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再生之瓷[古穿今] > 第67章

第67章

        徐久照嘴角抽了一下,想要假装听不懂,毕竟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蒋忻的感情会这么直白的被别人在他跟前揭破。

        “什么那个女的,她叫齐嫣,只不过是来定制一件高仿绣墩的顾客。”徐久照避重就轻的说道。

        唐小乙气急败坏:“你还向着她说话。你真的对她有意思啊?阿忻这才离开几天的功夫,你就跟别的女的好上了?”

        徐久照无奈又带着点生气的说道:“我对那位小姐并没有遐思,你误会了!并不是我故意向着她说话,这位小姐是我的客人,你这样说,我倒是罢了,让齐小姐闺誉受损,我可担待不起。”

        徐久照说话文绉绉的,幸亏唐小乙是艺术品经纪人,古风古韵也是练过的,才毫无障碍的理解了。

        唐小乙没心思去想徐久照说话古怪的问题,只是抓着他话语当中的重点:“真不是那个意思?”

        徐久照被他追着这么确认,不由的想起唐小乙也是知道蒋忻感情的事情,耳根开始发热,眼神躲闪:“真不是!”

        他说的肯定,唐小乙狐疑的盯着他看了看,勉强相信了。

        “那什么……”冲动过去,唐小乙后知后觉的发觉他似乎一不小心透漏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不过反正都说了(还说了不止一次),唐小乙干脆豁出去了:“你知道吧?阿忻他……喜欢你的事情?”

        徐久照没能忍住,脸上顿时烧了起来。

        唐小乙让他的表情弄得也难为情起来:“咳咳~我知道我有点多管闲事,不过阿忻是我的好朋友……我不希望看到他伤心。我刚才口气不好,抱歉。”

        徐久照深吸口气,极力控制脸上的表情:“没、没事,都是误会。”

        唐小乙松口气,然后看了看徐久照的表情:“你好像不是很意外?”

        徐久照刚才太过震惊,这会想着掩饰已经晚了。

        唐小乙小心的看着徐久照,问:“那你打算怎么办?你不讨厌阿忻吧?有没有想过跟他在一起试试看?”

        徐久照脸上的烧褪下去了一些,他皱眉说道:“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况且……我虽然没有想过跟女性成亲,却也没有打算找一个男人。”

        唐小乙失望,不过想想蒋忻自己本来就没报多大的期望,就强迫自己不要再过分的多管闲事。万一他说太多,让徐久照直接去拒绝跟蒋忻往来就惨了。

        “那……你既然已经知道了阿忻的感情,就尽量少刺激他。这是作为他的朋友的请求,他已经很忍耐了,挺不好过。”唐小乙认真的说道:“尤其是像今天这样子,如果你不喜欢那个女的,千万别在阿忻跟前也那么亲近。他会伤心的。”

        徐久照心里不好受,为了蒋忻暗地里的独自忍耐:“我会假装没有发觉,平常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也请你不要把我已经知道这件事的情况告诉阿忻。还有,那位齐小姐留在这里也只是因为那只绣墩,并没有任何亲近的行为。”他强调道。

        唐小乙点头说:“你说是就是。什么时候搬家?我去给准备车,你的东西多不多?”

        徐久照说:“东西倒是不多,只有些书籍和衣物还有喵爷的东西。家具都是二手,不要也罢。因为接了这个单子,所以要推后一段时间,大概要一个星期之后。”

        唐小乙想了想,说:“那行,到时候你给我打电话,地方已经给你找好了。”

        又说了会话,唐小乙走了之后,徐久照回到了工作间,齐嫣看见他就露出了一个微笑。

        徐久照开口说道:“齐小姐,如果可以,还是请你把实物带过来让我看看。只是这么一点一点的调整,花费的时间太多。”

        自古以来仿古瓷层出不穷,到了现代仿古瓷更是有低中高三种。最低等的,是根据特征传说臆造,这样的仿古瓷一般制作粗糙,非常容易辨别;中等的则是通过照片来仿,虽然很相像,不过还是有细微差距;而高仿则就是徐久照生前所做的那样,对照着实物来仿,差不多一模一样。

        这段时间齐嫣逗留在工作间也都是为了这件绣墩仿作,刚才唐小乙看到俩人交谈也都是在讨论数据。

        齐嫣眨眨眼,想了一下,说:“徐先生的技术我们很是看重,对于这次能够成功制作出来相像的仿作把握也比较大。既然徐先生这么说,我就回家一趟,把那件绣墩带来。”

        徐久照点点头,说:“还是比照实物更加的方便。虽然齐小姐对这件青花绣墩的数据掌握之熟练让人惊叹,不过您也不能总是待在工作间里边,这里脏乱不堪实在不是待客的环境。而且这间工作间毕竟不只是我一个人使用,影响到其他人也不美。”

        尤其是冯忠宝,如果他这会儿在工作间,肯定会极力反对,美人虽然会分散精力,可是看看也很好嘛。

        齐嫣无奈,徐久照把话都说到这地步,其实就是在下逐客令了。她不明白在这么短短的一会儿功夫里为什么会发生这种转变。

        齐嫣只好说道:“那就拜托徐先生多多费心了。”

