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爱你一笑倾城 > 第50章 怮心疼

第50章 怮心疼

        董家声和财务部的孙标打架,把孙标打得满身是血命在旦夕,财务部有人报了警,董家声被警察带走了。

        董家虽然才二十二岁,可自小养成的沉稳隐忍的性格,怎么可能那么冲动地打人并且下了狠劲?

        是乔太设的圈套吧?

        不然,企业内部的事哪会捅到警察面前?

        陶悠悠哆嗦了片刻,镇定地说:“别慌,马上通知行政部郭总,孙标送医院了吗?还没有,在等120救护车,你记住,跟紧孙标,一定别给人动手脚弄死孙标。”

        “我不知道郭总的电话。”陶悠悠声音平静清晰,麦柔音稍为镇定了些。

        “我来打吧,你记住,一定要寸步不离孙标。”

        陶悠悠也不知郭涛的电话,挂了麦柔音电话后,她立即给齐中天打电话。

        “不是说不要我接站了吗?”齐中天懒洋洋问。

        “齐局长。”陶悠悠在麦柔音面前强作镇定的,听到齐中天雄浑有力的声音忍不住哭了起来。

        “怎么啦?别慌,慢慢说,天大的事我给你扛着。”齐中天瞬间变得温柔。

        “齐局长,你快去救董家声……”

        “我知道了,我马上赶去财务部,嗯,郭涛由我负责联系,没事的,别担心,真的没事的,自己注意安全。”电话那头传来咚咚脚步声,齐中天一边说话一边跑了起来,“悠悠,我挂了,我先给郭涛打电话。”

        火车站离正泰真远,一个又一个红绿灯,那么多的路口,汽车真多,蜗牛爬行似的前进着,从没有如这一刻感觉g市的交通真差。

        陶悠悠想下车跑步前往正泰,又怕自己跑得太慢。

        想打电话问麦柔音和齐中天事情怎么样了,又怕影响他们救董家声。

        胸膛中火烧灼得整个心脏疼痛难忍,手足却冰凉僵硬,挪动分毫都如有千钧大石压迫很艰难。

        希望孙标没死,只要他没死,就不是无可挽回。

        似乎过了千年那么久,夜色暗沉,路两旁树木在地上投下长长的阴影,出租车终于来到正泰。

        “陶悠悠。”有人喊她,是李伟滔,“齐总让我在这里等你,孙标送医院了,他亲自跟着去的,郭总去派出所了。”

        有齐中天跟着不会给乔太搞小动作弄死孙标了,陶悠悠一阵脱力,腿软得站立不住。

        “齐总有没有说孙标的情况怎么样?”

        “送手术室了,还在手术中,他说,一有消息就会给我打电话,你现在要去医院还是去看董家声?我送你。”

        “去看董家声。”陶悠悠毫不犹豫说,要疏远董家声的想法在此时微不足道。

        路上,陶悠悠忍不住问道:“因为什么事打起来的?是孙标先动的手吧?”

        “财务部的人都给郭总命人扣留公司里面不得离开,我出来时应总监还在问话,具体的不知道,听说是董家声在看手机,孙标从他背后走过去偷看,然后大声嚷了什么,董家声就动手打他……”

        这么说,竟然董家声先动手了,陶悠悠搓了搓手,艰难地问道:“董家声刚为我打了乔安琪,乔董和乔太?”

        会不会落井下石?

        “这个不好说。”李伟滔不知董家声身世□□,说:“乔董不清楚,乔太肯定是乐于见董家声犯事的,财务部那么多人,她当时在场,如果喊人上去拉拦,或是叫保安上去,孙标就不会伤的那么重,事后如果没有她的指令,也不会有人报警,不报警就不会弄的这么不可收拾。”

        “对了,不知郭总有没有命人控制消息不要外传。”

        不能给董家声的学校知道。

        “有,郭总赶过去后马上没收了财务部所有人的手机并停了网络,明令不得将这个消息传播出去,乔太的手机虽然没收,但是,她应该不会亲自外传这个消息。”

        还好,看来郭涛和董家声的关系匪浅。

        郭涛还在派出所中,律师也来了。

        陶悠悠顾不得不熟,冲上前问道:“郭总,董家声怎么样?”

