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爱你一笑倾城 > 第43章 难捉摸

第43章 难捉摸

        齐中天以前许诺过要送陶悠悠一辆子弹壳焊接的坦克托手机模,后来因没子弹壳一直没做出来,这次从天都山带回来香樟木做了一个,虽然不是子弹壳焊接的,也很不错。

        还剩了一些木料,他发了信息让陶悠悠过来拿坦克手机模型,顺便看看还想要什么。

        门铃响起时,齐中天赤膊走过去开门,忽想起陶悠悠在青阳时怪他耍流氓,自失地笑了笑拿了一件衬衣穿上才过去开门。

        “过来的蛮快的啊,我差一点就又耍流氓见你了。”齐中天一边笑一边拉门,看到门外站着的是乔安琪时,笑容霎地消失。“乔小姐,我这里不欢迎你,请回。”后退了一步就要关上房门。

        “关那么快做什么,怕我?”乔安琪一手按住门,一手举起一瓶红酒,挑衅地看齐中天。“等一下,齐中天,咱们做个交易,你要是敢把这瓶加料的红酒喝了,二十分钟内不碰我,我以后就不再纠缠你,怎么样?”

        陶悠悠出电梯,恰听到乔安琪口出狂言,不觉乍舌。

        乔大小姐好狂妄,下药都是光明正大的下。

        齐中天还没中招,自己没必要多管闲事提醒他了。

        陶悠悠想离开,又有些好奇,不知齐中天喝不喝,喝下去会不会失控拉着乔安琪进屋那啥。

        “我为什么要和你做交易?”齐中天冷笑,寒声说:“乔小姐,请你自重,请不要再骚扰我。”

        他再次关门,乔安琪哪肯罢休,一只脚卡进门缝,上身朝齐中天依偎过去。

        美人投怀送抱看你还怎么坐怀不乱!陶悠悠踏出电梯,隐在转角酸溜溜看着。

        齐中天没乱,迅速地后退了一步避过美人的投怀送抱,而且,抬腿朝乔安琪卡进门缝那条腿狠狠踢去……乔安琪被他踢出门,仰面踢翻地上,那瓶昂贵的红酒跟着它的主人一起发出壮烈的脆响,暗红色酒液淌了一地。

        “滚。”齐中天冷冷说,满脸煞气,鄙夷的目光扫了乔安琪一眼后,砰地一声极大力极利落地关上房门。

        齐中天竟然这么冷酷决绝地对待乔安琪,那可是集团董事长的千金啊,陶悠悠整个人呆滞,不敢再看下去,急忙趁着乔安琪没发现自己退回电梯。

        捂着比小兔子蹦跳得还厉害的小心肝,陶悠悠不逛街了,急慌慌跑回住处。

        手机叮铃铃响个不停,齐中天夺命连环call她。

        “怎么那么久不接电话?”齐中天大声问。

        “在洗澡。”陶悠悠不敢说刚才去他门前看精彩大戏,手机没有带。

        齐中天哦了一声,似是松出一口气,说:“还想要什么玩意?”

        什么意思?他之前想必给自己发信息问事情了,陶悠悠被他骂得太多了,eq也在蹭蹭提高,机灵地说:“我想一想,等会给你回信息。”

        齐中天说了声好,略停了停,又说:“刚洗过澡就不要出门了,我做完了一块给你送过去。”

        陶悠悠挂了电话急忙翻信息,原来是喊自己过去拿东西,又急急打电话过来,想必是怕自己遇上乔安琪。

        “招蜂引蝶不安于室。”陶悠悠冲手机屏幕呸了两下编信息:“想要白雪公主住的小木屋。”

        第二天长假结束,得上班了,自由散漫了七天,各人都有些松懈,几位分区经理被齐中天喊进会议室开会没领导管着,销售员们更加放松,窜来窜去找同事侃长假见闻。

        姚洁在青石镇除了给罗薇带东西,还带回很多水杯,华东区和华南区曾经合并过,两处的人又比其他区亲热些,姚洁给这两个区的销售员每人送了一个水杯,众人一齐涌到她办公桌前说话。

        “姚洁你真有心,谢谢你!”蒋茹表示感谢,其他人也跟着道谢。

        姚洁很细心,杯子的造型和图案颜色很对收到礼物的各人爱好,大家都很高兴。

        “陶悠悠,你和姚洁差不多高差不多相貌,就没她心细了,回了两趟青阳老家从来不给我们带礼物。”邓拓酸溜溜说。

        陶悠悠摸摸脸,反唇相讥:“要带也是男生给女生带,邓拓,我感觉你脸有点大。”

        这是在含沙射影说他脸皮厚了,众人都听出来,一齐哄笑。

        “谁说我没带了?我只是还没拿出来。”邓拓狡辩,还真从办公桌下拿出礼物来了——一盒冠生园大白兔奶糖,“这铁盒是五斤装的,里面半斤装小袋,一人一袋。”

