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再生之瓷[古穿今] > 第107章

第107章

        高大全不等人喊就已经一个箭步来到门边,随后屋内灯光大亮。

        “老师!您没事吧?”徐久照愧疚不已,“都怪我,胡乱卖什么关子。”

        冯忠宝极其有眼色的搬来一把椅子,让邹衡新坐下,高大全走过来就摸他的胸口,被邹衡新一把拍掉。

        “我没事。”邹衡新没好气,吓到其他人他也不好意思。

        他只是,只是有点激动而已……

        “久照,我真没想到。”邹衡新努力的组织着语言,他拉着徐久照的手,说:“鬼斧神工!真的是鬼斧神工!”

        邹衡新激动的流下两行浊泪,徐久照不知所措。

        邹衡新紧紧的握着徐久照的手:“你知道我当初看到那龙游莲台三足熏炉的时候什么感想吗?心痛!就是心痛这种巧夺天工到神异的技巧完全失传。我们的国家明明有很多很多了不起的技术,却偏偏失传了。只留给后人无限的遐想和怀念。”

        邹衡新擦擦眼角,感慨万千的说:“我以为已经再也没有人能够创造出媲美先贤的神作了,没想到在今天!竟然能看到你亲手创造出这么神奇的作品!我真高兴我能当你的老师,我以你为傲,久照。”

        徐久照被邹衡新的激动情绪感染,能让邹衡新以当他的老师为荣,简直是最高的褒奖了。

        “老师,我也很高兴这一生能做你的学生。”

        师生俩互相感动,互诉衷情,听得高大全鸡皮疙瘩一阵一阵的:“好了好了,别在这里互相煽情了。小徐,你快跟我说说,你这……到底是这么做成这样的?!”

        冯忠宝窜到四条屏的背后,摸着那光滑的瓷面,惊奇的说:“这后边竟然是平的!”然后他又转到前边:“这前边就是城市风景,那好像动画一样的画面转换怎么弄出来的啊?!”

        他好奇极了。

        徐久照平日内敛,今天这么真情流露,颇觉不好意思。

        邹衡新用另一只手,拍了拍他们紧握在一起的手,说:“我也很好奇。久照,你说说吧,你是如何构思出来这么巧妙的设计?”

        徐久照点点头,说:“这四条屏看起来神奇复杂,其实原理很简单,步骤也不难。”

        他顿了顿,干脆走过去把一条插屏从座架上拿起来托在手中,冯忠宝不由自主的上前一步伸出双手在底下兜着。

        “……你干嘛?”徐久照黑线的看着冯忠宝。

        冯忠宝动作极其的搞笑,偏偏他他一脸无辜:“我怕你摔了啊,这么宝贝的东西一个不小心摔了那可怎么办?”

        现在冯忠宝看着着插屏,那就是看着国宝一样。真是含着怕化了,捧着怕摔了的具体例子,他甚至连徐久照拿起来都揪心。

        “出息。”徐久照无奈的骂道:“一边去,别碍事。你在这妨碍才有可能让我一个失手。”

        冯忠宝委屈的看了他一眼,蔫蔫的说:“哦。”

        把冯忠宝赶到一边,徐久照把插屏拿到高大全和邹衡新跟前,他竖起来让两个人看边缘:“其实秘密都在这里边。”

        邹衡新带上老花镜,认真的瞅了瞅,那边缘很平滑,什么也看不出来。

        高大全无奈的说:“你还是直接说吧,小徐。我可实在看不透玄机。”

        徐久照说:“好。那天老师跟我提过麻仓土透光性非常的好,让我着重突出这一点设计,后来我回去想了很多。在外国旅游那几天见到塞纳河白天夜间的不同,就让我有了这么一个表现桑田变化的灵感。你们来看,这瓷板有7毫米厚,里边其实有五层。”

        “五层?!”邹衡新跟高大全异口同声的惊叫,冯忠宝凑过来低着头看:“我怎么使劲看也看不出来有五层?”

        徐久照说:“这是因为外边蘸了釉,再一烧,表面就看不出来了。除了最外边那一层外是浮雕,里边的五层我都是用的透雕、阴刻这两种技法结合。”

        邹衡新惊讶:“你竟然用的是这种方法?”

        其实说穿了根本就不新鲜,这种技法在古代的时候就有。这就是内刻的一种方法,表面上看不出来,瓷器里边放上光源,透过瓷胎光影就会完全把外边的图案遮盖在阴影当中,让内部的图案造型显现出来。

        高大全疑惑:“那也不对啊,那只能显现出来一种图案,你这里边五层,又是怎么做到画面变化的?”

