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爱你一笑倾城 > 第48章 甜奶糖

第48章 甜奶糖

        陶悠悠僵住,张着口说不出话。

        跟上回一样,麦柔音没有再追问下去,啪一声挂断了电话。

        如果董家声和麦柔音在一起,自己能接受吗?

        陶悠悠苦苦思索,却找不到答案。

        董家声去了财务部,齐中天宣布,华南区的新任经理不外招,从通讯销售部现有销售员中提升,谁三个月内做成累计十万部手机的成交量能力出众,谁就升任华南区经理。

        经理空缺期间华南区的工作调派由他自己负责。

        如一石击起千层浪,通讯销售部整个沸腾了。

        三个月十万部的量极难完成或者说是不可能完成的,可是,有个明确的目标,谁不想拼一拼呢?

        经理底薪奖金可是比销售员翻倍,并且,住房福利也不一样。

        邓拓打电话给陶悠悠,说自己要问鼎经理宝座,让陶悠悠做好喊他经理的准备。

        说话的时候,他的身边人声喇叭声喧哗,他已收拾了衣服在车站准备坐车出差跑业务。

        陶悠悠无法再“卧床休息”了。

        她打电话给齐中天表达了自己想升职的强烈愿望,言下之意是想“带病”出差。

        “可以啊,随你。”齐中天酷酷地说,言简意赅。

        陶悠悠摸不准他到底是同意还是不同意,还想再问,齐中天挂电话了。

        “讨厌。”陶悠悠对着听筒骂了几句,下意识就想打电话给董家声,手指按下号码了又急忙刹住。

        要慢慢疏远董家声就不要老打电话给他了,况且,他被降职调到财务部,心情想必不好,不要再用自己的事烦他了。

        陶悠悠最后还是没出差,相比于不一定成功的业务,来自乔安琪那边的威胁大得多,她不敢轻敌。

        麦柔音和董家声一起进了周末财会班,不知是为了上学方便还是想接近董家声,她搬进了正泰分配的公寓,就住在陶悠悠的楼下。

        晚上董家声去上大学夜校她就抱着财会书到陶悠悠住处,让陶悠悠陪着她监督她,周末开车和董家声一起去上学。

        麦柔音学得很认真,头悬梁锥刺股,为了节省时间自己不做饭,就在陶悠悠住处吃,陶悠悠做什么吃什么,半点不挑剔。

        这天晚上她手里捧着《财经法规》,念念有词的空隙,突然意有所指对陶悠悠说:“我发现,董家声讨厌化妆的女人,我以后都不化妆了。”

        她好像真的要追求董家声,陶悠悠有些烦恼,不接她的话题,问道:“乔太有没有为难你们?”

        “怎么没有,不过,董家声见招拆招,她被挫的节节败退,悠悠,我发现董家声真了不起。”麦柔音兴奋地坐直身体,滔滔不绝讲了起来。

        董家声和麦柔音进了财务部,乔太指给了两人办公位置,再指着他们的办公桌背后的保险柜说了一声资料都在那里面就不管了。

        “董家声当时打开笔记本请示她,让她把我们要做什么讲一遍,乔太说,先看资料,熟悉你前任的工作,董家声马上在笔记本上记下,然后上前一步请乔太签名。”

        董家声说,怕记不住,请乔太确认他有没有听错。

        “乔太不肯签吧?”陶悠悠问。

        “她当然不肯签,董家声马上按了内线找郭总,说这样一点头绪都没有的工作他不敢做,请求郭总开除他,郭总很快就过来了,然后……”麦柔音得意地打了个响指,说:“我们现在做什么工作前都请乔太签名确认,做完了马上请示乔太,请她检查对还是错。”

        看来,董家声的靠山是郭涛了。

        虽然这样可以保证不出错,但是,没人教没人带,怎么做好工作呢?陶悠悠发愁。

        “董家声神通广大的很,不知从哪找的会计师,我们上班的时候随时在企鹅里给我们解答问题,再傻眼的问题我们也能解决。”麦柔音喜洋洋说。

        见她斗志昂扬,陶悠悠也很高兴。

        半个月的病假就在陪伴麦柔音学习中度过了,陶悠悠下周一要出差南江市。

        “你这回出差不知要多少天,今晚我和董家声不用上课,做点好吃的叫董家声过来一起吃吧。”麦柔音提议。

        虽然一墙之隔住着,可董家声早出晚归,这半个月都没见过他,陶悠悠也有些担心董家声,点头同意了。

        多日不见,董家声更瘦削了,原本若隐若现的酒窝不笑时也露了形状,俊得更加赏心悦目。

        因为瘦,身材更加高挑挺拔,说话时配合着手势闲适自信,身体语言和容颜一样出色,陶悠悠忍不住惊叹。

        “人家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这话一点没错,董家声,我都快不认识你了。”

        “我早说了我不是小孩子了。”董家声微微笑,脸颊酒窝荡漾,声音带着不易觉察却又无法掩饰的温腻。

        “我不好看吗?怎么你光夸董家声好看?”麦柔音做了痛苦万状的吃醋表情,还装模做样呜咽有声。

        董家声说:“麦姐当然很好看啦,只是比我老师稍为逊色些。”

