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爱你一笑倾城 > 第36章 诚与真〔下午还有一更)

第36章 诚与真〔下午还有一更)

        正文请看作者有话说,不便之处,请谅~

        小区大门一侧停着一辆引人注目的黑色奔驰车,车头机身盖微有夜露的湿汽。

        方笙飞快地扫了一眼车牌。

        g市车牌,是顾明璋的车!

        他在这里做什么?等自己吗?

        下意识的,方笙极快地松开牵着忆璋的手把忆璋挡到身后。

        “妈妈……”忆璋惊惶地低叫。

        这是一个不耻于让女儿曝露在人前的动作,要抛弃女儿的行为暗示,方笙醒悟过来,心疼愧悔得咬紧嘴唇。

        忆璋扯着方笙裙裾,小手瑟瑟发抖。

        方笙想说“宝贝别怕,妈妈不会不要你的”,可说出口的却是:“忆璋,妈妈有事,你回家去。”一面说着一面急切地把房门钥匙塞到忆璋手里把她往里推。

        “妈妈,我怕。”忆璋泪汪汪看方笙,拽着她的裙裾不肯松手,目光中满是乞求,泪水浸润下的眼睛更显得乌黑,清亮得方笙在那里面看到自己的残忍。

        方笙心如刀割。

        奔驰车的驾驶位突然降下车窗,方笙屏住呼吸,不安和惶恐遍布周身毛孔,血液逆流,呼吸也难以继续。

        不能让顾明璋看到忆璋。

        听到和看到两回事,背叛的证据活生生呈现在他面前,让他情何以堪!

        方笙咬紧嘴唇狠狠地一推忆璋:“快回家。”

        忆璋小小的身体踉跄了几步扑倒地上,方笙想过去把她扶起来,脚下却像生了根似拔不起来。

        目送女儿艰难地爬起来后跌跌撞撞走远,方笙深吸了口气,竭力压下情绪波动平静地朝奔驰车走去。

        车窗里面果然是顾明璋,手肘支在方向盘上,看到她时,幽黑的眼眸沉静无波,没有意外,也没有激动,甚至遇到熟人的一点点情绪波动都没有,。

        喊二表哥太亲密了,喊总裁又太生疏了,方笙憋了半晌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怎么?有规定我不能在这里吗?”顾明璋轻笑了一声,方笙见惯的在人前那种戴着面具的笑容,一双幽黑似深渊的眼睛没有半点笑意。

        方笙语结。

        “心雅去买早餐要回来了,你是不是应该回避一下?我不介意旧情人跟现任见面,不过我想你可能介意。”顾明璋调整了坐姿,修长的手指轻轻敲击方向盘。

        方笙本就苍白的脸更白。

        他真的跟田心雅在一起了,这么早,看来昨晚是在一起的。

        自己亲手把他推给别的女人了!

        真相在喉咙间上下沉浮,这一瞬间方笙真想把什么都说出来,大声问他:我跟你哥哥不清白,还生了他的女儿,你能接受我吗?

        不!

        自己一个人在炼狱里受罪就够了,何必把他也拖下来!

        感情的冲动沉进悲苦黑暗的无底深渊,方笙缓缓地转头走回小区。

        顾明璋定定地看着后视镜,看着镜子里方笙孱弱的微微佝偻的背影,她似乎不堪重负,随时会跌倒尘埃。

        她的手里提着砂锅,大清早的,她想去哪里?砂锅里面是什么?

        后视镜里什么也看不到了,心底那丝希翼的小小火苗越来越弱,随着轻轻一声叹息终至熄灭。

        第21章

        接下来几天,企划小组开过几次碰头会,工作进展的并不顺利,顾明璋对闵军等人提出的方案并不满意。

        这天又一次开会,设计部建筑师陈钢问道:“总裁,古典的时尚的各种设计图都不行,要不要融入西方元素另行设计?”

        顾明璋没说话,手肘抵在椅子扶手上,手指轻揉额角,前额乌黑的头发垂了下来,半开半阖的眼睛平静得不流露一丝情绪。

        以他为尊,会议桌两旁坐满了人,可他却像孤孤单单挣扎在黑暗天幕上的一颗暗淡的星星。

        偏头疼又发作了吗?方笙愣看着,忍了又忍终于忍不住,悄悄给张悦使眼色,示意她请示顾明璋要不要暂时休会。

        张悦接收到了,却纹风不动。

        顾明璋长久地沉默着,揉按的动作越来越用力,面色也更苍白了。

        会议室的气氛越来越压抑,得不到回答的陈钢有些尴尬难堪。

        “我想起一首古诗,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咱们要争的这块地依山傍水,是不是可以增加进一些诗意,不要那么直白?我不懂设计,说错了请大家多多包涵。”方笙笑着打破沉默。