        徐久照继续说:“每一层如果单独拿出来看,压根就不是一个完整的图案,这画面变化全都是因为五层瓷板组合在一起,不同层间的差异层层叠加,利用光源变化形成这种机关。这其实就是形体的渐变过程而已,是我在旁听课堂上学到的知识。”

        徐久照把插屏放回座架上:“其实像是这种瓷板叠加在一起烧,不管再怎么严密,瓷板与瓷板之间也有缝隙,有一定的空间会让光透过来的时候形成影子。而我正好就是利用了这么一个缺点,实现了这种不可思议而已。”

        冯忠宝大点其头:“没错,这就好像是慢放水墨动画电影一样,光线的角度变化就是一帧一帧的画面播放,最终才成了这种实时变换的奇景。”

        徐久照赞赏的点头:“就是这么一个道理。现在你明白了吧,说出来真的一点都不神奇。”

        冯忠宝一下不干了:“谁说的!道理听起来是不复杂,可是这里边蕴含的内容可太奥妙了。要不然你问问看邹老,现在你把这道理讲给他听了,他能一样的做出来吗?”

        高大全瞪眼:“没礼貌!”

        冯忠宝缩了缩脖子,邹衡新缓缓说:“不必怪他,他说的没错。就算是我知道这道理,也亲眼看你做了,也没办法再现出来。”

        冯忠宝得意的看徐久照,徐久照把他拍到一边,这小子越来越欠收拾了!

        高大全则说道:“虽然忠宝说的不客气,可是这真不是光听一听就能够实现的技巧。小徐,你能够做到,完全是因为你既精通传统陶艺的技法,又对现代艺术的发展了解透彻,两厢融会贯通,彻底吃透之后才能创作出这种作品来。换了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像你这样烧出来这种神乎其神的插屏。”

        徐久照说:“高师傅,您盛赞了。”

        邹衡新站起来说:“他说的对,即使有人能够实现你的这种技法,也不能再现这种神奇。这四条插屏全都是因为麻仓土这种已经绝迹的土料的特性才能够这样出众。现在已知的那些土料是达不到那种透光性的。”

        徐久照点头:“这点倒是。”

        邹衡新走过去喜爱的看着在灯光照射下,显得莹润通透的插屏,说:“我相信,这四条屏绝对会让任何一个见到它的人都大吃一惊。”

        高大全也笑道:“小徐,我等着你大名响彻世界的那一天!”

        新作品做好了,徐久照当然会跟他说。只不过徐久照性格是不会夸耀自己的,就算是他使劲的说了又说,还是没办法让蒋忻具体理解新作是什么样的。

        这让蒋忻好奇的不行,他甚至破天荒的给冯忠宝打电话,试图从他那里打听情况。

        而冯忠宝说的是天花乱坠,地上有天上无的,那太过火的夸奖,反倒是让蒋忻没办法相信。

        只可惜蒋忻还不能回来,只能硬生生忍住那抓心挠肝的好奇。

        吴淼倒是一得到消息就飞了回来,他一开始听到描述只是无法想象,等到亲眼看到,只能给徐久照的艺术创造能力跪了。

        “奇迹、不可思议……”吴淼语无伦次,傻愣愣看着不停变换光影图像,当一切平静下来灯光打开,他还发呆的站在那里回味着。

        “嘿!傻了吗?”吴久利拍拍吴淼的肩膀。

        吴淼回过神冲到徐久照的跟前,双眼放光的握着徐久照的肩膀:“我一定要给这件作品举办个展,要全球巡展!要让全世界的人一起目瞪口呆!”

        徐久照哑然看着吴淼失心疯一般的表现:“这不是送去参加双年展的吗?还办什么全球巡展?”

        吴淼愣了愣,回过神说:“那也要全球展览。”他一副“你这就不懂了”的表情,说:“对于特别出众的展品,法国双年展有一个获奖展品的巡回展览计划,一开始是在欧洲各地,最近几年重点是在美洲、亚洲。主要是宣传法国国际双年展,这些年各国艺术展览层出不穷,双年展的举办方这是在拔高他们的层次和水平。”

        徐久照无可无不可,他已经创造出来了这件集前世今生所有技艺之大成的巅峰作品,剩下的推光和售卖就不管他的事情了。

        “你看着安排吧。”

        吴淼煞有其事的点点头:“到时候还要安排新闻发布会,还有酒会。要邀请各界名流……”不知道都盘算了些什么,吴淼的精神越来越亢奋:“我什么时候能把这四条屏运走?”

        徐久照奇怪的看他:“时间距离开展的还有几个月,这么着急干什么?”

        吴淼说:“我要事先进行预展啊。虽然一般的作品怕抄袭模仿都是直到展览才亮相,可是你的这四条屏却是不可复制的。进行一下预展宣传一下,正好可以炒炒热度,到时候的价格一定很客观。”

        “唔。”徐久照眉毛皱了皱说:“你还不能带走,阿忻还没有看到呢。”

        吴淼说:“那他什么时候回来?”

        徐久照说:“再几天吧,他说了快了。对了,这件作品我起名《沧海桑田》或者是《光怪陆离》,你看怎么样?”

        吴淼鄙视的看他:“不怎么样!一点也不浪漫。”

        徐久照无语,这还要什么浪漫。

        吴淼说:“最起码也应该要是蒋忻起名的那个水平。我看我给你起一个吧,就叫《光与影的世界》!”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268/1873430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