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爱你一笑倾城 > 第29章 逃狼爪

第29章 逃狼爪

        沙吉成没有生气,还拿起广告折页很认真地看。

        有门道,陶悠悠又递犹豫了一下递了报价表过去,将ck手机的营销策略讲了一遍。

        “厂家的支持力度蛮大的,就是价格太高了,大城市里差不多,咱们青阳的消费水平达不到。”沙吉成沉吟。

        “青阳是穷,但也不至于没有高消费群体……”陶悠悠微笑着列举了很多例子。

        沙吉成面色有所松动。

        陶悠悠接着利益引诱:“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总能赚个盆满钵满,不知沙总愿不愿意做这个人?”一面说,一面将自己用的手机展示给沙吉成看。

        “陶小姐不仅人漂亮,嘴巴也挺能说的。”沙吉成笑眯眯咂嘴,得了多动症似,身体不停挪动,真皮沙发也似乎有些不堪重负,“沙沙嚓嚓”作响。

        陶悠悠暗叹了口气,说了这么多,他的心思还只在不相干的地方上,这个客户不要也罢。

        她收拾资料打算告辞,沙吉成却又换了说话:“陶小姐,我觉得ck手机不错,不过它的价位太高,你把它的功能和优势详细地讲给我听。”

        这话的意思就是满感兴趣有意向进货了。

        市场经销商很少做一个单子后就不进货的,要是再和他签下区域代理协议,定下月进货量,以后就不用愁青阳的销路了。

        陶悠悠很高兴,打开广告折页,一个一个型号认真地介绍起来。

        死记硬背恶补了一个多月的手机知识派上用场,陶悠悠讲得很到位细致,沙吉成也没不耐烦的神色。

        十几个型号的手机的不同功能和区间优势讲完,陶悠悠猛然发现,窗外夕阳西下,办公室里面有些幽暗,而沙吉成一双细小的眼睛似乎格外的亮。

        危险的气息逼近,陶悠悠飞快地收拾资料,说:“沙总,打扰你了,今天晚了,我先告辞,沙总如果有意合作再给我打电话。”

        “我有意合作,陶小姐,咱们现在就可以签合作协议。”沙吉成朝陶悠悠逼近,一只手摸到腰间按下锁匙一个遥控,一只手伸向陶悠悠。

        咔咔卷闸门下降的声音,陶悠悠暗叫了一声不好,再顾不上委婉了,猛一下甩开沙吉成的手往办公室外冲。

        营业厅空无一人,店员不知何时已下班走了,电动卷闸门在陶悠悠冲出来的瞬间与地面贴合,屋里霎时间黑漆一团。

        魑魅魍魉在黑暗里朝陶悠悠扑来。

        “陶小姐,进来吧,我们谈一谈签约的事。”沙吉成在黑暗里抓住陶悠悠的手。

        从正门出去只能抢夺他腰间的遥控器,而后面办公室有两扇窗户,陶悠悠默算着跳窗的胜算,觉得诸无把握。

        至于搏斗,虽然沙吉成一身肥肉行动迟钝,可自己这么娇小无力,不会是他的对手。

        恐吓他放手的可能性有多大?陶悠悠脑子里飞速转动了一下,随即嗲着嗓子说:“沙总请放手,咱们先谈签约的事。”

        “签约的事好说。”沙吉成原来拽得很紧,见陶悠悠发嗲撒娇,当即卸了力,轻拉起陶悠悠的手凑到唇边,很绅士地吻了吻。

        “沙总真是坏死了,合约还没签就想占便宜。”陶悠悠娇笑,抽回手带头往里面办公室走。

        “合约是一定签的。”陶悠悠的柔顺取悦了沙吉成,窗外已夜色暗沉,沙吉成淫-笑着按开了日光灯。

        黑暗里重现光明,虽然危险还没散去,陶悠悠的胆气还是壮了些,从包里拿出合约,手肘调皮地顶顶了沙吉成肚腩的肥肉,“沙总,先签合约。”

        “真是鬼灵精怪,好,就先签合约让你放心。”沙吉成大笑,低头看合约。

        “沙总,我为你讲解一下合约……”陶悠悠口里闲适自若说着,趁着沙吉成低头看合约的机会,一只手飞快地摸出手机发信息:“快来救我,海八路18号中奥通讯,店门关着的,后面有个窗户。”收件人她按下通讯录里的第一个人,那是董家声给她设置的——阿声。

