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爱你一笑倾城 > 第47章 虎狼侧

第47章 虎狼侧

        我怎么知道?我巴不得他淡下来不要你,齐中天满腔闷火无处发作,忍了又忍,问道:“为什么不接受他,我看你对他也蛮有意思的。”

        自己对董家声有那个意思吗?陶悠悠理不清,没有恋爱经验无从分析,她只知道,她不想尝试会将自己毁灭的感情。

        “刚才大家都在没机会,我想问你,你以前真没给过董家声暧昧暗示?我怎么觉得,他对你用情极深,不是单相思能酝酿出来的感情。”齐中天问道。

        “真没有。”陶悠悠苦恼不已,把自己和董家声的过往简单说了,说:“可能那时他妈妈不在人世了,姥姥趋炎附势不管他了,我是他唯一的依靠,所以……”

        “慢着。”齐中天打断她,问道:“董家声的爸爸变心和他妈妈离婚,他妈妈跳楼自杀,他改了母姓跟父亲断绝了父子关系?”

        “是的,他很可怜,也很有骨气。”陶悠悠喟然长叹,沉浸在悲伤情绪中没发现听到齐中天喃喃自语似的说话。

        “原来董家声是乔董的儿子。”

        知道董家声是乔斯亮的儿子,不明白的地方一下子就通透了过来。

        乔斯亮最近一段时间一直在亲近青阳派,原来是在为董家声铺路。看来,他对乔荗山和乔安琪失望透顶,已经下决心将正泰交给亲生儿子了。

        这次什么庆典都没有办联谊会,跟乔斯亮的计划有关吗?

        齐中天仔细推敲,却有些迷糊不清。

        “你觉得,乔安琪能不追究董家声吗?”跟齐中天说了会儿话,陶悠悠心情好了些,又担心起董家声。“乔安琪看来很记仇,原来就恨着我和柔音,这下更麻烦了,说不定我不辞工也得给辞退呢。”

        “今晚之前你见过乔安琪?”齐中天敏-感地问。

        “嗯……”陶悠悠把五一那天的事仔细说了。

        原来如此,齐中天明白了,身为高层核心,既然知道董家声就是乔斯亮的儿子,他很快推断出乔斯亮办联谊会的目的。

        陶悠悠不是财会专业,去了财务部又得靠自己钻研学习没人教导,日子不会好过,齐中天沉吟了一会,问道:“如果公司要把你调去财务部,你要去吗?”

        “我不去。”陶悠悠尖叫,说:“一会儿做助理一会儿做销售一会儿做财务,刚熟悉一个工作就换,还不把我累死了,而且弄到头来我什么资历都没攒出来。”

        是这个道理,而且,做业务虽然辛苦,可陶悠悠形象好,心思细腻性情坚毅,很合适,况且她现在已拓展出青阳,又用临海和谢旭换了海珠,过得两个月郑耀阳走马上任榕州市联动总经理,肯定会给陶悠悠一些单子做的,她再开拓出几个客户来,每月底薪加奖金拿一万多块没问题,比在财务部好得多。

        齐中天想了许多,潜意识里抗拒的却是怕陶悠悠在乔太手下太辛苦太受气,想把她护在自己羽翼下。

        今晚的打人事件扰乱了乔斯亮的计划,接下来他会怎么做?齐中天思索了片刻,说:“我去医院给你开个病休证明,你被打的脑震荡了,需要卧床静养半个月,记住了。”

        “好。”陶悠悠乖乖应下。

        “董家声和麦柔音两个人的电话我来打,你休息吧。”齐中天道。

        陶悠悠不去财务部,麦柔音不管肯不肯都必须去,而且,还得努力做好工作,慢慢掌握财务部把乔太挤掉。

        麦柔音很有眼力劲儿,圆滑通透,齐中天想了想,打电话问她:“有个年薪十万的工作,你要不要干?”