        郭涛正焦急地等着陶悠悠的,联谊会那天晚上董家声为了陶悠悠打了乔安琪,他看在眼里,知道陶悠悠在董家声心中举足轻重。

        “刑事拘留了,他为什么打孙标是案情的关键,是让他脱罪的根据,可他偏偏不肯说。”

        刑事立案了!陶悠悠眼前一黑,勉强撑住身体,问道:“能不能走走路子让不立案?”

        郭涛摇头,低声说:“起因也许错在家声,但是,是有预谋的……”

        派出所出警相当迅速,带着董家声到派出所后马上立案,郭涛悄悄递了好处,可办案人员却不接不领情,显然得到的好处相当惊人。

        财力那么雄厚,除了乔太再没别人。

        乔斯亮急得五内如焚,怕乔太知道董家声身份更死揪不放,连明确过问都不敢,郭涛独自出面斡旋,压力极大。

        推翻立案不能够,但郭涛也疏通了关节,陶悠悠得以进去见董家声。

        冰冷的房屋,宽大的一张桌子,陶悠悠竭力想忍没忍住,泪水淌了满脸。

        “老师,对不起,让你担心了。”董家声低垂着头,从进门后就没看过陶悠悠一眼。

        陶悠悠不想要他的道歉。

        “老师知道,你绝不会无缘无故打人的,肯定是孙标做错了什么激怒你,把你为什么打孙标的原因说出来,赶紧了结这事。”

        董家声沉默,更低地埋下头。

        “为什么不说?你情愿坐牢也不说。”陶悠悠又气又急。

        “老师,你别问了。”董家声摇头,站起来大步往里走,竟是不想再与陶悠悠说话。

        “董家声,算老师求你了,说出来,行不行?”陶悠悠再也忍不住哭泣出声,“董家声,七十二小时内如果不能推翻案子你就要被送进拘留所了,你还有大好的前途,不能就这样毁了。”

        董家声抬起的脚微顿,接着又往里走。

        陶悠悠呆呆看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忽地尖声喊道:“董家声,你说出来,等这事了结,老师就和你结婚。”

        董家声猛地转身,暗黄的灯影下一双眸子光华流转,璀璨晶亮。

        陶悠悠鼓励期待地看他。

        董家声朝她冲了过来,陶悠悠肩膀一沉,整个人站立不稳往后退。

        背后是墙壁退无可退,回过神来时,董家声唇舌已经欺上她的嘴唇。

        麻麻的辣辣的,烧刀子般灼烈……、

        这是她的初吻!

        红热从唇齿生发像江潮漫涨,迅速溢满脸颊脖颈。

        “老师……”他叹息似叫着,粗暴地狂乱地亲吻着她,没完没了,令人窒息的高热在磨-擦挤-压中升温,火苗哧哧燃烧要人烧融。

        陶悠悠脑子里很乱,双腿越来越软,脸颊比炭火还红,薄嫩的皮肤渗出润泽的汗珠。

        真是小禽兽,色中饿鬼,等出去了在家中慢慢来不行吗?她在心里羞愤不已骂着。

        董家声忽然停了下来,他凑到陶悠悠耳边,轻咬住她耳朵,低低地说:“老师,我死也无憾了。”

        他在说什么?他还是执意不说吗?

        陶悠悠呆呆地茫然看他。

        “老师,我走了。”他推开陶悠悠,大踏步走了。

        陶悠悠失魂落魄走出会见室,脑袋空空的什么知觉没有。

        “怎么样?家声说了吗?愿意配合警察调查了吗?”郭涛迫切地问。

        陶悠悠茫然地摇了摇头。

        “怎么办?怎么办?”郭涛急得来回搓手。

        “郭总,倪律师,陶悠悠,你们都没吃晚饭吧?来,先吃点东西。”李伟滔在陶悠悠跟董家声见面时出去又回来了。

        面包刚出炉的还带着暖热,奶茶也是热的没加冰,陶悠悠捧在手心里捂着,慢慢的,冰冷的僵硬的双手有了点儿活力。

        奶茶香滑浓郁,珍珠很有嚼劲,陶悠悠迷朦的脑袋因热量的摄入而渐渐清醒过来。

        董家声不是莽撞没有分寸的人,这件事的起因肯定在孙标,并且,孙标错得很离谱,是董家声无法容忍的。

        让董家声无法容忍的事……很可能跟自己有关。

        “柔音现在在哪里?”陶悠悠问道。

        “有中天跟去医院,我就把她留在财务部以示一视同仁了。”郭涛说。

        “我们赶过去吧,我找柔音问一下情况,李经理,倪律师,麻烦两位留在这里照应。”陶悠悠说,率先站了起来往外走。

        郭涛愣了一下朝李伟滔和安律师点了点头急忙跟上。

        应扬名让人买了晚餐给财务部的人吃了,众人气色还不错,场面也比较安静,看到郭涛带着陶悠悠到来,应扬名迎了出来,低声问道:“派出所那边情况怎么样?不能一直扣着人不让离开,什么时候放人?”

