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再生之瓷[古穿今] > 第100章

第100章

        “欢迎《星空少女》的主人蒋忻先生,还有她的创造者徐久照先生来到比利时。”特拉泽尼带着一点不甘心的为众人介绍。

        参加这次宴会的人,消息灵通的都知道这个宴会的主题是什么,带头轻轻的鼓起掌。一阵矜持不太热烈的掌声过后,特拉泽尼照例盛赞了被安置在围栏中央的美丽瓷瓶,顺带的夸了夸她的创造者年少有为。

        把蒋忻作为《星空少女》的所有人,徐久照作为瓷器的创造者隆重的介绍给嘉宾之后,很多人围拢在俩人周围,争相跟俩人说话。

        这当中总有人不死心的询问蒋忻能不能转让《星空少女》。当然,每当这个时候蒋忻就会不厌其烦的重复一遍它的中文名称是《夜色星荷》,就是特拉泽尼的眼白都要翻出来了,蒋忻仍然一丝不苟的解释清楚这名称的含义。

        当然,在谈话当中徐久照主要负责听,蒋忻会给他当翻译,这让跟在一边的吴淼暗愤,又抢他身为经纪人的工作!

        尽管刻意的去记忆了一番,脸盲的徐久照还是分不清谁跟谁,好在蒋忻分的清楚记得牢靠,徐久照倒也没有闹出笑话。

        这次参加特拉泽尼勋爵宴会的嘉宾足有上百人,其中大部分都是欧洲收藏界的名流权贵,一部分人是想方设法蹭进来寻找机会的艺术品经纪人,还有一部分则是寻找资助和卖家的艺术家。

        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是真的对特拉泽尼所钟爱的瓷瓶感兴趣,这全都是因为这场宴会顺势而起成为了新的名利场。这些人紧跟时尚潮流,自然是不会错过。

        而这些特拉泽尼当然心知肚明,只不过他深陷其中不能拒绝而已,而举办这次宴会对他来说也是利大于弊。

        蒋忻可是个人精,很快就明白了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他倒是也不失望,只要这一百多人里边能有五分之一是真心喜欢徐久照和他的作品,就能收获想象不到的人脉和资源。

        娴熟的应酬着过来搭话的嘉宾,对于目的不纯的人蒋忻就不再转述给徐久照。这倒是让徐久照省心了很多,转而专心的听他们说话,最后发展到了吴淼跟着蒋忻跟这些人交谈,最后徐久照站在一边端着个小盘子吃东西。

        耳边全都是鸟语,一个字都听不懂。不过声音是熟悉的声音倒也是安心,徐久照专注的吃着盘子里边的东西,这外国的点心还挺好吃。

        “韩哥!你看那俩人是不是那天抢我麻仓土的那俩混蛋?!”李松岩不巧也参加了这个宴会,他看见端着盘子吃东西的徐久照,拉着旁边的人低声喊道。

        韩哥嗤笑一声:“你还惦记这事呢?日思夜想出现幻觉了吧。那俩人明明在国内,怎么可能……”一抬眼他就看见正跟人谈笑风生的蒋忻。没办法印象太深刻,想忘记都不行,“还真是他俩!”

        李松岩不敢置信:“怎么是这俩个家伙,他们怎么混进来的?”李松岩对于当天的事情还耿耿于怀,当下就想要上去找俩人的麻烦,最主要还是徐久照竟然敢推他一个跟头,让李松岩倍觉耻辱。

        当然,他是从来不想如果不是他先去动手拽人,人才甩开他,最终导致的他摔倒出丑。全都把一腔怨恨过错都记在了徐久照的身上。而蒋忻也是仇人,竟然不识抬举,扫他的面子。

        韩哥立刻拉着李岩松:“你疯了?你想要干什么?!”他双手控制住李松岩,正好在他周围的人奇怪的看着俩人。韩哥勉强露出笑脸,咬牙把李松岩拖到角落里。他低吼道:“你要是真在这种场合闹出事情来就完了,还要不要名声了?”

