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爱你一笑倾城 > 第35章 反将军

第35章 反将军

        正文请看作者有话说,不便之处,请谅~

        手机铃声响起,顾明璋拿起手机看了一眼,黝黑的睫毛下睑掩盖了翻涌的情绪。

        “顾明璋,最近好不好?”电话那头曲波夸张的声音得意猖狂。

        “多谢你记挂,我想你还是先关心自己。”顾明璋轻笑,微微上扬的眼角线完美无瑕。

        “听了我下面的话我想你就笑不出来了。”曲波说了一半卖关子不说了。

        顾明璋不催也不问,只静默着,方向盘灵巧地转动间,汽车平稳地在车流中穿梭。

        曲波自己先沉不住气了。

        “刘佳嫁给孔东昱了,前天举行婚礼的,我想你是不知道这消息的,不过,孔东昱负责开元f城开发项目的事你肯定是知道的吧?”

        刘佳嫁给孔东昱了!

        这个消息对蓝天几乎是致命的。

        顾明璋踩油门的脚微顿了一下。

        因爱生恨就是刘佳对顾明璋的感情,在苦苦追求了几年得不到感情回应后,刘佳曾对刘亮说过,她一定要让顾明璋后悔不肯接受她。

        “当然,你可以走田心雅的路子,田心雅虽说只是项目副总,但是极得开元少东家沈开的赏识,决定权并不比孔东昱差多少。”曲波开心地笑着。

        “多谢你提醒,我会考虑的。”顾明璋微微一笑,靠路边停下车子,打手势示意张悦下车帮他买一瓶水。

        张悦下车后,顾明璋坐直了身体,眼神凝肃,声音却仍是悠闲的。

        “到f城来了是不是?晚上有空吗?我请客。”

        “好啊,不过你如果想我问方笙的下落,我是不会说出来的,我爱死方笙啦,床上热情如火,下了床柔情似水,顾明璋,多谢你,调-教出这么极品的女人来。”曲波淫-笑滔滔不绝说个不停。

        以前没遇到方笙前,顾明璋每每被曲波这样的话语激得胸腔里血往上涌,这时已知方笙没在曲波身边,听曲波还在卖弄,原来还不明确的思绪更加清晰了。

        “晚上七点食通天的兰花厅见。”顾明璋挂了电话。

        眼角瞥到张悦走过来了,顾明璋按下了食通天酒楼的电话。

        “你好,食通天酒楼吗?给我留着兰花厅,蓝天的顾明璋,两位。”

        “晚上跟谁吃饭?”张悦进得车来警惕地盯顾明璋。

        顾明璋不答,发动车子驶入车流中。

        难道又是田心雅?是不是方笙写养胃方子给田心雅的举动激怒他了?

        张悦沉吟。

        明着让方笙去搞破坏方笙不肯,怎么办呢?

        张悦如热锅上的蚂蚁难受了一天,下班时急中生智给她想出方法来了。

        她跟着方笙一起去接忆璋,接出忆璋后,背着方笙指树上鸟窝朝忆璋猛打眼色。

        忆璋朝她眨眨睫毛表示明白,而后娇软软对方笙说:“妈妈,我想去阿姨家。”

        “忆璋小宝贝真乖,不枉阿姨那么疼你。”张悦叭叽响亮地亲了忆璋一口,一推方笙,“你别跟了,我要提前练习当妈妈。”

        她又想给自己空闲时间和顾明璋约会吧,方笙暗暗苦笑,不忍拂张悦的好意,笑着和忆璋挥手说再见。

        约好七点吃饭,顾明璋五点就来到食通天酒楼。

        他找到经理,递过两千元,低声说了几句话。

        经理微露难色,顾明璋又加了两千元,经理终于欣喜地点了点头。

        兰花厅跟隔壁菊花厅隔断的木板墙在靠里墙壁高处自上朝下斜着打了一个通风口似的洞,菊花厅里的人踩在椅子上人从那个洞里可以清楚地看清兰花厅里面的一面,说话声也能听到。

        顾明璋将兰花厅和菊花厅一起包了下来。

        做完这一切才六点,顾明璋在菊花厅坐了下来,静静地等待着即将到来的时刻。

        方笙跟张悦分手后刚回到家中,张悦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阿笙,我在食通天酒楼兰花厅,快点过来。”

