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爱你一笑倾城 > 第5章 拒诱惑

第5章 拒诱惑

        陈亚民真的没有勉强陶悠悠,不过,陶悠悠也别想干秘书了,换了岗位当打杂,工资倒是没降。

        陶悠悠每天扫地搞卫生抬货物,在车间拿剪刀帮忙剪去衣服原来的商标,帮陈亚民的宝马车整理内饰,外出帮买香烟买啤酒等等。

        工资虽然不低,陶悠悠仍是受不了。

        “别不知足了。”麦柔音说,拿来几份报纸甩到陶悠悠面前,让她打电话去问下招聘要求和待遇。

        陶悠悠打了许多电话,好职位要求有工作经验,一般职位每月工资只有新潮的一半。

        没有选择,陶悠悠在新潮做了下去,她现在连回家乡都不能了,大都市里没钱寸步难行。

        过年时陶爸陶妈让她别回家,他们出来陪她在外面过年。

        “董家声怎么样?还去咱们家吗?”陶悠悠问。

        楚畅调到别的学校去了,跟董家声没有来往,她找不到别的人问。

        “别问了,你和他不可能的。”陶妈唉声叹气。

        “都不知你长的什么脑子,怎么连自己的学生也勾搭。”陶爸埋怨。

        “我没有。”陶悠悠在心中大喊,几乎要气哭了。

        他们不说,陶悠悠也想像到,董家声的情形肯定很糟,不然,她亲爸不会站在外人的立场怪她。

        工作不顺心加上担心董家声,陶悠悠有些烦躁,日子过得没滋没味,麦柔音倒是不错,她和前来公司进货的一个名蔡荣的客户好上了。

        “蔡荣虽然没有陈总有钱,不过也没很差。”麦柔音满面春风,她本来就很漂亮,得到滋润后,更加容光焕发。

        麦柔音回出租屋的时间越来越少,乌云笼罩的季节,雨丝幽幽细细,没有暴雨的爽快,也没有风和日丽的开朗,压抑的很,陶悠悠一个人很寂寞,脸色也跟着灰暗滞涩。

        “你该找个人谈谈恋爱。”麦柔音说,视线上下打量陶悠悠,评判说:“前两年看你还嫩水葱一样,这会看,已经是蔫茄子了,悠悠,你再不打起精神,小心成老姑娘嫁不出去。”

