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再生之瓷[古穿今] > 第73章

第73章

        意外出现在蒋忻跟前的正是蒋忻4年没有见过的前任交往对象——黄维真。

        之前说过,这个自发形成的“村落”里租住的都是收入低微的各种类型艺术家,还有一些正在为前途迷茫挣扎刚毕业的学生。而黄维真,既不属于艺术家,也脱离了挣扎的学生范畴,正介于两者之中。所以在这里意外巧遇,也就不足为奇了。

        他本身是艺术系毕业的,来到上海也是为了寻找机会。黄维真的专业学的是民族舞,之后因为长得出众在上学期间被人发掘,做了一支mtv的男主演,半只脚跨进了娱乐圈。

        那个时候是蒋忻追求的黄维真,等到黄维真答应交往的时候,也被发掘做了mtv男主演,不再是个单纯的学生。

        因为长得好看,带他入圈的人和跟他接触的人都愿意捧着他,给他机会,带他各处见识。渐渐的黄维真就被这个五光十色的圈子给迷晕了,野心逐渐大了起来,想要混个出人头地。

        蒋忻的性格就是那种好的时候把人宠上天,从头到脚都细微关照的性子。他那个时候已经算是小富,平时虽然不显山不漏水,不在同学间显摆,可是在亲近的朋友之间都是知道的。

        俩人不是一个院校的,蒋忻就在外边租了房子。黄维真整天早出晚归忙于应酬。恋爱的激情过去,黄维真对蒋忻越来越冷淡,就嫌弃他管的太多。

        见不到面,也没有电话,蒋忻忍无可忍,黄维真就和他激烈的吵起来。

        黄维真也对蒋忻那种过分干涉对方,连穿的衣服也要决定的霸道不堪忍受了。说了一大堆刺伤蒋忻的话,黄维真收拾了衣服就摔门走了。

        俩人就这么分了手。

        黄维真没有蒋忻这个人每天打电话骚扰、耽误他时间,专注的投入到了寻找往上爬的机会上。

        可是,情况并不如他预料到的那样美好,那些当初笑着捧着他的人都渐渐的疏远了他,最后更是避而不见。

        在他的一再追问之下,才有人才告诉他原因。

        因为当初他穿的光鲜,人家以为他的经济不错,是个富二代或者背后有金主,才愿意带着他玩玩。那些衣服行头都是蒋忻一掷千金给他置办的,而没了蒋忻这个强力后援,黄维真的衣服换来换去都是那几件,就让人看出来底细来了。黄维真家里边只是一般的工薪家庭,根本就不可能供得起这么奢侈的花销。当他变得拮据之后,人家自然不愿意搭理他了。

        知道了真相黄维真的脸一阵青一阵白,被羞辱和后悔的情绪疯狂啃噬着他的内心。分手的时候黄维真还是有那么一点高傲清高的情结,可是那这回被现实的残酷打击的什么都不剩下。他只能硬着头皮回去找蒋忻,想要跟他和好。

        然而蒋忻遗传自蒋卫国那种“爱之欲其生恶之欲其死”的极端性格展露了出来,他极度的冷淡,根本不可能原谅黄维真。

        黄维真脸皮还不够厚,放不下自尊去恳求,只能彻底的死了心。然而他的心里边却憋着一股气,一定要在娱乐圈混出个人样来,让蒋忻后悔好看。

        黄维真虽然一直靠着软磨硬泡接着通告,不过却没有办法崭露头角。因为像他这样天真的一头撞进来的人太多了,没了特殊加持条件,黄维真没有任何优势。

        受到的挫折多了,黄维真才知道自己当初有多么的傻,竟然把蒋忻这么一个潜力强大的男朋友给踹了。他渐渐的退去天真,变得市侩。因为曾经享受过被人捧着的感觉,就想要走捷径——找一个金主上位。

        可是等在上海这个魔性的城市待了两年,黄维真发现那些容易勾搭的金主不是脑满肥肠的老头子,就是嘴脸丑恶的性|变态。黄维真并不想找一个不符合他格调和品味的人,随随便便的就把自己给卖掉。而那些年轻英俊多金的金主根本就轮不到他这种没名气的小角色。

        所以,在这会儿看见了前男友,还是穿着时尚、带着名表的前男友,黄维真的那颗心就又活泛了起来。

        他听说蒋忻的公司这些年好像做的更大了。

        这会儿他已经完全把分手时讽刺对方像是包养情人的话完全的忘到了脑后,真的想要做对方包养的“情人”了。

        此刻的黄维真完全想不到“初恋、爱情”那种纯洁美好的词汇。他脑子里边全都是“钱、势力、机会!”这种字眼。

        “蒋忻,这么多年不见,在这里碰见真是太巧了。”黄维真下意识的把蒋忻摆在了金主的位置和级别,条件反射的露出了一个能让自己魅力充分凸显的笑容。

        蒋忻不快的皱眉,倒没觉得黄维真的表情有多么的吸引人,反而是让他内心充满了厌恶。几年不见,黄维真彻底变了一个人,身上曾经让蒋忻喜欢迷恋的元素消失的一干二净,充满了做作和虚伪。

        蒋忻冷淡不说话,黄维真丝毫不觉得尴尬,反而是自己接着说道:“老朋友见面,不如我请你吃饭?”

