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爱你一笑倾城 > 第46章 烈火烹

第46章 烈火烹

        天不如人愿,汽车准时进站。

        年会时陶悠悠做了准备狠狠心买了几千块大洋的衣服,这次她一件新衣没买,沐浴后,随手拿了在青阳齐中天那里拿走的一件白色雪纺荷叶摆连衣裙穿上。

        麦柔音过来了,要帮她化妆,她拒绝了,还提醒麦柔音,最好是把妆卸了。

        “乔安琪和乔荗山肯定参加的,今晚最漂亮的女人应该是乔安琪,你打扮得太好看抢了她的锋芒,小心她给你好看,而且,你不想再和乔荗山来往吧?那就素净一些。”

        麦柔音犹豫,这么好的出风头机会要低调太痛苦了。

        麦柔音最后还是没舍得洗掉妆粉,她习惯化妆了,素面朝天的时候只有睡觉时。

        因为麦柔音的犹豫不定,陶悠悠和麦柔音到达联谊会会场时迟到了。

        “咱们快点悄悄过去。”陶悠悠说,拉了麦柔音低垂着头往里走。

        郭涛受乔斯亮的嘱咐办了这个联谊会,目的就是要将陶悠悠和麦柔音两人推到人前,让乔安琪再一次失礼失态。

        依乔安琪的性子,肯定要逼齐中天辞退麦柔音和陶悠悠的,齐中天自然不会同意,那时郭涛再出面做好人,提出将陶悠悠和麦柔音调离通讯市场部安排进财务部,乔太骑虎难下之下只能答应。

        她俩这样子进的财务部,乔太短时间内不便逼走她们,两人都很聪明,假以时日,肯定能在财务部站稳脚跟立足。

        陶悠悠想低调,郭涛哪会给她俩低调,见她拉着麦柔音低头进门,当即关了音响,按下了进场彩虹门的充气开关。

        音乐突然停了,与此同时响起哧哧泄气声,会场所有人齐齐往彩虹门望去。

        如乔斯亮预料的那样,众人的目光在那瞬间齐齐被定住,麦柔音和陶悠悠都很漂亮,麦柔音尤其绝色。

        麦柔音这晚是别出心裁打扮的,妆容精致肌肤滑腻如瓷器,贴身顺服的复古桃红色银线暗花旗袍极妙地衬出她婀娜多姿的身段,裙衩开得极高,雪白的长腿诱人极了。

        彩虹门泄气的声音吸引了众人的目光,也让麦柔音和陶悠悠一时间怔住没动。

        “快往里走,彩虹门要塌下来了。”齐中天大声喊道。

        众人为美色所迷,只有他看到彩虹门越来越低。

        气尽塌下来也许不会伤到人,可是若把人砸倒了,穿着裙子免不了会露了不该露的风景。

        陶悠悠经常听他训话,反应快,当即拉了麦柔音往里冲。

        麦柔音穿着细细的高跟鞋,鞋跟足有十公分高,陶悠悠这一扯,一个踉跄站不稳往地面扑去。

        齐中天在喊出那句话后就朝她们冲了过来,军人的反应快,麦柔音朝地上扑倒时,他也冲到她们跟前了,眨眼的迟疑后,他伸手捞起麦柔音。

        齐中天只是抓着麦柔音的手臂把她拽起来,也够乔安琪喝一壶了。

        这狐狸精打扮得妖妖娆娆诚心让自己像狗尾巴花也罢了,还当众假摔倒勾引齐中天,不教训一顿不行。

        乔安琪怒骂着冲过来,纤手朝麦柔音脸上扇去。

        齐中天背对着的没看看到,陶悠悠惊叫了一声“柔音”,急伸手推开麦柔音。

        乔安琪一巴掌甩空更怒,也不收回手,顺势就朝陶悠悠扇去。

        猝然而起啪一声钝响,脸颊刀锋刮过似,陶悠悠脑袋嗡嗡轰鸣,整个人摇摇晃晃站都站不稳。

        乔斯亮默看着乔安琪的举动,静待着接下来的发展。

        齐中天哪怕和这两个女孩没有爱情,也不会容忍强者凌-辱弱者,乔安琪必定会被他训斥责骂甚至是挨打。

        乔安琪挨打了。

        迅疾有力的弧度在空中带出一道阴影,灯光在幽暗里闪烁,会场上的人不约而同发出的响亮惊叫也未能阻住董家声的去势。

        董家声本来不打算参加联谊会的,后来跟陶悠悠通电话知道她回g市并且参加联谊会了,于是赶了过来,刚下车就看到乔安琪朝陶悠悠扇去那一巴掌。

        乔安琪捂着红肿的脸颊怔住了,半晌回过神来,尖声大喊:“哪里来的野杂种敢打我?”

