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爱你一笑倾城 > 第39章 百炼钢

第39章 百炼钢

        正文请看作者有话说,不便之处,请谅~

        田心雅想,过年得走亲访友,又要和到外地上大学的高中同学聚会,自己问得唐突了。

        没几天田心雅就推翻了自己先前的想法,顾明璋每天早上七点提着早餐过来接他的小表妹,晚上十点送小表妹回来,闲得好像一整天都在陪他的小表妹。

        这天晚上,田心雅试探着问方笙:“你二表哥白天都在陪你吗?”

        “没啊,二表哥还有很多事做的。”方笙笑道,眯着眼打了个哈欠钻进被子里睡。

        方笙直觉的反应就没说实话,她不喜欢田心雅。

        第二天,方笙就把田心雅的问话告诉顾明璋,她还不懂告状之计,下意识就那么做了。

        方笙对顾明璋的独占欲在爱情尚未萌芽时就已经显露无遗,消灭起情敌快狠准。

        田心雅做得很隐蔽了,那句问话在闲话中说出来也很平常,可被方笙这么断章取义讲了出来,登时醋味浓浓。

        顾明璋皱眉,墨黑的眸子瞬间粹了冰雪,看着方笙时的温润柔软褪去,尖锐如出鞘的利剑。

        “二表哥,我不去心雅姐那边睡了好吗?反正你这边宿舍里没人,我就在这边睡,你也不回家,就说在同学家住,留下来陪我行吗?”方笙眼巴巴看他小声撒娇。

        学校不比租来的民房,虽然方笙还小,可一男一女一起睡,被发现了不是小事。

        顾明璋犹豫了些时,不忍方笙失望答应了。

        隔壁512寝室就住了一个本市同是一中考上g市的同学,为防万一,顾明璋离开学校去他家跟他要了寝室钥匙,把自己的床单被子搬到512那同学的床上铺开,自己的床另扯了一个放假被褥没收拾起来的同学的铺了上去。

        白天他和方笙还是在自己的宿舍玩耍说话,晚上去隔壁512睡觉。

        为了不引人注意,512的窗帘一直拉拢着,他带着方笙到512时只开小台灯从不开大灯。

        顾明璋的谨慎和深谋远虑使他逃过了学校的处分。

        方笙年初三开始留在男生宿舍睡觉的,前几天还平平静静,年初八晚上,夜里十二点,学校老师突然间就过来查房。

        听到砰砰拍门声,方笙迷迷糊糊着,顾明璋却一下子警觉起来。

        “囡囡,二表哥过去一下就回来,你不用怕。”情急中,顾明璋抱紧方笙在她额头亲了一下安抚她。

        顾明璋从512阳台爬回自己寝室。

        软软的湿热的双唇在自己额头稍触即离,留下了无法言说的不明滋味,方笙呆呆地摸着自己额头,直到顾明璋打发走查房的老师爬了回来,她还在呆滞中。

        “囡囡,别怕,老师们都走了,没事了。”顾明璋见她僵僵地一声不响,以为她吓坏了,急得紧抱住她抚拍哄劝。

        “二表哥,你干嘛亲我?”方笙小声问。

        干嘛亲她?顾明璋愣住。

        好像,不自觉地就那样做了。

        “囡囡不喜欢吗?”顾明璋反问,眼眸如沉入静夜的海,漆黑里激流暗涌。

        “喜欢,可是……”可是什么方笙没想明白。

        “喜欢不就得了。”顾明璋低低笑,又一个亲吻悄然无声地落在方笙的额头上。

        如三月春风拂面,清新和煦,脉脉情意让人心潮如荡漾起的涟漪,一圈圈在血液里流动。

        这时的二表哥好像和以往有些不一样,方笙隐隐约约觉得害羞,脸颊有些滚烫。

        顾明璋没再说话,只在方笙耳边轻轻地笑。

        方笙听出了他笑声里的欢悦,纠结忽然就不知所踪,心底也是无限欢喜。

        两人紧抱在一起,气息交织,温情如冬日弥漫在空气中的薄雾,经久不散。

        第十四章

        方笙再次睡着了,顾明璋长吁出一口气。

        还好,囡囡没被惊吓到。

        老师这次查房只敲了511寝室的房门,目标明确,应该是有人举报。

        是谁举报呢?

