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爱你一笑倾城 > 第31章 难预料

第31章 难预料

        “咱们一起努力。”罗薇悄声说。

        姚洁用力点头。

        罗薇当上总经理,她就是总经理助理,工资翻倍,待遇也好不少,罗薇再帮她加一些绩效,她就可以晋身为对集团有贡献的管理人员,正泰会帮她购房,工作满十五年后,房子就属于她个人的了。

        陶悠悠挂了齐中天的电话后,尽管满心不解,还是赶忙给罗薇打电话,可电话接通后,响起的是录音留言——您好!这里是正泰集团通讯销售部,我是罗薇,我现在正在开会,请留言或稍后再拔。

        董家声早上打过电话说他外出拉业务了,陶悠悠打麦柔音电话,问她知不知道罗薇什么时候开完会。

        “刚进去没一会,没那么快吧?你很着急找她吗?那我去听壁脚看看什么时候能出来,一会给你电话。”

        陶悠悠才泡好一杯茶的时间,麦柔音就回电话了,咬牙切齿问:“悠悠,你脑子没病吧?出差十天的费用才报销八百块。”

        又挨骂了,陶悠悠恼了,说:“花的就是八百块,让我怎么报?”

        “十天的费用,就算跑业务时不送礼,八百块怎么够用?青阳最次的标间也得八十块吧?十天就是八百块。来回长途车费加上在县城转打出租车的费用,少说也得五百块吧?十天时间,你就是一餐一个煎饼粿子水都不喝,一天也得十块钱吧?十天就是一百块,你是怎么花的八百块的?”麦柔音咄咄逼人。

        “我只是第一天晚上住了一晚,没住标间,普通单人房,五十块。后来住在齐总家,没花住宿费,吃饭是在齐总家做饭的,走的时候还他一半伙食费就行,我估算着给他三百就够了,在县城来回转跑业务我坐的公交车,只花了二十多块,加起来也就八百块。”陶悠悠委屈地一一算给麦柔音听。

        “天啊!我要晕倒了,我现在说话不方便,你还是问你的齐局长吧。”麦柔音挂了电话。

        怎么回事?自己照实报销难道错的很离谱?陶悠悠看着手机出神,叮铃响,麦柔音又打进来了:“悠悠,罗经理开会是以你为典型在教育华东华南两个区的销售员出差时要节约,你节哀顺变吧。”

        话说到这份上,麦柔音不说陶悠悠也明白自己错在哪里了——她的费用报得太少,把销售部所有同事都得罪了。

        陶悠悠蔫搭搭坐着,没心思洗澡穿漂亮裙子了。

        连续几天阴沉的心情才刚日出云开,忽然就跟窗外的暮色一般,灰暗的云层遮蔽了霞光,春日靓丽的笑脸不见,严冬的阴霾不请而来。

        还是在学校教书时的日子好,孩子的世界明亮单纯,就像面前的白鹤芋,清清脆脆,蓬勃热情,只要用心呵护,他们就会回报爱戴与尊敬。

        “给罗薇打电话挨她训了?”齐中天在夜灯亮起时回来了,松松领带扯掉扔到沙发一头,走近陶悠悠在她身边坐下,摸了摸她的头,放软声音哄道:“挨两句骂总比以后被整个销售部的人白眼好,告诉你,你要是八百块费用报上去,以后时时刻刻得给整个销售部的人冷嘲热讽。”

        他顿了顿,叹道:“看来,光教会你销售技能不行的,还得重点教你怎么适应社会。记住,水至清无鱼,人过刚易折,环境如此,不能太耿直,何况你这次如果不住我这里,八百块根本不够花,而你要是说出是住我家省了住宿费,大家都会用有色眼睛看着你,传谣你跟我那啥了。”

        “我……”陶悠悠想哭,憋了半晌哭不出,哑着嗓子说,“传就传,横竖我早担了虚名,三年前就都在传我和你那啥脖子以下不能描写了。”

        “三年前就传开了?”齐中天愣住,面色霎地变得阴沉,“你是因为这个被逼辞职离开学校的?”

        陶悠悠点头,当时确实给闲言碎语逼得呆不下去,又害怕董家声对自己有不合常理的想法,于是就辞职了。

        “我!操!赵政你个王八蛋生的狗娘养的,说话不算话。”齐中天大骂,一拳砸到茶几上,砰一声巨响,陶悠悠吓了一跳,抬头看他,齐中天没理她,拿起手机打电话。

        “是我,齐中天。”他也没称呼,大声道:“有没有办法把赵政搞下去?是,他说话不算话,太他妈小人了。且不说赵政小人不小人,你忍心看着青阳一直穷下去吗?这是咱们的家乡,你不想着努力当上一把手把青阳的经济搞上去吗……”

        他挥舞着手势说了很多,陶悠悠听得糊涂,隐约知道他的战友就在青阳县里当二把手,他在撺掇他战友夺权把赵政从一把手的位子上拉下马。

        他这么生气和自己有关吗?陶悠悠想问,又有些问不出口,觉得自己自作多情了。

        当年她和他不过见了两面,总共就他说过两句话,一句是“祝贺你,陶悠悠老师”,一句是“手真小”,他怎么可能为了她而和赵政做交易离开教育局呢!