        陶悠悠有气无力地哎了一声算是答应。

        麦柔音不久后辞职了,搬离了出租屋住到蔡荣的房子去了。

        “他说,攒下买别墅的钱就和我结婚。”麦柔音像得胜回朝的将军,甩着大波浪卷发高兴地和陶悠悠说拜拜。

        “小麦走了,你一个人在公司里不容易。”陈亚民怜惜地说,用他因酒色过度有些浮肿的眼睛深情款款望着陶悠悠。

        一年多时间,公司女秘书换了三个了,每个都是朴素进来穿金戴银离开,现在,秘书的位子又空缺了下来。

        “听说你以前和小麦合租的,现在一个人负担房租很累吧?呶,我有一套房子空着,你搬过去吧,如果住着喜欢,我把房子过户给你。”陈亚民递给陶悠悠一把钥匙。

        头顶白晃晃的灯光照下,钥匙亮闪闪的,像紧盯着猎物的撒旦的眼睛。

        邪念是游走的蛇,蜿蜒蔓延侵蚀,在视线看不见的地方无声地摧毁着意志。

        陶悠悠沉默。

        “你瘦好多了,手真小。”陈亚民把钥匙塞进陶悠悠手里,顺势搭上她的手,这回不只是抚摸,而是整个大手包裹住揉搓。

        陶悠悠觉得一条大号毛毛虫在自己手心掌背蠕动,周身一阵恶寒。

        想保住工作又保住清白看来不可能了,陶悠悠辞职了。

        找工作比陶悠悠想像中困难多了。

        像陈亚民那样的男人太多了,而且,他们比陈亚民还不如,陈亚民起码有风度,不会强迫她。

        从新潮出来后,陶悠悠进了五六家公司,最长的干了三个月,短的只有几天。

        大城市每天光喝水不吃肉也得花不少钱,睡觉的地方要钱,出门坐车要钱,没多久,陶悠悠工作后的那点儿积蓄就所剩无几。

        为什么就不能接受潜规则走捷径呢?陶悠悠问自己。

        答案是除了不愿坠落抛弃原则,还有,她觉得给男人碰太恶心了。

        “你不会是恐男症吧?”麦柔音甜蜜中不忘关心好友。

        是不是恐男症呢?陶悠悠怔了怔后摇头。

        齐局长握住她的手那回,她可没感到恶心,甚至还有无法言说的高热。

        “你是不是暗恋那位齐局长,潜意识里在为他守身如玉?”麦柔音听了她的举例后大叫。

        “我连他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哪来的暗恋?”陶悠悠反问。

        “不对,你既然连他长什么样都不知道,为什么教学赛下课时一眼瞥去就知道是他?”麦柔音很细心地发现□□。

        “他个子那么高,我怎么可能认不出来?”陶悠悠哀嚎。

        “过了这么长时间了,如果他站在你面前了,你还能认出他来吗?”麦柔音小声问。

        当然,那么高的个子,铁塔似的,想认不出来都不可能。

        她和董家声面对面时,看到的是董家声的喉结,领奖那回握手时,她看到的却是齐局长的胸膛。

        想到齐局长的胸膛,陶悠悠猛然间就觉得,齐局长胸肌可真结实,铜墙铁壁似。

        齐局长不知因为什么事被双规的?不知离职后做什么去了?

        想齐局长做什么?陶悠悠抽了自己一巴掌。

        烈日炎炎,陶悠悠继续奔波找工作。

        城市的上空罕见高远的蓝天飘浮朵朵白云的清新,不缺的是车水马龙的喧哗,浮华潜伏在城市的每一寸空间里。

        陶爸给陶悠悠打来电话,董家声考上大学了,她所在的g市的外国语学院。

        真快,居然两年多过去了,陶悠悠喉头有些堵。

        “那孩子现在就在咱们家门外,他说,你亲口承诺的,他考上大学你就来找他。”陶爸有气无力说。

        都说时间是遗忘的良药,两年多过去,董家声怎么还不改初衷?

        陶悠悠望着来回穿梭的行人林立高耸的大厦出了会儿神,说:“爸,你跟他说,我有男朋友了。”

        “这样好不好?”陶爸问。

        “不这样说,要跟他说我不喜欢他,根本就是在骗他?还是真的就跟他做男女朋友,等他毕业后嫁给他?”陶悠悠反问,不等陶爸说话按了挂断键,一屁股坐到路边绿化带的石崖上。

        大城市里污染严重,绿化带里的树叶蒙满灰尘,陶悠悠伸了手指抹拭,尘土之后,是洁净明亮的翠绿,像极董家声纯挚无瑕的眼睛。

        不停地跳槽找工作,陶悠悠慢慢积攒了经验,她决定,不找小公司上班了,找大公司,从最底层的小职员做起,然后,争取慢慢往上爬。

        大公司里美女如云,她低调些,不要打扮得花枝招展引人注意,应该不会再遭遇性骚扰。

        陶悠悠去挤人才招聘市场,几经筛选后,她来到民营企业正泰集团的招聘场地。

        整个招聘现场正泰集团的设施最气派也最完善,招聘场地背后单向透光玻璃搭建了临时办公室,各部门领导就在办公室里坐着,通过行政部初试的人马上就可以由部门领导复试确定去留。

        单看这作风,就是很利落的企业。

        正泰集团招聘职位不少,后勤、财会、销售等,陶悠悠应聘销售,初试通过了。

        “你不是贸易专业的?”负责复试的经理模样的女人问道,她的工作牌上写的是华东区销售部经理罗薇。

        “不是,但是我能吃苦。”陶悠悠飞快地说。

        罗薇打量了陶悠悠一眼,问道:“酒量好吗?”

        “我……”陶悠悠口结脸红,她滴酒没沾过。

        “你不适合做销售。”罗薇把简历递回,喊道:“下一位,肖锋。”

        陶悠悠失望地接回简历,眼眶有些红。

        单向透光玻璃隔开的办公室里,一个身材高大如山的男人在陶悠悠来到正泰的招聘现场后就一直盯着她看。

        “齐总认识那女孩?”人事部经理李伟滔问道。

        在齐中天手下工作了两年,他还从没见齐中天如此关注过一个人。

        齐中天没说话,手指在桌面上轻轻敲击,眼神幽深莫测,大大地书写“请勿打扰”四字。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904/188322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