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爱你一笑倾城 > 第18章 自惊心

第18章 自惊心

        十二点,离约定时间还有一小时,齐中天走出办公大楼朝停车场走去。

        怕陶悠悠等得着急,他打算不回住处拿行李了直接走,衣服等回家乡后再去买。

        看到乔安琪站在自己的汽车边时,齐中天只是有些意外却没慌乱。

        乔安琪在南方女性中属于很高个的,一米七五,胸部饱-满腰肢很细屁股很大,眉棱较高,深眸高鼻,睫毛特别长特别黑,眼线上扬翘起,妩媚艳丽,低v领的紫色紧身长裙勾勒出完美的曲线——十足惹火的魔鬼身材。

        齐中天没有感觉,跟看着骷髅僵尸无异。

        他只看得见陶悠悠。娇娇小小,鲜鲜嫩嫩,像汁水丰富的蜜桃,一眼看着就很可口,着了魔烧着火,想咬一咬,咬她水润的唇,来回拨一拨,磨磨她尖利的细牙,再吞掉她软软的舌。

        乔安琪高挑着眉看齐中天,眼神狂野热烈。

        高大矫健的身躯,强悍粗犷豪迈的气概,与众不同的凌厉和迅猛,每一次看到他都无法克制怦然心动。

        只有这样气势如山的男人才配得上自己。

        “晚上吃完饭后我们去唱歌怎么样?”乔安琪嫣然一笑。

        齐中天摇头,急着去接陶悠悠,也不废话,说:“我正好要打电话给你,晚上的聚会取消,我现在就要回青阳。”

        提前回乡?是和罗薇说的销售部那个同乡女人一起走吗?他怎么能这样不把自己放在眼底?

        乔安琪咬牙切齿问:“提前回乡是为了跟狐狸精一起吗?”

        狐狸精?齐中天诧异,片刻后明白她说的是陶悠悠,心火霍霍燃烧。

        他的心肝宝贝肉儿什么时候轮到乔安琪来作贱侮辱了!

        齐中天冷冷一笑,说:“我的去向似乎用不着向乔小姐报备。”语罢,开了车门坐进去,砰一声狠狠地大力关上。

        “齐中天,你不向我交待清楚吗?”乔安琪愤怒地拍打车门。

        “疯子。”齐中天暗骂,安全带也不系了,一刻不停点火开车走人。

        他以往虽然冷淡,却顾虑着彼此身份还给面子,这么让乔安琪没脸是第一回,乔安琪大怒,左右看了看没趁手东西砸打,喘着粗气站了一会,进了自己的车,油门一踩到底追了上去。

        出了正泰园区上了大马路,齐中天掏出手机给陶悠悠打电话想告诉她自己正在往那边赶,刹那的疏忽使他没注意到乔安琪开车撞了上来,砰一声巨响,车身震荡,巨大的骤然而至的冲击力,齐中天高大的身躯朝挡风玻璃撞去。

        陶悠悠又困又累,一手托腮一手不停翻看手机,期望齐中天打来电话问她在哪里他到了。

        一分一秒捱着,从中午茶楼客人满座到只剩她一个人,服务生几次走过来假装抹拭她附近的桌子,好不容易等到下午一点,约好的两个小时到了,齐中天却迟迟没有电话打进来,陶悠悠拔打过去,他的手机关机了。

        陶悠悠哀怨后悔恼怒不已,提了行李出茶楼到车站坐车。

        汽车到县城后已午夜,本来说好让陶爸来接的,偏陶爸听说她要回家太高兴了晚饭时喝高了醉倒来不了,只得在县城住下。

        陶悠悠为多花了五十元住宿费肉疼,恰好麦柔音打电话来,她便跟麦柔音诉苦。

        麦柔音说:“齐总说要过去带你可能是想捎着你一起回青阳,我今天听说他休年假了。”

        齐中天也要回青阳县?如果搭顺风车还可以省车费,又不用提着沉重的行李走来走去,陶悠悠更怒了,说:“他没说,到现在也没打过我手机,估计是把要捎我的事给忘了。”

        “齐总好像不是那种说话不算数的人,何况只隔几小时,不至于那么健忘。”麦柔音也不知齐中天出车祸了,给陶悠悠支招,“你把他拉入黑名单,让他想起来了联系不上你着急。”

        “不行。”陶悠悠摇头,自己和齐中天还没熟到可以任性耍脾气的地步。

        麦柔音几乎想飞到陶悠悠面前戳她额头怨她不争气了。

        不行,得下猛药,不然悠悠和齐中天一直这么温吞下去,啥时才有感情进展呢。

        麦柔音给陶家打电话。

        “婶,悠悠再这么下去哪天才能嫁得出去……”

        她劈劈叭叭说着,却不知吓着陶妈了,陶妈六神无主,把麦柔音的话转述了一遍给陶爸听,问道:“她爸,怎么办?”

