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雪希离殇 > 前世之谜 第四章:埃塔费罗

前世之谜 第四章:埃塔费罗

        梦绯大陆的南部地区常年气候炎热,降雨量极低,这即使是元素之力和灵气都已经回归整片大陆依旧没有改变,犹如定格在了夏季,白日炎热酷暑,夜晚仍干燥闷热,并不适合种族居住,人口分布较为集中。

        离开了精灵之森,除了一开始经过的几处偏远乡镇,一行人就一直过着露宿野外的日子,整整持续了八、九天有余,直至第九天太阳西沉之时一行人才来到埃塔费罗。

        埃塔费罗人口稀少,地处偏远,经济落后,常年面临着缺水的困境,是作为大陆出了名的险地之一——斯贝勒拉大沙漠上唯一的城镇,除非必要很少人愿意冒这个险进入斯贝勒拉大沙漠,埃塔费罗的居民几乎过着与世隔绝的日子,一般很少有外人出现。

        特别是装扮怪异的雪希等人,一进入都城内立即吸引了过往的行人,纷纷对他们行注目礼,或好奇,或探究,或诧异的目光令普林希等人显得不自在,脚步不动声色的往雪希方向移了移,神情开始紧绷,却见那些人类只是看着并没有进一步动作。

        “啊~话说回来,没有水吗?”丹尼一面绑紧了神经戒备着周围渐渐聚拢来的围观人群,碧绿的眼眸一边扫向街道两边的摊位,神情恹恹,南部地区与东部地区常年干旱,多为荒漠,他们已经在荒漠晃荡了八、九天,这一路都很少看到有水源的地方,好在小队队长泰德由于曾随同莲之等人去过神武殿一次,这也是大祭司选择他的理由之一,像是知道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早在进入荒漠之前就准备了不少水果。不仅解饿同时解渴。

        而那些水果在今早就已吃完,丹尼随身携带的水囊同时已一滴水不剩,顶着炎炎烈日赶了一天的路,丹尼此时喉咙火烧火燎的难受,急需水来润润喉,如今一看到城镇,丹尼自然认为有人的地方肯定有水。可他的想法似乎错了。

        不过。很快,丹尼穆然眼眸一亮:“咦?那有口井!”

        然未等丹尼走上前去,他的手臂倏然被一只横出的手拽住。回眸看去,却见拽住他的正是小队队长泰德,狠狠一把甩开他的手,神色有些不愉:“干什么?好不容易有水!”

        泰德毫不在意的放开手。随后探向腰间的水囊,正想将自己剩下的水递给他。没想到的是有人却比他更快一步。

        只见普林希取下自己的水袋,将自己一路都舍不得喝的水递了过去:“水的话,我这还有!”

        丹尼却只是愣怔的望着普林希,半晌都没有接过水袋。直至普林希又将水袋往他面前推了推,这才愣愣回神,接了过来:“……谢谢!……不过我的已经喝完了。要在这里补充一下!”

        普林希掩在斗篷帽下的眉宇浅蹙,眸光透过帽檐望了眼路边的那口井。正想开口,一道冷漠的声音却突然平地响起。

        “找住的地方优先!”

        冷冷留下这句话,雪希已率先往城中心的广场走去,周身无意识释放出的冰冷气息令围观的人群都身心一颤,下意识的往两旁退避,主动让开了一条道路供雪希行走。

        普林希和泰德互视一眼,后者目光轻扫过仍愣在原地的丹尼,见其他人都已随后离开,并未立即离去,自发走到丹尼的身后,帽子下的容颜没有了在雪希和普林希面前的温柔,平板无波的说道:“小姐说得对,天色将晚,我们必须尽快找到落脚的地方!丹尼少爷,我们也走吧!”

        他如此明显的区别待遇令丹尼不禁蹙眉,冷哼一声,死死攥着手中的水袋,那力道像是要将水袋捏碎般,没有多言,快步走到普林希面前,随手将水袋抛了过去:“还你!不用你来假好心!”

