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再生之瓷[古穿今] > 第26章

第26章

        雷老汉可没有徐久照再探寻究竟的心思,他顿时急了:“怎么会看不准,我这东西在我家好几十年了,绝对的老东西了!”

        蒋忻微笑了一下说道:“您别着急,你家还有没有别的东西,只要东西够老并且到代,什么都行。”

        雷老汉惊疑不定的看看他,眼看这件生意真的要黄,这才慌里慌张的在屋子里边翻找起来。

        徐久照看来看去,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他心里边存着疑惑,眼睛里边就带了出来,不自觉的就往蒋忻的脸上飘。

        蒋忻看他圆圆的眼睛困惑的看着自己,不由的心里一乐,低声凑过去说道:“一会儿出去跟你说。”

        他猛的一凑过来,人体带着的温热扑面罩过来,徐久照不自在的脸上一热,往后退了一小步:“嗯。”

        雷老汉动作有点急,翻找的时候碰倒了一个装着糖果瓜子的盒子,过完年没几个月,里边的东西大概是吃剩的,撒了一地。

        蒋忻的眉毛蹙了一下,说道:“不着急,慢慢找。我帮你收拾,你先找。”

        雷老汉回头看了一眼,点头说道:“那行,我先去一下大屋里,我记得还有一个老烟杆的。”

        “不忙。”徐久照蹲下,一点一点的捡着。蒋忻这会也蹲下了,徐久照扭头看了看那老汉走开了,低声说道:“这会儿你可以告诉我了吧,那东西哪里不对吗?”

        蒋忻抬起眼看了他一眼,笑着说道:“你怎么看的,跟我说说。”

        徐久照思索了一下说道:“那造像确实是红铜鎏金的不假,样式也是明代流行的款式,比例也没有什么不对的。”

        蒋忻鼻子里边嗯了一声,说道:“你这都是从外边的表象看的,最主要的你忽略了一点。这东西是新近仿的,上边带着一层贼光,明朝传下来的,外边怎么也应该有一层包浆吧?你说呢。”蒋忻把最后一把瓜子放进去,盖上盖子,两只手掐着这个海棠状的九格糖盒看了看。

        徐久照这才恍然,原来他把这个给忽略了。

        看到明朝的东西,他总是下意识的用当时的目光去判断,反而忽略了流传世上百年的东西,怎么可能有那么一层荧光,早就应该经过氧化反应雾蒙蒙的了。

        徐久照懊恼的咬着唇,低声道:“我没真的往古董那个方向看,只是……”

        蒋忻嘴角一翘说道:“知道你是大艺术家,看事物的时候自然是以看工艺品的角度去看。”

        这是讽刺他吗?徐久照不满的瞪了他一眼。

        蒋忻呵呵一笑说道:“不逗你了,你这是看的少,见得多了自然就有经验了。而且,红铜鎏金造像如果真是老东西,他敢就这么敞着跑出去找东西?”他抬手把那糖盒放在一边的桌子上,而那被雷老汉当做宝贝的鎏金造像就那么大咧咧的摆在那里,盖都不盖,收也没收起来。

        徐久照垂眼,到底是术业有专攻吧,当年他也没少看古董,怎么这会儿就分辨不出来。当然这会儿他已经忽略了当初看的都是瓷器的事情了。

        “你看,这个行不?”雷老汉裹着寒风迈步走了进来。

        蒋忻把手中收好的糖盒放到一边,戴上手套伸手接过雷老汉的老烟杆。

        雷老汉看着蒋忻貌似挑剔的目光,不好意思的说道:“这玩意真是老东西了,我小的时候还见过我祖父抽呢。”

        蒋忻拿着老烟杆在眼前来回换着角度的看,这老烟杆的卖相非常的不怎么地,但是除此之外,倒还真是一个老东西。

        杆看起来是黑黢黢的颜色,其实是纯银的,上边有掐丝黑珐琅做装饰。这珐显示用暗刻做纹路,最后采用珐琅烧。珐琅上边装饰这花卉还有“意足仍畅叙幽情”的文字,下边更是有“甲戌”俩字。烟嘴磨的光光的,看起来应该是翡翠,只不过不知道保养,一头锃亮,一头灰扑扑的。

        蒋忻初步判断,这应该是一只嘉庆十九年制作的烟杆。

        蒋忻的脸上实在看不出来半点的满意神色,这让雷老汉也觉得不好意思起来。他也知道自己家这个东西不怎么好,虽然正经是个老东西不假,但是那也要看是什么东西,保存的怎么样。

