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雪希离殇 > 前世之谜 第十三章:

前世之谜 第十三章:

        ……

        由于迷了路,雪希在离开格拉夫等人所在的位置后,并未走太远,随意找了间餐馆,就在包厢里等待莲之的寻来。

        因为,莲之与她之间一直存在着某种联系,无论在哪二人都能感应到对方的存在,感知到莲之的位置正慢慢靠近,雪希也就没再那么麻烦的自己去找人。

        所以,当推开了包厢门,莲之就见雪希一派惬意的坐在桌边,手中还拿着精致的高脚杯,一口一口的抿着红酒,相信就是普林希,若是看到估计也会气得跳脚。

        “看来,你很舒服嘛?!……我的主人!”莲之似笑非笑的走到雪希身旁落坐,手撑着下巴,看着雪希无比精致的侧脸,那颗别致的泪滴状耳钉一经入眼,就让莲之的眼眸不知为何微微暗沉,嘴边的笑意却更浓,只是无形中却多了几分雪希看不见的苦涩。

        那嘲讽的语气令雪希不免有些疑惑,这些年的相处,让二人的距离都近了许多,连称呼都开始变得随意,但雪希知道,只要莲之一生气,他的称呼就会改变,虽说在某些特殊情况下莲之有时也会叫她‘主人’,但二者却是不同的,在他生气时的那声主人根本口不对心,不带恭敬,反倒透着淡淡地冷嘲,任谁听了都不舒服。

        此时,莲之显然是生气了!雪希疑惑的是,迷路这样的事在平日时有发生,每每都是莲之来找她,但也不见他有哪次会生气,顶多就调侃、抱怨一番,为何今日如此的反常?

        想到这。雪希右手一顿,将酒杯从薄唇边移开,轻轻放回了桌面上,没有回头,神识已先一步落在了莲之的脸上。

        不过,莲之与雪希一样都是善于伪装的人,雪希根本无法从他毫无破绽的俊颜上看出丝毫端倪。更主要的是。莲之在见到雪希如此动作后。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已先一步将脸上的异色敛去,雪希自然更看不出什么来。

        “咳、话说。你就不能让普他们省点心吗?知不知道他们在你不见后差点急疯了!”虽然坚信雪希无论怎么看绝对看不穿自己的心思,但在雪希神识的注视下,莲之还是有种会被看穿的错觉,那种眼神仿佛能让人无所遁形。莫名地心虚。僵持了片刻,莲之不自然的干咳一声。终还是最先别开了视线。

        闻言,雪希耸耸肩,她这么大个人了难道还会走丢不成?对普林希三人的紧张颇感无力。再说,已经这么多回了。普林希他们怎么还是没有习惯?瞧瞧人家莲之,他就不担心来着!

        “我……”莲之像是看穿了雪希的想法,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其实他也会担心的话,主人于他是唯一生命存在的意义。失去了主人,他还有什么勇气面对明天?

        可惜,……她一直不懂!

        “好了,我们还是回去吧?时间该差不多了!”敛去嘴角的苦涩,莲之微微一笑,在雪希开口前率先出了声。

        雪希疑惑地‘看’着他,他先前的欲言又止让雪希不禁有些好奇,但见他明显不想多言才转移话题,也就没多做深究,想了想,微微颔首:“下午的考核确实快开始了!”

        “那就要辛苦我们的院长大人了!”莲之再次恢复了之前的似笑非笑,揶揄地看着雪希,话中藏着的深意雪希并未察觉,随后才继续补上一句:“至于普他们那边,……我想若是找不到你他们肯定会先回学院的!”

        雪希嘴角隐隐抽动:“你又没告诉他们?”

        “我……”莲之话音未落,一道熟悉的身影突然打断了他的话。

        “雪希!!”只见,门再次被打开,来人不是普林希,不是安其亚,也不是丹尼,反倒是一路寻来的奥兹。

        虽说,雪希的银发在梦绯大陆极其惹眼,然而雪希一路都敛着气息,自然没人会注意到她,为普林希四人的寻找工作更增添了难度,好在刚才那一闹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否则奥兹就算问遍所有人也不可能找得到她。

        “太好了!……好在你没事!”看见雪希安然无恙的坐在桌边,奥兹显然松了口气,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当得知雪希不见时为什么自己会那么担心,除了家人外,他还是第一次那么紧张一个人,他怎么也忘不了在得知雪希差点被格拉夫等人抓去时心头闪过的那丝恐惧,以及这一路找来感觉到的绝望。

        ……他还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她了!