        徐久照陷入工作状态就会很专心,之前也没有注意影响。既然齐嫣在这里会引起别人误会,干脆连这个机会也不要给。

        徐久照抬手拂过放在工作桌上的照片还有写满数据的纸张。这张纸上边的数据都是根据齐嫣复述写下来的,有绣墩的长宽高等各种数字,还有绣墩上边的纹路图案。

        有这些东西徐久照自信能够烧造出差不多,有没有那件绣墩都无所谓,不过如果有实物在眼前,自然更好。

        既然说了要等实物,徐久照就没在费工夫,他盯着照片上的图案若有所思。

        唐小乙找的人效率很快,马秀山明面上的一些资料和他最近的动向都发了过来。

        徐久照面无表情的用手指在照片上的图案上敲了敲,他有个隐约的念头,应该能够反击马秀山污蔑他的言论,也能够更快更迅速的为自己正名。

        又细细的推敲了一番,徐久照觉得这个计划的可能性很高。他就站起身走到一边的瓷泥池里选了一大块,反复的按揉之后,把泥坯放在了拉坯机上。

        度过了午休冯忠宝兴冲冲的跑回来,却发现美人不在了。

        “齐小姐呢?”冯忠宝惊诧。

        “我让她回去了。”徐久照头也不抬的说道,“你回来正好,过来帮我擦擦汗。”

        徐久照自己一个人又是转动拉坯机,又要拉坯,忙出了一身的大汗。他满手的泥水,汗水滴落下来都没办法擦。

        “她怎么就走了呢?”冯忠宝泄气,拖着脚步走过去拿起徐久照的毛巾给他擦了擦汗。

        “怎么就不走了?”徐久照斜睨了他一眼,“她在这里你总是分心,手里的活有一下没一下,你还不如不干,歇着算了。”

        “嘿嘿。”冯忠宝不好意思的搔搔头发,讨好冲着徐久照笑:“我帮你拉坯。”

        徐久照教导他的方式并不算严厉,可是冯忠宝现在却越来越不敢像以前那样没轻没重的跟他相处。

        冯忠宝手里转动拉坯机,这才注意到徐久照是站着的,再一看坯体——

        “这么大?!”冯忠宝惊讶。

        这个坯体可以说的上是大器型了,足足有50厘米高。而且也不是绣墩,反而是一个撇口、束长颈,丰肩,长腹下收的萝卜瓶。

        “怎么不是绣墩?”冯忠宝糊涂了。

        “嗯,绣墩还要等实物,我就趁这段时间准备一下,我想到了一个方法,让马秀山好看。”徐久照眼中寒光一闪,语气沉凝的说道。

        冯忠宝看了看徐久照面无表情的样子,缩了缩脖子,看起来他这个脾气挺沉稳的小老师也不是一个好惹的。

        之后的两天,去而复返的齐嫣带来了那只绣墩,徐久照观摩了一天的时间,就让齐嫣把那只绣墩带走了。

        一周后,徐久照忙忙碌碌的完成了两件瓷胎成品,剩下的就要等烧了。

        因为韵文这边最近没有开窑计划,还要再等几天,徐久照就先去忙搬家的事情,烧窑的事情就交给了冯忠宝。

        “我先去那边安顿,等生活安定下来,你有时间就过去。”徐久照对冯忠宝说。

        “我就这么走?没事吧?”冯忠宝不安的说道。

        “你平常胆子不是挺大的?怎么这会儿想起担心害怕。”徐久照好笑的看他。

        冯忠宝咧了咧嘴:“迟到早退跟旷工不一样啊。”他再怎么是张文钊的外甥,那也是不敢闹出圈的,要不然第一个收拾他的就是这个舅舅。

        “你放心好了,到时候你跟张厂长说,他会给你批假期的。”这都是之前商量好了的,等再过个一年,徐久照那边有地方了,让冯忠宝也过去“进修进修”。

        行李什么的并不多,唐小乙找人一趟车就给拉走了。徐久照带着喵爷坐火车,因为要办理宠物托运的手续,所以多花了一些时间。

        唐小乙到出站口接上徐久照时间已经到了下午。

        “东西我都给你放到租的房子里了。因为你说要能当工作室的,所以居家条件不是很好,只有一点不错,就是够大。”唐小乙边开车边说道。

        “谢谢你,小乙哥。”徐久照真诚的道了一声谢,如果没有唐小乙的帮忙,他绝对不会这么利索的就办好找房子搬家。

        唐小乙看着后视镜笑了一下:“不客气,这都阿忻千叮咛万嘱咐的,让我一定要把这件事情办的漂漂亮亮。”

        听到蒋忻的名字,徐久照心里一跳,忍不住问:“他还在国外?很忙吗?”

        以前在国内的时候他们打电话见面的时候不觉得距离远。可是等到蒋忻因为投资公司的海外拓展去了国外,忙的昏天黑地,连跟徐久照讲电话都成了奢侈的事情。

        徐久照第一次这么深刻的体会到了想念蒋忻的感觉。

        唐小乙笑:“想他啦?让阿忻知道肯定特高兴。”

        徐久照让他笑的耳根发热:“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一般的思念友人,让唐小乙误会不好。

        唐小乙知道徐久照面嫩,也不敢过分的调侃,就说:“他还有得忙呢,怎么也还得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才能够回来。”

        徐久照失落的点点头,伸手摸了摸服用了药物精神不振,睡在猫笼里的喵爷,不再说话。

        唐小乙给徐久照找的是一个位于上海城市周边地区房子,说是周边距离城区开车不过半个小时的距离。唐小乙为了找到这个地方可是大费苦心,因为这里距离蒋忻的那间公寓只有45分钟的车程!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268/187342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