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爱你一笑倾城 > 第24章 乱弹琴

第24章 乱弹琴

        接到陶悠悠的邮件前,罗薇都忘了有陶悠悠这号人物了。

        齐中天这两天不在,没有顶头上司压着,她又是两个区的销售经理,俨然就是销售部的首脑,心情畅快得无法形容。

        更让她感到快活的是,乔安琪受伤很重,右腿小腿骨折,而齐中天不止没去探望,连关怀的短信都没有,爱女如命的乔太很生气。

        乔太生齐中天的气,乔斯亮也就生齐中天的气。

        得罪了集团一把手,齐中天休假回来后,销售部总经理的位子还能坐稳吗?

        罗薇得意的不得了,尽管,她也认为齐中天没做错,换了别的缺乏风度的男人给一个不喜欢的女人死缠烂打还开车撞上来,不把人暴揍一顿才怪。

        怕落人口实,罗薇只是例行公事的样子到医院探望了乔安琪一次,可是,手机信息却不断,每句话都是安慰开解乔安琪,可却巧妙地让乔安琪对齐中天怨忿更大。

        打开陶悠悠的邮件,看到她说能让青阳联动进货时,罗薇霎地坐直身体,惊讶地往回拉看了又看。

        三千部手机是小事,可是,青阳是正泰通讯销售部成立两年多没啃下的地方,它的成交意义非同小可,意味着ck手机又打开一个顽固不化的市场了。

        不知这生意是齐中天谈成的还是陶悠悠自己做的,如果是陶悠悠自己达成交易的,那她的潜力不容小觑。

        罗薇看着陶悠悠的邮件出神。

        “下班时间到了,还那么上心做什么?”姚洁进来了。

        “你看看,这是陶悠悠发来的邮件。”罗薇毫不避讳,姚洁是她到通讯销售部后亲自招聘进来的,当了她两年多的助理,是她的心腹兼密友。

        “不错,挺厉害的,你的业绩又可以加上亮丽的一笔了。”姚洁高兴地说。

        “齐中天也回了青阳,你觉得这业务是谁谈成的?”

        “肯定是陶悠悠,齐中天出马的话,不会只谈下这么小的交易量。”姚洁肯定地说,略一停又道:“我觉得,齐中天做了两年多销售部总经理,现在更擅长宏观调控前瞻预觉捕捉商机,做业务反而没有一般销售员强了。”

        有道理,罗薇点头,笑道:“不管了,就算是齐中天亲自出马谈成的,这业绩只要是记在陶悠悠名下,就是我领导有方。”

        “可不是,咱们好好拉拢她,以后大有用处。”姚洁也笑了,竖起拇指晃了晃,说:“等你坐上这个位置了,要蒸要炖凉拌热炒还不是你说了算。”

        罗薇会意,手下职员努力能干业绩好是她升任总经理的资本。

        罗薇给陶悠悠回复邮件,大力表扬了她一通,又让她有什么难处只管提出来,压力不要太大,末了,还关切地说,入夏了,注意身体。

        “罗经理真是好人。”陶悠悠看着邮件感动得眼眶红红。

        “嘴皮子说几句就好人,我为你出力又出人呢?”齐中天笑着揉陶悠悠脑袋。

        他似乎揉得上瘾了,看在他今晚没有挑三捡四批评自己做菜不好吃的份上,陶悠悠大人有大量不跟他计较,哼了一声,说:“郑耀阳进货的依据呢?快说。”

        “这还不简单,郑耀阳有洁癖,却扔了自己的西服给你穿,证明在他的心理认知上,他已经对你卸了戒备和憎嫌。像他那种有洁癖且孤高寡淡的人,应该有一段比较悲伤的往事然后自我封闭了,我猜,你也许在某个不经意的地方打动了他,他既然为你敞开心怀了,就会想保护你,肯定会在能力范围内为你做些事。”

        陶悠悠瞠目,为齐中天敏锐的观察力叫绝。

        如他所说,自己的教师身份打动郑耀阳了,郑耀阳先前已拒绝她了,后来又要计划书,细想起来,还真的如齐中天分析的那样,是要给自己订单。

        “他的那件西服我已经送干洗店了,明天会送过来,明天你借口还他衣服跑一趟,见面时他要是提出签约就大胆签下来,没提出来也不要问,有关业务的事一句话不要说。”齐中天嘱道。

        “他如果和我签约,不会影响他的升迁吧?”陶悠悠高兴之余,有些担心地问。

        “少自作多情,你以为他会为了你不顾自己前途?”齐中天晒笑,走出书房,不多时回来,手里拿着一个包装袋。

        “今天刚给你买的衣服,我让干洗店加急洗过了,拿去,洗澡赶紧睡,明天神采飞扬去见郑耀阳。”

