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再生之瓷[古穿今] > 第90章

第90章

        特拉泽尼勋爵对瓷瓶的痴迷也许能够打动身为艺术家的徐久照本身所具有的感性,可是铁石心肠的蒋忻却不会因为勋爵先生的这种痴迷作态而有任何涉及到利益的让步。

        甚至蒋忻都怀疑特拉泽尼是不是故意渲染夸大自己的情绪,因为不久之前他也利用这点猛刷了一把好感度。于是对于某种形态上的敌人,蒋忻可是警惕的很,是宁可错杀不可放过。

        俩人之间的气氛一度沉默压抑到让人喘不过气来的地步,进来添茶倒水的秘书惴惴不安的进来又悄无声息的迅速逃离这个修罗场。

        最终还是特拉泽尼弹动了一下手指,蒋忻稍稍放松的靠向了身后的沙发,说道:“我有一个提议,不知道勋爵先生愿不愿意听一听?”

        勋爵先生面上沉着,只不过他看向“人质”的眼神还是稍微泄露了他的沉不住气。

        “蒋先生请说。”

        蒋忻深知不能逼迫的太过的道理,于是他慢条斯理的说道:“我理解你的心情,那种看见一生一世都在追寻的至高艺术品,一旦相遇简直就是命运的感觉。”

        特拉泽尼惊讶的挑眉,脸上的表情松动了起来。

        蒋忻当然能准确的描述出来对方的心情,他就是干这个的!古玩商要是不能摸准古玩收藏者的心理,那他的摊子就可以结束了,省得赔个倾家荡产。

        实际上在现实当中勋爵先生这种一见钟情的着魔个例不在少数,一旦发生这种情况就是想方设法的把东西弄到手,要不然就是寝食难安,抓心挠肝。

        “我可以把《夜色星荷》借给勋爵先生,并且在此期间同意勋爵先生举办沙龙进行展览,期限是一年的时间。”

        勋爵先生惊讶极了:“我要为此付出的代价就只是订购贵厂的餐具吗?”

        这个条件不是太重,反而是太轻了!轻到特拉泽尼感到不敢置信。

        蒋忻唇角挂着笑,他的抬起下巴:“不,这不是一个交换条件,只是一个订单意向,请勋爵先生考虑而已。你之前以为这是要挟?你想错了,一个连厂房都还没有建好,生产线都没有购买,现在只有产品设计图纸的公司,用这个条件来交换有什么意义?”

        蒋忻的反问让勋爵先生陷入了困惑,然后真正的对蒋忻的这个公司和它所将要生产的餐具产生了一定的兴趣,尤其在知道它的设计师是徐久照之后更是订了数量不小的订单。

        那是后话,而现在勋爵先生最主要的心思全都放到蒋忻这个让人捉摸不透的提议上。

        “可是,为什么?”特拉泽尼不是那种会轻易相信天上掉下馅饼的人。

        虽然藏友之间互相出借藏品给别人品鉴观赏是很常见的事情,但是勋爵先生跟蒋忻相互并无好感,那么对方的提议就让人感到蹊跷了。

        蒋忻嘴角弯出一个笑,手指点在扶手椅上,说:“我得知勋爵先生在欧洲,尤其是比利时人脉广泛,想来到时候为我这小小的瓷器公司介绍几个订单会很容易。这个人情对勋爵先生来说并不难还吧?”

        特拉泽尼本身也是一个经营者,他思前想后实在想不出蒋忻的深意。不过欠上一个人情这个条件摆明车马的说出来,还是让特拉泽尼的心里一松。

        虽然人情这个东西不好还,可是只是用介绍订单来偿还还是有一定的约束范围,倒并不让他为难。

        想透了这些之后特拉泽尼就专心的跟蒋忻商讨什么时候可以把《夜色星荷》带走,什么时候必须归还。用何种渠道带走,运输的时候所存在的风险……事无巨细,不厌其烦的反复讨论和确认,最后甚至还有专门为此而签订的详细合约。