        话落,不再看众人难看的脸色和普林希瞬间僵直的身子,扬长而去,率先追上已走远的雪希。

        ……

        埃塔费罗虽平日很少外人来,好在也有几家旅店,在广场边找了处较为干净的旅店,雪希一行人很快住了进去。

        可当丹尼想舒服的泡个热水澡再美美的睡上一觉时,旅店老板却面有难色的看着他们,没有行动。

        “怎么了?难道连洗个澡都不行吗?怕我们给不起钱?”丹尼首先发难,在荒漠呆了七、八天,他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一身的汗臭和灰尘让他现在浑身不舒服,明明饿了一天,可是他现在最想的还是先洗个澡,再解决晚餐的问题。

        “这倒不是!”这家旅店开了好几十年,却都一直没有人来住,旅店老板这还是第一次看到有客人来,且不止一位,心里早已乐开了花,虽他们只是让她准备一些新鲜的瓜果,给的赏钱却远远超过买水果的钱,装扮怪异,却都散发着贵族与生俱来的气质,很显然都是难得的金主,旅店老板怕得罪他们都来不及,哪里会嫌他们给不起钱,可是洗澡水之事确实令她很为难,即使知道说出来会得罪他们,但也不敢隐瞒,褶皱的老脸纠结成团,无奈叹息:“埃塔费罗没有水!这里已经两年没下雨了,就连地下水也开始枯竭,我们只能仅靠分配的一点饮用水勉强续命,这位小少爷,我们真的没有多余的水能让您们美美的泡澡!……若是您真的难受得紧,要不我待会打几盆水送到几位的房里,您们将就凑合着擦擦身子吧?”

        “可是,刚才那口井……”丹尼明显没料到会有这种事,两年没下雨?这里的干旱程度还真是超乎了他的想象。

        “……是枯井!丹尼,还不明白吗?”未等老妇开口,普林希率先插话道,本想拒绝老妇的好意,明明她们自己都快没水喝了,他们哪好意思如此浪费。在这干旱地区,水甚至比金币更金贵。可当目光不经意的触及到身旁坐在窗边沉默不语,像是没听到他们对话的雪希,略略沉思,还是道:“老奶奶,如此就麻烦你为我们准备两盆温水,送去丹尼和雪希的房中。我们就不必了!”

        同时。从怀中掏出了早前蒙多特意留给他的那些金币,从中拿出两枚,递了过去:“这些就当是我们找你买水的钱!”

        “这……这太多了!!”老妇颤抖的伸出手接过。想了想,又立即推还给他。他们之前叫她买水果已经给了她五枚金币,虽所需的水果量多,可算起来买剩后至少还能剩三枚金币。她如今哪里好意思再接受他的金币,摇摇头:“而且。你们之前不是给过了吗?剩下的三枚金币不知能买多少东西了!我不能再接受你的金币了!”

        “可是,千金难买水!”普林希温和一笑,很自然的接下话头,将金币重新放在老妇的手中。对她莫名的有了好感,毕竟现在像她这样面对金钱的诱惑却能不迷失本质的人实在太少,温柔的语气异常的坚决:“老奶奶。你就别再推迟了!何况您老一人独自支撑这家旅店不容易,您还是收下吧!就当作是我的一点心意!”

        踏入旅店那么久。普林希注意到了这家旅店除了年迈的旅店老板只剩一名尚在年幼的小男孩,此时正怯怯地躲在厨房的门口张望着,不知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人,还是也被雪希身上的寒气吓坏。

        老妇顺着普林希的视线望向厨房,同样看到自己的孙子正躲在门后不敢上前,无奈的一笑,略显歉意:“让这位少爷见笑了,小店平日没什么人来,这孩子第一次见到这么多陌生人,难免有点怕生,本来我早就想将旅店关掉,却又不知关了旅店以后的营生该如何,今日多亏几位小姐、少爷出手大方,这些金币够我们爷孙俩活大半辈子了!……哎呀,还是先不说这些了,我这就去为几位准备食物和温水,你们先在这里休息休息!”

        “劳烦了!”普林希目送着老妇欢快的背影离去,狭长的凤眸盈着温和的笑意:“这位老奶奶还真有意思!”

        而小男孩早随着老妇进入厨房里忙活,一时半会估计不会出来,大厅里除了他们之外并未有外人,如此闷热的天气还整个人都包在斗篷里,普林希感觉难受得紧,正想拉下脑袋上的斗篷帽趁此机会喘喘气,未料手才刚抬起,一双冰凉的手却突然压下他蠢蠢欲动的手,挣扎了几下,却未挣开,只好放弃原本的打算,顺着那只修长有力的手看向雪希:“怎么了?”

        雪希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也未发现他瞬间涨红的俊颜,只是感觉到他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神识奇怪地扫过他,收回手,神识继而又重新落回原处,薄唇微抿,身上的寒气越来越浓,一丝冷笑溢出薄唇:“可是,……这里并不是每个人都像她一样朴实善良!”