        “柔音比我漂亮的多啦,拍老师马屁也不是这么拍法,睁眼说瞎话。”陶悠悠乐得大笑。

        董家声意味不明看陶悠悠,眼眸流转如酒波晕染,醇香醉人,陶悠悠忽然想到情人眼里出西施一语,瞬间心头盈荡。

        晚饭董家声和麦柔音争着要做,陶悠悠不想吃闲饭,提出吃火锅。

        “大热天吃火锅?我怕长痘。”麦柔音不同意。

        “吃火锅喝白酒最爽了,怕长痘再喝点清火饮料就行了,我那边有一瓶小糊涂仙,我去拿过来。”董家声笑道,一捶定音。

        “有他在,什么时候都是你最大,我反对真是白痴。”麦柔音小声嘀咕,陶悠悠进厨房了,没听到。

        董家声出去很久才回来,除了小糊涂仙,还有一箱王老吉。

        “麦姐,你怕上火喝饮料吧。”他笑着说,递了一罐饮料给麦柔音,给陶悠悠和自己斟满酒。

        麦柔音以前常陪着男朋友外出应酬喝酒,酒量其实不错,董家声饮料递过来了不便拒绝,眼看着自己被他不动声色挤出他和陶悠悠的圈子,心中五味俱杂,微有苦涩的凉茶喝起来更苦了。

        董家声自己吃得很少,极有绅士风度地负责起放菜放肉捞菜捞肉的工作,给陶悠悠捞的同时,他也没忘记给麦柔音捞上一勺,热情地说“麦姐尝尝这个”,然而,麦柔音还是深深地感觉到被冷落了。

        董家声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不停地提起青阳上学时学校的趣事,惹得陶悠悠笑个不停。

        那是他和陶悠悠共同的往事。

        “我不吃了。”麦柔音放下筷子站了起来。

        “你才吃多少就不吃?”陶悠悠拉她,“再吃一点。”

        “老师你别拉了,麦姐怕胖。”董家声微笑。

        “就是,我可不敢拿美貌冒险。”麦柔音笑着拔掉陶悠悠的手,说:“这几天啃书啃得我累死了,我先下去休息了,你们慢慢吃。”

        “做美女真辛苦,连吃饭都不敢放开肚皮吃。”陶悠悠感慨,感情迟钝的她对麦柔音心中的失落一无所觉。

        “麦姐可不觉得是辛苦,美女都是容貌最大。”董家声浅浅一笑,捞了虾进自己碗里,一只一只剥壳掐头去尾放进陶悠悠碗里,口里很随意地说往事:“老师,你记不记得那一回你带着我们班去榕江竹林里野炊的事。”

        “当然记得。”陶悠悠满足地吃着剥好的虾仁,一边眯眼回想往事。

        那次野炊是她提议的,学生从各自家里带了肉菜米盐油锅铲盆,他们在竹林里挖沙坑作临时炊灶,捡竹林里的干竹笋壳生火,一群平时在家中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宝贝自己动手做饭都很高兴,大约是自己动手做的吃得香,饭量都特别大,董家声吃得尤其多,吃了半锅肉菜杂炖四大碗米饭,她当时吓坏了,生怕董家声吃撑了。

        “老师你记不记得那次你安排我从家里带锅带盆,没要我从家里带肉菜米。”董家声问道。

        陶悠悠干笑,她当然记得,那时还没听楚畅说过董家声的家庭情况,可董家声连衣服都买不起穿别人给的,家境肯定不好,她有意那样安排不让他带米粮肉的。

        董家声端起酒杯抿了一口,笑道:“老师你那天下午一直跟着我看着我。”

        “你还好说,你吃那么多,我吓死了,我带着你们出去野炊是有责任的,你要是拉肚子啊什么的我可吃不了兜着走。”陶悠悠抱怨,说完了,才记起现在在吃东西,不能说什么拉肚子之类的话,脸蛋儿霎地红了。

        董家声低低笑了,有些异样的沙哑声线带着醺然的酒意,温柔迷人。

        “老师,来,干一杯。”

        “干。”陶悠悠巴不得干一杯掩饰失言,很豪爽地整杯喝完了。

        “老师你记得咱们那回秋游在云山里喝山泉水的事吗?”董家声笑吟吟又问。

        云山秋游那一次陶悠悠出臭了。

        经过玉溪涧时,她不知怎么的突然有些失神,一头往溪涧里栽,幸好董家声反应快又恰好在她身边一把捞住她,当时她见学生们吓得脸色发白,遂打趣说山泉水真好喝,还低头掬了一捧喝,学生们才放松了下来。

        “云山的山泉水真的好甜,可惜后来你都不肯带我们去了。”董家声怀念地说。

        “那次我吓坏了,回家后做了好几晚的恶梦,我妈还去娘娘庙给我请了符烧化了冲水给我喝。”陶悠悠实话实说。

        “来,喝口酒压惊。”董家声笑着举杯。

        陶悠悠大口干了,她的酒量也就刚才那小杯,再加了一杯下肚,当即不行了,摇晃着身体笑嘻嘻说:“好甜,真好喝,董家声,再给我来一杯。”

        见她醉眼朦胧,笑容比奶糖还甜,董家声心痒难耐,逮着陶悠悠神智不清的机会小声撒娇,“老师,我有些头晕。”

        “又低血糖了?叫你每天要吃早餐,得闲时嚼块奶糖,你总是不听。”陶悠悠埋怨,晃悠着站起来走去床头柜摸奶糖。

        她摸出那瓶勃金。

        “奶糖怎么好像变样了?”陶悠悠眯着眼,翻来倒去看。

        又醉糊涂了,老师喝醉了真可爱,今晚拿酒过来哄老师喝做对了。

        时不我待,失不再来,董家声当即走过去从背后环住陶悠悠,凑到陶悠悠耳边低笑着说:“老师,这不是奶糖,奶糖是硬的,方块状的。”

        “胡说,我的床头柜只放奶糖。”陶悠悠辩解道。

        床头柜打开的抽屉里的确有一盒奶糖,董家声偏不说,只和陶悠悠较劲,说那不是奶糖。

        “肯定是奶糖。”陶悠悠把瓶子塞进董家声嘴里非要他吃“奶糖”。

        老师亲自喂吃,就算□□也认了,董家声张嘴含住勃金瓶子。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904/1883232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