        大学了,经过紧张的高考后,很多男生进入大学后都迫不及待谈恋爱,遮遮掩掩把女朋友带到寝室的大有人在,没有私仇嫌隙,男生一般不会去举报。

        难道是田心雅?

        顾明璋沉思着,狭长的眼睛在暗夜里更加寒冽幽黑。

        举报人不是田心雅,是一个顾明璋怎么也想不到的人——曲波。

        曲波自然没考上大学,不过带着一班小弟混久了,他攒下的社会经验比同龄人多得多,别人去上大学,他却去学开车拿驾照,他父亲给他买了一辆单排货车,到农贸市场帮人拉货,不敲诈勒索小学弟小学妹了,他的日子仍过得很滋润。

        过年农贸市场歇业,年初三那天他没事做骑着自行车到处闲逛混进g大里面,恰看到顾明璋带着方笙在校园转悠。

        曲波开头还没认出方笙来。

        当时曲波推着自行车刚想蹬上去,眼角一扫看到顾明璋。

        一开始,因顾明璋眉眼间的晴朗,他还以为是顾明瑜,笑了笑张嘴想打招呼。

        顾明璋的视线漠淡地从他脸上扫过,恍若不见调开了。

        顾家兄弟俩最大的区别就是一人热情一人冷漠,曲波明白那人是顾明璋了,暗呸了一声跨步上了自行车。

        骑着自行车走出很远了,曲波突然想起,刚才顾明璋身边走着一个女生。

        什么样的女孩能征服那个骄傲的目下无尘的王子?曲波回头望,这一望,差点连人带自行车摔倒。

        顾明璋半蹲着在给那个女孩系鞋带。

        离得远看不真切,却能感觉到他系得很认真,绝不是敷衍,甚至能感觉到他的动作很轻柔,像是在完成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曲波下了自行车定定看女孩,然后从鼻孔中发出一声冷哼。

        顾明璋,还以为你眼界多高呢,原来喜欢吃嫩草。

        瞧那女孩娇小的身材,平坦的胸部,还没发育呢,一枚青涩的小橄榄罢。

        想到小橄榄,曲波心头蓦地一震。

        他想起了一年多前摆了他一道的那个穿着大红大绿花布衣衫的乡下小妞。

        那天他追出很远没追到人。

        那条小径没有分岔路,他顿悟自己上当了。

        女孩娇脆依赖的姿态低头望着顾明璋,尖尖的下巴,挺秀的鼻子,柔顺的头丝随着微风轻扬,不时掠过脸颊,黑色的头发和白皙的肌肤相映,带出不可思议的冲击,曲波呆滞了。

        顾明璋系完鞋带站了起来,女孩仰起头看他,曲波在瞬间看清了。

        不是漂亮惊艳的一双眼睛,然而黑白分明,分外明亮夺目。

        是一年多前那个橄榄一样青涩的小姑娘。

        不知顾明璋低声说了什么,女孩笑了,唇边两个小小的笑窝像盛了蜜糖,甜得让人心肝都融化了。

        顾明璋带着女孩走远了,曲波还愣在原地久久不能动弹。

        曲波从顾明瑜那里打听到方笙的一切,听顾明瑜埋怨小表妹回乡下过年看不到时,他阴阴一笑,随即给g大校务处写了匿名举报信。

        不需知道顾明璋住哪个寝室,只要写了名字,学校自然会查顾明璋住寝室。

        顾明璋还不知方笙被顾明瑜无意中推到火架上,方笙住宿的事败露了,不能再留下来,年初九了,也是时候回家了。

        第二天一早,顾明璋带着方笙回了顾家。

        “阿笙,回来啦。”苏若蓝看到方笙激动得想哭,顾不上责备了。

        这个年她累得站都站不住,家里如今乱七八糟脏得无法直视。

        “乡下有什么好玩的。”蔡雪娇哼了哼,扔给方笙一个利市封,“我外婆听说你在我家帮忙,给你包了一个利市。”

        “对了,差点忘了,阿笙,来,姑姑也给你发利市。”苏若蓝很慷慨地给了方笙一百元的压岁钱。

        “谢谢姑姑。”方笙乖巧地道谢,搁下装衣服的袋子就开始收拾搞卫生。

        “阿姨,囡囡到底还是个孩子,每个月有女孩子事儿那几天要给她歇一歇,你说是不是?”顾明璋微微一笑说。

        “是的,该歇歇。”苏若蓝强笑,对方笙道:“阿笙,以后事儿来了跟姑姑说一声,那几天就不要干活了。”

        这事怎么能说出来呢?

