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爱你一笑倾城 > 第40章 含糊中(下午还有一更)

第40章 含糊中(下午还有一更)

        正文请看作者有话说,不便之处,请谅~

        窗外暴雨如注,伴着凛冽的寒气,让人冷得不自觉打了个噤。

        五年前,方笙打电话跟他说再见,也是这样的天气,那天,他疯了,先是去了曲波家,接着,在暴雨里走遍g市的大街小巷寻找。

        想不到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隔了五年又品尝了一次。那时他除了伤心更多的是担心,他不相信他的囡囡会变心,他认为他的囡囡离开他肯定是有什么隐衷,绝望里不乏希望,眼下,却一丝希望也没有。

        那个狂风大作的雨夜里他走了一整夜,暴雨和眼泪冲刷着眼帘,那一夜,闪电每劈开一下浓稠的夜色,他就像被抽打了狠狠的一鞭般瑟索发抖。

        他担心方笙有什么意外,他害怕被抛弃。

        方笙,是他的唯一,他生命的意义,他生活的勇气。

        十年相伴相依,他们骨肉相连呼吸与共。

        如果食通天的泊车小弟没发现自己昏迷在汽车中,把他送进医院来,会不会就那样死了?自己如果死了,囡囡会后悔吗?会伤心吗?

        窗外阴沉暗黑,室内却宁谧安静,病床一侧郁金香热烈鲜艳艳丽奔放,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

        顾明璋一动不动站了许久,拿过病房电话拔号。

        他打的是刘亮的电话。

        “你跟那个女人还有没有联系?把她叫来f城陪我。”

        “哪个女人?”刘亮有些发愣,片刻后醒悟过来:“跟方笙很像的那个女人?”

        “是。”顾明璋不想多说一个字。

        “你不是不屑一顾还很生我的气吗?”刘亮啧啧连声。

        跟方笙很像的女人沈容乘飞机过来的,三小时后就出现在顾明璋面前。

        女人推门而入时,顾明璋有些恍惚,年轻的女人面庞纯澈澄净,比重逢后愁绪攒眉的方笙更像他记忆里的囡囡。

        “听说你生病着,我下飞机过来时先到酒楼订了红枣山药梗米粥。”女人柔柔地笑,秀致温婉,像足了方笙。

        梗米粥热气腾腾,香气四溢。

        甜软香浓的味道在喉间盘旋,不是方笙煮出来的家常味道。

        顾明璋仰起头,看着天花板上阳光照下下的光斑出了会儿神,低下头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沈容悄悄看着顾明璋,思绪飞到很远的三年前。

        那时她家的公司惹上麻烦,求到刘亮那里,刘亮看到她时眼睛一亮,二话不说答应帮忙,不过有一个条件,要她陪一个男人。

        “放心,你不吃亏,我那个兄弟俊的想倒贴的女人数不清,你不过了占了长相上的便宜。”

        看过刘亮相册里顾明璋的照片后,她毫不犹豫答应了。

        那天,顾明璋刚见到她时晦暗的眼睛瞬间璀璨晶亮,凌厉的眉眼柔和得不可思议,他几个箭步冲到她面前,兴奋快乐,像孩子一样流泪。

        也只是瞬间,他眼里的光芒消逝,悲哀失望疲倦种种情绪齐聚那双黝黑的眼眸。

        “刘亮,你别瞎忙了,再像的女人也不可能代替囡囡。”

        三年过去,想不到他还在为那个和自己长得很像的女人失魂落魄,想不到自己还有机会当替身。

        她父亲的公司度过难关后发展更好,如今财力尚在蓝天之上,此时的她根本用不着陪顾明璋获取利益,可她却毫不犹豫答应了刘亮让她过来陪顾明璋的要求。

        他主动让刘亮喊自己过来,不知这次是不是能一直在他身边呆下去?

        沈容走神的样子和方笙更像。

        “你叫什么名字?”顾明璋问道。

        他的声音低沉沙哑,比他出色的容貌更加感性迷人,沈容心跳漏了半拍,颤了半晌方说出自己的名字。

        “沈容。”顾明璋似自语又似喊她,沈容觉得自己连呼吸都困难了。

        “今年几岁。”