        朝董家声扑过去要抓踢他。

        野杂种!自己的儿子被称作野杂种!乔斯亮瞬间胸闷气促,脸庞涨成猪肝色。

        会场已乱成一团,没人注意到他,乔安琪抓打董家声的手被齐中天握住了,齐中天很用力,乔安琪的手腕骨格格作响几乎要被掐断。

        “齐中天,你放松开安琪的手。”乔太吓得面无血色。

        齐中天没松开,深黑的眼眸一片凛冽的寒意,侧身看向抱住陶悠悠的董家声,冷冷问道:“董家声,陶悠悠怎么样?”

        陶悠悠软软地倒在董家声身上,两眼紧闭,黑发披散在脸颊,白腻腻的左脸颊殷红的指印像要渗出血来。

        齐中天恨不能再往乔安琪脸上补上一巴掌!

        残存的理智逼着他松开乔安琪的手,要为陶悠悠出气往后有的是机会,救人要紧。

        “快,把陶悠悠送医院。”带头往外疾走。

        董家声打横抱起陶悠悠急忙跟上。

        “着急什么,只是一巴掌还能出人命?”乔安琪捂着脸愤怒地大喊。

        就算死了也没什么了不起,大不了赔人命钱。

        麦柔音顾不上为陶悠悠讨公道,急忙往外奔追齐中天和董家声。

        油门轰到最快,陆虎以从没有过的速度飞驰,远光近光不停变换,喇叭轰鸣,齐中天紧繃着脸,握着方向盘的一双铁钳似的大手抓得极紧,关节格格作响,董家声死死抱着陶悠悠,身体簌簌发抖。

        只是挨了一巴掌,不至于有生命危险,麦柔音想打趣几句,嘴唇张开,说不出开解的话,却忍不住哭了起来。

        “悠悠那么娇小,乔安琪那么高,力气不小,不知会不会打成脑震荡脑充血……”

        “我没事……”陶悠悠本来想装得久些的,不敢装下去了,汽车刚开出几百米远便“醒”了过来。

        “老师,你真的没事?”

        车窗外的路灯光透过暗黑的玻璃,细碎幽深,投下的光影斑驳不明,董家声僵僵地一动不敢动,怔怔看着怀里的陶悠悠,唯恐自己在做梦。

        “真的没事,脑袋嗡嗡响后不久就好了,看到你打了乔安琪,我怕她追究,就装出伤得很严重的样子让你责任轻些。”陶悠悠笑,挣了挣想坐起来,却坐不起身,董家声死死地抱紧她,力道大得惊人。

        他俯了下来,把头埋到她脖颈上:“老师,你以后别装这个样子的了,吓死我了。”

        源源不绝的水液落到陶悠悠肌肤上,董家声先是压抑地低泣,接着,是无法自抑再也抑制不住的嘶声痛嚎。

        不过挨了一巴掌,哪会严重到丧命。

        陶悠悠想笑着安慰他的,却笑不起来,董家声这么紧张,只因为,他太重视她了。

        心尖酸颤,陶悠悠僵硬地任由董家声抱着一动不敢动,任由他温炙热的泪水浸染了她的肌肤,缓缓地渗入皮肉,流淌到心脏,冲击出颠覆她理智的激流暗涌。

        嚓一声,车轮在地面剧烈磨擦带出巨响,齐中天靠马路边急刹停车了。

        “要亲热下车去。”他厉声喊:“到大街上表演给更多观众看。”

        “还是得上医院检查一下。”董家声平静地说,没和他较劲,一面轻轻地把陶悠悠抱放到座位上松开了她。

        “不用去,咱们下车。”陶悠悠已经回过神来,恼怒齐中天的无情,不想去。

        齐中天却不给他们下车了,啪一下锁了车门,重新启动了汽车。

        “悠悠,你刚才真把我们吓死了。”麦柔音打圆场,眼眶红红的,泪水比刚才流得更快。

        “自作聪明,把人吓个半死哪个更严重?”齐中天怒哼,她再迟得一迟醒过来,恐怕连他也得心绞疼住院了。

        董家声不满地瞪了他一眼,安慰扁嘴的陶悠悠,“老师你真聪明,这下乔安琪不敢找我麻烦了,到医院检查一下,没事咱也住院几天,不能让乔安琪好过。”

