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爱你一笑倾城 > 第45章 开门红

第45章 开门红

        还是董家声好,今天发了五六个信息过来,问自己进展,安慰自己别着急,又叮嘱记得按时吃饭多喝水别中暑,哪像他,开口闭口就摆老资格训人,动不动就甩脸色。

        陶悠悠腹诽了些时方发现自己还没吃晚饭。

        中午那个包子早消化得不知到哪去了,肚子很饿,想装忧郁茶饭不思也不行,陶悠悠拿起背包出门。

        临海不愧是高消费城市,灯红酒绿歌舞升平夜景极是繁华,陶悠悠在路边摊解决了晚饭后,不想回宾馆胡思乱想,看看不远处是广场,便慢慢踱了过去。

        喷泉、草坪、花架长廊,地级市的广场景色再美也没g市省会美,陶悠悠转了半圈就失了兴趣,有些累了,寻了一处花架游廊底下的椅子坐下。

        她走过去时没在意,坐下了才发现,不远处阴暗的紫藤花架后有一对情侣在那啥啥亲热着。

        长针眼了,陶悠悠急忙起身要离开,那对情侣也从沉迷中惊觉过来,女的羞得埋下头,男的朝她恶狠狠瞪来。

        好吓人的眼神,那叫一个犀利!

        陶悠悠先是胆怯,继而豪情万丈,无他,那男的很年轻,打眼看去也就是当年董家声的年龄。

        教育心理学不是白读的,对付小屁孩陶悠悠经验最丰富了,当下咳了咳,严眉肃容凌厉的视线射去。

        她个子只到人家肩膀,却不妨碍她使出居高临下的气势,这是职业习惯练出来的姿态,果然那男孩子瞬间就站直身体,两手下垂紧贴在身侧。

        陶悠悠暗笑,缓缓走过去,擦肩而过时,轻笑说:“办事时记得戴套。”

        男孩俊脸刷地红了。

        陶悠悠很是慨叹了一番现在的孩子真早熟,被冷落的打击烟消魂散,第二天起床洗漱吃饭后,意气风发往天翔而去。

        把分析交给前台接待递交后,陶悠悠没再蹲守,转身出了天翔到其他通讯店面走动。

        她觉得仅凭自己认真又尽职的形象打动黎鸿似乎还不够,而且太被动了。

        心计和能力在捶打中会上一个新台阶的,陶悠悠也不例外,做成了郑耀阳和张帅的业务虽然有运气成分,可她的反应也不慢,眼下她就在没有齐中天和董家声的提点下想到一个让黎鸿尽快回归正泰怀抱的方法——昨天已热烘烘等了一天让黎鸿感觉到她的诚意,今天该是晾他冷落他的时候了。

        所谓欲擒故纵张驰有道也。

        陶悠悠逛了一整天没去天翔,黎鸿也没给她打电话。

        有戏还是没戏呢?自己的决策错还是对呢?

        晚上,陶悠悠绞尽脑汁想着策略,董家声打电话进来了。

        “今晚下课这么早?”才十点半,这时候他应该还没回到住处的。

        “不是,和平时一样,刚下课,在车里,回去再给你打电话怕你睡着了,还顺利吧?”

        董家声的声音隔着遥远的时空传过来,暖融融分外温柔,陶悠悠瞬间变得软弱,有气无力说:“估计没戏唱了,明天我都不想去了,脸皮*辣的撑不住。”

        她总是斗志昂扬的,情绪这么低落受的打击可不小,董家声一阵心疼,很想说不去了,回来吧,也别上班了,我养着你,却不敢说,这么着可是在渲染悲观气氛,会让陶悠悠更加失落。

        董家声笑着说:“黎鸿真是个笨蛋,不做ck手机是他的损失,咱们来替他算一笔帐,一个月五千部手机,一部赚一百块,就是五万块,一部赚两百块,就是十万,十万块都是钢崩儿可以搭一座高楼,都是一元纸币可以烧几天几夜……”

        陶悠悠扑哧一声笑了,知道董家声在哄自己开心,不忧郁了,要找些有趣的事说,脱口就把前一晚自己遇到的在广场打野战小情侣的事说了出来,道:“那小男孩看起来是高中生,董家声,你的同学有没有这样的?”

