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爱你一笑倾城 > 第52章 进退难

第52章 进退难

        劫后重生,陶悠悠这一天睡得很香甜,如置身色彩斑斓的春日缤纷繁花绿草一样无比惬意慵懒。

        这天恰好是周末,也没有扰人的业务电话打进来。

        傍晚的时候陶悠悠醒过来一回,董家声躺在她身边,双手执拗地搂着她的腰,毛绒绒的脑袋靠在她胸前,孩子一样的姿态。

        陶悠悠静静地看着他的发漩,心头迷惘飘忽。

        自己不爱董家声吗?似乎不是,她会为他的英俊和痴情迷失,也会为他的安危着急,甚至,他在她心中比她自己的份量还重。

        爱董家声吗?不爱,她能冷静清楚地分析和董家声在一起后的种种障碍,并没有飞蛾扑火的奋不顾身。

        如果换了个人,换成另一个人这么狂热地追求自己,换成他,自己还能这么冷静吗?

        陶悠悠找不到答案,胡思乱想许久她迷迷糊糊又合上了眼睛睡了过去。

        再次醒过来时,陶悠悠又闻到妈妈的味道,清软的粥香,充满家的温暖气息。

        “老师,你起床啦。”董家声从厨房走了出来,在床沿坐下,满足陶醉地环住她,大脑袋凑到她脖子上轻嗅,痴痴看着她,“老师,我以后叫你悠悠了,可以吗?”

        他的目光专注明亮,烁烁如嵌在天幕上的碎钻,缠绵、狂热、温柔,美好得像秋天里的童话故事。

        拒绝和答应都说不出口,陶悠悠推开他顾左右而言他:“昨天没洗澡就睡觉真不舒服,我回去了。”

        董家声眼里漫上难以掩饰的失望,滞顿了一下后,他收紧手臂重重揽了陶悠悠一下松开,笑着说:“好,老师,那你洗漱后过来吃饭。”

        二十多天没回的住处洁净清爽,冰箱里放着新鲜的果蔬鱼肉,陶悠悠愣了愣想起来,自己走时是董家声送自己去火车站的,房子钥匙他要走了一把。

        他得知自己要回来后过来打扫了。

        陶悠悠在床沿坐下,伸出手指抹了一下床头柜面,一点灰尘没有,拉过折叠得整齐的被子,清新的阳光-气息和浅淡洁净的柔顺剂味道扑面而来。

        陶悠悠将脸埋进被子里,一动不动坐了许久,猛一下扔了被子拿手机打电话给郑耀阳。

        “郑总。”喊得这么一声,陶悠悠忽然间觉得冒昧了,“郑总,对不起,打扰你了。”

        “不会打扰,我今天拖了五次地板了,正想着怎么让自己不要无聊得拖第六遍呢。”郑耀阳的声音很低,幽远苍茫有些听不清。

        重复着简单的动作打发时间,自己和董家声走到一起后若是有什么意外,今日的郑耀阳就是董家声以后的写照。

        陶悠悠想哭,也哭出来了,低低的压抑的哭泣,泪水比哭声倾泄得更疯狂。

        郑耀阳没哄劝她,也没责备她,静静地听着,许久后,在陶悠悠哭声渐弱时,他低声问:“怎么啦?”

        “我昨天和他说……”陶悠悠一古脑将事情经过说了,东拉西扯毫无章法,断断续续啰啰嗦嗦。

        郑耀阳没有不耐烦,陶悠悠讲完后,他平静地说:“别和他结婚,如果你不能完全敞开心扉接受他,结婚后也不会幸福,别把他捧上天堂后再把他推下地狱。”

        “可是我……我已经承诺了。”陶悠悠为难地说。

        “情况特殊,你为了救他才那样说,他肯定觉得羞愧不已根本不会提,更不会强迫你的。”郑耀阳冷静地说。

        似乎是,董家声出来后提都没提,虽然难抑期盼,却仍不愿给她压力。

        “别总想着他是你的学生,试着把他当成一个普通的追求你的男人来看待,既然许诺了,不能马上和他结婚,也可以试着谈一场恋爱。”郑耀阳轻声说。

        和董家声谈恋爱?他会不会陷得更深?

        再深也不过现在这样子,陶悠悠嗯了一声应下,迟疑了片刻,问道:“你当时多久让你老师接受你的?”

        郑耀阳沉默,隔着遥远的时空,陶悠悠听到他沉重的呼吸。

        他是不是想起和他老师甜蜜又痛苦的往事?陶悠悠内疚又后悔,不等郑耀阳回答惶乱地挂了电话。

        洗漱过后,陶悠悠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去董家声那边吃饭。

        房门虚掩着,董家声有客人,陶悠悠想,难怪自己回了那么久没过来他也没过去催。

        客人是郭涛。

        前一晚紧急时她对郭涛颇有些颐指气使,陶悠悠忙向他致歉。

        郭涛哪会放在心上,笑着摆了摆手走了。

        他很慈祥,要是他是董家声的父亲就好了,陶悠悠想,心知是不可能的,郭涛如果是董家声的父亲,董家声不会对他那么客气,早用扫把赶他出门了。

        “郭总找你为什么事?”吃过饭,陶悠悠西太后一样斜倚沙发休息,董家声坐一边给她削水果。

        “为我的工作的事。”

        是了,虽然明面上不是乔太出手对付董家声,可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陶悠悠一下子坐直身体,“他怎么安排你的工作?”