        “你要包养我啊?”麦柔音懒洋洋问。

        她有自知之明,虽然通过夜大拿到大学文凭,可自己除了做前台接待的工作,别的不要奢望。

        齐中天没有再说下去,淡淡地挂了电话。

        接下来的调职令,以麦柔音的聪慧,想必不难和自己这会儿的话联想到一块儿了,不怕她不钻进钱眼套儿去。

        陶悠悠和乔安琪两个被打的没住院,乔斯亮住院了。

        冠心病发作,医生说,得注意饮食戒烟限酒,还有,不能受刺激。

        乔太彻夜守在床前,天明后温柔地侍候乔斯亮洗漱吃饭,医生晨检后,她没有去上班,洗了苹果帮乔斯亮削苹果,一面柔声说:“你要操心的太多了,让荗山和安琪进公司学习替你分担一些吧。”

        乔太长得漂亮,饮食也很讲究,吃苹果都是洗净了削皮切成丁,用牙签挑了优雅地小口小口吃,乔斯亮跟她谈恋爱时最喜欢她挑了苹果丁小口小口喂自己。

        乔斯亮静看着乔太一双保养得纤丽洁白的手,不其然地就想起董家声的母亲。

        跟董家声的母亲董晓十几年婚姻里,董晓从没这样细致地照顾过他,他也曾提过让她削苹果切丁,董晓总说:“不都是吃吗?那么麻烦做什么?”然后,洗了一个扔到他手里。

        董晓不温柔不体贴,可是,在创业之初,他在外跑业务,她在小作坊里加班加点,为了省几十一百元的工人工资,一个人做了很多个人的活,搬运装配清扫什么脏活累活都干。

        “如果那时候,我还是个穷小子,你会嫁给我吗?”乔斯亮冷不丁问道。

        乔太谭梅削苹果的手一抖,面色微变,随即微微笑道:“不管你是不是穷小子,你都不会让我累着苦着的,不是吗?”

        还真是,因为她是他心中那么美好的存在,高洁尊贵。而董晓,沙砾小草一般粗糙平凡,所以他从没有珍惜过。

        乔斯亮默默地闭上眼睛。

        “你要是觉得合适,我明天就让安琪和荗山进公司来帮忙。”谭梅温柔地再一次问乔斯亮的意见。

        “我觉得不合适。”乔斯亮直截了当说,睁开眼逼视谭梅,问道:“你觉得荗山除了花钱搞女人还能做什么?安琪动不动就发小姐脾气,连开车撞人的事都敢干,他们进公司只会越帮越忙。”

        “那是因为他们现在没事做,进了公司你亲自教导自然就好了。”谭梅软声说,用牙签挑了苹果丁温柔地喂乔斯亮。

        “小果丁吃起来太麻烦,给我拿整个的。”乔斯亮拔开她的手。

        谭梅僵住,随即又神色如常。

        乔斯亮大口大口啃着,苹果酸甜的汁水润-满口腔,霎那间只觉通体舒畅。

        还真的要这么吃才爽口。

        “打安琪的那个男人听说是通讯销售部的,你打算怎么处理?”谭梅问。

        “安琪先打的人家,你说要怎么处理?”乔斯亮反问。

        “安琪是女人,女人打女人和男人打女人不是一回事。”谭梅平静的面容有些无法维持。

        她本来以为,这事不用自己说乔斯亮也会处理的。

        “先动手和后动手哪个理亏?不要再提这件事。”乔斯亮冷冷说。

        大庭广众之下董事长千金挨打却不追究!以后脸往哪搁?谭梅愕然。

        “老乔,就这么算了,咱们怎么在人前抬头?”

        怎么在人前抬头?有两位那么极品的继子女早在人前抬不起头了。乔斯亮忍无可忍,正想责问谭梅一番,郭涛来了。

        “昨晚的事,不知乔董和太太有什么指示?”

        谭梅当然是想把人开除出正泰,但是不敢触怒乔斯亮,脑筋转了转,在乔斯亮开口前说:“能不能给她们调岗?财务部缺人。”

        她想把人调到自己手底下折磨,乔斯亮见她落了圈套,当然不会反对,可也不会任由自己的人进了财务部后当闲人,咐咐郭涛:“把贾进和严全辞退,她俩进去后接替贾进和严全的工作。”