        特拉泽尼在这里占用了蒋忻一个下午的时间,之间蒋忻推掉了一个会议,延后了几个会面。

        直到夕阳西下,双方才皆大欢喜的结束了这次的会面。

        等勋爵先生走了,蒋忻才打开玻璃展柜,把瓷瓶拿在手里把玩欣赏。虽然有点不舍,可是为了徐久照能够顺利的登上国际舞台,蒋忻不得不这么做。

        蒋忻在听到徐久照叙说的时候脑海里边就迅速的转过了好几个念头,然后他又在徐久照休息的时候特意跟吴淼联系了一下。

        专门了解了一下特拉泽尼勋爵这个人的背景和经历。这位勋爵先生的家庭是一个贵族世家,只不过继承爵位和城堡的是他的哥哥,而他自己只分到了一些不动产和金钱。

        然而这位勋爵先生可比他的哥哥能干多了,凭借自身的才能和继承的遗产混的风生水起。他喜欢收藏,是那边很有名的玩主,人脉很广,有一票志趣相投的朋友。

        跟吴淼这个专业经纪人相比,蒋忻是个彻彻底底的奸商,投机的眼光要比吴淼毒辣多了。

        吴淼只想到送去参加展览,可是蒋忻却看到了另外一种途径,那就是艺术沙龙。

        艺术沙龙的发源和发展经历了几百年,从一开始的私人聚会逐渐的演变,从谈论思想交流小道消息的聚会演变成为展览艺术品为艺术家寻找资助和推广的艺术活动。

        特拉泽尼先生原本想要举办的宴会性质其实就可以说是艺术沙龙,只不过展览品只有一件,被推广的艺术家也仅仅只是他的作者徐久照一人而已。

        只不过这位脑残粉丝狂热的粉的是那位“少女”,对于推广作者可有可无。然而就算是这样也可以说给徐久照在欧洲的艺术品投资市场大大的刷了一把存在感!

        凭借着《夜色星荷》给徐久照涨声望顺带收获几个真正的粉丝不成问题。

        徐久照说不用这件瓷瓶送展,吴淼就没有继续再考虑这件注定被送人的作品的深挖价值,反而是跟徐久照约定好了专门为来年的双年展创作一件作品参展。

        蒋忻凭借着对徐久照的信任,信心强大的认为他的爱人再次获奖不成问题。

        法国国际陶艺双年展是每两年举办一次的展览,这个展览是国际上数得上的艺术展览。它的展览奖项含金量和知名度分量非常的足,足到就跟国内演艺圈的演员斩获奥斯卡之类国际电影奖项的影帝一样,是响当当的辉煌成绩。

        蒋忻对徐久照的信心有多么的充足,就有多少的忧心。

        徐久照是土生土长的国内陶艺家,唯一跟欧美有接触的还是传统陶艺作品,当真获得奖项之后随之而来的风浪简直可以预想。

        这个世界上从来都不泛红眼病患者,徐久照名不见经传,只是获得一个王室的订单就让特拉泽尼曾经质疑是否有什么内|幕,可想而知到时候会有什么样的脏污泼向徐久照的身上。

        所以,具备专业眼光的粉丝就是徐久照的坚实后盾和依仗了。

        蒋忻的用心良苦无人知晓。他考虑的相当的长远,远到吴淼知道了甚至会说他是杞人忧天的地步。然而蒋忻的心性迫使他不得不现在就开始未雨绸缪。

        特拉泽尼勋爵就是蒋忻的切入点,特拉泽尼越是狂热的向着好友圈辐射分享,到时候对徐久照的影响就越正面。

        经历了一下午的交锋和谈判,蒋忻心神皆疲。不过只要他一想到,到时候一旦、万一出现坏情况的时候他做的这些准备会帮徐久照度过难关,心里就满足的不得了。

        暗地里辛苦的谋划了这件事情,蒋忻却并不想让徐久照知道。

        一方面是因为这些事情还没影他并不想说出来让徐久照烦心,另外一方面蒋忻性格比以前成熟很多,不会再用此来博取心爱之人的夸奖。

        回到住处,徐久照已经下班回来。看出他精神似乎不太好,徐久照体贴的叫了外卖。

        “那件事情我已经摆平了,你就不用再担心了。”吃完饭消食散步的时候,蒋忻轻描淡写的说道。

        徐久照看了看他:“哦,那就好。”然后就信任的没有再问任何事情。

        蒋忻心情愉快,主动说道:“我跟对方谈好了,以租赁的方式出借一年。条件是对方帮新成立的韵文瓷器公司生产的高档瓷器介绍订单。”

        徐久照“嗯”了一声,说:“你决定就好。”然后他转而说道:“那位勋爵先生的地位不低,想来介绍过来的客户要求也很高,现在的那些设计方案还不太完美,我会再设计一套更符合欧美风格的系列样品。”

        徐久照跟蒋忻谈话从来就是这样充满了信赖,然后紧接着就顺着这个方向徐久照会提出一些有用的建议和方案。

        这种交谈让蒋忻舒服,被徐久照这样全心全意的支持着,让蒋忻对他更是爱到无法自拔。

        蒋忻站住脚,徐久照奇怪的扭头看他。蒋忻低下头凑过来伸出双手,徐久照心有灵犀的伸开胳膊,蒋忻就抱住他了。

        “怎么啦?”徐久照脸上一副“又在撒娇了,真是没办法”的无奈表情,说话的语气却是带着不自知的宠溺,柔和又动听。

        “没,我就是觉得很开心。”蒋忻闭上眼睛,把脸埋进他的颈窝。

        现在的生活幸福到不可思议,有的时候他甚至会觉得惶恐。害怕他这样幸福让老天看不过眼怎么办?

        所以说人有的时候真的是不能胡思乱想的,第二天徐久照就见到了一个曾经只见过一次面的人。那位长相非常漂亮,让徐久照印象深刻的大富豪郑凯龙。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268/187342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