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再生之瓷[古穿今] > 第89章

第89章

        周一的时候徐久照的腰已经没事了,不过走动的时候腿还是显得有一点别扭。蒋忻忧心的很,想要让他再休息一天。

        不过徐久照在工作和正事上的作风从来都是严谨的,蒋忻也只好亲自把他送去了韵文瓷器旧厂址。

        徐久照去上班了,蒋忻就去忙自己的事情,新厂的地址已经选择好了。因为投资数目较大,镇政府和上级的领导一直亲自参与,使得进度较快。不过速度再快,建设厂房的事情也要一步一步的来。

        新厂生产高档瓷器,使用的窑炉是气窑,而且蒋忻本人对于节能减排的事情也比较重视,所以生产线就要去专门定制。

        蒋忻这些天忙碌就是为了跟对方沟通,因为厂家那边是国外的生产商,蒋忻又处于热恋期不想离开徐久照,所以每天都只能视频联系。双方有时差,往往不是他们这边迁就对方,就是对方迁就他们的时间。

        俩边都很辛苦。好在双方都非常的有诚心把这笔生意谈成,些许困难都只能尽量克服。

        这其中主挑大梁的是王朝臣,蒋忻身为董事长只是看看文件签签字开开会就忙的不行,而王朝臣人整个都累的痩了一圈。

        为了激励王朝臣和他拉起来的班子,蒋忻给王朝臣增加了股份——这股份可是单独给他的不是绑定在ceo职务上的,还给他的手下发了奖金。除了奖励之外,还开除了几个工作不用心的。

        他一手胡萝卜一手大棒,倒是驯服的新公司上下服服帖帖,让整个创建草班高效的运转着。

        中午吃完工作餐,蒋忻坐在自己办公室里边正在休息,门外边的秘书一脸奇怪的进来了:“董事长,有位外国人要见你。他说他叫做特拉泽尼,还是一位什么勋爵。”

        蒋忻瞥了一眼被安放在办公室角柜上的瓷瓶,他抬了一下头说道:“请他进来。”

        特拉泽尼依旧一身笔挺的西装,他举止矜持而傲然的走了进来,在看到坐在办公桌后边的是一位年轻英俊的男士时,脚步顿了一下。

        蒋忻站起来,就那么看着站在原地呆了一下的勋爵先生。

        特拉泽尼缓缓的说道:“我没有想到……徐大师的恋人原来竟然是一位先生。”

        蒋忻勾起唇笑了一下,以一种同样傲然的态度说道:“怎么?很意外?”

        特拉泽尼继续迈动脚步:“有一点,不过也在情理之中。”艺术家当中同性恋的比例那可是相当高的,更何况是那些艺术成就斐然的杰出大师当中,总是有那么一部分人相当的异于常人。徐大师这点与众不同的选择也就显得不那么特异了。

        蒋忻走过来站在待客的沙发跟前,抬手说道:“请坐。”然后转头对秘书吩咐他上茶。

        分宾主落座之后,特拉泽尼勋爵直接进入了正题:“我听说徐大师的新作《星空少女》被他作为礼物送给了你。”

        今天特拉泽尼先去处理了自己的事情,然后才去“打卡上班”。

        特拉泽尼本来只是处理一下设计方案的事情,办完了就应该回国。可是因为让他爱恋的“少女”让他魂牵梦绕,无法自拔。只能继续逗留在这个地图上小的几乎找不见的小镇。

        勋爵先生知道徐久照是要把这件瓷瓶送人的,可是他没想到那么突然,等到他到了工作间的时候已经看不到了。

        这让勋爵先生特别伤心,不过他转念一想,既然制作人不肯卖,说不定可以打动收礼物的人。

        于是尽管冒昧,勋爵先生还是厚着脸皮的向徐久照打听他的恋人在哪里工作。

        蒋忻之前跟徐久照说好了要把这件事情交给他处理,让这位特拉泽尼勋爵直接去找他。

        所以徐久照也没为难,直接告诉他蒋忻现在的办公地点。勋爵先生直奔蒋忻公司的临时办公地点,找上了门。

        蒋忻垂着眼睛笑了一下:“什么《星空少女》我这里没有,只有《夜色星荷》。”

        星空少女这什么挫名?!怎么配的上久照送给他那么典雅的瓷瓶!还是夜色星荷好听。

        “《夜色星荷》?”特拉泽尼皱眉,“不不不,先生,我只是要找《星空少女》。”

        蒋忻皮笑肉不笑的抬起眼,向着旁边的角柜看了一眼,嘴里说着:“我这里只有一只瓷瓶,如果你确定这是你要找的就是它。那么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这件作品的正确名称正是《夜色星荷》。”

        特拉泽尼勋爵顺着他眼神的方向转头,一看见角柜上遗世独立,尽显清高可人的瓷瓶就跳了起来。

        他几乎是蹦到了角柜跟前,双手按在笼罩在瓷瓶外边的强化防盗玻璃上,他愤怒得扭头:“你怎么能这么对待她!”