        “暂时还不能放。”郭涛摇头,案子解决前不能放人。

        扣着人不让离开除了怕消息传播到董家声学校影响他的前途,更因为怕乔太收买人作伪证对董家声不利。

        “悠悠。”麦柔音红着眼眶喊陶悠悠。

        “你把你知道的从头详细地讲一下。”陶悠悠冷静地说。

        “我来讲吧。”应扬名说,他已问过所有人,事情完整地串到一起,比麦柔音知道的还全面。

        董家声这天满面春风,有同事开玩笑说是不是跟女朋友有约会,他只是笑而不答,孙标起哄要他讲讲女朋友,他笑着岔开话题了,孙标嘲讽他,说他女朋友一定很丑见不得人,话说得很难听,甚至还夹杂着□□什么的,董家声很不高兴,却没和他吵架。

        办公位邻近董家声的同事孔东说,众人开完玩笑后便埋头工作,不久,他忽然听到孙标大声喊“好正点,我拍照了,这么风骚的娘们不发布到网上给大家都看到怎么可以呢”,他转头看去,当时孙标站在董家声背后,手里拿着手机,董家声的手里也拿着手机,看情形是董家声在看手机里的照片,孙标站到他背后用手机悄悄拍下他手机里的照片了。

        孔东说,那瞬间董家声像发疯的野兽猛地朝孙标扑去,高喊道“把照片删了”,孙标躲躲闪闪不肯删,嘴里还不干不净说“急什么这么风骚的娘们男人肯定不少,让我也上上她尝尝滋味”。

        就是这句话把董家声激怒了,董家声挥拳朝他嘴巴击去,孙标当即失了声,董家声跟着去抢孙标手机,可孙标攥得死紧,董家声于是一拳击向他肚子。

        孙标一直不肯松手,董家声便一直揍他要抢夺他的手机。

        手机里的相片是关键,陶悠悠咬牙问道:“他们俩的手机呢?”

        “董家声后来抢到孙标的手机了,被他砸了,他自己的手机警察到来时他也砸了。”应扬名说,陶悠悠还想再问,他已接着道:“毁坏严重生产线无法维修,崇实带去让工程部的工程师修复,工程师说,因为主板已摔断,无法修复。”

        主板都摔断那是下了狠劲要让人查看不了手机,陶悠悠明白怎么一回事了。

        心脏在瞬间被撕裂开,伤感一点一点往外渗,胸口沉沉坠坠提不上气来。

        问了董家声和孙标刚起争执的时间后,陶悠悠对郭涛说:“郭总,我们先走吧。”

        来到电梯口,陶悠悠压低声音说:“郭总,你能找到信得过的计算机高手吗?”

        “能。”郭涛说。

        “马上联系好随时待命,事情应该今晚能解决。”陶悠悠沉声说。

        “你知道怎么回事了?”郭涛问道。

        “知道了。”陶悠悠无力地说。

        董家声手机里的照片肯定是她的不雅照,董家声砸手机是不想她的照片被人看到,死咬牙不肯说原因也是因为说了出来,她的照片会作为证据被许多人看到。

        那些照片到底不雅到什么程度,董家声怎么拍到的,这些陶悠悠不想去在意,就算是全果的,只要能救出董家声,曝露在人前也没什么。

        现在的关键是哄董家声说出来,然后,她再拍出同样的照片,请计算机高手在网络上将时间提前发出不雅照,栽赃嫁祸给孙标说是孙标当时拍完照片就在网上发布了出去,使孙标的行为更恶劣,董家声打人是迫不得已,化被动为主动减轻罪责。

        如果孙标没有生命危险还活着,就以要告她侵犯自己*权立刑事案逼他改口,指证乔太或是和解不上诉。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904/188323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