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再生之瓷[古穿今] > 第66章

第66章

        蒋忻让唐小乙全力配合徐久照,徐久照虽然并不了解怎么去对付一个现代社会的校长。不过凭借着自己过去的经验,一位文人似的人物对于名声总是十分看重的。

        徐久照觉得马秀山做事这么张狂,一定不可能一点把柄也没有。

        徐久照并没有目标,只是让唐小乙请人收集马秀山私下里的情况,就算是有一点点污迹,也足够了。

        做了这件事情也只是后手,而对眼前的情况却是没有帮助的。

        徐久照第二天去了韵文瓷器厂的工作间,带着冯忠宝边做边教。一上午的时间,除了必要,徐久照极少说话,弄得冯忠宝战战兢兢。

        过了午休,到了下午上班时间,徐久照就去了张文钊的办公室。

        “久照啊,你有事?”张文钊看到他来自己的办公室挺稀奇的。

        “张厂长,我有一件事情想要跟你说。”徐久照神情郑重的说道。

        “啊,你坐。”张文钊心里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徐久照刚刚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就对张文钊说:“张厂长,恐怕我不得不失约,提前一年的时间请辞了。”

        果然。张文钊脸上露出一个失望的表情:“怎么这么突然?”

        他这个小作坊,迟早留不住徐久照这尊大佛,可是他没料到这个时间来的会这么快。当然他也没能料到只是一次展览,徐久照就在陶艺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当然,目前这个轰动不是正面的。

        徐久照的脸色沉了下来,他缓缓的说道:“张厂长,想必您也知道马秀山在杂志上说我用高仿充作自己作品,污蔑我老师欺世盗名的事情了吧。”

        张文钊的脸色正了起来,他直起身说:“这件事情我知道。久照,你也别太生气,马秀山那个人纯粹是颠倒是非黑白,是站不住脚的。迟早人们会知道谁是谁非。”

        徐久照扯了一下嘴角:“一旦人们的认识根深蒂固,到时候在改变就晚了。我现在虽然还没有想出应对的办法,但是我觉得我不能这么坐以待毙。”

        张文钊见徐久照态度坚决,就说道:“那你也没有必要辞职。我知道,以你现在的身价,跟你签的两年合同你太吃亏了。其实合同的事情我们可以再商量,工资也可以调整……”

        徐久照摇头说道:“张厂长,现在不是合同也不是工资的问题。而是我觉得我应该找一个地方进修,学习一些更现代化的元素。”

        张文钊想了一下说道:“那好吧……”他最近一直忙着办展览馆的事情,对于瓷器厂这边管理的并不多,订单也少,并不一定非要留下徐久照。

        徐久照露出了一个笑说道:“高师傅身体很好,还能干几年。忠宝跟着我,进步也很快。等高师傅退休,忠宝也正好能够接手。”

        张文钊心头一松,说道:“忠宝这孩子就拜托你调|教了。”

        冯忠宝私下里也跟他说过现在徐久照教他的事情,最近几窑的作品也越来越好,想来不出几年就可以挑大梁。这才是张文钊甘心放走徐久照的最终原因。

        现在张文钊关心的就只剩下一件事情:“那你打算上哪里去进修?”

        徐久照迟疑了一下,说道:“我打算先去上海看看。”

        这是他昨天晚上跟蒋忻商量过的,就算是他心态轻松下来了,也觉得自己不能再总是拘在这个小地方。他应该跟更多的人交流,接触到更加新鲜的事物。

        蒋忻知道他有出来看看的打算,就极力邀请他到上海去。

        相比郑州,上海确实更加的发达,资讯快。有更多的年轻艺术家们聚集在那里进行学习和艺术创作。也许在那里,徐久照能够寻找到灵感。

        这次办展览,徐久照赚了一百多万,再加上张文钊给他的提成,很是不少。拿到钱,徐久照第一时间先还了吴久利,剩下的钱他本来打算买房子,后来想想他以后又不一定会定居在封窑镇,就先存了起来。

        现在打算去上海了,这些钱不够他在上海买一套房子,但是租一个地方不小的套间还是够的。

        等谈完了事情,徐久照就回了工作间,令他意外的是,除了高师傅和冯忠宝,一个不认识的人正在等他。

        一个二十多岁,身材婀娜,头发挽在一旁的女性。

        “久照!”冯忠宝满脸八卦的冲徐久照挤眉弄眼,“有位女士找你。”

        徐久照眉毛蹙了一下,疑惑的看着这位容貌姣好,气质温婉的女子:“你是?”