        董家声这天很高兴,虽然陶悠悠不肯承认他的男朋友身份,可陶爸陶妈把他当女婿了,也算是迈进了一大步。

        陪着陶爸走亲访友走了一下午回到陶悠悠家,董家声听说陶悠悠到青阳去了,茶水没喝一口急忙开车往青阳赶,一面摸出手机要给陶悠悠打电话。

        陶悠悠的信息恰在那时发了进来。

        满天彩霞突然消散,天空阴沉沉的,车外雨水瓢泼一样,街道上行人或举手或拿了东西遮挡再不顾红绿灯了乱窜。

        董家声狠狠地按着喇叭油门踩到尽头,恨不能把车子开飞起来,瞬息间飞到陶悠悠身边。

        沙吉成在合约上填下订货两千部。

        “不行,沙总,太少了。”陶悠悠忍下恶心,扭着身体撒娇装痴拖延时间。

        “咱们先乐呵乐呵,我再加一千部。”沙吉成的肥猪手探向陶悠悠锁骨。

        无法再伪装下去,陶悠悠冷冷地拿过沙吉成手里的合约,撕掉,淡淡说:“沙总,请你开门,我告辞了。”

        “原来刚才是装的,你以为你还走得了吗?”沙吉成哈哈大笑,陶悠悠头皮一疼,沙吉成攥着她的头发把她提了起来,陶悠悠剧烈挣扎,但是根本施不出力气,猛然间一阵天旋地转,沙吉成把她甩倒地上。

        “放开我,除非你杀了我,否则我一定报警”陶悠悠厉声喝道。

        “你敢说出去吗?”沙吉成得意地反问,脸颊肥肉耸动,阴影下仍可看到脸颊肌肉满是黑头的粗大毛孔,“告诉你,我弄了不下十个女人了,没有一个敢说出去的。说出去谁信?人家只会认为你为了做成生意色诱我,然后达不到目的想讹诈。”一面说,一面淫-笑着伸手摸陶悠悠。

        触上来的手粘粘腻腻泛着油光,手毛又浓又长细细密密,毛绒绒像一条条小虫。

        怎么办?彻骨的凉意浸漫到全身,陶悠悠急切地摸索,身侧空无一物,她没有摸到自卫的武器。

        砰一声巨响,窗玻璃飞珠泻玉爆开,接着,董家声的暴喝如天籁仙音传来。

        陶悠悠刹那间泪流满面。

        一身的伤,陶悠悠不敢回家,董家声陪着她去了齐中天的房子。

        华丽的水晶吊灯在客厅上空熠熠生辉,熟悉的环璋里流淌着温暖的气息,茶几上她前一天刚喷洒过的白鹤芋枝叶扶疏蓬勃旺盛,脉络分明绿意喜人。

        阴霾逼仄的雾霭消散,噩梦远去,终于安全了。

        陶悠悠失声痛哭。

        不敢想像董家声来得迟一迟会是什么后果。

        “我真是太蠢了,反应太迟钝了……”

        “不关你的事,是那只沙猪太不是东西了,你看,你那么机灵给我发信息报信,又拖延了时间等我赶到,已经很棒了。”董家声紧搂着陶悠悠,柔声安慰,轻轻地不带一分情-色地拍着她的后背。

        “真的?不是我太蠢?”陶悠悠满面泪水看他。

        “当然,你没有像其他女人那样被他得逞,已经证明你很棒了。”董家声低笑,敬佩赞叹的目光看陶悠悠。

        在陶悠悠看不见的地方,他的一只手紧攥成拳头。

        陶悠悠脚腕被沙吉成攥着拖行弄得淤红一大圈,脖子和手腕胳膊遍布青紫,刚才那一刻,他真想一刀捅死沙吉成,然后再一寸寸一片片一块块将其肢解,但是他咬牙强忍着没那样做。

        沙吉成知道陶悠悠的身份,就此作罢可避免日后冤冤相报的隐患。

        当然,他不会罢休,过一段时间,他会严密地安排,让色猪付出应付的代价。

        “董家声,谢谢你!”陶悠悠低低说,缩了缩身体,静静地靠在董家声胸前,她觉得很冷,很害怕,暂时不想离开这个让她感到安心的怀抱。

        齐中天从父母家回来,打开门,一眼就看到沙发上拥抱在一起的两个人。

        “我!操!”齐中天气得粗话脱口而出,一拳击在门框上,厉声骂道:“我的房子是给你们奸-夫淫-妇寻欢作乐的吗?给我滚。”

