笨低落的情绪霎时转变,很快却又垂下了头:“小姐,我们还是别烤肉了吧?我们手头上也没什么调味料,要是烤得不好吃不是浪费了?而且,这东西的皮好硬啊!根本劈不开!!你看,我的手都红了!!”

        雪希挑眉:难道,放着就不浪费?

        “给!”雪希不再多说,将手中洗好的酸果递了过去,同时看了眼先前被她放在他旁边的一株野草,就知道他根本没注意到那东西,见他疑惑的视线投来,只好无奈解释:“酸果、碘草!”

        “嗯?”笨笨可爱的歪了歪脑袋,还是没明白雪希的意思,先是疑惑的看着手中黄色的椭圆状果实,用鼻子嗅了嗅,一股自然的清香惹人垂涎,嘴里的唾液已经开始自动分泌,禁不住**的张口咬了下去……

        雪希瞳孔微缩,却没阻止,因为已经预料到了结果。

        “啊呸!!!”

        “妈啊,酸死我了!!”

        果然,笨笨很快一口就吐了出来,只差没将手中的酸果直接丢出去,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下意识朝雪希看去,后者心虚的别开头,隐隐看去,肩膀似乎微微抖动了几下。

        “小姐……”笨笨顿时瞪眼,神情更加哀怨。

        “咳、你去多捡点树枝烧火,等会教你怎么用!”被他哀怨的眼神盯得有些不自然,雪希故作镇定的命令道,末了不忘补上一句:“别跑远,危险!”

        “好!!我现在就去!!”笨笨顿时来了精神,二话不说风风火火的抛下雪希,就往不远处的树林里走去,让雪希体会了一把早晨她抛弃他时的心情。

        望着那如山高的尸体,雪希唯有叹气的份,神识扫过笨笨离去的方向,再看地面上那被他随手丢弃的铁斧,想起他先前通红的掌心。

        算了,还是帮帮他好了!

        想罢,雪希却没有拿起地上的铁斧,掌心穆然涌动一股银色的光雾,转瞬凝聚成短刀的形态,虽然也和笨笨一样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但她的野外经验起码比笨笨好太多,哪里没看过冥他们是如何处理魔兽尸体的,已经开膛破肚过,现在应该只剩剥皮就好。

        当回到这里,笨笨就见雪希灵活的翻转着手中的短刀在为穿云魔鲤剥皮,动作虽不算太熟练却比他这个门外汉好太多,除了最开始还是会不慎被短刀或鳞甲反伤到,之后一边剥皮还能一边躲闪尽量不被鲜血溅到,等他回来时,整张皮已经被她完美的剥了下来。

        “小姐……”

        天啊!小姐这是做什么?好不容易洗好了澡,这才没一会又弄得浑身都是血,小姐可是最忍受不了脏乱!笨笨下意识的抱紧怀里的干树枝,眼眶有些干涩:“小姐,其实你可以等我回来再弄的,你看你这……”

        “你回来了!”闻声,雪希下意识的回了一下头,手臂连连挥动,切下穿云魔鲤最鲜美的部位,这才对他道:“我再洗洗就好!”

        “可是,……”

        笨笨的眼眶隐隐有决堤的迹象,声音里的异样顿时引起了雪希的注意,看着他微红的眼眶,不自然的别开脸,耳根不知为何隐隐泛红。

        “咳、我可不是为了你!我是怕等你做好估计天都黑了!好了,我先去洗洗,你赶快把火烧起来!”丢下这句话,雪希逃也似地瞬间跑出了几米外,不想俊颜上的异常被他发现。

        噗通一声跳下水,连衣服都没脱,急需这冰冷的河水让她冷静下来,先前的一幕却总在脑海中回放,直到这一刻她才反应过来先前她做了什么,这要是在以前她是连想都不会想。

        ……自己,到底怎么了?

        ……

        直至感觉自己已经完全冷静下来,雪希才从河里上来,回到营地笨笨已经将魔兽肉洗干净,火也生起来了,正好奇的盯着酸果和碘草,看见她回来目光立即投了过来。

        “小姐,这东西……”

        “在野外,碘草能代替盐,酸果的果汁抹一层在魔兽肉上,味道会更好!”

        “原来如此!我还想之前小姐干嘛拿根野草回来,原来这东西用处这么大!”笨笨恍然大悟的点点头,不可思议的看着手中的碘草,随即微笑的看向雪希:“小姐,那您先在一旁休息一会,我一烤好就叫您!”

        野草?

        这可是她专门为他摘回来的东西!这该死的家伙!!

        雪希嘴角可疑的抽了抽,看着他的视线突然变得复杂,神情倏而冰冷了几分:“不必,我有水果!”

        “小姐?难道,您不吃吗?”

        “……”

        看着对面已经开始啃水果不再看他的雪希,笨笨眼神忽然恍惚了起来:是错觉吗?为什么他觉得他们好不容易改善的关系似乎在瞬间又回到了起点……不!或许更糟!

        ……是不是他做错了什么?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046/186865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