        这两人上个月做错了财务报表,乔斯亮月初审核时狠训了一通,当时就要辞退了,因为没有人选代替没说出来。

        “那位被小姐打的职员递交了医生开的脑震荡病情证情,需休假半个月没法上班。”郭涛说。

        没有两个人同时进财务部,孤军作战只怕抵不住谭梅的刁难,但是也不能拖,必须趁着这个机会把人塞进去,乔斯亮沉吟。

        “严全的工作经常和税务局的人应酬,女孩子做不来,要不,把那个打安琪的男人调来。”谭梅说。

        人进了财务部,她想怎么整就怎么整。

        而且,她打听过了,那人是销售部经理,调到财务部只是一般财务人员,显而易见是降职,也算是在面子上报了仇。

        知道她心中所想,乔斯亮暗暗冷笑,儿子是头狼崽子,想收拾没那么容易。

        “按阿梅说的办吧。”他淡淡地咐咐。

        麦柔音的调令在齐中天意料之中,董家声的就出乎意料了。

        华南区和华东区才合并接着又分折开,董家声刚走马上任就调离,没了经理,工作怎么安排有些棘手。

        当然,能把董家声调出销售部远离陶悠悠,他是打心底赞成的。

        不过,董家声到正泰上班的目的显然不是为了接手乔斯亮的事业,而是要亲近陶悠悠,将他调离通讯销售部他肯定不同意。

        董家声是一头犟牛,除了陶悠悠没人收得伏他。

        齐中天苦苦思索,目光落在大班桌上的子弹手机模型时想到陶悠悠,霎那间有了主意。

        齐中天按内线喊来董家声,单刀直入道:“陶悠悠问我,能不能越过你悄悄辞职。”

        越过自己悄悄辞职!她又想躲起来不见自己!

        董家声如坠万丈深渊,明明是白天,灿烂的阳光透过玻璃幕墙热烈地照射进屋里,可他眼前不见半分光明。

        悲哀凝结起黑暗,像厚重的绝壁冰冷严密地将他围堵。

        “你追得太紧,把她逼得喘不过气来了。”齐中天闲适地推过调职令,“董家声,我有个提议,你离开通讯销售部,但是别离开正泰,既离陶悠悠不是很远,又不会把她吓跑,你觉得如何?”

        董家声从痛苦中回神,冷盯着齐中天说:“要把我调去哪个部门?直说便是,何必拿我老师出来说事。”

        “怎么?你不信陶悠悠跟我说过要辞职?”齐中天有些羞怒,还有无所遁形的狼狈。

        “我相信我老师那样说过。”董家声微微笑,双手撑在大班桌上,俯下-身逼近齐中天:“齐局长,我很想知道,你很讨厌我跟我老师亲近,不惜找借口把我调离销售部,为什么又不明明白白追求我老师跟我光明正大竞争?”

        因为……因为我无法给陶悠悠性-福,我只能咬牙忍着。

        把你调离销售部是你父亲的主意,我不会那么卑鄙利用职务之便做公报私仇的小人之举。

        每一个原因都说不出口,隐疾当然不能说,说了面子往哪搁?而乔斯亮的打算只是他的猜测,也不便诉诸于口。

        齐中天喘着粗气,抓起桌上的手机模型朝董家声狠狠砸去。

        董家声微侧头避过,一只手迅捷地抓住模型的另一头。

        两人扳腕力似较劲,你推我进,不分高下。

        “小子,好样的啊。”齐中天有些意外,他的腕力部队里的战友也多有不敌的,想不到董家声年纪轻轻,修为却不浅。

        不止董家声,连陶悠悠都以为董家声调离通讯销售部是齐中天的主意。

        因为自己说要辞职离开正泰,所以齐中天就把董家声调走了。

        “他怎么能这样做?如果非得一个走,那也是我走,董家声业务做得那么好,他太过份了。”

        陶悠悠打电话跟麦柔音抱怨。

        麦柔音心不在焉听着,被调派到财务部对她来说是职场路上的一个转变,标志着她以后不用走花瓶路线了,而且跟着董家声一起调,更让她心中有一股说不出的滋味。

        失神了好久后,麦柔音问道:“悠悠,你想辞职离开正泰,为了避开董家声?”

        陶悠悠无力地嗯了一声,说:“我跟他是没有好结果的,不如……”

        “因为你曾经是他的老师?因为你比他大了五岁吗?”麦柔音打断她,一字一字说:“悠悠,我很严肃地问你一句,你真的要拒绝董家声坚决不和他在一起吗?如果你说是,那么,我就要追求他,这么好的男人你不要我要。”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904/1883232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