        “把我调到生产部去,他说,先从最低层的生产线装配工做起,熟悉了各个程序后往上升职。”董家声轻描淡写说。

        郭涛只是传达乔斯亮的决定,董家声心中对这个决定很恼火。

        这么安排不管以后如何,眼下都会给人一种乔太又一次胜利了的印象,他的威信被踩到脚下了。

        正泰里面的人会议论:看,与乔太作对的人从销售经理贬成财务人员又贬成最普通的装配工。

        怕陶悠悠担心,他没有将不满表现出来。

        “怎么是这样的安排?他不是跟你关系很深吗?”陶悠悠又惊又怒,装配工是工厂里面活儿最累工资最低的。

        “只是一个过渡。”董家声安抚地笑了笑,拿苹果丁喂到陶悠悠嘴里,“我觉得这样也好,我现在还不能和那个女人硬碰硬,慢慢地熟悉了公司各个流程,等资本充足了再和她拼个你死我活也不迟。”

        “她是老板娘,咱们拿什么和她斗?”陶悠悠烦恼,蹙眉思索,要不要离开正泰算了。

        “老板娘的位置也不是一成不变的。”董家声淡淡说,下睑的睫毛掩盖了眼里的阴狠。

        陶悠悠叹气:“她是小三上位,肯定有两把刷子,乔董年纪大了,估计也不想折腾了不会离婚的,顶多就是外面搞些花花草草,乔太为了董事长夫人的位置会忍的。”

        乔太不会忍,因为她觉得她和乔斯亮是爱情结合,她可不会认为自己是小三。

        董家声轻笑,以前从没想过要报仇,甚至也不想要乔斯亮的家财,现在,他的想法变了。

        乔太如果没有钱财倚仗,这回就不会有能力令他身陷囹囵。

        他不介意自己承受什么狂风暴雨,可是他介意这事令陶悠悠紧张伤心惊惶害怕,他介意自己不能保护她反而让她操心。

        郭涛说,那些发布到网上的照片当晚就删除了,并且,计算机高手严密监控着,没有让人转发,可他仍然不能释怀。

        董家声决定找个女人勾引乔斯亮,令乔斯亮和乔太夫妻反目,从根本上解决乔太。

        找什么女人勾引乔斯亮呢,董家声想起和销售部同事去过一次的水木年华酒吧里的女人。

        晚上董家声从夜校下课后没回住处,往水木年华而去。

        水木年华还是那一晚的昏黄沉暗,不同的是因为已是夜深时分,正是寻欢作乐的高-潮时刻,里面成双成对搂搂抱抱,烟味酒味脂粉味还有暧昧的情-色混杂。

        那天晚上他们来得早,等候客人点名的小姐和牛郎很多,这时却只有一男三女,不过,三个女人姿色都不错。

        董家声仔细看了一会,指向其中一个,对经理说:“我要带她出场。”

        麦柔音坐在吧台面对着酒保喝酒,董家声进来时她没注意到,这会儿听得说话声,手一抖,透明的酒液倾酒到台面上。

        润湿的酒渍在沉暗的灯下像清凉的眼泪,麦柔音觉得自己很好笑,居然为了这么一个男人失意酗酒。

        因为悠悠不肯和他上床,他就找别的女人发-泄吗?

        董家声带着女人离开了,麦柔音抓起酒瓶狠狠地嘴里灌酒。

        伤心、愤怒、绝望、失意,六十度的烈酒也压不下。

        董家声,你要找女人陪,为什么不找我?我不介意你只把我当玩偶。

        你被抓我也很担心,虽然我没有悠悠那么能干会想办法帮你脱困,可是……我能任由你想怎么着就怎么样。

        这个酒吧女郎能给你的我也能给。

        醉眼朦胧里,麦柔音问酒保:“我和刚才那个男人带走的女人相比谁漂亮?”

        跟一个醉鬼有话说不清的,说她更漂亮,她会认为自己在撒谎,说她不漂亮,她会生气。

        酒保圆滑地笑了笑,拿出一副扑克牌。

        那不是普通的扑克牌,而是酒吧里的小姐牛郎的写真集。

        酒保抽出一张牌递给麦柔音:“这是刚才那位先生带走的人。”

        长得很不错,妩媚多情的杏核眼。然而,麦柔音自问自己比那女人漂亮多了。

        “因为我是悠悠的好朋友,所以你不找我吗?”麦柔音失神地低喃。

        麦柔音摇摇晃晃出了酒吧,爬上车,钥匙转了又转却启动不了引擎。

        男人不要我,连你也欺负我,麦柔音狂拍方向盘,拍得掌心生疼,流泪打电话给陶悠悠。

        “悠悠,我喝醉了,你过来接我。”

        “你在哪里?”陶悠悠问道。

        “酒吧街的水木年华。”麦柔音大着舌头说。

        她去酒吧了,还喝醉了,陶悠悠吓了一跳,尖声问道:“你开车去的吗?一个人吗?”

        “开了,一个人。”

        “坐车里等我,千万不要自己开车,我马上过去。”

        陶悠悠已睡下了,慌慌张张换了衣服急奔下楼。

        已是夜里十一点多钟,小区大门还有值班室里沉暗的灯光,远处则一片阴暗,路灯都熄了,道路两旁绿化带里的树木看不清叶子,一眼看去黑黝黝的枝桠像张牙舞爪的怪物。陶悠悠乖巧惯了从没有过放纵的夜生活,这么晚外出有些害怕,也更加担心。

        小区门外没有出租车,陶悠悠心急如焚,怕麦柔音喝醉了被人怎么了,或是自己开车醉眼朦胧出事,稍等了等不见出租车过来,耐不住了,董家声还没回来,她打电话给齐中天。

        齐中天的电话一直占线,路上恰来了一辆出租车,陶悠悠等不及了,急忙招手上了出租车。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904/1883233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