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再生之瓷[古穿今] > 第77章

第77章

        就像徐久照难以置信黄维真的不知足,黄维真也不敢相信徐久照竟然会把蒋忻那种说是控制欲,甚至有点扭曲变态的行径当做享受。

        黄维真控制不住的声音高了起来:“你难道不觉得他太霸道?侵犯你的*,干涉你的人权?!他这种行为说的好听是体贴入微,其实根本就完全把人当成傀儡一样摆布!希望人按照他的设想去生活,控制欲太强,简直让人窒息。”

        黄维真当初跟蒋忻大吵一架,除了因为觉得蒋忻这种什么都想要替他决定的过分行为之外,还有就是两人因为黄维真想要进入演艺圈的事情有分歧。黄维真学的是民族舞专业,其实并不太好功成名就,有接触影视屏幕的机会当然不愿意错过。可是蒋忻却认为他更适合做一个舞蹈演员,跟人一起跳跳合舞,或者是领舞什么的。那个时候蒋忻甚至已经给他找一个地方级的文艺团让他进去当群舞之一。

        黄维真觉得,那得什么时候才能混出头,太慢了。

        蒋忻却是认为黄维真需要扎扎实实的从基层开始,因为他觉得黄维真的舞蹈天赋并不是绝顶的出色,慢慢的熬资历也能获得一份安稳的生活。

        而他自己却觉得蒋忻只是自私的想要控制他,所以才不让他去娱乐圈闯荡。文艺团毕竟是在本地上班,不像混娱乐圈各地去跑,蒋忻就更没办法看住他了。于是直到现在黄维真一想起这件事,还耿耿于怀。

        徐久照沉下脸,声音冷的跟冰一样刺骨:“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不过我认识的蒋忻从来都不会强人所难,他总是会急人所需,想人所想。也从来没有觉得被他像是当成傀儡一样摆布,更不会觉得窒息!不管你们是什么交情,阁下这种背后议人是非的行径也不比你看不上的眼的行为高尚!”徐久照跟本和他无话可说,他端起水杯送客。

        人生观的不同,在俩人之间划出了一道巨大的鸿沟,黄维真摸不准徐久照的脉络,想要挑拨离间根本就找不准切入点。

        到现在他还是觉得蒋忻这种过分体贴是一种毛病,不过他为了出人头地只能选择忍耐。

        此之蜜糖,彼之砒霜。徐久照渴望的享受的,正是黄维真厌烦的避之不及的。

        黄维真想要挑起徐久照的不满,然后让徐久照步上后尘的打算彻底的落了空。

        黄维真受到了巨大的打击,他从徐久照这里没能得到附和认同,好像一直以来认为是正确的真理受到了质疑。这比之前徐久照让他盘算落空还要失落和不可思议。

        黄维真嘴巴张张合合,一时之间思绪好像狂风暴雨,找不到和徐久照沟通的支点了。

        “可是——”黄维真勉强自己说道:“他那种行为真的是挺不尊重人的,你怎么能够忍受?”

        徐久照不悦的从水杯后边看他,看来这人是不明白端茶送客的意思了。

        徐久照把水杯放在桌子上,冷淡的说道:“既然你是这么想的,为什么还想要和阿忻重归于好?你不是不能忍受这一点?还是你所图的并不是他这个人,而是别的什么东西?为了钱?还是利?”

        徐久照一针见血的把黄维真的心思给挑破,不为了人,那就是冲着钱来的。这让徐久照更不屑了,他用轻蔑的目光看着突然不自在的黄维真说道:“你既不觉得他好,又要享受他带来的便利,只不过是为了一己之私,龌龊至极!你来我这里挑拨,不过是想要使我们心生间隙,好乘机而入。想来你也知道自己的行为不会使阿忻快活幸福,却还是执意这么做,说明你根本就是自私自利只想自己,并不为阿忻考虑一分!”徐久照深吸一口气,厉声说道:“你这等心思叵测之人,根本不配和阿忻来往。阿忻眼里揉不下沙子,要是知道你这么心术不正,必会恶了你!你最好不要再出现他的跟前,再让我知道你欺他辱他,我会让你领教我的手段!”

        黄维真费力的听着徐久照咬文嚼字,理解慢半拍,不过却很直白的领会了徐久照的意思。

        他看对方年纪小,以为对方好摆弄,却被对方给来了一个威胁。

        黄维真羞怒交加,高声道:“你以为你又是什么好东西,不过一样是贪图他的钱和好处。看看这个房子,如果不是他你能住得起这种房子?别在那五十步笑百步了!”

        徐久照冷笑一声:“你不过是推己及人而已,自己怀着鬼胎,便要把别人也想的不堪。你想错了!这房子所有的费用都由我个人承担。不只是如此,今后我俩在一起,阿忻所花家用也全都由我一人承担,必不会让他在钱财上为难。这才是男子汉大丈夫的担当!话不投机半句多,您请吧!”