        蒋忻不在意的挑眉:“我现在是这只《夜色星荷》的主人,怎么安置它当然是我的自由。”

        特拉泽尼直起身,义愤填膺的低吼:“你这是囚禁她,妨碍让世人欣赏她的魅力。”

        身为一个痴迷的进化成为脑残粉的狂热粉丝,特拉泽尼完全是把这只美轮美奂的瓷瓶当做一个生命体来对待的。现在这玻璃罩子就跟牢笼一样囚禁,而看守还浑不在意,怎么不让他恼火生气。

        特拉泽尼这种狂热更倾向于向世人分享,他愿意让更多的人看到他所爱的“少女”是多么的迷人,让世人都倾倒在她的美丽当中。

        如果可以,特拉泽尼甚至打算单独为他的“少女”举办一场宴会,向世人隆重的介绍她。

        可是蒋忻则跟他恰恰相反,他所看重的恨不得藏起来不让任何人看到,独享和独占会满足他的渴望。而且勋爵先生怎么能知道蒋忻当时的心痛,要是这件徐久照精心为他设计的瓷瓶再出了任何的意外,他真就可能要杀人了。

        他跟徐久照的住处根本就没有什么有效的防盗措施,蒋忻这才带着这件贵重的瓷瓶上班,然后上午紧急联系了一个珠宝公司,从他们那里购买了一个用来展示贵重珠宝的防盗玻璃展柜。

        看着被安放在玻璃柜里边的瓷瓶,蒋忻简直要为自己的聪明点320个赞,这下再也不会有人不小心甩个胳膊把它撞下来了。

        特拉泽尼勋爵怒火交织,他握着拳头,以一种鲜明的敌视态度看着蒋忻:“你这样做是在侮辱这件作品!这件《星空少女》值得让更多人赞扬和欣赏,你这样和看守牢犯有什么区别?!”

        他这样自私狭隘,不懂得分享收藏的喜悦,根本就不配成为这件瓷瓶的主人!

        勋爵先生怒火化作决心,一定要从这个可恶的人这里把她解救出来。

        如果说当时徐久照觉得自己是拆散织女和牛郎的王母娘娘,但是他至少还还让俩人有个一年一度的鹊桥相会。

        而这回在勋爵先生的眼里,“少女”就像是被恶龙劫持的公主,而他就是那屠龙营救公主的勇士。

        内心的浪漫情怀汹涌澎湃,特拉泽尼自己激励的自己整个人都亢奋了起来。

        “我之前就对徐先生说过,我有非常大的诚意想要购买这只瓷瓶。”勋爵面上好像恢复了平静,他冷冷的说道:“我现在还是这么说,这位先生,请你出个价钱吧!”

        蒋忻挑眉,这人的反应到真是有意思,久照说他是一个痴人还真是一点没说错。

        蒋忻虽然也很喜欢这件瓷瓶,不过除了它本身的出众外,更多的是因为那是他喜欢深爱的人烧造的。对比物,他更爱更执着更痴狂的是徐久照本人。

        蒋忻同样冷着脸,他说:“如果是你,你会把自己爱人送的礼物卖掉,就只是为了钱?”

        特拉泽尼勋爵抿着唇,当然以他的身份性格身家是不会做出这么没品的事情,可是这会儿他又十分希望对方做这么没有人品的事情。

        特拉泽尼勋爵的战斗意识高涨,他走过来重新大马金刀坐下。非常有黑|社会老大谈判架势的一身寒意,跟蒋忻面对面针锋相对的用眼神厮杀。

        蒋忻冷笑,勋爵先生冷哼。

        勋爵先生说道:“这件《星空少女》……”

        蒋忻抬手:“是《夜色星荷》。”

        勋爵先生很坚持:“《星空少女》。”

        “《夜色星荷》。”

        “《星空少女》!”

        以下循环数遍,蒋忻一直不温不火态度淡然,勋爵先生却一肚子的暴躁了。僵持下去将会没有任何结果,如果最后请原作者裁定他肯定必输无疑。他拽了拽领带口,松了松:“好!你叫你的《夜色星荷》,我叫我的《星空少女》!”

        “不!它唯一的中文名称只能叫做《夜色星荷》!”

        蒋忻端起茶几上的茶杯喝了一口润了润喉咙。对面原本打定了主意不喝他一口水,要敌对到底的勋爵先生也口渴,下意识的端起杯子也喝了一口。然后才一脸后悔外加膈应的表情。

        特拉泽尼懊恼的情绪很快下去了,他抓住蒋忻话中的漏洞:“那么!她的英文名字就只能叫《星空少女》。”蒋忻皱眉,勋爵先生则快速的说道:“你知道的,夜色星荷这个名称翻译过去有点太长了,短一点的有助于让欧洲人记住她!”

        星空少女这种起名的风格,更符合欧美风。

        蒋忻看似妥协的说道:“好吧。”

        解决了称呼的问题,特拉泽尼继续说道:“这位先生……”蒋忻淡淡的说道:“我姓蒋。”勋爵先生顿了一下,说:“蒋先生,你怎样才肯答应把这件瓷瓶(他还是不愿意换掉称呼)让给我。”

        蒋忻眼睛眯了眯,意味深长的说道:“勋爵先生,你自己也知道这个可能很渺茫。”

        特拉泽尼挺直了脊背,一副决不放弃的气势。

        蒋忻原本一直冷着的脸突然勾起唇,笑一下:“不过,我们可以换一种双方都能满意的方式,各自达成所愿。”

        特拉泽尼勋爵狐疑的看着一直油盐不进的蒋忻,疑惑他怎么会改变主意,不过还是赶紧说道:“什么方式?”

        蒋忻话题一转,突然说道:“我听说,特拉泽尼先生在比利时拥有数家连锁五星酒店还有度假山庄,经营着口碑非常好的高级餐厅。不知道你们近期有没有想要更换新的餐具?”

        特拉泽尼勋爵瞬间明白了对方的意图。

        蒋忻淡定的看着特拉泽尼跟看绑匪一般的眼神,瞟了他一眼,那意思很明显:都是千年的狐狸,就别玩聊斋了。

        再一次的,冷笑对冷哼。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268/187342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