        “有啊!多的是,老师越不让这么干越想干,学校里公开的就有好几对。”董家声说。

        “做老师真是太发愁了。”陶悠悠叹气,“不管不行,管嘛,还逆反心理谈的更欢。”

        “其实也就是好奇,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老师不管不禁,没有外部阻力,没几天新鲜劲儿过了就散了,真心喜欢不是图新鲜的,一点不影响学习,反而为了让心上人安心会更拼命更努力学习……”

        照他这么说,早恋不止不能禁,还得大力提倡啊!陶悠悠不以为然,忽然间想到董家声上学时对自己也存了心思,那时的确没影响学习,遂闭上嘴不再讨论下去。

        “老师。”董家声也想到了,低喊了一声,声音低沉温柔。

        陶悠悠不由自主颤了一下,董家声似乎隔着遥远的时空在朝她逼近,耳边响起他雄浑粗野的呼吸,空气为之泛起不同寻常的令人近乎麻痹的热力。

        陶悠悠慌乱地挂了电话。

        十三号周六,齐中天一早给陶悠悠发信息,让她赶回去,晚上准时参加联谊会。

        陶悠悠不想参加联谊会。

        一边是拿下就有奖金的业务,一边是无聊的会出丑的相亲大会,陶悠悠心中的天平歪斜了,没觉得去天翔卖场是踏龙潭虎穴了,收拾齐整后,昂首挺胸往天翔而去。

        她过去时,卖场大门还没开,门外聚集满等待上班的营业员。

        这都八点半了,怎么回事,前两天都是八点开门的。

        陶悠悠挤过去跟说过话的前台接待打听。

        “怎么这么迟开门?”

        前台接待低头附耳悄声说:“听说总经理生病住院了。”

        怎么这么巧?昨天应该过来的然后到医院探望献殷勤借机拉近关系,陶悠悠悔之不迭,忙打听黎鸿住在哪个医院。

        “怎么?想去探望?”背后一女声冷冰冰问。

        “葛姐。”前台小姐低喊了一声,避瘟疫一样急急远离陶悠悠。

        陶悠悠转过头看去,来的是一个干练精明的中年女人,手里拿着一大串钥匙。

        这女人想必就是黎鸿的太太葛丽。

        自己还没和她打过照面,怎么一脸不忿和敌意,陶悠悠有些不解。

        虽然不明白怎么被莫名其妙的敌视,陶悠悠还是递出自己的名片,殷勤地说:“黎太你好,我是正泰通讯市场部的陶悠悠。”

        “天翔没兴趣做ck手机,你走吧。”葛丽接都不接陶悠悠递过来的名片,昂着头往卖场走。

        陶悠悠握着名片僵住。

        这么无礼的一点修养不顾的漠视因为什么?

        葛丽前行的脚步有些不稳,显然内心也不平静,陶悠悠注意到,她的右手手腕有一圈青紫,涂着红蔻丹的手指甲长短不一,中指和无名指光秃秃的。

        喜欢涂蔻丹的女人很爱护指甲的,指甲不会剪得这么秃。

        她和人打架了,打架时指甲弄断了,同时被人狠攥手腕弄出伤痕了。

        女人和女人打架多是抓头发掐脸,抓手腕是男人的举动,会是谁抓的她呢?

        陶悠悠想起一个可能性,脑袋轰隆隆一阵接一阵天雷滚滚。

        黎鸿和葛丽为了自己吵架了,然后夫妻开打,黎鸿被葛丽抓伤了脸无颜见人只得装病,葛丽于是看到自己厌色满面毫不掩饰。

        不会那么狗血吧?

        自己连黎鸿的面都没见过呢?

        想必是黎鸿看了自己那份分析后动心了想进ck手机,也许顺口间像齐中天那天,夸自己写的字娟秀清丽,葛丽吃醋了偏不让进ck手机,黎鸿不同意,两人吵了起来乃至大打出手。

        陶悠悠猜得一点不错。

        黎鸿看了陶悠悠的分析后连赞了好几声字写得真漂亮,还说,现在年轻人浮躁的很,愿意手写的人太少了,小姑娘长得漂亮,做事又认真细致,真难得,很是夸了陶悠悠一番,葛丽听得醋意翻腾,当时便说,哪个牌子的手机不是卖,没必要非卖ck手机,不进了。

        黎鸿反对,坚持要进货,葛丽原来只是随口玩笑,这下偏坚决反对。

        两人都是急性子,针尖对麦芒互不相让吵了起来,从进不进ck手机又扯到别的事儿上,把陈芝麻烂谷子老帐都翻了出来,口角上升到吵架,接着上演了全武力。

        打过架后,葛丽也后悔了,黎鸿和陶悠悠面都没见过呢,自己喝什么飞醋,一腔火无处发作,看到陶悠悠时她很想扇陶悠悠几个耳括子的,只是甩脸色还是忍了又忍呢。

        陶悠悠目送葛丽开了门进了卖场上了二楼,想了想,走到角落里摸出记事簿找出黎鸿的资料。

        陶悠悠按下黎鸿的手机号了又果断删掉,转而拔打办公室电话。

        听到葛丽喂了一声后,陶悠悠倒豆子似飞快说:“黎太你好!打扰了,我是打电话和你告别的,我要回g市了,临海市是我同事谢旭负责的片区,不知你对ck手机有什么建议?我可以转告他。”