        方笙嗯了一声,脸颊微红,眼角瞄顾明璋,似嗔似喜,丝丝缕缕的快乐荡漾其间。

        这两个孩子不会是已经……苏若蓝悄悄望向顾明璋,顾明璋也在看方笙,目光温柔煦暖。

        顾明璋要是娶方笙,结婚时费用肯定比娶城里女孩少很多,家里就可以省下一大笔钱,而且,方笙乖巧听话,婆媳关系应该比较好相处。

        苏若蓝在心中盘算了一番,乐见其成,也不点破。

        顾明瑜晚上回家见方笙回来了,高兴得大叫,忙不迭给方笙拿礼物。

        他给方笙买了一个跟方笙差不多高的布娃娃。

        “阿笙,漂亮吧?喜欢吗?你看,这金黄色的头发多柔软,就像是真发,这蓬蓬裙……”

        谁喜欢这样的玩意儿!方笙哭笑不得,见顾明瑜眼睛亮闪闪等着表扬,无奈接了过来,笑道:“喜欢,谢谢大表哥。”

        “我就猜你会喜欢,阿笙,晚上你要抱着大娃娃睡啊!”

        晚上她是抱着大娃娃睡,不过,不是这个布娃娃,而是二表哥那个大娃娃。

        方笙抿唇浅笑,脸对着顾明瑜,眼睛却斜斜看向顾明璋,水色山光无限羞涩情意。

        “阿笙,你真好看。”顾明瑜傻傻说,伸手指去戳方笙脸颊的笑窝。

        方笙身形微一闪,假装拿布娃娃进房避过了顾明瑜的手指。

        “顾明瑜,你怎么这么小气,方笙只是表妹,我是亲妹妹,她都有,我却没有。”蔡雪娇大叫。

        “谁说你没有了?笨蛋。”顾明瑜长笑,他不记仇,这次到b大上学离家那么久,回家前给家里每个人都买礼物了,前几天因为恼着方笙不在家所以没拿出来派发。

        顾瑞和苏若蓝各一条羊绒围巾,顾明璋一支钢笔,蔡雪娇的是北方才有的剪纸,合起来薄薄的一张,展开来各种各样的人物。

        “这东西白天看不出好坏,等到晚上,你关了灯,我用手电筒照给你看墙上的倒影,活灵活现,可好玩了。”顾明瑜耐心地解说。

        “好啊!”蔡雪娇高兴得蹦跳起来。

        顾明瑜送的剪纸蔡雪娇喜欢得不得了,接下来的日子,空闲时间就关上房门拉上窗帘看剪纸倒影,忙得连训斥方笙的时间都没有。

        方笙很轻松地度过了初二下学期,暑假到来,顾明璋跟苏若蓝说,要带方笙回乡看爸妈。

        过年才回去,这才半年呢,想到一大堆家务活又得自己做,苏若蓝有些不高兴,转念一想答应了。

        苏若蓝心中有个小九九,顾明璋娶方笙家里可以省一笔结婚费用,而顾明瑜么?她想让顾明瑜娶蔡雪娇。

        蔡雪娇那么骄蛮的性子,不管嫁给哪一个男人,跟婆家人都处不好的,嫁到谁家她都不能放心,不如就留自己家里。

        这些年她纵容着顾明瑜和蔡雪娇打打闹闹吵架,也因看出来,女儿对顾明瑜似乎有些不明不白的小心思。

        顾明瑜大大咧咧不记仇,性格爽朗热情,长得高挑俊美,做女婿挺好的。

        顾明瑜对方笙太好了,不是好事儿,让方笙在顾明瑜放假回家时离开g市,减少他们相处也不错。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904/1883231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