        “我正在减肥,不能吃含糖食品。”姚洁哀叹。

        “邓拓你真不会买礼物,男生不喜欢吃甜,女生怕发胖谁敢吃。”蒋茹摇头。

        “我不怕胖。”陶悠悠笑眯眯说。

        “便宜你了。”邓拓心不甘情不愿,抱起糖盒往陶悠悠办公桌走。

        陶悠悠欢喜地笑纳了。

        她其实也不喜欢吃奶糖,不过董家声有些低血糖,也许是在学校时操心惯了,重逢以后她不自觉地又经常在背包里装奶糖,觑空就会给董家声拿上几块提醒他吃。

        经理们快出来了,大家自觉地开始忙工作,陶悠悠上线给张帅发信息,把齐中天的建议说成自己的建议问他意见。

        “我凑不出二千部的货款。”张帅发了个难过的表情。“五百部八十万的货款我凑齐了,正准备打款,不行吗?”

        “行,咱们本来就说好的能分批进货,不过,这样就没有促销品了。”陶悠悠提醒他。

        “没有就没有。”张帅倒是很看得开,“如果没问题,我就打款,把订单传真过去?”

        “稍等一下吧,我想想,一会给你回话。”陶悠悠说。

        陶悠悠凝眉思索,怎么才能在不影响正泰的利益下帮张帅。

        董家声开会回来了。

        不知是没休息好还是低血糖的缘故,他的面色有些苍白,额头微有汗意。

        又是低血糖流冷汗了吗?

        陶悠悠着急起来,从糖盒里摸了几块奶糖走进经理室。

        “怎么啦?不舒服?”陶悠悠问,一面递奶糖给董家声。

        “昨晚一晚没睡。”董家声的嗓子有些沙哑。

        为什么一晚没睡?陶悠悠想问又闭嘴,怔了好一会,小声解释:“我那话是说习惯了冲口而出,没有贬损你的意思,我也知道你不是那种心术不正的人。”

        “说习惯了?”董家声挑眉看她,眼里沉沉暗暗起落豁然阴晴不定。

        陶悠悠尴尬地笑,不便说齐中天总是轻嘴薄舌欺负她。

        董家声做了个躺枪的苦恼表情,没追问下去,剥开奶糖津津有味吃起来,“这奶糖真好吃。”

        “大白兔奶糖可不便宜。”陶悠悠得意地笑,说:“邓拓买了送销售部同事的,大家都不爱吃,全落我手里了。”

        董家声捏着糖纸的手抖了一下,低头敛睫,将眼底深潭似的情绪遮掩。

        “你们开会说些什么?齐局长回办公室了吗?”陶悠悠问。

        “回去了,你找他有事?”

        “想问他点事……”陶悠悠没有隐瞒地将张帅的事说了。

        “老师,你这是越级打小报告哦。”董家声严肃地说。

        “什么叫越级?”陶悠悠被踩了尾巴的猫似炸毛起来,揪董家声耳朵抗议。

        “老师,手下留情。”董家声可怜兮兮举爪求饶。

        陶悠悠也就揪一下,董家声那么大了,又不是在学校里,不能太落他面子,很快松了手,细思一下自己真的是越级汇报犯了职场错误,当即反省:“我以后不找齐局长了,这回是你刚做我领导,我习惯问他没改变过来。”

        真要是上下级关系,哪能讨论这个,董家声只是喝醋陶悠悠和齐中天比跟自己更亲密,陶悠悠一反省,他连忙检讨自责,把错都揽到自己身上。

        陶悠悠在齐中天那里总被他冷嘲热讽挖苦,哪享受过董家声这么细致周到的呵护,心中酸了起来,暗想着,齐中天要有董家声对自己的心就好了,或者,董家声大上几岁而且不是自己的学生。

        “老师,张帅的合约我还没录档上报,你问问张帅,愿不愿意更改合约,把青阳县代理改成他家乡洪洋镇代理,如果他愿意,镇级代理每月二千部的量很大了,咱们可以给他申请促销活动,三个月后,他如果能每月四千部,到时再跟他改签青阳县代理协议,你口头承诺他,不会在青阳县发展别的客户。”董家声朝陶悠悠眨眼。

        这是在帮张帅尽量争取好处的同时,也是试探张帅有没有充分信任她,值不值得她豁出去帮他。

        陶悠悠朝董家声竖大拇指,叹道:“你才做销售多久,怎么脑子就这么奸滑了。”

        “我有经商天分呗。”董家声得意地笑,说:“青石镇的那些经营户一直就从g市进货,每家都有卖ck手机,但是没有一家主推,都拿ck手机砸价狂踩推别的牌子的手机,我这回谈下个代理,一个月五千部的定量。齐中天刚才会议上给我下了任务,华南区第二季度定量十万部,第三季度定量十五万部,第四季度定量二十万部。”

        “这么狠?”陶悠悠惊叫,华南区一直是正泰销售业绩最差的区域,以前一季度只六七万的出货量,经理因而引咎辞职,并到罗薇手下那两个月,有董家声加入,第一季度也只出货八万部。

        “陶悠悠,通知华南区同仁,下午两点上班后开会。”董家声清清嗓子,威严地看陶悠悠,“我要把任务落实到你们头上。”