        黄维真露出了一个被雷了的表情,他惊愕的瞪大眼睛张着嘴。难道他听说的都是错的,不然这人怎么把蒋忻说的跟小媳妇一样。

        徐久照的态度和气势太强,就显得蒋忻的印象软了。黄维真满脑子“逆了逆了”,跟生吞了一斤钢钉一样胃疼极了。

        徐久照明白的下了逐客令,黄维真也不好在继续赖着不走,只能脚步虚浮,摇摇晃晃的走了。

        他躲着蒋忻,在徐久照这边找不到机会,甚至被打击的智商和体力都受到了残酷的摧残。

        黄维真心有余悸的回头看了看关上的房门,觉得还不如去蒋忻那再试试。跟徐久照这里相比,蒋忻的冷酷无情竟然也是让人感动的好态度了。

        徐久照气冲冲的关上房门,也没有心思看书,只站在工作台前开始写大字来平复自己的心情。

        他没想到蒋忻之前竟然是跟这种不知道珍惜的负心人来往,他简直心疼极了。

        在他心里,蒋忻千好万好,没有一处不好的地方。

        他感叹一声,也许是之前遭遇非人,才让蒋忻现在显得总是小心翼翼。

        以后要对他更好才行,徐久照这么告诉自己。

        刷刷刷的写了几篇毛笔字,徐久照的心情平静了下来。

        晚上九点多,蒋忻回来了。

        “你晚上吃什么了?”蒋忻走进来站在徐久照的背后,抱着他的腰侧头在他的额角亲了一下,他抬眼一看桌子上,惊讶的说:“你写了这么多?”

        徐久照旁边已经堆了一摞用来练字的毛边纸,徐久照的行动一般很规律,每次写毛笔字的篇数都是固定的,所以看到超出日常数量的毛边纸,蒋忻立刻就觉得不太寻常。

        徐久照没有回话,反而是放下毛笔回手动作生疏的搂住他,他轻声说道:“回来了,累不累?”

        蒋忻一下被转移的注意力,抱怨的说道:“你都不知道,那些人有多么不靠谱,吩咐好的事情都能出差错。到底是新人,就是用不习惯。”

        因为徐久照也在上海落脚,蒋忻就打算把公司总部从北京迁过来。不过不能就这么直接迁,总要先有个分公司做基础才可以更顺利的搬迁。蒋忻现在忙的就是把组建好的分公司营运入轨的事情。

        徐久照拍了拍他的背:“慢慢来,总能好的。”

        蒋忻点点头,抱着徐久照腻歪的温存。等蒋忻撒够了娇,徐久照才推了推他,不自在的说道:“好了,你辛苦一天了,不要总陪我站着,去客厅一起坐。”

        蒋忻问:“不写了?”然后再一次注意到那摞纸,“今天出了什么事了?”

        徐久照并不想让蒋忻知道黄维真来过的事情,要是说起,必然要提到他们的谈话内容,阿忻听了该伤怀了。

        徐久照大男子主义发作,他打定主意不告诉蒋忻让他烦心:“不,没什么事情。”

        蒋忻将信将疑,徐久照推了推他,蒋忻这才往客厅沙发走过去。

        这时候,徐久照的手机响了。

        “喂,吴师兄,你醒了?”徐久照站住脚,跟再一次打电话过来的吴淼通话。

        蒋忻走到沙发跟前,一眼就看见了徐久照忘记收起的水杯。

        有人来过了?还是久照不愿意跟他主动提起的人。蒋忻想了一下,他拿起杯子看了一下。

        没有唇膏的痕迹,应该是个男的。蒋忻回头看了眼徐久照,猜想是什么人的来访会让徐久照不想告诉他呢。

        徐久照浑然不觉的跟吴淼通电话。

        “什么我醒了?你怎么知道我刚睡起来?”吴淼那边困惑的说道。

        徐久照发觉他似乎已经忘记自己喝醉了给他打电话的事情了:“你声音挺哑的,刚睡起来的人声音都有那么一点沙哑。”

        “哈哈,这倒是。”吴淼释然的笑道:“是这么一回儿事,我听说你在找经纪人?你觉得我怎么样?”

        徐久照还以为他要说那个单子的事情,中午的时候他反复强调,徐久照想不记住都难。

        他意外的说道:“你怎么知道的?”

        吴淼笑道:“我自然有我的消息来源。小师弟,我一直认为你很有才华,迟早会有大放异彩的一天。如果你信得过我,就让我来当你的经纪人。我手上虽然没有多少国内的人脉,可是我在欧洲这边经营多年,不说数一数二,却也是很出名的艺术品经纪人。为了证明这一点,我有一个礼物要提前给你。”

        徐久照内心有了隐约的猜测。

        果然吴淼说道:“我手上有一个单子,比利时王室要采购一批高档的青花陈设瓷,我让他们看了你的作品,他们非常的满意,同意把这批瓷器交给你全权设计和制造!”

        “比利时?王室?!”徐久照忍不住惊讶。

        蒋忻听了一耳朵,立刻向着他走了过来。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268/1873427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