        陶爸团团转,捶捶沙发靠背拍拍茶几,又走到院子里发愁。

        四合院庭院宽敞,院子中庭的部位留空的,阳光雨水充足,陶妈用破盆破桶破缸栽种了花木瓜果,长势极好。陶爸挨个踢过,拿定了主意,骂道:“什么总经理,头衔好听着,还不是一个打工的,而且,哪有家声对悠悠情深。”

        女儿不嫁给董家声,到手的房子和票子就得退还,哪能行。

        “家声虽然比悠悠小了五岁,可是这么多年坚持着没变心,比什么都难得,那个齐总谁知是好是歹,而且,比悠悠大了那么多岁,听柔音说的个头又那么高大,悠悠要是嫁给他,万一小两口起口角,他一拳头就可以把悠悠打死了。”陶妈也有一番思量。

        老两口均觉得必须且一定不能让陶悠悠和齐中天发展下去。

        陶爸和陶妈在第二天陶悠悠回家后偷偷拿到她的手机,然后把齐中天拉进黑名单。

        齐中天陷入噩梦中,浓浓的化不开的迷雾迭瘴里一个深涧若隐若现,陶悠悠在水里扑腾挣扎着,他想去救她,可她忽然就沉了下去,起先还有一头黑发随波逐流,后来就被沉沉漩涡吞噬掉了。

        “悠悠……”齐中天高喊,这一声之后,像是沸腾的液体找到爆破点,束缚人的压迫终于被冲开,猛一下醒了过来。

        四周一片雪白,白炽灯的灯光灼得人眼睛生疼,床前铁架挂着点滴瓶,一边坐着一个人,是陆辰。

        “晕迷了一天一夜总算醒啦,给个女人撞晕了,太丢军人的脸了,我要讲给战友们听,让大家乐一乐。”陆辰见齐中天醒了取笑他。

        齐中天没理会他的取笑,掏衣兜摸裤袋,都没有,急问:“我的手机呢?快拿给我。”

        双手有些抖,声音也不由自主轻颤。

        陆辰摇头不已:“一醒来就找手机,还是应扬名了解你,一看你的手机摔坏了,就急忙补过来一部。”从床头柜里拿出手机递给齐中天。

        陶悠悠的手机打不通,齐中天背脊冒冷汗。

        “怎么啦?”陆辰不解。

        “陶悠悠可能出事了。”齐中天竭力让自己镇定,接着拔打麦柔音的电话。

        “齐总这么晚找悠悠有什么事吗?”麦柔音在电话里头咭咭笑,嗓音拉得长长的又娇又嗲。

        “陶悠悠有没有跟你联系?”齐中天迫切地问。

        联系不上着急了,把他拉黑名单立竿见效,麦柔音暗喜,故作惊讶地问:“齐总,你把悠悠咋了?”

        跟这女人真是扯不清,齐中天急得嗓子哑了,吼出来的话都不是原来的音色,“别废话,快回答我问题,陶悠悠可能出事了。”

        悠悠要是出事了我比你还紧张,麦柔音腹诽,不高兴地说:“悠悠回老家了,我从前天到现在都没和她联系过。”

        前天到现在没联系,难道真的出事了?

        “她老家的电话呢?”齐中天厉声问。

        不错,要追到家里去了,麦柔音暗暗高兴,报出陶悠悠家的电话号码,挂了齐中天电话后快速拔陶悠悠家里的电话通风报信。

        陶悠悠不在家,到县城里跑业务去了,陶妈请示过陶爸后,看准了只要是陌生来电一个不接。

        齐中天打通电话没人接,脑子里惊出各种陶悠悠出事的想像。

        一忽儿是车祸,一忽儿是陶悠悠回她们小镇时半夜里看不清路失足掉落池塘被淹死的画面,更有,陶悠悠被人使强了的惊心画面。

        寒鸦惊飞呱呱悲鸣,陶悠悠被拖进田地里,满地草残菜毁,陶悠悠一双纤细的手不断推拒,看不清面目的男人死死将她按住,陶悠悠呜呜咽咽哭泣再挣不脱,地头豆荚架倒塌,哗啦啦作响,阎王催命的锁链在甩动。

        那样娇脆纯净的水样人儿怎经得起摧残!齐中天心寒胆颤,火烧屁股,拔了点滴针就往外跑。

        恨不得立刻飞到陶悠悠身边。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904/1883229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