        她约了顾明璋,又喊上自己,想替自己和顾明璋搭线吗?方笙刚想说不去,张悦已挂了电话,方笙再打过去,那边关机了。

        相见争如不见,多情不似无情恼,方笙怅望着手机。

        有情难表,有苦无处诉,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加沉重的悲哀涌上心头。

        蓦然间,方笙面色变了。

        张悦带着忆璋呢。

        背叛已无可挽回,伤害却可以想办法降到最低,万不能给顾明璋看到忆璋。

        方笙急匆匆下楼奔出小区跳上计程车。

        上下班的高峰期还在余波中,等候红绿灯的汽车格外多,方笙焦灼地不停重拔张悦手机,传来的是一遍一遍的关机提示音。

        夕阳余晖照射下桔红色的温暖,天未黑便开启了霓虹灯的食通天酒楼几个大字在霞光里熠熠生辉,极是繁华美好的的景象,方笙不待计程车停稳便急急跳下车,连找零都不等了。

        曲波在酒楼大门外停车,把车钥匙潇洒地抛给门童后,并不急着进去,而是从亮光锃锃的茶色玻璃门里看自己的形象。

        做工精良的白衬衫,笔直挺括的名牌黑色西服,黑红相间斜条纹领带既热情又贵气,专业理发师打理的精气神十足的寸头,茶色玻璃门映照出来的那个人器宇轩昂,卓尔不群。

        ——顾明璋,今时今日,我曲波可没哪一点比不上你。

        曲波得意地虚虚捋了捋头发,再拉了拉根本不需要整理的领带,抬步准备进门。

        “借过。”微带喘-息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一人挟着一阵风冲了过来抢在他之前推开转动门奔了进去。

        “方笙!”

        曲波大张着嘴,想喊没喊出来。

        记忆里的方笙年幼时乖巧甜美,长大后犹如盛放的鲜花容色逼人,不论哪一个时期,都不是面前这个额头遍布汗水,脸色灰败的女人的模样。

        方笙没有看到曲波,她抓住一个服务生急急道:“请带我去兰花厅,我与人约好的。”

        第24章

        听到门外走廊上传来迴异于服务生的急促脚步声,顾明璋从椅子上霍地站了起来踩上去透过小洞看隔壁。

        推门而入的是方笙,胸膛因喘-息急促而起伏不平,黑发披散在颈边,额头尽是汗水,整个人狼狈凌乱不堪。

        顾明璋看到,方笙惊惶地抬眼四顾,而后像是死里逃生般,双腿一软踉跄着跌坐到椅子上。

        她在害怕什么?顾明璋微蹙眉。

        方笙长吁出一口气后急忙再次打张悦电话。

        张悦的手机还是没打通。

        要不要给顾明璋打电话把他引开不让他过来?

        方笙轻咬了咬唇,熟悉的倒背如流的电话号码按下了又无力地取消。

        曲波看到方笙进了兰花厅脸面有些精赤。

        好你个顾明璋,原来老情人早相遇了,难怪电话里那么淡定。

        想到自己撒谎扯大话被顾明璋在背后取笑,曲波怒不可竭,抬腿用力踹兰花厅的房门。

        “曲波,你怎么会来这里?”方笙吓了一跳。

        “你的亲亲二表哥约我的。”曲波阴阴笑着,走近方笙伸手去揽她,口中深情款款说:“方笙,我真的很爱你,接受我好不好?”

        “别碰我,走远点。”方笙嫌恶地一退几步侧身绕过房间中间的餐桌往门外走。

        曲波哪容她脱身。

        以前的曲波还讲点风度,眼下不只是一条毒蛇,更像一只想吃人的饿狼,方笙在他的眼睛里看到噬血的狼光。

        被推压到餐桌边沿,双手被扣到头顶,完全处于劣势动弹不得时方笙吓得手足冰凉。

        男女力量悬殊,挣扎是徒劳的。

        天花板上的水晶灯透射着迷离暧昧的光线,门外隐约传来男人女人的狎昵的嬉笑,这样的场所呼喊只怕也是枉然。

        只有让曲波放松警惕才以侍机脱身,危急中方笙不喊不叫,不退反迎合起来。

        曲波行凶作恶的动作瞬间迟滞,气急败坏松开方笙站直身体,怒道:“顾明璋约我吃饭原来是让你来勾引我,想不到他这么卑鄙,为了抢夺生意连牺牲你也在所不惜。”

        他说什么?他的言下之意是——他刚才不是信口胡扯,真的是和二表哥有约?