        陶悠悠笑得打跌,清脆地应了声“是”就要出去通知同事。

        董家声和她玩儿来着的,见她当真了,急忙喊住她。

        通知开会这种事得由他的助理刘超来干。

        还不到下班时间,陶悠悠登陆企鹅给张帅发新提议,张帅毫不犹豫同意,陶悠悠于是给他重发协议,让他签字后先把电子档传回正泰,随后再快递原件回正泰盖章。

        至于订货,当天上午就可以打款过来,她会敦促着当日给他发货。

        “哥,你要开拓的是青阳市场,签这样的协议行吗?”张帅的妹妹张乐忧心忡忡问。

        “当然行。”张帅目光炯炯看着和陶悠悠的企鹅对话框,说:“陶悠悠这么支持我,我对推ck手机信心更足了。”

        张乐不赞同,说:“正泰门槛太高了,咱不如不主推ck手机了,反正三个月完不成定量合约作废,咱也不算违约,天奇不是来找你了吗?开出的条件挺好的,还没有进货定量。”

        “上不了量咱们赚什么钱?”张帅摇头,冷哼了一声,说:“天奇的那经理在我找上门时摆足了架子,听说我和正泰签下合约才着急了,百般优惠讨好,太小人了。以小见大,天奇的上层管理人员也不能相信,我要立足长久的,当然是和正泰合作。”

        陶悠悠不知自己无意中跟天奇较量了一番赢了。

        下午两点开会,董家声将华南区各个销售员的负责区域重新作了规划,并给各人明确定下销售任务和相对应的奖惩。陶悠悠分到cs平原区域。

        cs平原有四个地级市,海珠市、南江市、榕州市、阜江市。

        青阳县隶属榕州市。

        ck手机目前在cs平原客户廖廖,联动和移通两大通讯巨头都没打进去,销售较好的是海珠市,每月有五千部的进货量,原来把握着海珠市的销售员谢旭听说要让出地盘很不高兴,后来听董家声说陶悠悠得把他的范围区临海市开拓出同样进货量作为交换,也便不出声了。

        陶悠悠有些不乐意,董家声下班直接去学校上课她未能逮到人问明白,这晚便一直强撑着不睡觉,静静听隔壁动静。

        董家声夜里十二点才回住处,陶悠悠以往不知道他回来这么晚的,想着他学校公司两头跑很辛苦,不由得有些怔神。

        他那样安排自然有他的道理,还是别问了。

        陶悠悠换了睡裙正准备关灯睡觉,敲门声响起。

        这个时候来的自然是董家声,不知他有什么急事,陶悠悠来不及换衣服急忙过去开门。

        “老师,你怎么这么晚还没睡觉?”董家声没急事,只是从阳台看到她亮着灯就过来了,“是不是安排你和谢旭交换销售区的事有疑问?”

        他问了,那就说吧。

        陶悠悠扁嘴道:“自己跑出来的客户是亲娃,你让我把亲娃和谢旭交换做后娘去,我想不明白。”

        “真为这事啊。”董家声笑,往屋里挤:“我仔细分析给你听。”

        在大门口说话不方便,不过身上穿的是睡裙,虽然是保守的直筒纯棉睡裙不暴露,可里面没穿胸衣,让他进来忒不方便,陶悠悠推他,说:“晚了,明天再说了。”

        董家声不肯走,哎哟了一声,皱眉说:“老师,你推到我伤口了。”

        “你又受伤了?”陶悠悠气急败坏问。

        “刚才下车的时候没站稳摔倒了。”董家声捋袖子,手肘一片刮擦伤痕。

        “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平衡能力不好吗?动不动就摔。”

        陶悠悠心疼地唠叨,一心急,避讳也忘了,侧身让他进门,又急忙拿药箱。

        伤痕不重,不过新伤底下还有旧伤痕,触目惊心,陶悠悠看得心口一阵阵抽搐,揪疼得慌,取棉签醮了碘酒仔细涂抹,抹完了,又拿纱布仔细包扎。

        今晚没想施苦肉计的,只不过下车时习惯性看她的阳台,发现还亮着灯,疏神间就摔倒了,董家声居高临下看着陶悠悠毛绒绒的柔软的眼睫毛,看着她秀挺的鼻子,看着她因没有束缚而春-光更盛的身体,心跳蓦然加快。

        “洗澡的时候小心些,举着胳膊别湿到水。”包扎完了,陶悠悠唠唠叨叨叮嘱,听不到应声,不解地抬头看,瞬间被董家声的眼神震住。

        那样的光华流转璀璨晶亮的的眸子里两团灼热的火焰在燃烧。

        陶悠悠被烧得有些眩晕。

        双人沙发很小,他刚才落座时又故意占了中间,她就坐在逼仄的角落里,背后是沙发扶手,退无可退。

        他的气息充满侵略,霸道专-制,迫不及待。

        “老师,你真美。”董家声低下头,凑到陶悠悠的耳边低低说话,声音沉暗嘶哑,带着不可捉摸的诱惑。

        陶悠悠害怕得无法言语。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904/1883232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