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再生之瓷[古穿今] > 第28章

第28章

        李大哥非常的好客,进门直接把三人拉上了桌子,吃晚饭。徐久照倒是习惯这种模式,别扭不自在的竟然是蒋忻。

        徐久照诧异的看他,这城市里的娃,可能不习惯这般直爽的来往吧?于是,徐久照在饭桌上引领了话题的走向,把事情问了一个清楚明白。

        李大哥的大名叫做李海,出门打工赚了一笔钱,就打算把家里的老宅子推倒了翻盖成现代的二层小楼。村里边现在盖房子有专门承包干活的盖房班,于是就请了盖房班的人包活,连拆带建一起搞定。结果房子拆的时候挖地基,却挖出了一口大箱子。

        这口箱子着实不小,盖房班的班头把东西交给了李海,李海为人谨慎,任凭大家起哄也没有现场打开就看,反而是赶紧的拉回了现在住着的房子。

        盖房班的人感慨,这人家是要发大财的运道。

        蒋忻这会儿说道:“也是凑巧听到了这个消息,我们这才赶过来看一看。”

        吃饱喝足,李海一抹嘴,点头说道:“行,东西怎么也是卖。”

        盖房班的男子早就走了,李海的妻子去收拾桌子,他的孩子被赶去写作业,只有李海一个人领着俩人去看东西。

        箱子被放在李海的卧室里,打开屋子里边的白炽灯,一片亮堂堂的环境里,一只带着土腥味的木头箱子格外的显眼。

        蒋忻谨慎的弯腰墩身,手指扫了扫箱子:“这箱子是樟木的,成色很不错。”

        李海嘴角笑的咧开了。光箱子就用樟木制作的,可想里边的东西也差不了。

        蒋忻打开箱子,里边是用绸布塞满的样子,李海跟着一起动手,把绸布缓慢的清理出来。箱子里边的东西都是大件,总数不多,却样样引人注意。

        有一件红铜犀牛望月摆件、一件八卦狮子钮四足红铜熏香炉、一张边缘用檀木框装饰的瓷板画、一件天地福寿玉插屏。

        这四件是放在上边的,底下还有一个小口的箱子。

        光是上边的这四件东西,已经是个个精致,样样值钱,李海的脑子都要喜的痴呆了。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家里边竟然还藏着这么大的一笔财富。

        蒋忻一脸严肃的带着手套细细观看和检查,徐久照好奇的蹲在一旁拿着蒋忻那个小巧的放大镜摆弄着。

        李海看了看这俩人,心里边的念头转了转,随后笑道:“这底下还有一口箱子,一起打开看看。”

        蒋忻轻轻的放下手里的玉插屏,说道:“不着急,好东西总是要慢慢看的。”

        李海好似没听到一样把最下边的那口小箱子打开了。

        一阵蒙蒙的宝光在金黄色的绸布映衬下播散开来,蒋忻和徐久照一下子愣住了。

        看见这样东西,俩人同时大吃一惊。

        蒋忻是为它出现的时机,而徐久照却是惊诧这件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这东西不是别的,正是徐久照之前亲手烧造遗留下来却不见了的瓷器之一,一件高仿柴窑天青色瓷瓶。

        “这东西怎么会在这里?”徐久照忍不住失声道。

        蒋忻一时晃神,也没听出来徐久照语气中不对的地方。

        他只是喃喃道:“是啊,怎么会在这里出现了一件封窑的整器,这太不可思了。”

        这件瓷器柴窑的特点太明显,反而让人一下子就联想到了附近新找到的窑口。蒋忻连想都没想,就能知道这是一件封窑瓷器。

        李海不解的看着俩人震惊的样子,连声的追问:“怎么了?这东西有什么不对吗?”

        这个时候李海的妻子收拾干净碗筷也走了过来,她圆盘般的脸蛋挤出一个笑来说道:“都是刚挖出来的,我们之前也没有见过。”随后她拽拽李海,李海暗暗冲她摇摇头。

        蒋忻长出一口气说道:“这东西倒是蹊跷。”

        李海眨了眨眼,很干脆的说道:“那其他东西怎么样?没什么问题吧?”

        蒋忻顿了一下,扭头看着这对中年夫妻,说道:“别的没什么问题,东西都是到代的老物件,品相很好,保存的也很不错。”

        李海松口气,带着淡淡的焦灼说道:“那你都要吗?”