        里面有两条连衣裙和两条吊带睡裙,此外,还有……两套粉嫩性-感的仙黛尔内衣。

        陶悠悠只觉周身血液争先恐后往脸上冲,脸颊滚烫得可以煎蛋了。

        陶悠悠本来晚上要回家睡觉的,忘了,小兔子一样惊惶地进了浴室。

        洗完澡要穿衣服了,陶悠悠猛然想起齐中天购物时的白痴样,有些担心那胸衣的尺码。

        她的担心是多余的,那胸衣尺码正合适,并且,托罩完美无瑕,非常体贴。

        他买日用品时那么白痴,买衣物却这么老到,看来以前没少给他女朋友买衣服,陶悠悠有些失落。

        齐中天还在书房里,陶悠悠也没请示他自己睡哪间房,想也知道他不可能让出主卧给她睡,她闪身进了儿童房。

        儿童房是女童的设计,墙壁是梦幻的浅粉色,星星围聚月亮造型的磨砂吸顶灯,床头一侧磨砂玻璃罩子夜灯,窗帘是淡粉色的轻纱,床头公主款垂纱,整个房间粉嘟嘟娇艳艳,流泻着如水的温情。

        陶悠悠有些妒忌地想,做齐中天的女儿肯定很幸福。

        做他的妻子也不错,他显然不是重男轻女的人。

        重男轻女的男人太多了,陶爸就是一个,当年他和陶妈两人还在织染厂上班,属于双职工,只能生独生子女,可他却逼着陶妈悄悄怀孕偷生,可惜生的还是女儿。一看生的是女儿,陶爸很生气,把刚出生的女儿抱走扔榕江竹林去了,陶妈醒过来后哭着去找寻,却没有找到,也不知孩子是被好心人抱走了还是被野兽叼走了。

        想起那个小自己三岁没谋面的妹妹,陶悠悠有些惆怅,心中对陶爸怨念又起。

        不只重男轻女贪钱财好杯中物,还搞起外遇,都不想认那样的爸了。

        也不知她妈来到青阳日夜盯着,她爸能不能规规矩矩不再跟旁的女人勾三搭四。

        陶悠悠烦恼地想,她妈要是知道她爸搞女人,不知会不会伤心得了无生趣。

        自己这么大了,知道爸爸有外心还这么烦恼,不知董家声那么小就会面临家庭剧变,当时是怎么熬过来的?

        陶悠悠拿过手机,迟疑了一下拔通了董家声的电话。

        “老师,咱们真是心有灵犀,我刚刚走出教室,正想给你打电话呢。”董家声在电话那头轻笑。

        “很累吧?又要上班又要上课的。”陶悠悠低声问。

        “不会,有生活目标,怎么也不会觉得累。”他笑,停了停,想是找了个无人的地方说话,方才旁边的说话声人声不见了,静悄悄的。

        “你妈妈刚死那些年,你怎么捱过来的?”陶悠悠咬了咬唇问道。

        电话那头有刹那的沉默,片刻后,董家声缓缓道:“开始我姥姥对我很好,后来,我姥姥生气我不肯接受他的钱,不管我了,我幸运地遇到你了。”

        他的声音低回暗转,没有失意的嚎啕,却别是一番悲怆凄凉。

        磨砂玻璃罩子夜灯透出来的光晕有些朦胧,丝丝缕缕的苍茫凉意窜起,陶悠悠心如刀割,如果董家声在跟前,她一定会把他搂进怀里轻轻安抚。

        她当年的付出对于董家声来说,是救赎,是黑暗里唯一的光明,可是,她做的真的不够好,她一点也不宽容不温和不慈爱。

        “董家声,对不起,老师当年没体会到你的心情,对你不够好。”

        “老师,你还想对我多好啊?当年,你给我买书包买鞋子买学习资料买生活用品,课余时间都在陪我给我辅导功课,连不是你任教的科目都讲解,做爸妈的人都做不到的你都做了,再好,那就是陪我上床解决生理问题了。”董家声低笑,话里有挑-逗的意味。

        “老师跟你讲正经事呢,别插科打诨。”陶悠悠王八之气大发,声音响亮,伤感和惆怅瞬间消失。

        “我喜欢老师这么样斗志昂扬地教训我。”董家声一本正经作抖m状。

        他原来是听出自己心情不好故意逗自己开心的,陶悠悠心中阴云尽散。

        有些事担忧也没用,每个人都得自己走过人生路上的坎,她无法替她妈安排一切。

        “不跟你说话了,我睡觉了。”陶悠悠挂了电话。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904/1883230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