        蒋忻还是没反应,甚至扭头往旁边看去。

        黄维真尴尬了起来,不过这会他的脸皮可厚多了。他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的声音显得柔和动听:“记得那个时候都是你做饭给我吃,你的手艺可真好。而我却什么都不会,帮不上忙不说,只能等着吃。这些年我一个人生活,也练就了一手厨艺。当然,肯定比不上你好啦。”

        蒋忻垂着眼睛,他自然听出了黄维真的暗示,却不为所动。

        黄维真笑了一声,他说:“你不会那么小气吧?做不成恋人我们还可以是朋友啊。还是说因为你还介意以前我跟你吵架分手的事情?”

        蒋忻当然不是介意,他不得不说话,要不然就真成了黄维真所说的气量狭小的男人了——虽然他的心胸真没有宽广到哪里去。

        “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我已经忘了。”蒋忻冷淡的说道。

        黄维真眼睛一亮,只要对方肯说话有反应,他就觉得比不搭理他强。

        “是吗?”黄维真让声音里充满了失望,然后他疲惫的说道:“我还没有忘记……从来都没有忘记过。那些跟你在一起,一起入睡,一起醒来。幸福快乐的日子,那个时候真是单纯啊——”

        “别说了。”蒋忻厌烦的闭上眼睛,要不是他不知道上哪里去,也不愿意离徐久照的家太远,他真恨不得当场就走。

        “为什么不能说?”黄维真当然不能如蒋忻所愿,他感慨万千的说道:“我可真后悔那个时候的幼稚,我太傻了。跟你分手是我这辈子做的最后悔的一件事情。如果可以重来一次,我绝对不会那么干。蒋忻,我这些年来常常的想你。你呢?如果可以,我真情愿回到我们相爱的那个时候。”

        说着说着,黄维真不由的带出了真心,三分真七分假,他说的话连自己都打动了。

        黄维真声音里边充满祈求和颤抖:“蒋忻,你愿不愿意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们重新开始?”

        “我让你别说了!”蒋忻烦躁的睁开眼,从秋千上站起来。

        “蒋忻,我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都是我当时太年轻,太幼稚——”泪珠从他的眼角滚落,黄维真哽咽的说道。

        “闭——嘴——”蒋忻脸色铁青,身体僵硬,咬牙切齿,又惊又怒。黄维真被他吓了一跳,真的闭上嘴不说话了。

        蒋忻的表情看起来太可怕了,他从来都没见过他这么狰狞的样子,简直好像恨不得掐死他一样。

        然而那表情在蒋忻的脸上不过停留了一瞬,然后就被无措取代,蒋忻紧张的说道:“久照,你什么时候来的?”

        黄维真一僵,扭头看去,这才看见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一个人,就站在活动区的入口处。逆着光,他一时看不清楚那人的脸。

        蒋忻这会儿已经忘记刚才的伤心了,全都是被徐久照不小心听到既往情史的尴尬和慌张,他慌手慌脚的跑过去,小心翼翼的对沉着脸的徐久照说道:“你怎么来啦?我一会儿就回去了。是不是肚子饿了?”

        就算是坐在这里伤心发呆,蒋忻也没有忘记一会儿回去给徐久照做晚饭。

        “你出来的时间太久了,我有点担心。”徐久照声音没有情绪的说道。

        蒋忻干笑一声:“刚才你好像有客人,我就没有进去,就上这边来坐一会儿。”

        徐久照一个字也不相信他,下午的时候天气很热,这个地方连个遮挡都没有,要坐也不可能专门跑到这个地方坐着。

        “这位是?”徐久照眼神莫测的看了一眼黄维真,“……你朋友?”

        徐久照的问话语气微妙,很显然他刚巧把黄维真最后的那一大段深情表白给听了一个正着。

        这让一直自欺欺人“他没听见”,想要蒙混过去的蒋忻心里一阵麻乱。

        蒋忻口气粗暴的说道:“不知道,不认识!谁知道他刚才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你也知道,这边住着一些成分很复杂——那些混圈的。刚才说不定就是在那里背表演台词呢!呵呵~”

        蒋忻简直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徐久照可疑的沉默了一会儿,他嘴角抽了抽,看了看一脸五颜六色的十分精彩的黄维真,竟然生出一分同情来,“那我们回去吧。“

        蒋忻见他竟然真信(并不!)了,大喜。不假思索的抱上他的肩膀,转了个身说道:“晚上想吃什么?”