        蒋忻虽然心中奇怪他为什么这么着急,却还是很痛快的说道:“东西都很不错,我都收了。”

        他挨个指着几样东西说道:“你出个价钱吧。”

        李海眉毛皱了一下,说道:“我并不是太懂……”按理来说确实应该是卖方来定价的,李海他们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对于古董行情并不了解,比起之前的雷老汉还要不敢出价。

        蒋忻单手插兜,说道:“这么说吧,我给你简单的介绍一下,你觉得什么价钱合适,就出什么价钱。”

        他转身指着四件东西说道:“这犀牛摆件是明末的,这个狮子钮熏香炉清朝的,这两个都是清末民初的东西。”

        李海犹豫了一会儿,始终给不出价格,倒是他妻子一咬牙说道:“一共40万!”

        说完这句话,夫妻两个都提心吊胆的看着蒋忻。

        蒋忻的眉毛很明显的皱了一下,然后他说道:“多了。犀牛摆件和熏香炉一起能算个25万,两件民初的东西不值那么多。”

        李海妻子咬肌蹦起,抿着嘴唇说道:“那这两件你能够给多少?”

        蒋忻在瓷板画还有玉插屏上看了看说道:“算一块8、9万差不多。”

        李海眼睛在箱子上扫了一眼说道:“这樟木的箱子也值不少钱呢吧?还有这个瓶子,虽然你说有蹊跷,可是都是在一起的,应该也是古董,你干脆一起打包买走,省的我们再去找一家。”

        这下连徐久照都觉得他们奇怪了起来,从来没见过这么着急的卖家。

        蒋忻自然是能够再抻一抻对方,但是对方着急的神态莫名的弄得他也不安了起来,只好说道:“那行吧,一起打包40万。”

        商议好了价格之后,蒋忻问李海要了银行卡账号,不一会儿短信就提示对方,钱已经到账了。

        李海打从心底松了口气似的,一副钱已落袋的安心表情。

        时间已经挺晚的,李海家自然是招待他们住下。箱子被搬到徐久照和蒋忻的房间里,交给对方亲自看管。

        是的,临时借住一晚,两位男士自然是要睡在一个房间,一张床上的。

        李海妻子抱出来的两床被子带着淡淡的霉味,蒋忻跟徐久照睡的是盘炕,冬天虽然很暖和,睡起来却很硬。

        李海妻子抱歉的说道:“也不知道今天晚上会来客人,被子也没有晒晒。”

        徐久照很客气的说道:“没关系,是我们打搅了。”

        李海妻子搓搓手说道:“晚上解手可以去外边,也可以用夜壶。手电在这边,卫生纸也给你们放在这里了。”

        一通安排之后,时间已经跑到12点,李海妻子走了以后,他俩人终于可以躺进床上的被窝里。

        蒋忻揪着被子嫌弃的掀开一角,徐久照扭头看了看他说道:“你最好还是盖上,现在晚上还有点冷。”

        霉味什么的,对于蹲过镇抚司的徐久照来讲完全没问题。

        “对了,你打电话告诉你爷爷了没有?”徐久照问道。

        “嗯,说了。顺便把发现封窑整器的事情也告诉他老人家了,他很高兴,要不是太晚了,非要自己过来亲眼看看才放心。”蒋忻把胳膊枕到脑后,扭头看着徐久照的脸。

        发觉跟蒋忻离的有点近了,徐久照不着痕迹的往后挪了一下。

        “那我老师那里也通知到了?”

        “都说了,让咱们安安稳稳的慢慢往回走,不要着急。”蒋忻笑了一下,邹老还特意叮嘱他不仅仅要把东西安全的带回去,还要看顾好他的小徒弟。

        他发现徐久照可能是天生运气就旺,要不然怎么只是跟他出一次门,就有这么大的收获。

        别的东西都是次要的,这次最为重要的就是那只封窑瓷瓶了,可以毫不夸张的说,那是迄今为止世界上已知的唯一一只瓷瓶。

        “我就奇怪了,那只瓷瓶是怎么会跑到这里出现的?”徐久照百思不得其解。

        “不知道,这件事情回去再研究,李海两口子的态度有点奇怪,晚上睡觉的时候留个神。”蒋忻说道。

        徐久照抬起脑袋看他说道:“用不用轮流睡?”

        蒋忻喷笑:“用不着。”他伸手摸摸徐久照有点长的头发:“你好好睡吧,还正长身体呢。”

        徐久照不自在的让开他的手,总是忘记原身的身体年纪还不大的事情。

        等到第二天,蒋忻跟徐久照在一阵鸡飞狗跳当中醒了过来,而这俩人也终于知道为什么李海夫妻两个那么着急把东西卖掉。

        为了这从老宅子地基里挖出来的东西,老李家已经分家出去的儿子们全都跑了回来,进行了好一场撕逼大战。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268/1873421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