        齐中天通电话说了许久,挂了电话后拿衣服进了浴室,出来时衣裳齐整,草绿色紧身t恤,劲健的紧身蓝色牛仔裤,整个人魁伟傲岸气势逼人。

        “还没洗澡吧?去洗个澡,我带你出去玩。”

        如果他知道自己来不及和罗薇改口,想必没心情喝酒了吧,陶悠悠颤颤惊惊说了经过,老老实实坐着等他训斥。

        “这个罗薇……”意外地,齐中天气得眉头拧成川字了却没骂她,只摇了摇头,说:“算了,已经人人皆知就不要改口了,不过,千万不能和人家说是住我的房子所以省了住宿费,就说你在青阳有要好的同学住你同学家了,第一晚那五十元住宿费报成交通费,别说你坐公交车来回转悠找业务的,就说是打的,票据我帮你找。”

        陶悠悠闷闷地应了声好,说:“我没心情不想出去玩,你自己去。”

        “不想去就算了,回去后让麦柔音带你到处走走,不要踏进社会那么多年了还和在学校里一样单纯,职场很复杂的,一个不小心就落进圈套或是被人当刀使了。”

        到那种*走吗?能有什么好处?陶悠悠不服,想着电视剧演的酒吧里的男男女女刚认识就搂成一团,不知齐中天去酒吧是不是也揽个女人,心里有些不舒服。

        沙吉成弄出的伤口深浅不一,养了三天也只是淡了些,齐中天的假期到了,陶悠悠自然搭他的顺风车回g市,临行前,她回家看了一次陶爸陶妈,把齐中天房子的钥匙给了陶爸陶妈,又暗里恐吓了陶爸几句逼他保证不会胡来。

        齐中天送她回东门的,却没有下车,只在车里等着。

        车子上路后,董家声的信息接二连三发进来,先是问她出发了没,后来就是问她到哪里了,再后来,是告诉她煮好粥煲好汤炒好菜等着她回来吃,不要在外面吃。

        齐中天看陶悠悠不时接发短信,脸色越来越难看,进了g市后提议吃了饭再回住处遭拒绝后,他冷刺道:“你们一人一套公寓真是浪费公司资源。”

        我们清清白白的。陶悠悠懒得和他说,这段时间被他时不时刺上一句,免疫力大大提高,也不生气,不只不生气,还哼起欢快的歌儿气他。

        齐中天被气得很想把车开飞起来,果然真开飞了,火箭似在车流中穿梭。

        陶悠悠没吓得尖声惊叫,若无其事坐着,后来,看了齐中天一眼后拿出手机装模做样按号码打电话。

        “董家声,你过二十分钟到楼下来接我,对,是二十分钟,齐总开车快,提前到。”

        md!开的快还成全这对野鸳鸯让他们提前相聚呢,齐中天放缓车速,汽车从火箭直接变身蜗牛。

        陶悠悠她暗暗窃笑,偷偷比了个吖的手势。

        比谁先让步是吧?谁怕谁呢!

        胜利的喜悦无法言表,陶悠悠想找人分享,编好短信按下麦柔音的电话号码后又删掉了。

        还没告诉麦柔音,董家声就是她口中的小富豪呢。

        得告诉她董家声就是自己的学生了,再拖下去就是恶意欺骗,陶悠悠打算吃过晚饭后约麦柔音逛夜市,然后找个机会告诉麦柔音。

        陶悠悠见到麦柔音时没能说出口,麦柔音容色很憔悴,跟她以往认识的那个人判若两人。

        她无数次失恋过,陶悠悠陪着她的就有四次,却没一次这么痛苦的。

        “董家声根本没回应过我,可是,我不知道我怎么就那么爱他。”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她一行说一行哭,不停摁鼻涕,一点形象不顾,“我每天脑子里都是他,他真的是好男人,长的英俊,工作努力拼命,又节省顾家,你知道吗?他为了省钱衣服都是自己手洗的,从来不送洗衣店,我听他说,他要攒钱买房子跟他心爱的人结婚,我多想我是那个幸运的女人,可是,他的视线从没在我身上停留。”

        陶悠悠说不出话,她以往每次都是慷慨激昂数落麦柔音,现在,她的脑袋乱糟糟,轰隆隆只有“完了”两个字。

        董家声显然即使不爱自己也不会接受麦柔音,告诉麦柔音董家声就是她口中的小富豪自己的那个学生,这朋友也没得做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904/1883231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