        “临海不是你负责的片区你过来做什么?”葛丽冷冷说,没有挂电话。

        好事!陶悠悠悄悄比了个吖的手势,口齿清晰说:“正泰通讯销售部今年改变了营销策略,销售员负责的片区是紧挨着的,我负责的海珠市以前是谢旭的片区。”

        “你这次来是要开拓出临海市的业务然后和谢旭交换海珠市?”葛丽问道。

        真聪明,不愧是生意场里泡着的人,只提了个头她就听懂话里机锋了,陶悠悠应道:“是的。”

        电话那头沉默了,没挂机,陶悠悠静静等着,不急了。

        如果他夫妻两个真为自己打过架,如果葛丽想挽回婚姻,势必要向黎鸿低头。

        主动签下和正泰的合作协议就是最好的和解姿态。

        临海不是自己负责的片区,和正泰签合约以后也不用和自己打交道,对他夫妻两人的生活没影响。

        “你上来,我们谈谈合作。”沉默了许久后,葛丽说。

        陶悠悠进了办公室,再次递上自己名片的同时也递了谢旭的名片。

        为了让葛丽相信自己说的话并和谢旭以后沟通良好,陶悠悠主动说:“黎太,正泰的代理协议你是清楚的,有少许改变的地方,我让谢旭电话里讲解给你听怎么样?”

        “可以。”葛丽面容僵硬,眼里还是有些不情愿。

        陶悠悠拔了谢旭手机,接通后按下免提,简单介绍了几句把手机递给葛丽。

        “黎太你好……”谢旭说了场面话后开始讲解正泰的协议。

        电话里的沟通自然不如面谈,不过,天翔做了两年ck手机的代理,其实用不着谢旭讲解什么的。

        葛丽有些心不在焉在嗯了几声,谢旭讲完,她说道:“我知道了,就这样。”

        挂了电话后,葛丽扫了陶悠悠一眼,问道:“昨天怎么没过来?”

        “昨天和男朋友呕气心情不好,所以没过来。”陶悠悠不敢说昨天在使心理战略,暗暗庆幸幸亏昨天没来,没撞到他夫妻两个的火山爆发口上。

        “因为什么事呕气?”葛丽打破沙锅问到底的姿势。

        交浅难言深,可是,她霸道得咄咄逼人,不说又不行的,陶悠悠心思转了转,说:“公司今晚有个联谊会,我不想参加,他非让我赶回去参加。黎太,你看我这身高,和一群美人儿一起出现,他成心想让我自卑而死吗?”陶悠悠站了起来比了比自己的身高愤愤不平说。

        “你长得是矮了些。”葛丽莞尔一笑,走到陶悠悠身边和她比身高。

        “我要有黎太你的好身材,拼死我也要参加。”陶悠悠眼红不已。

        倒不是奉承,葛丽身材真的好看,身高约有一米七,四十来岁的人了,一点没有发胖,非常性-感的葫芦身形。

        陶悠悠的赞美平常且没技巧,但她眼神清澈,语言朴实天然,葛丽于是十分受用。

        “嘴真甜真会说话。”葛丽笑了,捏了捏陶悠悠的脸,说:“你虽然矮了点,但是长的好看,样子很甜,男人很喜欢你这样的。”

        “黎太你别提了,一提我都想哭了。”陶悠悠伤心地说:“从小到大,就没一个比我岁数大的男人喜欢我。”

        陶悠悠掰手指头,从学弟到实习时的学生,追求过她的人两只手数不完,可连一个比她大一岁的男人都没有。

        “你这一说我发现,你身上有一股老母鸡护子的味道,还真的就是吸引小-弟弟的气质。”葛丽大笑。

        陶悠悠长叹。

        “你男朋友比你小几岁?”葛丽兴致盎然问

        哪来的男朋友啊,不过,不扯一个显然不行,陶悠悠只能扯董家声做原型,说:“小我五岁。”

        “小这么多,那你有得操心了。”葛丽叹气。

        “可不是……”陶悠悠气鼓鼓说。

        两人一起声讨起男人,很是投机。

        葛丽愉快地签了协议,还热情地帮陶悠悠订了车票,派司机送她去车站坐车。

        联谊会晚上七点开始,临海回g市七个小时,现在是上午十点,陶悠悠很希望,汽车开得慢些,那样,她就有借口不参加联谊会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904/1883232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