        同时,一直放在心底不敢呼喊出的那个名字,在见到她的那一刻终于忍不住脱口而出,一声‘雪希’似乎也拉近了二人的距离,莫名的让奥兹感到一阵欣喜,更为雪希之后没有反感的表现窃喜不已。

        然,这似乎只是奥兹一厢情愿的想法……

        雪希与奥兹认识只不过一天半的时间,若说普林希等人她还觉得情有可原,对于奥兹此时的担忧之情雪希自然难免感到不解,从而忽视了他先前直呼其名的做法,淡淡地面向他,似乎带着几分疑惑:“你怎么来了?普他们呢?”

        “啊!差点忘了!!”她的提醒让奥兹想起了四人间的约定,慌忙来到窗边,催动体内的魔幻力,火焰在掌心逐渐凝聚,随着心念一动,犹如火蛇般向天空蹿去,在天空炸开火花后很快凝聚成红莲的形态,一边为雪希解惑道:“看到信号,相信弗里曼阁下他们很快就会赶来这里了!”

        “哦!”雪希不平不淡地应了一声,在见到那个熟悉的信号时她就已经知道怎么回事了,这八成又是安其亚那小子的主意,想到之后可能面临的场面,雪希徒然有种如坐针毡的感觉,大有欲逃的冲动。

        “我说,你也太不令人省心了!难道。不知道别人会担心吗?”可,雪希还没来得及从位置上起身,奥兹就率先挡在了雪希的面前,怒瞪着坐在桌边的雪希,向来温文尔雅的面容此时多了几分对雪希的控诉,就连雪希身旁的莲之都没有注意到,一开口就是一顿训斥:“这孟劳特近几年人来人往乱得很。你的身份特殊。怎可以如此四处乱走?要是出点什么事怎么办?知不知道我们今天找你找得多辛苦?还有,我刚才可听说了,你是不是将利法滨王国的小王子给揍了一顿?你可知那小子出了名的记仇。而且他可是利法滨唯一的王子,在利法滨王室里受尽疼宠,甚至有传言说希维那女王打算将王位传给他,到时即便他放过你。希维那女王也不可能饶得了你!……”

        神识望着眼前双手叉腰,对着她一顿劈头盖脸臭骂的奥兹。雪希恍然间宛如看到了安其亚和火风函,她还以为这世上除了那俩厮外,再找不出一个敢指着她鼻子臭骂的人,没想到今天倒是又见到了一位。

        ……她该说她很幸运吗?

        随后。听到奥兹的后半句,雪希不由得出言反驳:“我没有!”

        “还说没有?”奥兹深吸了一口气,强忍着暴跳的冲动。却还是忍不住狠狠瞪了雪希一眼:“你刚才是不是有当街揍人?”

        “额、……有!”雪希想了想,这才想起刚才被她差点掐死的格拉夫。然而先前她一心想找到那个黑袍人,只随意瞥了眼格拉夫的脸,哪里有注意看他的穿着,根本不知道格拉夫的身份会如此尊贵。但是格拉夫有错在先不是吗?要不是他拦着,黑袍人哪里有机会能溜走?她都还没找他算账,就算他是一国王子又如何?在她看来不过是个被宠坏的破孩一个。

        一想到这,雪希就有些火大,阴狠的咬着唇,一丝杀意自周身弥漫:“该死的臭小子,下次别让我再碰到你!”

        “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的话?”奥兹有些抓狂的看着雪希,听到她的那声低喃,差点被气疯,不明白说了这么多,难道她还没听懂吗?居然到了这个时候还能说出这种话来,就算她是精灵族的殿下,可‘他’一个不受宠的‘王子’怎能与人相较?说敢说到时精灵女王不会选择放弃她这个血统不纯的半精灵?

        雪希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奥兹的心目中已经被定义成王室里不受宠的‘王子’,虽然知道奥兹也只是和安其亚一样在担心自己,所以一直按捺着不发火,可她还是无法容忍别人在自己面前大呼小叫的模样,蹙了蹙眉,俊颜终于还是冷了下来,那倏尔散发出的冷意令奥兹恍然回神,这才意识到自己方才都干了什么,薄唇蠕动了几下,雪希冷漠的话语却先一步传来:“即使如此,……”

        “雪、希!!”