        “我就是不甘心。说了要让他们好看,就是要让他们好看。”李松岩眼睛还死死的盯着蒋忻和徐久照的方向。

        韩哥头疼不已:“松岩,你冷静一点。画廊弄到这次的邀请函可是费了很大的人情,你可千万不要辜负老板的心血!要不是老板想要包装推销一个来自中国的年轻艺术家,好开拓国内市场,你以为这次轮得到你来参加这次宴会?!”

        提到现在的衣食父母,李松岩总算是冷静了一点,韩哥苦口婆心的劝到:“你现在正是属于上升时期,有一个好名声很重要。当然如果只是私生活这类的花边,欧洲这边的收藏投资人并不会在意,可是他们却并不喜欢会在这种场合丢了大丑的艺术家的作品。如果收藏了这人的作品,只会让他们感觉脸面无光,对你的作品的身价会有很糟糕的影响!”

        李松岩粗粗的喘口气,总算是彻底的平静了:“我知道了,你放开我。”

        韩哥见他终于听话,就松开了手。李松岩整理了一下有点乱了衣服,然后抬脚就往那边走去。

        韩哥吓了一跳:“你干什么?”怎么还说不明白了,韩哥不悦的拽住他。

        李松岩脸上挂着一个怪异的笑,说:“你放心,我不会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的。我就是过去打个招呼,正式认识一下。你看,特拉泽尼这个宴会的主人都在那边,我们不过去说说话,也太说不过去。”

        韩哥面露难色,李松岩说得轻巧。这邀请函是他们从别人手中拿到的,他们可并不在对方的邀请名单上。在宴会上接触一些嘉宾还行,真跟宴会主人去套近乎,那不是自找难看么?

        李松岩冷静的说道:“别担心韩哥,这次参加宴会的人这么多,特拉泽尼勋爵不一定能够记得住每一个被邀请的人。”

        韩哥想了一下也是,于是就跟李松岩一起向着那边走了过去。

        只不过韩哥没有李松岩计划的那么莽撞,打算就那么直接冲上去跟宴会主人搭话。他选择站在稍微靠后一点位置,听听他们都在说些什么。然后,再选择合适的时机插话进去。

        然后……然后俩人直接就呆滞了。

        他们是听说过特拉泽尼因为一件瓷瓶火遍了比利时和周边国家的收藏界,可是他们没想到徐久照就是这件瓷瓶的作品,而蒋忻是这个瓷瓶真正的主人。

        特拉泽尼作为主人介绍的时候,他们的位置太靠后了,只能听见麦克风当中传出来的话,隔着层层的人群没有看清楚人到底长什么样子。

        况且老外的发音还有口音,这俩中国人名字具体是哪个字眼他们也不清楚。那时候俩人并没有把注意力主要集中在这俩人身上,他们的目标是那些名流权贵和知名的艺术品经纪人。

        错过了重点,又被真相震惊,李松岩和韩哥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徐久照……徐久照?”李松岩把这个名字翻来覆去念了一遍,本来被惊的没什么表情的脸顿时难看起来,“原来是他!”

        韩哥发誓他听到了磨牙的声音,再一看他的脸整个都扭曲了。

        “你又怎么了?”韩哥简直要疯。他一直知道李松岩有着妄自尊大,气量狭小,喜怒不定这些缺点。要不是因为对方确实有那么一些才华,算是可以炒作、有钱途的青年才俊,他真不愿意伺候了。

        李松岩是十几岁的时候就留学到了法国这边,在这边上了美术类的院校,专攻学习陶瓷艺术设计。

        他在这方面有着天分,刚毕业就获得了里昂市举办的艺术展金奖,当年的作品全都卖了出去。李松岩自视甚高,拿着钱自己办了工作室。

        只不过真正进入艺术这个圈子就不是单凭意气用事就能够出头,李松岩最终把得来的那些钱全都花光也没有成名成家,一直在三流水平晃荡。

        直到他的作品在欧洲五月展获得了佳作奖,这才有画廊看中签了合约有了保障。

        李松岩一直记得在刚刚得奖他衣锦还乡的时候,在一位名叫马秀山的奉承之下以傲然的姿态用自己得奖的作品参加了国内的一个展览。

        他那个时候抱着让国内这些土包子见识一下获得国际大奖作品的骄傲心态,却没想到居然只得了二等奖!