        这对话,这展开,黄维真怎么能看不出来这俩人关系匪浅。

        他没想到蒋忻会有恋人,或许想过,不过却潜意识的忽视了这种可能。他不死心,不愿意放弃重新回到正轨的机会。他追上去,声音高了一些:“蒋忻,这是谁?是你现在的恋人吗?你喜欢他?”

        蒋忻粉饰的一切被黄维真扯了一个粉碎。不只是他的既往情史、他刚才睁眼说瞎话;还有他对徐久照那不可言说、一直被他珍藏在心底苦苦压抑的感情也被揭破了。

        这一刻,蒋忻真的特别恨黄维真,恨不得杀了他。

        他松开徐久照,猛的转身,低声厉喝:“我说过了,闭上你的嘴!你是听不懂人话吗?不搭理你还一直说个没完没了,你说你是不是脑子有病?!有病就赶紧去看,别在这边吓着路人!”

        黄维真第一次这样被他疾言厉色的喝骂,话还说的这么难听。蒋忻以前顶多算是冷淡的面对他,冷冷的说话而已,可是现在简直可以说是凶戾了。

        他脸色苍白的可怕,站在原地看着蒋忻转身将那个人拉走了。

        蒋忻绷着脸,一路快速的走着,俩人之间的气氛沉默而紧张。

        社区活动区并不远,几分钟之后,俩人回到了徐久照的家里。蒋忻让徐久照先进门,然后他自己把门关上。

        关上门,蒋忻按着手,长长吐出一口气,猛地转身看向一旁看着他关门的徐久照。

        “你都听到了是吧。”他肯定的说,今天连番的刺激让他不得不在这个时候仓促的对徐久照全都说出来:“没错,他就是我以前的恋人,分手好几年了。我们分手之后没有再联系,今天遇见只是机缘巧合。”他强调。

        “啊,哦。”徐久照愣愣的看着一脸自暴自弃的蒋忻。

        蒋忻上前一步,逼近他,说:“他问我是不是喜欢你?是的,我喜欢你,喜欢你很久了,从刚认识没多久的时候就喜欢上了你!”

        蒋忻的双手撑在住徐久照的肩膀两旁,把他困在方寸之间。

        “我之前不说,是因为不想造成你的困扰,也是为了不影响我们之间的友情。”蒋忻用壮士断腕的表情看着反应不过来的徐久照,内心忐忑的问:“现在你知道了……”他紧张的吞咽了一下,紧紧的盯着他,不想错过他任何一点表情变化,“你……你怎么想?能接受吗?”

        也是天意,如果不是今天先看见了徐久照对那个陌生女性的反应,被他发现自己喜欢他,蒋忻只会选择先回避。然后慢慢的把这件事情的影响化解掉,继续保持单恋的状态,继续经营着他和徐久照的“友情”,小心试探等候时机。

        可是偏偏让他看见了那一幕,逼的他不得不说。要是徐久照萌生了找个女朋友恋爱,现在不说他怕真的没有一点希望了。

        蒋忻简直就跟等待宣判生死一样,紧张的胃都紧缩在了一起。

        徐久照脸上先一片空白,然后他移开目光,猛地底下了脑袋,肩膀缩了起来。

        这反应让蒋忻顿时心跟掉进了冰窖一般,胸口一阵钝疼蔓延,深入骨髓。

        那一瞬间,黑暗迅速席卷而来把他吞噬,他绝望的仿佛置身海底,再看不见阳光。

        眼前眩晕一般的黑雾慢慢退去,蒋忻再一次回过神来,才发觉自己握着徐久照的肩膀,他用了那么大的力气,自己都感觉到手指的疼痛。

        可是在他手中的徐久照却仍然是低着头躲闪的样子。蒋忻苦笑一下,刚想说些什么,眼睛越过徐久照低垂的鬓发,看到他的耳朵和脖子红成一片。

        他大脑一下空了。一开始没有意识到,然后才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样,猛地眨了眨眼。

        他强迫自己松开手指,移动到徐久照低垂的脑袋下边,抬了起来。

        手指上的感触是滚烫的,徐久照的脸颊耳朵和脖子,甚至t恤领口全都是绯红。他眼帘低垂不敢直视蒋忻的脸,眼睫颤了颤,只用余光扫了他一眼,就又躲闪开了眼神。

        徐久照虽然知道蒋忻对他有遐思好感,可是真正听到他如此热烈真挚的告白,却还是忍不住害臊。

        蒋忻的感情通过他的语言和动作,直白的、汹涌澎湃的冲击徐久照的心灵,让他血液沸腾,浑身燥热无比。

        他控制不住的低头掩藏他羞耻的反应。

        徐久照觉得他热的要无法呼吸,急需要去空间大点的地方喘气。可是蒋忻手指顶着他的下巴动也不动,他忍不住抬起眼皮看他。

        蒋忻的目光*的要把他烧起来了。徐久照的嘴唇张了一下,还来不及说话,蒋忻就猛的低头,凶狠的压上他的嘴唇。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268/187342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