        蒋忻勉为其难的说道:“东西确实是老物件,但是这也太埋汰了,不收拾收拾都没办法见人。”

        雷老汉心中一喜,赶忙说道:“你们是做大生意的,到时候收拾一下,转手卖掉怎么也是赚的。”

        蒋忻不置可否,抬眼说道:“蚊子再小也是肉,你出个价吧。”

        这就是有交易意向了。雷老汉高兴的笑了一下,随后又为出什么价钱而为难。

        多了,不敢说,少了,又亏的慌。

        犹豫再三,雷老汉伸出手:“5000。”

        蒋忻不急不慌的说道:“2000。回去收拾出来,我都不一定能卖出5000的高价。”

        雷老汉额头开始冒汗,据理力争的说道:“这东西再怎么说做工看起来还是不错的。光是手工价值就不止2000啦。”

        蒋忻手里边摇摇老烟杆说道:“做工是不错,那也要看品相。这并不是作为观赏收藏品流传下来的,而是作为日用品使用之后留下来的。磨损的厉害,价格自然要打折扣。”

        雷老汉知道蒋忻说的在理,但是心底的不甘愿让他并不愿意松口,咬牙说道:“这样吧,我让一步,4000。”

        蒋忻眉毛扬了一下,定定的看着雷老汉。

        雷老汉顿时压力大增,蒋忻缓慢的呼吸了一下,在安静的房间里边,那呼吸声也让人神经紧绷。

        蒋忻的目光在屋子里边扫了一圈说道:“3500,另外你这屋子里边的另外两个老物件我也都要了。”

        雷老汉意外,跟着眼睛在屋子里边转了一圈,这还有什么老东西能入了这位老板的眼啊?

        蒋忻的手抬起来,朝着摆放着鎏金造像的桌子比划了一下:“你那桌子,是民国时候的老家具。虽然有磨损的地方,但是料子还算是不错,回去动动手修补一下,倒是能卖出价钱来。”

        这可是意外惊喜,雷老汉看了看那乌漆墨黑的桌子,真没想到居然还有劈柴烧之外的价值。

        “那行吧,桌子也给你……”雷老汉琢磨了一下,说道:“算你800。”

        蒋忻漫不经心的点点头说道:“这两年老家具的市场比较热,这个价格至少比起这老烟杆能赚点。”

        雷老汉喜的咧嘴笑笑,然后小心看了看蒋忻说道:“你说还有另外一个老物件,是哪个?”

        蒋忻似乎是很犹豫、嫌弃的样子,然后说道:“你装糖瓜子的那个糖盒也是个老的,不过哪个卖相更差,给你200,你也不要觉得少。”

        雷老汉看了看那个乌漆墨黑更显的脏兮兮看不出样的糖盒,这玩意确实是老的,他小的时候用到现在了。

        “行,那就是200+800+3500……”雷老汉还在那边算,这边蒋忻直接就说道:“一共4500元。我身上并没有那么多现金,你有银行卡账户没有?”

        雷老汉点头如捣蒜,说道:“有的有的。”然后他非常流利的报出了一串数字。

        蒋忻点点头,随后打电话,没过一会儿,雷老汉身上响起好大一阵短信的声音。

        徐久照惊异的看着雷老汉从衣兜里拿出了一个手机,打开短信看了看,喜笑颜开的说道:“到账了。”

        蒋忻说道:“那行吧,这桌子今天我们带不走,就现在这边放一晚上,等明天一早我再找个车过来弄。”

        雷老汉点头,蒋忻生意完成,也不多待。雷老汉给了他一个大号的黑色塑料袋,把老烟杆和倒干净的糖盒装到一起,蒋忻拿上跟徐久照离开了雷家。

        出来之后,徐久照满脸的复杂,蒋忻奇怪的问他:“你怎么了?”

        徐久照徐徐的说道:“我没想到那老汉能把银行账号背的那么溜。”

        他到现在也没能背的过自己的银行账号,徐久照对于数字不太敏感,到现在为止也就记住了自己的身份证号码和手机号码两串数字。

        蒋忻哈哈一笑说道:“他指不定心里边背过多少回了,就等着这个时候往外倒,当然不会关键时刻掉链子。”

        徐久照奇怪的看他,蒋忻神秘的笑笑等到俩人走到足够远,他才低声说道:“你还真以为这家人实际情况就跟他嘴里说的一样呢?这位老人家,演技堪比影帝级别!”

        徐久照惊奇的瞪大了眼睛,这话什么意思?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268/187342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