        “就是,那女人太猖狂了。”麦柔音赞同,想起折价卖掉的帕萨特,心如刀割。

        “女人和男人手劲哪个重?陶悠悠给乔安琪打一巴掌得住院几天,乔安琪被你那狠命一扇不得住院几个月?”齐中天冷笑。

        “是乔安琪先动手的,董家声打她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她活该。”麦柔音愤愤道。

        齐中天当然也觉得乔安琪活该被打,不说话了。

        各种仪器检查后,医生说:“没什么问题,拿瓶红花油擦擦消肿就行。”

        齐中天不赞同装病住院,陶悠悠也不喜欢医院里的消毒水味,四个人一起出了医院。

        麦柔音想陪着陶悠悠的,看了董家声一眼没有说出来,回了自己家,齐中天把陶悠悠和董家声送到楼下也开车走了。

        董家声陪着陶悠悠上楼,陶悠悠进门后,他站在门口不离开,期期艾艾说:“老师,今晚我陪着你行不行?我怕有后遗症。”

        “我想好好睡一觉,今天坐了那么久的车,很累,你在我房间里我睡不好。”陶悠悠说,心里很难受,她知道这么一说,董家声肯定不会再纠缠下去,他不管做什么,第一考虑的都是她。

        果然董家声马上说:“那你好好休息,有什么不舒服给我打电话。”

        关上门,陶悠悠靠着门板无力地滑坐地上。

        脖颈有些粘腻,那是董家声的泪水。

        要回应他的深情吗?陶悠悠觉得自己的心被撕裂开两半,无声的泪水在痛苦彷徨中肆虐。

        房间寂静得可怕,地板冰冷坚-硬,渗着丝丝寒意,陶悠悠颤抖着摸出手机给郑耀阳打电话:“我想知道,你老师当年为什么要自杀?”

        电话那头寂然无声,许久后,郑耀阳开口了,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问道:“陶老师,你心乱了,想接受他,但是又害怕无法预测的未来,是不是?”

        “你别顾左右而言他,回答我。”陶悠悠竭斯底里大喊。

        又是长久的沉默,陶悠悠绝望地想挂电话时,郑耀阳开口了。

        “当时社会舆论沸腾,她压力很大,而我沉浸在甜蜜中,没发现她已濒临崩溃,除了舆论带给她的压力,因我的年少轻狂,我们某些地方也有矛盾,可我迟钝地没感觉到是矛盾,我想缀学做工赚钱攒钱买房子跟她结婚,她不同意,种种矛盾加上误会,于是她再也无法承受。”

        就是说,他们的爱情之舟内部已千疮百孔,外界的风浪只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曾经那么深爱还会产生矛盾,还会承受不住打击!

        陶悠悠失神问道:“你们之间的矛盾,如果不是师生身份,如果不是你比她小了那么多,会是矛盾吗?”

        “不会,至少不会带给她那么大的压力。”郑耀阳低声说,不愿承认,却不得不承认。

        陶悠悠茫然地挂了电话。

        看着窗外夜色暗沉,远处马路上灯光像星火在水中倒影在流动,闪烁迷离里,不同时期的董家声的面容出现在陶悠悠面前。

        年少稚气未脱时桀骜不羁,长大后俊眉修目,专注地望着她时眼里温暖的笑意冰雪也为之融化。

        无形的烈火迎面扑来,灼得人皮肉焦痛,酸楚和恐惧混合交缠,像荒漠的黄沙暴飞扬,陶悠悠按住火辣辣疼痛的胸口,勉强支撑着拔打了齐中天的电话。

        “没跟董家声在一起吗?”齐中天不等她开口就问道。

        陶悠悠低嗯了一声,咬了咬唇,说:“我想静静地不让董家声知道辞职离开正泰,你这里能通融一下吗?”

        “你想人间蒸发失踪避开董家声?陶悠悠,你想没想过你玩这一手还让不让董家声活下去?”齐中天声音霎地拔高,言语如尖锐锋利的利刃直插陶悠悠心脏。

        “我……”陶悠悠低声哭了起来,她真的没想招惹董家声。

        “真不想接受他,离他远点慢慢淡下来就可以,别做的太决绝了。”齐中天放软了声音,生硬地哄道:“别哭了,不是你的错。”

        “我要是不离他远远的,他能淡下来吗?”陶悠悠哽咽着问。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904/1883232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