        他误会了,陶悠悠没力气解释。

        “老师,我们走吧。”董家声懒得解释,抱扶陶悠悠站了起来,半拥着她往外走。

        紧拥在一起的两人那样碍眼,齐中天死死地盯着着,掐着门框的手越按越用力,擦身而过时,陶悠悠脖颈上的伤痕明显而清晰,直直地撞进眼帘。

        齐中天瞳眸遽然收缩,猛地伸手抓住陶悠悠,厉声问道:“谁干的?”

        他不认为董家声会那么粗暴,董家声比看待眼珠子一样还紧张陶悠悠,不管何时都舍不得那样伤害她的。

        “都过去了。”陶悠悠轻摇头。

        这一开口,嗓子沙哑得话都说不清,碎石从喉咙碾过似,显然悲声痛嚎许久造成的。

        她何曾如此软弱过!

        齐中天暴跳如雷,厉声道:“过去了?既然过去了,那你把这些伤给我立马弄没,没法做到吧?做不到就告诉我,是谁弄的。”

        “告诉你是谁弄的你想怎么样?把人做了?留下隐患怎么办?”董家声冷笑。

        “带不来隐患,你以为我是个你个毛头小子吗?”齐中天傲然一笑,摸出手机,盯着陶悠悠说:“在青阳县里,你不说我也找得出那个人,给你三秒钟,等我自己找到那个人了,那个人就别想活下去。”

        他真的说到做到,陶悠悠疲惫地报出地址人名。

        齐中天按下电话。

        “老区,是我,齐中天,你明天马上带人去稽查这个人的税务情况……是的,能关多少年关多少年。”

        “会不会给我老师家人带来后患?”董家声不走了。

        “不会,我战友就在税务局,过去查税是平常事,那狗东西联系不到陶悠悠身上。”齐中天淡淡道,董家声平静了下来,他也不生气了,皱眉看了陶悠悠一眼,说:“去洗个澡,我去买碘酒,把伤痕擦擦,消消狂犬病毒。”

        陶悠悠细皮嫩肉,皮肤又白,洗了澡出来后,那红紫更加触目惊心。

        碘水涂到伤口比刚受伤时还疼,陶悠悠蹙眉。

        没哭,可大眼睛又红又肿雾汽笼罩,脸颊苍白里透着病态的赭红,半点看不到以往开朗明丽的样子。

        董家声越看越心疼,恨不能以身相替。

        齐中天也心疼,看董家声嘶嘶吸气跟伤在他身上疼在他身上一样,妒火中伤,极想把董家声手里的棉签抢过来代劳。

        三人草草吃过晚饭,陶悠悠一声不响进房去了。

        董家声看着房门出神,默坐许久后,自言自语似说:“女人做销售太不安全了。”

        “有什么不安全的?做销售的女人海了去,她要不是缺心眼能出事吗?人家肯定不是一上来就使强的,见机不对就应该马上走人。我跟她说过了,别用色-诱那一招,她就是不听。”齐中天愤怒地大声咆哮。

        他极想把沙吉成千刀万剐,但显然不能那么做,憋着一肚子气无处发-泄。

        “你有完没完啊?别站着说话不腰疼,我老师是女人,又长的娇小天生就弱势有什么办法?”董家声气坏了,陶悠悠本来就自责,再给他这么挖疮疤,还不得伤心死。

        “脑子够用长的再娇小也没关系,就怕不长脑子。”齐中天冷哼,“有些风浪得她自己去面对去摆平,你以为你能护着不让她受伤害?”

        “你还是个男人吗?出了事尽会埋怨。”董家声攥起拳头。

        “他说的没错,是我没长脑子。”陶悠悠打开房门喝住董家声。

        “老师。”董家声不甘心。

        “老师不舒服,你进来陪我。”陶悠悠低声说。

        看着董家声在自己眼皮底下走进房间关上房门,齐中天很想冲过去把门板卸了然后把奸-夫淫-妇赶出去。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904/1883230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