        “增加诗意,减少直白?”陈钢低喃,忽然一拍桌面,大叫道:“我知道设计图的缺憾在哪里了。”

        他拿起笔打开会议记录本飞快地勾划,半个小时后,一个建筑草图出现。

        该有的建筑楼体一栋没少,只是稍微改变了布局,将树木花草的品种改变,栽种的地方移动,一个树木葱郁,清幽婉转,集都市时尚和江南园林古典美为一体的建筑群出现。

        “不错。”

        “好,有新意。”

        ……

        众人交口称赞,顾明璋眉间的郁色也消散许多。

        “设计图初稿就这样,陈钢,你再完善一下,闵军,你抓紧安排人做预算。”

        散会了,方笙极慢地收拾着资料,众人先后走出会议室,张悦也走了,顾明璋仍靠在椅子上阖着眼一动不动。

        诺大的会议室只剩下他们两人。

        方笙迟疑了一下,缓缓走了过去伸出手帮顾明璋按压额角。

        “按压额角能让人舒服些,可是还有个办法能让人更放松,身心愉快。”顾明璋突然说。

        “那你可以多试试。”方笙大喜,忘了顾明璋的冷漠,热切地说:“二表哥,是什么方法?食疗吗?”

        顾明璋轻轻摇头,嘴唇微微上挑,低低说出两个字。

        “做……爱。”

        方笙僵住。

        “我刚得偏头疼那时去求医,医生就告诉我这个方法了。”他睁开眼,幽黑的眸子里波光粼粼。

        方笙不敢看他,不自在地转开脸。

        下一刻,她的下巴被他的手扳住,避无可避,四目相对,顾明璋眼里浮起愤怒和悲哀。

        “囡囡,我一直在忍,我不舍得让你背负压力,我……”

        他说不下去。

        “二表哥,对不起。”方笙无力地道歉。

        “我珍之重之的东西,原来你不屑一顾。”顾明璋松开方笙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看她,清峻的眉眼间尽是轻蔑。

        ——我没有不屑一顾,我知道你心疼我,我很开心。

        方笙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一个字没有说出来。

        “我会逼自己慢慢忘掉你的。”他说,阔步先走了出去。

        明丽的五彩世界失了色,方笙眼前一片黑白。

        晚上下班时,方笙才知道,黑白两色只是让人觉得心如痛如绞,原来还有一种颜色,会让人觉得生不如死。

        陪着顾明璋从办公室走出来的田心雅一身火红的连衣裙,柔软轻薄的料子如五彩云霞,衬得佳人别样的鲜妍明媚。

        他的身边以后不会再有自己的位置,挺好的,应该感到高兴,田心雅完全配得上他,男的俊女的俏,着实赏心悦目。

        电梯停了下来,方笙快步冲了进去。

        也许是天气太冷,身上穿的衣服太薄,她的手指颤得无法自控,连简单的一个数字键都按不下去。

        “我的手机在办公室忘记拿了。”顾明璋在外面说。

        “我回去帮你拿。”田心雅体贴地道,尖细的高跟鞋哒哒声远去。

        方笙终于按下数字1,电梯门徐徐合上,只有一道缝隙时,顾明璋却突然冲了进来。

        电梯门合上了,空间那么狭小,冷冰冰的不锈钢墙面透着森冷的光芒,顾明璋的呼吸就在她的头顶,方笙感到巨大的压迫,这股压迫因空气的升温又变成潮热暧昧的冲击。

        时间在这一瞬间仿佛被凝固。

        电梯下降的有节奏的声响一声声穿透进耳膜,顾明璋望着她的目光从漠然到若有所思,继而狂热冲动。

        他朝她伸出手,方笙脸上血色全无,一步一步后退,电梯就那么一点空间,她能退到哪去?

        顾明璋逼视着她,深沉的痛苦的爱恋通过那双墨黑的眼眸完全攫住了她。

        方笙感到面临悬崖峭壁的绝望。

        顾明璋张开双臂将她用力搂进怀里。

        “囡囡,别管曾经发生过什么,只要你愿意,只要你说一声你还爱着我,咱们就结婚,好不?”

        耳边他的呼吸有些粗重,构筑了五年的心防轰隆一声倒塌,方笙失神地低喃:“结婚?”

        “嗯,结婚,囡囡,我想死你了,我不想再折磨你,你也别折磨我,好吗?”他拉起她的手按压到他胸口。

        掌心下扑咚扑咚坚定有力的心跳充满诱惑,方笙很想把脸靠过去静静地倾听,像以往和他在一起时的无数个夜晚。

        “嘣”一声响,电梯突然停住了。

        到一楼了。

        迷失的脑袋清楚过来,方笙轻摇了摇头,低声道:“二表哥,那是不可能的,我走了。”

        电梯门打开了,方笙低着头迫切地往外走。

        她承受不住了,再迟得一迟肯定全面崩溃。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904/1883231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