        “二十一岁。”沈容有些慌乱,脸颊浮上明丽的红晕。

        二十一岁,五年前囡囡离开自己时也是二十一岁。

        一样的年龄,囡囡比她老成沉稳从容自若多了,不过,有时也会这么惊慌,小鹿似惊慌无措,比如……他第一次吻上她嘴唇时。

        那一年的夏天很热,他的心没来由的也跟着浮躁的很,总有些无法自控的冲动。

        那时方笙刚高二,他大四,他想忍到她高考后别吓着她,那天却没忍住,就在g大的校园一角吻了她。

        导-火-索是张悦点起的,张悦那时还以为他和方笙是亲表兄妹,在和方笙来g大看他的篮球比赛时笑着告诉他,有男生在追求方笙。

        “是吗?”他微微笑看方笙,背着张悦勾起方笙的手指。

        方笙的手指微抖,他刚触碰到她,她的一张小脸刷一下子瞬间涨得通红。

        在那之前,因为他住校又忙着赚钱,两人好久没在一起睡觉没有肢体接触了。

        天边云霞灿烂,映得方笙羞纯澈的眉眼带上异样的妩媚,微弯的月牙儿一样的眼睛里有某种他渴盼许久的意味。

        热情在那瞬间蓬蓬燃烧,他对张悦抛下了一句“在这里等我们一下”,拉起方笙就往校园一角奔去。

        “二表哥,这里会有人来。”方笙颤颤惊惊看他。

        “你知道二表哥想做什么?”他觉得抓心挠肺难受,看着她红艳艳的嘴唇很想咬上一口。

        方笙抬眼看他,这一眼含羞带怯,无限情意荡漾其中,他被那双眼睛吸去了魂。

        也许下篮球时流了太多汗,也许天气太热了,他觉得口干舌燥,面前方笙的两瓣嘴唇那么可口。

        他俯身压了上去。

        像沙漠遇到绿洲,又像是黑暗里突遇光明,顺理成章水到渠成。

        那一瞬间也不知怎么形容,只知反复吸-吮,被灼人的温度烧焦也愿意。

        那时他以为,他们会是彼此的永恒。

        手机铃声打破了寂静,顾明璋看了一眼号码,按下免提键示意沈容接电话。

        “二表哥,你怎么现在才开机?你没事吧?在哪里?”电话里的女人声音微微变调,喜极而泣。

        沈容看顾明璋,顾明璋一双眼睛幽黑的眼睛没有半点情绪。

        怎么回答?沈容迟疑了一下说:“在医院。”

        耳畔传来的女声娇柔清脆,微带暧昧不明,方笙略一愣,问道:“哪个医院?”

        沈容悄悄看了顾明璋一眼报了医院名称和病房号。

        “去给我办理出院手术,等下她来了喊我明璋。”顾明璋淡淡说,进卫生间收拾洗漱。

        顾明璋想装出和沈容很亲热的样子,可到底装不出,连牵她的手揽她的肩膀都做不到。

        不过,有那张脸已足够了。

        方笙看到沈容几乎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时,像被点了穴似呆站在病房门口不能动弹。

        “你们认识一下,我表妹方笙。”顾明璋清浅一笑,指沈容:“我女朋友沈……”

        他不记得沈容的名字了,然这情景下拉长了腔调,倒像柔情蜜意无限。

        心底有花儿灿然绽放,沈容主动说:“我叫沈容。”

        “公司里怎么样?”顾明璋口中问着,一双手帮沈容收拾住院时买的东西,很体贴的举动。

        “都还好。”方笙扶住房门,用了全身的气力才能让自己不倒下去。

        像是没看到方笙的痛苦,顾明璋唇角上挑笑了笑,招手沈容离开病房。

        暴雨停了,云开日出。

        公司的车在停车场等着,顾明璋和沈容进了后座。

        以前他身边的位置从来都是自己的。

        尽管有了足够的认识和准备,方笙仍迟滞了许久方坐进前排副座。

        后座的两个人静静坐着,两人之间还有一胳膊肘子的空隙,以前她坐在顾明璋身边时,从来都是亲密无间的。

        还是有些不同的吧?可是这不同又能有多久呢?

        方笙品尝着心脏撕裂般的痛楚,忽然就不想忍下去了。

        说出来吧,让他和自己一起背负分担,也许,他能看开不在意的,毕竟他那么爱自己。

        “二表哥,我有事想跟你说。”方笙咬住嘴唇。

        “靠边停车。”顾明璋咐咐司机,声音微有变调。

        就在喧哗的马路一侧,绿化带一角,身侧人来人往。

        方笙死死地抓住顾明璋的手臂,指甲深深地掐进他肉里。

        “怎么啦囡囡?”顾明璋低声问,怨恼不自觉地就飞走了,只余了深刻进心底的柔情蜜意。

        “二表哥,我……”嘴唇微微开阖多次,“我女儿的父亲是顾明瑜”简单的十个字几番到了唇边却说不出来。

        “你想说什么?”顾明璋问,插在裤兜里的两只手微微发抖。

        也许囡囡还是爱着自己的,对曲波只是一时的迷惑,或者,还是另有隐情?他真的不相信,囡囡会变心移情别恋。

        身侧花坛里有一朵枯萎的花朵挣扎了许久,终是无奈地从枝杈上落下,随微风在空中摇摆了一阵后,颓然落到地上,染上了尘埃。

        自己就如这枯花,已经开败,且满身污-秽。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904/1883231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