        那里,在雪希注视的方向,几道身影正鬼鬼祟祟的躲在窗外不远处的暗巷口向这张望,似乎装扮怪异却出手阔绰的雪希等人引起了她们的注意……

        普林希等人都没有一开始就注意到他们自入城后就被人盯上了,奇怪地看了眼雪希,显然没有听明白她的意思,也或许只是阅历太浅,并不知道此时的他们是多么的引人注意,无论男女,身形都较瘦削的他们很明显都被人当成了男子。

        “不过,话说回来,要是有水系魔法师就好了!”沉默了片刻,看雪希没有解惑的打算,普林希也没再在这个话题上多纠结,意有所指的说道,目光却一直落在雪希身上,让雪希不想发现都难。

        “就算有,也无济于事!”

        “什么意思?”闻言,丹尼凑上前来,好奇的看着雪希。

        雪希本不想回答,却发现普林希也正好奇的等着答案,泰德等人也都竖起耳朵神情专注的看向这边,只好大发善心的为他们解释道:“魔法师并不是万能的!而且,你们没发现这里的水系元素很少吗?”

        普林希等人都是以木系为主,只能感知这里的木系元素确实稀缺,却不能发现其余几系元素的异常,但仔细一想亦明白雪希说得没错,这里常年干旱炎热。水分大多被蒸干,缺少水系元素那是实属正常,在这种情况下,没有足够的水系元素供水系魔法师调动,正如雪希所言即使有水系魔法师亦于事无补。

        “那怎么办?难道就没有什么办法能解救这里的人吗?”

        普林希的一句话让雪希无端的想起了安其亚,记得那人就是总爱没事找事,收起心中的感慨。神识望着窗外逐渐暗下的天空:“这倒不必担心。在这半年内这里就会有雨!”

        普林希是见识过雪希的预知能力,从她口中说出的话从未错过,甚至比身为大祭司的爷爷更准。闻言莫名的安下了心,丹尼等人则好奇的望着雪希,不明白她究竟为什么能如此自信的下断言。

        可普林希不知道雪希之言并非完全是出于预言之力,因为借着与天地沟通的特殊力量。雪希敏锐的感觉到了这些年天地的变化,那变化极其细微。若不仔细观察根本不会发现,此时的大地正因元素之力的回归而悄然发生改变,改变之一便是那各地奇异的气候,相信再过一、两年。梦绯大陆就会回到千年前常年四季如春的样子。

        ……

        夜色很快降临,虽然没能美美的洗一趟澡是雪希最大的遗憾,然而此时的情况也不容她多想。只是暗暗决定,以后必定要先在储灵戒里弄一条河。免得又遇上这样的事。

        或许是实在无法忍受无法洗澡的事,即使仔细擦过身子,身上的衣服也换了一件新的,有严重洁癖的雪希还是觉得身上怎么都不对劲,如何都睡不着觉,就连修炼都无法静下心,再次陷入了失眠。

        此时已是深夜,雪希敏锐的听觉已经听到自旁边几间房间传来的酣睡声,就连旅店老板爷孙俩都早已入睡,起身走至窗边,对面暗巷里的那些人倒是没有离去,却也早已在打瞌睡,整座都城完全被寂静笼罩,只剩几盏烛火正自几家平房的窗户透出,在黑暗中摇曳不定。

        雪希并未立即去找某些人的麻烦,或许是更期盼她们的行动,这一路上的平静已经让她感到很无聊,有人送上门玩雪希自是乐得开心,轻轻坐在窗沿上,清冷的月华悄然的挥洒而落,将她整个人都笼罩在月光的洗礼下,身上的黑色披风早已脱在一旁,只着一件她在来时的路上曾特意叫人定制款式简单的纯白长袍,有些类似这个世界原本的魔法袍,纤细白皙的手掌摊开,掌心一颗彩色的泪晶闪闪发烁,映照得雪希略显病态的臻白肌肤像是也被染上了彩色的光芒。

        雪希面无表情的冷硬面容只有在这时才会浮现出一丝变化,冷漠的绝世姿容难得的柔和了几许,纤长的食指轻轻的摩擦着泪晶光滑的晶面,像是在对待珍宝般的小心翼翼,始终紧闭同时一直被银丝带遮住的空洞银眸明明看不见,此刻却悄然睁开,至始至终注视着手中的泪晶。

        这样的神情是普林希第一次看见,更不会想到雪希居然就因为看它而连他敲了好久的门都没察觉,那专注温柔的神情深深地刺痛了普林希的心,忽然在这一刻觉得雪希离他好远好远……

        “普?”