        话音未落,门外突然传来了一声熟悉地怒喝,雪希眼皮一跳,有种不好的预感。

        可惜,没等雪希遁走,风风火火的安其亚就已经冲了进来,身后跟着一脸担忧的普林希和丹尼,二人一进门最先将雪希整个人都扫了个遍,确定没有受伤后,纷纷舒了口气,提着的心总算能放下来了。

        桌边的莲之从奥兹进门后就一直没有说话,雪希甚至没有注意到莲之在看到奥兹后那危险的神色,静静地看着奥兹指着雪希一通臭骂,静静地看着奥兹那愤怒又难掩担忧的神情,此时见安其亚三人闯进来后,这才将视线从奥兹脸上移开,却依旧没有开口,隐隐看去水蓝的眸色似乎闪着幸灾乐祸的光芒,在众人看不到的眼底却是一片……冰冷。

        “你个混*蛋!告诉你几百遍了不许乱走免得迷路,你耳朵是长来干嘛用的?知不知道我们刚才为了找你把整个孟劳特都差点掀了个底朝天?”安其亚一进门根本没注意看莲之及奥兹,一见坐在桌边的雪希,果然如雪希所料那般立即破口大骂。

        普林希却一眼就注意到了雪希身旁的莲之,恍然才想起这家伙无论雪希在哪都能第一时间找到她,一时气的咬牙切齿,更恨自己一时紧张居然把这档子事给忘在脑后,呲牙咧嘴的望着莲之,普林希笑得越加的温柔。

        一直坐在一旁看好戏的莲之背后穆然涌起一股寒意。下意识回头,就见普林希站在门边笑容满面的看着自己,身后的丹尼似乎也缓过神来了,绿眸死死地盯着莲之,俨然一副面对杀父仇人的模样。

        不过,丹尼不可怕!真正让莲之在意的还是那个比腹黑一点不逊色于他的普林希。俗话说,泥菩萨还有三分土性。何况还是普林希这种性格温和却城府极深的人。真正发起火来,连安其亚偶尔爆发的暴脾气都不能与之比拟,这类人最是不能惹!此刻的莲之开始反省自己是不是做过头了?俊颜上似笑非笑的弧度有些维持不了。有种引火烧身的感觉:“那个,……你们刚才没给我机会说啊!”

        普林希扬扬眉,学着莲之平时那般嘴角轻佻,一副似笑非笑。明明让人如沐春风的浅笑,却令莲之只感背后一阵凉嗖嗖:“嗯……我记得好像安其亚一直在找那个摔坏他宝贝琉璃碗的罪魁祸首呢!安……”

        “别!!”眼见他真的要说出口。莲之再也无法保持镇定,在安其亚还没注意到二人谈话的内容时,慌忙从位置上窜了起来:“我下次保证事先提醒成了吧?”

        若说安其亚有什么逆鳞,除了雪希外。就是他精心收藏的那些宝贝,犹记得他当时无意间摔坏了那只琉璃碗后,某人怒发冲冠、喊打喊杀的模样。要是真让安其亚知道这件事,他恐怕一辈子都不得安生了!

        莲之直到这一刻才真正体会到像普林希这类人若是真的发起火来。会是多么的可怕……

        ……

        “雪希!你到底有没有记住我说的话?”

        “在琼宇宫里也就算了,可出门在外你也给我到处乱跑,你叫我们能上哪去找你?”

        “是不是真要我们担心死你才甘心?!!”

        “你究竟有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身份?神武殿如今表面风光,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暗地里打着坏主意,我们平日为了帮你处理学院里的事已经够烦的了!你当我们很有空闲吗?每次都能抛下手头上的事去找你吗?”

        “为什么你就不能为别人多想想?明明笨得连路都找不到,偏偏喜欢四处乱跑!究竟要我们说几次你才能真正记得?”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真的出了什么事,你叫我们怎么办?你要整个精灵族甚至是学院怎么办?你是精灵族唯一的公主,唯一的希望,精灵女王什么的,你应该知道那根本不……”

        这边,安其亚仍在咬牙切齿的对着雪希一番训斥,张牙舞爪的模样像是恨不得狠狠敲上雪希几记,让她记好教训,免得到时又乱走将来真的出了什么事,担忧之下竟有些口无遮拦,忘了奥兹这个外人的存在。

        “够了!!”终于,当安其亚越说越过分之时,雪希隐忍不住的冷声喝道,打断了安其亚即将脱口而出的那个足以令人震惊的事实,后者被这声冷喝惊了一下,毕竟平日的雪希即使面对他如何的谩骂也只当成耳旁风,从不会将他气头上的话当真,对他虽不算温柔,却明显与其他人不同,很少会这样凶他。气愤的同时,却如一盆凉水当头泼下,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做了什么。

        “圣子阁下,即便我出了什么事,那也是本宫的私事,与你何干?”他俊颜上刹那涌现的懊悔在雪希的眼里是多么的可笑,想起他的谩骂,雪希更是不禁冷冷一笑,犹如一根导火索,将雪希今日所有的积怒全都再次燃旺,格拉夫的挑衅、没能抓住的黑衣人、事后奥兹的训斥,现在又被安其亚失态的狠骂一通,任谁就算好脾气也不能忍受得了,何况是雪希这个向来最不喜欢别人对着她指手画脚的人,一直以来在安其亚面前的忍耐终于爆发。

        一出口,声音宛若能凝结成冰,一字一顿,伤透人心,甚至如此生疏的唤他‘圣子阁下’,更使安其亚的世界宛若瞬间暗了下来,却闻她冷嘲的声音如魔音绕耳,再次传来:“你可别忘了,当初是你硬要留在我身边,我也从来没有求过你来找我,你凭什么在我面前指手画脚?”