        “徐先生,你好。我叫做齐嫣。”齐嫣温柔的一笑,伸出纤细白嫩的右手。

        徐久照顿了一下,还是伸出手,用指尖握了一下:“你好,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是这样的,我听说徐先生您的仿古瓷烧的特别好,所以有一件事情想要拜托你。”齐嫣挽了挽发,说起话来轻声细语,一举一动都透着现代极为难得的大家闺秀气质。

        齐嫣低头打开携带的挎包,随着她的动作,耳边的一缕头发滑动了下来,衬着她秀美的侧脸格外的美丽动人。

        冯忠宝张大嘴巴露出一脸花痴像,真是一个美人啊。

        徐久照也被这位美女震慑了一下,主要是现在难得看见这么古典的淑女,非常符合他那个时候的审美。不过徐久照的意志坚定,比冯忠宝可强多,脸上基本上没什么表情。

        齐嫣拿出来了一张五寸的照片,她把照片递给徐久照,说:“我家里原本有一对正德年间的青花凤穿花纹绣墩,后来因故损毁了其中的一只。我家祖父为此一直郁郁不乐。”

        徐久照眉毛一挑,接过照片。这张照片上正是一只正德年间的青花绣墩。

        齐嫣黛眉轻蹙,显得分外惹人怜爱,恨不得能主动去替她分忧解难。

        她说:“这些年来,为了让他老人家开心,也曾经找高手进行过仿制,但是成效不佳,仿出来的总是差那么一两分。”

        徐久照听到这里隐约明白了,他不动神色的看着齐嫣。

        齐嫣恳求的说道:“这次来找徐先生就是想请徐先生帮忙仿制一只一模一样的。”

        徐久照看了看坐在一边滋溜滋溜喝茶的高大全,说:“我年轻学浅,高仿这种事情恐怕你找错人了。”

        齐嫣随着他的眼睛向高大全看过去,随后脸颊一红,露出一个略带尴尬和羞窘的眼神:“那个……高师傅之前的作品我们也曾经看过,恐怕在图纹勾勒上没有徐先生您来的灵活生动。”

        高大全放下茶杯,心平气和的说道:“这点说的倒是,别的方面嘛老朽自认不输任何人,只是在图纹的勾勒上边手上总是显得生硬一点。”

        高大全虽然也是高仿高手,但是他知道自己的短板,还没有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

        徐久照眉毛拧了一下,说道:“不是我不答应你,高仿并不是我的强项,恐怕做不到一模一样。”

        齐嫣表情更加的诚恳了,她祈求道:“这些年来,也只有徐先生您的作品风格类似了,只请你试一试。当然,不会白白浪费您的时间和功夫,我家会奉上丰厚的报酬。”

        齐嫣是个美女,恳请起来几乎没人能够忍心拒绝,没看见连一贯说话硬声硬气的高大全都显得软了两分。

        冯忠宝也在一旁说道:“久照,要不然你就试一试?有酬劳干嘛不做。”

        齐嫣趁机说道:“要是事成,还另有答谢送上。”

        徐久照考虑了一下,做一个一模一样的绣墩虽然要花费一些功夫,却并不是很难。而且要去上海,他总觉得钱会不够用,赚点外快保障跟多一些。

        “好吧。”徐久照点了点头。

        冯忠宝为能跟如此美女多相处一段时间而喜笑颜开,齐嫣也抿着唇露出了一个笑脸。

        徐久照虽然已经跟张文钊请辞,不过离职手续还没有办,齐嫣的这个订单就直接走韵文的程序,虽然算是徐久照的私活,韵文瓷器厂却是要抽两成的。

        这样也好,毕竟徐久照就算是独立出去了,也没有自己的工作室还有这种高仿必须要用到的柴窑,他也没地方再去找一座。只不过因为因为这个订单,徐久照推后了搬家的时间,让因为蒋忻不在帮他搬家的唐小乙纳闷不已。

        唐小乙找过来,看到的就是一位穿着入时漂亮的长发女性跟徐久照交谈,俩人言笑晏晏,非常亲密的样子。

        这让唐小乙心里咯噔一下子。

        不会吧!不过才这么短的时间,徐久照竟然就移情别恋了?!唐小乙如临大敌,仇视的盯着长发挽在一旁的美女。

        也不对,蒋忻是单相思,跟徐久照俩人根本就不是两情相悦,移情别恋什么的根本就无从说起。

        唐小乙愤慨的心思淡去,随后而起的就是焦灼和担忧——为自己的朋友。

        他知道蒋忻的心思有多么细和敏感,他对徐久照投入了太多的感情,根本就不可能收回来。作为蒋忻的朋友,唐小乙自然是希望他的感情能够开花结果,他才没有蒋忻那种百转心思,纠结什么直男不直男的问题。

        “小乙哥。”徐久照停下手里的动作,奇怪的看着一脸阴沉的站在工作室门口的男人。

        唐小乙平常总是表现的很开朗活泼,今天这个样子十分的少见。

        唐小乙脸色稍缓,却还是板着:“久照,你出来一下。”

        徐久照站起身,站在他身边的齐嫣往后退了一下,徐久照差点撞到她,这才发觉齐嫣站的离他太近了。

        徐久照内心还有男女授受不亲的老观念,他不自在的说道:“对不起。”

        齐嫣脸色更是不好意思:“没,是我看的太专注,不小心离太近了。”

        俩人的表现在唐小乙的眼中,就更是一种情窦初开,互相腼腆的表现。这让唐小乙的脸色更黑了。

        徐久照洗了下手,擦了擦,然后跟唐小乙离开工作室,走到一个角落,唐小乙沉不住气的劈头就说:“你跟那个女的是怎么回事?你喜欢她吗?你这样,要是让阿忻知道,他该多伤心啊!”

        徐久照本来一头雾水,在听到唐小乙最后一句话的时候顿时一片空白。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268/187342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