        二等奖!

        这是他完全想不到的屈辱!

        如果不是画廊这边要求他立刻返回法国签合约还有为《三月桃花》做推广宣传,他绝对不会那么轻易放过主办方。

        他还记得那个一等奖叫做什么《春江水暖》,就那样完全没有新意,陈旧,保守的东西也能压在他头上。让他格外的生气,而那个作品的作者也被他当做耻辱的来源而铭记。

        “徐久照,没错,就是这个名字!”李岩松脸色铁青,完全想不到会在这个场合,以这种方式见到这个仇人。

        “什么?你认识这人?”韩哥倒是有点惊喜,“如果能跟现在风头正盛的这个陶艺家搭上关系,我们能沾不少光。”

        “没可能!我跟他是仇人,我们之间有过节。”李松岩毫不犹豫的否定了。

        韩哥脸色一僵,完全不知道说什么好。这个李松岩简直一点建设性的事情都做不出来,纯纯粹粹只会给人找麻烦添堵。

        跟宴会主人邀请的重要客人有过节,还怎么能在这个场合待下去。顿时韩哥想了很多,想要暂避锋芒。

        李松岩却不会胆怯,完全没想过这层,他直接挤过前边的人就往蒋忻他们跟前一戳。韩哥大惊,深怕他再做出什么不合时宜的事情赶忙也挤过去。

        在这种场合挤来挤去,猛然插|进别人的谈话之间是非常失礼的一件事情。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李松岩。

        “是你。”蒋忻惊讶了一瞬间,随后恢复了平静。

        “就是我。”李松岩皮笑肉不笑。

        一时之间场面有点尴尬,有一个人受不了这种尴尬气氛,主动开口说道:“蒋先生,莫尼,为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新锐陶艺家汤尼·李,一位很有才华的青年。”

        蒋忻眨眨眼,吴淼低声给徐久照翻译(终于抢到活干了)。徐久照奇怪的看着李松岩,这人不是叫李松岩么?怎么又变成了汤尼·李?

        吴淼说:“这应该是他在这边起的英文名字,为了方便。”徐久照表示明白,他自己还有名跟字呢。在古代那些文人骚客,名呀号呀不要太多,多个外国名字算什么。

        蒋忻呵呵:“原来是著名的陶艺家来了。”他刻意在著名上咬重音。

        李松岩顿时有一种被羞辱的感觉,好在他谨记刚才韩哥死命的叮嘱,没有当场闹出难看来。

        他脸色有点白的扯着嘴角说:“欢迎你们来欧洲发展,希望徐先生能够有一个锦绣的前程。”他目光当中满含深意的看了徐久照一眼:“如果有机会,请二位到我那里做客,我一定会好好招待。”

        徐久照没什么表情的说:“感谢李先生的盛情。”

        李松岩的脸上肌肉抖了一下,他的咬肌很明显的抽动了两下,韩哥赶紧上前打圆场。

        “之前在北京见过一面,当时都是误会,不打不相识啊哈哈。”韩哥干笑两声,“希望你们不要介意啊。”

        蒋忻笑眯眯的说道:“怎么会,我们当然不介意。”才怪。

        双方说着云里雾里的话语,谁也不可能再这种场合失态,话语之间打过几场机锋,韩哥拉着李松岩跟特拉泽尼客气了几句就告退了。

        走到一边,韩哥松口气,拍着李松岩说:“这不是做的挺好嘛,在众人跟前跟对方表现出交情,对你也是有好处的。”然后他看一直不出声的李松岩,差点吓尿。

        李松岩的表情狰狞又恐怖:“敢羞辱我!明明就认识我,偏偏装作不知道!这屈辱我一定会百倍奉还!”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268/1873429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