        “你……你……”

        “我如何?你以为我当初为什么会将你留在身边?因为我以为你会是个很好的玩具。但凡事不要做的太过头!我爱去哪,是我的自由,任何人也休想掌控我!”雪希起身上前,与安其亚相隔不过半步的距离,让安其亚清楚的看到了雪希此时嘴边浮现的清晰可见的那抹冷残浅笑,话语中的认真让人无法否定那句话的真实。

        “……玩、玩具?”安其亚的身子禁不住倒退了数步,连同他的世界仿佛在这一刻都开始摇摇欲坠。从不知他们之间居然也可以如此陌生。这与他们最初见面时的那种冷漠疏离不同,更加的无情,更加的残忍。更加的让人痛不欲生,明明猜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当亲耳听到事实时,为何他还是无法像想象中那般一笑而过?

        ……是否先爱上。注定会输?

        摇摇欲坠的安其亚宛如褪去了平日的高傲,被隐藏起来的脆弱在这一刻第一次暴露在雪希面前。她从不知圣洁高傲如他原来也会有这样不堪一击的柔弱一面,那金色琥珀般的丹凤眼失去了原有的光泽,黯淡得叫人心疼,姣好的面容涌现的受伤无时不刻的在撩动着雪希的心。

        然而。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何况雪希说的是事实,身子不易察觉的颤了颤。银唇蠕动似想说些什么,最终下意识脱口而出的话。却还是在安其亚伤痕累累的心上再次撒上一把盐:“如果还想这么下去,最好注意你自己的身份,别让我那么快玩腻你!”

        “你……”忍耐了很久,安其亚最终还是慢慢红了眼眶,迅速的低垂下眼帘,不想让雪希发现那眼里的水雾,晶莹的泪珠在眼眶里打转,却固执地不肯掉落,一抹自嘲的笑意慢慢爬上嘴角,苦涩在唇边晕开:“即使如此,……为何我还是不能洒脱的说出恨你?”

        那声带着哽咽的低喃还是被雪希清晰捕捉到了,只是根本不等她反应过来,安其亚已经掩面离去,转身的瞬间,一滴晶莹的泪终是悄然自眼角滑落,顺着精致的脸颊滴落在地,离去的背影挺得笔直,却难掩那深深地寂寥与受伤。

        雪希就这么愣愣地看着那道金色的身影离去,在他转身的瞬间仿佛像是带走了雪希全部的光明,……还有一丝雪希不曾察觉的……温暖。

        “还愣着做什么?殿下,还不快点追上去?”直至安其亚的背影已经从包厢门口消失不见,雪希仍旧傻傻的站在原地,一直没有插嘴的普林希此时忍不住提醒道,温和的俊颜带着一丝对雪希的浓重不满,就连丹尼和奥兹亦纷纷将谴责的目光投向雪希。

        雪希似乎还学不会做梦绯大陆的女人,在这个女子为尊的世界,男子是拿来疼拿来宠的,雪希却总会有意无意的伤害到她身旁的男子,这样的举动显然让人颇为心寒,有时安其亚等人甚至会想,自己如今做的到底值不值得?

        梦绯大陆的每个男子心目中的追求不就是希望有个实力强大又温柔爱自己的妻主吗?雪希的实力很强,却不会是一个温柔的爱人,所以即使有些精灵会被雪希的强大吸引,却对其敬而远之,因为他们都清楚,幸福对于雪希而言太过遥远。

        那他们自己呢?

        雪希真的会是他们所渴望的归宿吗?

        普林希、丹尼、莲之,甚至是奥兹都不禁垂下了脑袋,无声的沉默萦绕在众人周身,空荡的小包厢异样的沉闷压抑,让人似乎都快喘不过气来。

        雪希并不知他们此刻的心思,听到普林希的话,紧闭的银眸不经意划过了一丝黯然,却没有举动,神识凝视着空荡荡的门口,终于还是走了出去,却绝口不提安其亚之事,淡漠的声音无形中多了几分疏离:“走吧!我们该回去了!”

        只是,之后那一下午的考核雪希都在恍惚中度过,那孤独的身影让一直注意着她的奥兹担心不已,却找不到能与她交谈的时机。

        她,……似乎更沉默了!(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046/186865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