        终于,雪希注意到了屋内突然出现的另一股明显不属于她的气息,神识扫去,就见普林希站在门边,愣愣地看着她,手还搭在门把上没来得及收回,俊美的容颜不知为何染上了一丝恐惧。

        恐惧?

        这样的认知显然令雪希感到有些不悦,同时也好奇他的恐惧到底从何而来,先闯入她地盘的可是他,她都还没说什么,这家伙居然以这种表情面对自己。

        “啊!抱歉!有没有打扰到你?我不知道你也还没睡!”普林希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勉强一笑,心中那个念头却是怎么也无法消除,悲伤而落寞的看着一瞬扫却悲伤之意变得冰冷而疏离的雪希,狭长晶亮的绿眸带着害怕失去的恐惧,双手紧紧攥起,像是想抓住什么,不敢承认看到这样的她会让他产生随时都会失去她的错觉。

        ……自己到底怎么了?

        即便他装得若无其事,雪希还是敏锐察觉到了他的异常,却没有多问,也没有再将时常绑在银眸的丝带再次戴上,因为他们早就见过了她真实的样子,淡淡地语气像是在无意识的抵触他的接近:“如果我睡了,你还来做什么?”

        “我……”普林希一时无言以对,总不能说在照顾沉睡不醒的她时,自己早已习惯在入睡前先来看看她,否则根本无法安心。就算说出来,她只会更加厌恶自己,因此拉开彼此的距离,就像她对丹尼一样,她无意识的抵触任何人的靠近,或许根本没有人能真正靠近得了她。

        “如果没事,我要休息了!”

        话是这么说,雪希却未从窗台上离开,甚至没有正眼看过他一次,普林希只能看到她完美的侧脸和孤寂的侧影,周身那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寒气令普林希没有勇气靠近,生怕一个不慎就会被寒气重伤,深深地望着她,最终还是叹了口气,出了房间。

        当门再次砰的关上,普林希终于虚脱的跌坐在地,身后那扇紧闭的门扉就像雪希周身竖起的‘冰墙’,不止阻隔了他们现实的距离,更阻隔了心的距离,门后的只是一个失了心的孤独之人。

        ……一滴泪,悄无声息的自眼角滑落。

        ——————

        次日,就这么坐等天明的雪希直至太阳缓缓升起之时才从窗台上离开,银色的厚实丝带束在银眸前,重新披上黑色斗篷,将自己再次包裹在斗篷的遮盖下,这才掐准点打开房门。

        正巧,旅店老板的孙儿听从老妇的吩咐一早将雪希的洗脸水送来,此时正不安的站在房门前,一手艰难的抱着装满水的木盆,一手抬起就欲敲响房门,甫一见门被人自内打开,随后那令他又惧又好奇的黑衣人便冷冷的站在门前,居高临下的望着他,手不禁下意识一抖,怀中抱着的木盆险些掉落在地,一声惊叫还未来得及发出,却见面前人已先一步开口。

        “别吵!”冰冷的声音没有一丝温度,嘶哑难听,一下吓住了本想尖叫的小男孩,在木盆即将从小男孩的怀里脱手而落之时,眼疾手快的接过他怀里抱着的木盆,见小男孩抱着沉重的木盆本就吃力,此时被她一吓更是溅了自己一身,微微蹙眉,也不知是看到小男孩这样的惨状还是因木盆里的水经过小男孩一路的颠簸已经所剩无几而感到不悦。

        小男孩也似乎感觉到了她的不开心,小身板瑟缩得更加厉害,就在他做足准备承受眼前这恐怖的人的怒火之时,却见后者看也没看他一眼,端着只剩半盆水都不到的木盆走回了房间,房门随后砰的一声关上,好在小男孩及时回神,要不然真得被突然关上的门撞得鼻青脸肿,小嘴一撇,一脸委屈的泪奔而去。

        呜呜~这人好可怕啊!!!!!

        洗漱完毕,雪希这才离开房间,向楼下的大厅走去,又在大厅里等了一会才见普林希等人相继下楼,简单的吃了点新鲜的瓜果,拿起老妇一早准备好的一袋袋水果离开了旅店,趁早继续上路。

        只是,在离开房间时,雪希在桌面上留下了一袋沉甸甸的金币……(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046/1868657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