        怎么回事?方笙脑子嗡嗡作响,愣了一下后,恍然大悟这是一个局。

        张悦不可能骗自己和曲波见面,她打电话给自己显然是想让自己和顾明璋碰面约会重拾旧情。

        而顾明璋,哄骗张悦喊来自己,一面却约曲波在这里见面,要让自己和曲波对上,言语中说出真相吧?

        他这时就在某个角落关注着这个房间里发生的一切吧?

        这一刻,方笙再一次尝到心肝被撕裂开的痛楚。

        ——二表哥,谢谢你对我的信任,你用心良苦,可惜,我无法告诉你真相。

        利刀在体内翻搅,滴血的心痛得几乎麻木,方笙哽咽着尖声叫道:“曲波,当年你给我那么多快乐,我忘不了,但是你给我的伤害我也无法忘记,你保证不在外面乱来我就回到你身边。”

        顾明璋在隔壁看到曲波把方笙压到餐桌上对方笙动手动脚时忍不住就跳下椅子朝兰花厅冲过来,到门口时,恰听到方笙凄楚痛苦的表白控诉。

        坚定的信念在这瞬间完全倒塌,所有的揣测都是一厢情愿,他珍爱的那人真的和曲波,一个卑劣的混混在一起生活过。

        顾明璋想拿东西朝那对狗男女砸过去,想忍住不要失了风度微笑着讽刺调侃一番,想平静地走进去保持住自己最后的一丝尊严,最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这瞬间,顾明璋说不清自己心中是什么感受,他默默地转身往大踏步往外走。

        步履是正常的节奏,脸上还维持着平静。

        当人声和浮华隔绝在车外,痛感瞬间清晰起来,快得不可思议,五脏六腑像是移了位。

        顾明璋忍不住想呕吐,温热的液体从嘴角流下来。

        眼前越来越模糊,许许多多的影像在头脑里闪过,慢慢变形失真,头晕目眩得得厉害,顾明璋摸出手机想打电话,无力的手没有握住,哒一声手机从手中滑落,头部也晕沉沉垂了下去。

        不知二表哥能死心吗?

        方笙甩掉曲波的纠缠回家后一整晚心神不宁,第二天,情况却比比她预想的更糟。

        顾明璋失踪了,手机关机一直打不通,也没打过电话回来。

        张悦说他根本没回过住处。

        他会不会出事了?以后会不会再也见不到他了?

        分别的五年里,她也见不到他,可知道他呼吸着同一个天空下的空气,即使陌路,却不乏期盼。

        方笙觉得很冷,跟顾明璋在一起那么多年,他很小心着意照顾她,后来有钱了,更是各种滋补不断,她的畏寒症已经好了,可现在似乎发作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怕冷,冷得整个人不停发抖。

        明明是白天,她却如坠无底深渊,眼前却乌黑暗沉,看不到一点光亮。

        “怎么办?明璋哥会不会是被曲波绑架了?要不要报警?”张悦抽抽答答哭泣着问。

        报警了,二表哥失踪的消息势必传扬了出去,那时,合作伙伴恐慌,对手则会落井下石。

        办公大楼气派豪华,保险柜里的每一份合约少则千万高则亿计,这些是顾明璋辛苦打拼了许多年的心血,不能眼睁睁看着毁于一旦。

        方笙左右环顾,沉吟良久摇了摇头。

        “不用报警,也不用给人知道我二表哥失踪的事,我二表哥不会出事的。”

        曲波如今也是身家过亿的人,人命案应该不敢做,估计就是绑了顾明璋想让他无法参加竞标。

        她端着茶杯轻啜浅饮,眉眼安宁,张悦不由得也跟着镇定了下来。

        “那投标计划怎么办?只有三天了,放弃吗?”

        当然不能放弃,不过,表面工夫得做。

        方笙凑近张悦悄悄吩咐了几句。

        张悦召集了策划组相关人员假传顾明璋的话,他在跟进一单更大的生意,跟开元合作一事交由闵军全权主持,由方笙协助,同时,为了迷惑对手,在公司内部则做出在放弃此次竞标的样子。

        顾明璋对方笙的态度虽然晦暗不明,但明显的非同寻常,她进fs公司才几天时间,顾明璋突然就指定她参加如此重要的小组工作,众人还只当她是进来当卧底的,对她名为协助实则决议的权力也没有过多疑问。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904/188323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